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三 被李卫选中开汽车的是一个上士,两个下士,这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未婚,也不是独生子,驾驶技术都可以,都经过特殊的训练。他们把炸药放在汽车底盘上,导火索在驾驶室里。两个人坐在驾驶室,一个人在车厢里掩护。 “兄弟,这一去就是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被李卫选中开汽车的是一个上士,两个下士,这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未婚,也不是独生子,驾驶技术都可以,都经过特殊的训练。他们把炸药放在汽车底盘上,导火索在驾驶室里。两个人坐在驾驶室,一个人在车厢里掩护。

“兄弟,这一去就是不归路,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李卫问,眼睛里含满了泪花,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些人和他几经生死,如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送死,怎能不心如刀绞。

“队长,别说了,清明节别忘了给我们烧纸。”领头的上士说,眼里也溢满了泪花,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那两个士兵说了相同的话,跟在了他的后面,一同出了屋。

很快,汽车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使院子里的土地都震颤起来,然后像个巨大的怪兽,随着尾部浓烟的喷射,风驰电掣般的狂奔起来。开始鬼子被这突然出现的汽车弄得不知所措,枪声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们也猜不出来这台汽车要干啥,后来当他们看见汽车像是不受约束的猛虎,不顾一切的向他们冲来,似乎意识到对方是要采取自杀似的的攻击,和他们同归于尽,这才慌了,各种火器狂风暴雨似的往汽车身上倾泻。汽车趔趔趄趄,在弹雨组成的海洋里,虽然摇摇晃晃,像是一只小舟,却仍在前行。鬼子的指挥官吉野脸色都变得青紫了,他太清楚这个汽车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只是他不理解,一向怯懦的中国人中,怎么也有不惧生死的死士?这个开汽车的士兵,很像台儿庄中抱着手榴弹滚向坦克的那些人。鬼子的迫击炮响了,虽然没有打中汽车,却在地面上腾起了一阵阵浓烟和灰尘。

开车的上士早已负伤,脸上鲜血横流,子弹剥去了他的军帽,胸前像是开了颜料铺,鲜血不住的向外溢出。但是他却以惊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牢牢的握着方向盘,继续向前行驶。也许每前进一步,就意味着他的生命的中止。可是在他的脸上,你看不见丝毫的胆怯,朦胧的眼中绽放的,是那种蔑视生死的决绝,这就是真正的中国人。当他们准备为民族牺牲的时候,天下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

李卫把机枪交到别人手里,一颗心已经悬在了嗓子眼,此刻的他十分后悔,为什么让手下的弟兄这样去死,为什么忘了鬼子手中有迫击炮,只要有一颗炮弹击中汽车,他的弟兄连万分之一生还的机会也没有,因为车上有炸药啊!此刻,每一颗炮弹的爆炸,都像落在他的心上,炸得他的心一阵阵在流血。他的手因为用力过猛,早已经攥出血来,他却丝毫感觉也没有,眼睛随着汽车的波动而跳跃,嘴里机械似的不住的在喊:“快,压制鬼子的火力。”他已经忘记了,他手下的士兵和他一样,在不顾一切的射击,恨不得把自己变成子弹,泼向鬼子的头上。屋中每个人的心,都随着汽车的奔驰而颤动,恨不得那个开车的就是自己,因为眼看着弟兄走向死亡,是在往心中扎刀子,还不如自己去死。当一个人更加关心别人命运的时候,那种折磨比自己受伤还让人受不了,也许这就是弟兄情结,战友情结。当一个人忘记了生死的时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挡呢?

汽车耍龙似的走着之至形,速度明显的减慢下来,车窗的玻璃早已经变成了碎片,前面成了敞开的大洞,鲜血染红了司机的座位。所幸的是,汽车虽然被打得千疮百孔,发动机还在正常运行,但是血人般的上士已经油尽灯枯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变得绵软,身子几乎是瘫痪在椅子上,“兄弟,我不行了,你来。”他说完,头一歪,告别了这个世界,只是脸上仍旧挂着笑容,汽车噶然一声停了下来。

“大哥!”一直趴在他身边的下士大喊了一声,眼睛血红,被悲痛激怒的脸早已扭曲的变了形,不顾一切的移开他的身体。这时,一颗子弹飞来,他的额头像是被犁头犁了一道沟,血线润湿了半边脸,他像是没有知觉似的,打开了发动机。当汽车又开始启动,更加猛烈的弹雨袭了过来。在后车厢里的下士把机枪架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危险,拼命的射出了一串串子弹,嘴里在高声大喊着:“小鬼子,我操你姥姥。”鬼子的机枪被这突然出现的弹雨打哑了,汽车飞快的奔驰起来。片刻之后,鬼子的机枪重新吼叫起来,所有的弹雨都泼向了车后箱开着机枪的下士,下士的脸、身体被打成了血葫芦,当他勉力射出最后一梭子子弹,身体趴在了汽车顶棚上,一动不动了,但是直到死去,他也没有倒下。

驾车的下士已经受了重伤,满脸都是鲜血,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完全是凭着本能在行驶,完全是凭着意志力在坚持,好在汽车离房屋只有十几米了,鬼子的子弹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他添了一下干裂的嘴唇,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点燃了导火索。火花在他身边喷射着,驾驶楼里溢满了浓烈的硝烟味,他的手却已经松开了方向盘,只有脚还在用力的踩着。十米、八米,五米……

此刻的李卫和他手下的弟兄们,全部停止了手上的射击,他们泪流满面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等待着那让他们心碎的一刻。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对亲人的痛彻相思,使他们的大脑几乎真空了,人人的眼中在充血,牙齿几乎咬碎了。

“轰!”巨响传来,仿佛是天崩了,地裂了,一团巨大的浓烟裹着鬼子的残肢断体在空中升腾、翻卷,让整个世界都震颤了。就在弹药爆炸的那一刻,李卫一脚踹开门,身子像导弹似的弹了出去,手中的枪弹像是被激怒的蛇,狠狠的咬向了鬼子。在他的身后,特工队员们也像潮水似的涌了出来,手中的枪弹组成了一片愤怒的海洋,海雨天风似的泼向了鬼子。他们不是在跑,简直在飞,就像火山爆发后的巨浪,涌进了烈士用生命炸开的缺口。

在李卫带领他的特工队冲进酒精仓库的同一时刻,同样惨烈的战斗在公路上也打响了。鬼子的快速部队果然非同凡响,他们在车轮滚滚向前推动的同时,炮火就铺天盖地而来,刹那间,公路上,稻田地里就是一片狼烟。炮火的密集程度和准确程度都是空前的。杨万才算是有了准备,在公路的正面,他只安置了一个小队,主要的部队都放在了两翼,而且远离公路,尽管他做了准备,还是显得轻敌了,他没有料到鬼子的炮火会这样猛烈,一轮炮火下来,公路上防守的部队报销了一半,他那用麸子筑起的工事抵挡子弹还可以,抵挡炮火就差多了。因此,当他看见这幕惨剧,心都颤抖了,狠狠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命令公路的部队全部撤下来,远离鬼子的炮火。

“队长,这样也不行,鬼子是四个轮子,推进的太快,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二中队队长说,脸色都变了,虽然没少和鬼子交手,但是火力这么猛,行进速度这么快的,他还是没见过。不光是他,他身后的战士,人人脸上都有惧色。

“妈的,要草鸡?”杨万才瞪圆了眼睛,就差抡拳头了。“去,告诉一中队,让他们出击,把鬼子引到稻田地。鬼子的快速部队到了稻田地,看他怎么快。”

“鬼子要是不理呢?”二中队长忧虑的说。

“他不理行么?那就让一中队去兜他们的屁股,看他理不理?”杨万才大声的吼叫起来,二中队长的胆怯真的让他生气了,如果不是面对士兵,他会把胳膊抡圆了,狠狠的甩他几个耳光,这种尿货怎么当的中队长。

鬼子的快速部队的确推进的非常快,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杨万才临时挖的深沟起了作用,人可以走,车过不去。只是鬼子指挥官并不停留,让一部分鬼子修路,另外一部分鬼子继续冲锋,子弹如飞蝗般的冲来。

杨万才看见鬼子的炮火在延伸,就知道鬼子到了深沟那,要冲锋了,他第一个返回到麸子做成的掩体里,抬手就是一枪,跟在他身后的战士也纷纷的勾动了扳机,真正的战斗开始了。虽然鬼子的火力比支队的猛,但是子弹打在麸子上,像是钻进棉花堆里,对战士们伤害小得多。这样一来,刚才产生的恐惧就小了,双方你来我往,倒也互有胜负。

稻田那边,一中队打得比较灵活,真正执行了杨万才的敌进我退的方针。鬼子不下稻田,他们就主动出击,鬼子下稻田追击,他们就往后退,牵制了大量的鬼子,所以阵地上才出现了僵持的局面。只是这种状况维持了不长时间,鬼子的指挥官就改变了策略,因为时间对他来讲太宝贵了,如果他不能解救酒精厂之围,即使把眼前的八路军都歼灭了,也逃脱不了军事法庭的制裁。他的快速部队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人数太少,尤其是可供冲锋的步兵太少,他必须把主要的兵力用在公路的战斗上。经过短暂的思考,他对兵力进行了调整,禁止步兵走下公路,把炮火用于两边的袭击,用猛烈的火力,阻挡一中队的冲锋,用枪弹组成防火墙,把绝大部分步兵调到公路上,采取车轮战。这一招果然见效,一中队被猛烈的炮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骚扰,杨万才这边立刻就危险了。

鬼子的第一轮冲锋刚被打退,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第二波攻击又到了,这些鬼子像是吃了迷魂药,不要命的往前冲,杨万才身边第一小队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人,连他也挂了彩,幸亏后续部队顶了上来。双方打得天昏地暗,就是没有人肯后退一步。只不过到了这会,双方的军事素质就比出了高下。虽然杨万才的兵在运河支队是主力部队,算是很能打的,但是和鬼子比较起来,仍旧逊色多了,因此尽管对方在攻他们在守,他们的伤亡还是远远的超过了对方。杨万才不傻,他看出了问题的结症,知道再这么打下去,整个大队可能会拼个精光,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李卫那边没有动静。

“队长,咱们撤吧!再挺下去,一大队就完了。”二中队长说,他也挂了彩,肩膀被子弹打穿了。

“你说什么?”杨万才大声的吼叫起来,眼睛血红,像是准备吃人的恶狼,随着话音,他又射出了一发子弹。“再他妈的扰乱军心,我一枪毙了你。”

他的话音刚落地,鬼子又发起了集团冲锋,子弹下雨似的刮了过来,迫击炮也在他们的身后爆炸,显然鬼子也急了。密集的弹雨打得支队战士抬不起头来,不少的战士又挂彩了。“妈的,鬼子拼命了,咱们也不能当孬种。把手榴弹预备好,等鬼子靠近。”杨万才大声的说。

“扔!”随着杨万才的大声喊叫,一束束手榴弹像流星似的,飞向了鬼子身边,随着一声声爆炸,阵地前面腾起了一股股浓烟,鬼子兵有的卧倒,有的向后撤,攻击暂时减慢了。

“撤到第二道防线,把黄豆撒开。”杨万才说。撤退谁都明白,至于为什么撒黄豆没人明白,但是必须照办。杨万才也不解释,领头撒起了黄豆,簇新的黄豆沿着路面撒了一地,好多战士心疼的直跺脚,因为他们平时吃都吃不着啊!连榨完油的豆饼都是好东西。

杨万才的部队刚刚在第二道防线站下,鬼子的密集炮火就像下雨似的轰了过来,刚才他们待的阵地上狼烟滚滚,被炸飞的木箱子,碎麻袋片像蝴蝶一样漫天飞舞,把支队战士惊得目瞪口呆,人人都在心里说:“好险。不是这道撤退命令,只怕没有几个人能活着退下来。

“进入阵地,鬼子露头就打,不能放近。“杨万才又说。通过刚才的战斗,他又总结出一条经验,不能给鬼子机会,不能离鬼子太远,否则鬼子会利用他们的炮火,这是运河支队无法应付的。

鬼子兵很快的冲了过来,开始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到脚下打滑,每走一步,像是喝多了酒,左摇右晃,手中的枪自然没了准星,后来才发现,脚下全是黄豆,走在上面,就像走在冰面上,无法站稳,气得他们哇哇直叫,嘴里大声的咒骂着,不知道谁出的这个损主意。

支队战士看出了问题,顿时一个个喜笑颜开,心说他们的队长脑瓜不正,想出的主意都是歪的。不过这样倒好,他们不用担心鬼子快速进攻了,鬼子到成了他们的靶子,拿他们练枪法倒是不错。杨万才放下短枪,操起了长枪,也没用瞄准,一个鬼子就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机枪手趁机来个扇面横扫,就见鬼子像是王八吃西瓜,滚的滚,爬的爬,一个个练起了芭蕾舞。鬼子的进攻又流产了,把战士们乐得前仰后合。

鬼子的指挥官对自己的部队这么快就退了回来,雷霆震怒,刚要举起他的指挥刀杀鸡儆猴。一个小队长像他报告了前面的情况,他半信半疑,亲自走到阵地前,面对满地的黄豆,也是目瞪口呆。打了六七年仗,还没有碰到这种情况,一时间是云山雾罩,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就在这时,一股浓烟从酒精厂的方向升起,然后是一连串的剧烈爆炸。他的脸上顿时变得纸一样的苍白,眼球发绿,嘴唇发紫,像得了疟疾,浑身筛糠似的抖了起来,不用谁向他报告他也知道,酒精厂完了,他也完了。

杨万才看见了酒精厂方向的滚滚浓烟,知道他的任务完成了,他的大手向后一挥,第一个离开了阵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