阡陌 初出茅庐 拉开序幕

望蓝 收藏 2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第二天早上,林冲刚一起床就发现赵木和孙武两人已经梳洗完毕,坐在客舍的茶桌前等自己了。 赵木看见林冲醒了,就关切的问道:“林兄弟昨夜可曾睡的好吗?” 林冲连忙拱手答道:“多谢少主关心,属下这一觉睡的很塌实!” 孙武笑道:“恩,听的出来,听的出来!”说完和赵木相视一笑。 林冲也知道自己晚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第二天早上,林冲刚一起床就发现赵木和孙武两人已经梳洗完毕,坐在客舍的茶桌前等自己了。

赵木看见林冲醒了,就关切的问道:“林兄弟昨夜可曾睡的好吗?”

林冲连忙拱手答道:“多谢少主关心,属下这一觉睡的很塌实!”

孙武笑道:“恩,听的出来,听的出来!”说完和赵木相视一笑。

林冲也知道自己晚上有打鼾的毛病,听孙武这么一提醒,心下顿时明白了过来,面有愧色,连忙低头问道:“想来昨夜定是属下鼾声太大,打扰到少主休息了,属下真是死罪啊!”

赵木看他一脸惶恐的表情,知道孙武这个玩笑开大了。他知道,但凡有此生理现象之人,一听到因为自己打鼾而惊扰到别人心理都会有一种天然的愧疚感,但是这种事情并非他们自己愿意,而且也无法自控,所以常常回懊恼不已,只有暗自谴责自己,常此以往这种愧疚的心理不但会影响他们的睡眠质量,而且还会造成他们严重的心理负担,影响他们的健康。更何况,林冲一向对自己尊敬有加,这一次如果解决不好,只怕会让他愧疚万分,难以释然啊!

于是,赵木笑了笑,连忙宽慰道:“无妨!我昨夜睡的也很好,林兄弟不必为此事自责!”

林冲拱手道:“属下知道少主对属下爱护之心,不忍责备,但林冲自知罪过,还请少主想个法子,惩戒一下属下才好!”

孙武见气氛有些沉闷,于是笑着对林冲说道:“少主和司马叔叔一起生活了十八年,你觉得就你现在那点道行,能和叔叔他老人家的低音炮相比吗?放心吧!少主没有责怪你,你要是再这样自怨自艾的话,反而会让少主烦心的!”

林冲听他这么一说,那个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地。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赵木等人多了这么一个习惯性的思维,只要一他们遇到什么作风卑劣,另人不齿的人或者事情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将其和司马奇做一个比较,然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你老弟干的事情虽然让我们恶心,但是和司马奇干的那些事情比起来,你这点小错误总是还可以被人原谅的嘛!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司马奇这个名字成为了春秋大陆上十恶不赦的代名词。

其实,司马奇这个老男人虽然在其年轻的时候,在生活的某些方面曾经有过那么一点点不方便明说的特殊爱好,而且对这几个孩子的训练也确实严格了一点。但是说句良心话,单凭这一点就把他的人格彻底的贬低,把他的功绩全盘否定,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从这一点也就可以看出,这几位小朋友虽然表面上对司马奇恭恭敬敬的,但是在其内心深处对这个老男人曾经对自己干的那档子事,是多么深恶痛绝了。可是当几十年后,这几位当事人回想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总是会为自己的年少无知而感到悔恨,要不是司马奇这个老男人铁着心严格训练自己,那他们今天肯定就不会有如此成就了。

这个铁一般的事实也从一个侧面反应出我们当代教育事业的现状:要想当一个让学生爱戴的好老师其实很容易,只要您作业少一点,管的松一点就行,但是那些学无所成的弟子们数十年,猫在自己那间厕所大小的屋子里,几口子就着东北风喝着小米粥的时候,他还会为您当年的放纵为感激不已吗?听说过一句很偏激的话:这年头,老师像舞女,人人可以骂;但是只有那些现在最招人恨的老师,或许才是真正为学生着想的。

(哥们我也是过来人,曾经也有年少轻狂,不怎么安分的时候,所以非常幸运的参加了两次高考,当然吃了不少苦头;直到现在还在享受着无崖学海的精涛拍岸,也就很自然的仍然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心里对某些老师还是有些那个啥!!!所以说的这些话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赵木看见林冲还有些拘谨,于是笑问道:“只是我还有有点疑问!”

孙武和林冲对望了一眼,不知道赵木又想玩什么花招。

赵木看着两人狡黠的笑了笑,说:“我们这些天一路行来,三人一直都是同吃同住,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林兄弟有这般动静。难道是林兄弟在眺湖居昨天喝了些香茶,晚上夜有所思,所以方才……”

林冲看见赵木又在拿自己开玩笑,羞的头都不敢抬起来。

孙武轻笑了两声,没有继续为难林冲,而对赵木说道:“自从我们与北晋狼骑交手之后,为了不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一路藏躲搜捕,避人耳目,往往夜宿偏僻,而江湖险恶,林兄弟身负护卫之职,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想来这段时间林兄弟睡觉之时必然都保持着警惕,没有完全睡熟,而白天行路甚急,又难有喘息之机,所以林兄弟肯定早以疲惫至极,只不过为了不让少主担心,于是才一路强打精神,直到太原。所以,昨夜一梦才会睡的如此香沉吧!”

林冲听了此话,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赵木恍然大悟,对孙武投以感激的目光,要不是他把这层意思说破,林冲为自己受了这么多苦,自己还这样取笑于他,岂不是太过份了,于是面有愧色,对林冲说道:“赵木一心只想着要早日赶到太原,以至于行程匆忙,没有顾及到大家的休息,让大家陪着我宿风露雨,饱受风霜,真是对不住两位兄弟了。林兄弟为了我的安危而日夜操劳,真是让我感激万分啊!赵木在此谢过了!”说着就要向林冲行礼。

没想到,林冲一听此话,反倒先单膝下拜,拱手道:“少主一心为国,救民心切,莫说这点微不足道的颠簸劳累,只要能少主完成大业,就算陪上属下这条命,也绝不所惜!”

赵木看他说的如此恳切,心中不由的大为感动,强忍住胸中那份激荡的情感,将林冲缓缓的扶了起来,感激的看着林冲,一时无语。

突然间,外面的街道上面不知何故突然喧闹起来,引的三人走到窗边向外观望,只见一群百姓跟一个朝廷传令官手持圣旨,威风八面的在一群禁卫士兵的护卫下,一路大张旗鼓向太原城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走去。一大群看热闹的百姓跟在后面,接踵磨肩,一时场面好不热闹。

孙武见此光景对赵木说道:“看来,北晋朝廷是有什么事情要向天下宣布啊!”

赵木点点头,对二人笑道:“我想前去一探究竟,不知两位兄弟可否愿意相随同往啊?”

孙武和林冲对望了一眼,同时拱手道:“少主请!”

赵木看着两人,满意的笑了笑,三人一起踏出客栈,随着人流向太原中心跟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