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七,二十三集团军在南京保卫战中(六)

何允中 收藏 2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在一四四师等离开南京后,二十三集团军的其他部分也陆续向南开进。住在南京市国立编译馆内的集团军总部及直属队官兵于十一月二十一日登上火车,经芜湖下午五时左右就到达了宣城。 一下火车,大家就看见电杆上、墙壁上,到处都写得有“仁总部住宣城羊市街铁道部”的字样。此时,以盛产宣纸而中外闻名的宣城己经十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在一四四师等离开南京后,二十三集团军的其他部分也陆续向南开进。住在南京市国立编译馆内的集团军总部及直属队官兵于十一月二十一日登上火车,经芜湖下午五时左右就到达了宣城。

一下火车,大家就看见电杆上、墙壁上,到处都写得有“仁总部住宣城羊市街铁道部”的字样。此时,以盛产宣纸而中外闻名的宣城己经十室九空了。总部人员根据这打前站的副官写下的标语指引,很快找到了铁道部,安顿下来。

第二天一早,天空传来一阵马达声,一架日本飞机在上空盘旋。稍许,九架敌机飞临上空,三架一组,成三个“品”字形,对准总部附近投弹轰炸,并用飞机上的机枪和机炮猛烈扫射。铁道部这幢十分坚固的建筑物的玻璃窗唏哩哗啦全被震碎,大楼也不停摇晃。副总司令唐式遵忙命人查看究竟。直属队的吴官明和李宗伯两个仁寿人冒着轰炸和扫射找了一个隐蔽处观察,才发现敌机对准总部北边不过八十米远的一座大楼发疯一样地轰炸和扫射,大楼被炸得烟雾沉沉、一塌糊涂,不少裹着绷布的受伤官兵从里面跑出来又被打死在那里。一问才知道那里是二五二后方医院,原来鬼子飞机来侦察时,一些伤员出来观察,被鬼子发现,于是阴差阳错把这座医院当成了“仁总部”一阵乱轰乱炸。打前站的副官麻痹大意写标语暴露目标,汉奸向敌人传递情报,伤员被炸死不少,二十三集团军总部险些全军覆没,唐式遵急令轰炸结束后总部向南转移到芜杭国道的十字铺。


二十三集团军的各部也陆续到达,纷纷按指令进入阵地。

此时,潘文华己经升为二十一军团长,在刘湘的命令下进驻广德。

奉命防守泗安镇的是饶国华的一四五师,这时他只有两个团陆续到达了泗安,部队因防空袭,正在夜间行军,向前赶进。

泗安镇由西而东分为上泗安、中泗安、下泗安三镇,地形十分平坦,南北有浅山,公路从镇中通过,东距长兴镇约三十公里,西距广德城约二十公里。泗安和广德间是浙江和安徽的省界界牌。


当日军一一四师团在太湖西岸向郭勋祺和刘兆黎发生攻击的同时,日军十八师团也向泗安的一四五师发起了攻击。

日军十八师团和在太湖西岸作战的一一四师团都是后来在南京屠杀我三十万同胞的刽子手,双手沾满我同胞的鲜血。十八师团后来被调往缅甸,一九四五年元月,在我远征军和驻缅英军的联合攻击下,受到致命打击。日本战败投降后,十八师团长牛岛贞雄和一一四师团长末松茂治下落不明,不知去向,逃脱了审判。


二十六日,日军开始对泗安的四三五旅进行侦察攻击。首先同敌人遭遇的是七连连长饶钧带领的一个连。战场中首先进入他眼睑的是敌人的一些便衣队,从这些便衣队喊话的口音判断,这伙人竟然是我国东北人。因为是前卫,饶钧手里有师长饶国华亲自交付的两挺重机枪,打,还是不打?可是不打行吗!饶钧命令重机枪开火,枪弹咆哮着出膛,直打得这伙人不断倒地,也直打得饶钧心里阵阵酸痛:没想到千里迢迢来到抗日前线,第一次接仗打的却不真正的日本鬼子!

饶钧带的这个连队也是一支英雄队伍,泗安战役后集合点名,站在连长面前的不足二十名。

午后三时左右,有敌二百余骑来到阵地前六、七百米的地方,骑在马背上的敌人有的持马枪,有的拿手枪,用望远镜向我方窥视。有些敌兵东驰西跑,不时向我阵地打上几枪。后经我方还击,便分数路,一阵风似的退走。旅长孟浩然判断,敌人侦察后必有大动作,目前仅有两团人防守泗安,又无重武器支援,恐难以支持。于是向师长饶国华请求增援。

第二天一早,饶国华即命刚刚抵达广德的四三三旅在旅长佟毅的带领下火速增援。可是,四三三旅还没有赶到中泗安,就听见前面的战斗就猛烈地展开了。敌人先以飞机大炮对前沿阵地进行狂轰烂炸,然后以六千敌兵展开攻击,步兵冲锋的前面,以坦克开路。

泗安周围都是一片开阔地,无险可据,士兵只有依据房屋和临时修筑的工事据守。可是这些工事多己在爆炸腾起的烟雾中被摧毁,守兵伤亡惨重,那些手握步枪的士兵们被这样的突然打击打得脑袋发怵,面对那些喷着火舌迎面而来的钢铁怪物和蜂涌而至的骑兵不知所措,不死即伤,支持不住,纷纷向后退缩。前沿的败退迅速引起连锁反应,尽管旅长孟浩然拼命督促,也不能阻止溃退之势,败兵向后和两侧逃走,不可收拾。

幸好此时一四八师的潘佐旅受潘文华军团长的命令及时赶到,从鬼子的侧面发起攻击,才阻止了鬼子继续前进的势头,正面的一四五师得以在上泗安稳住阵脚。但中、下泗安均告失守,为鬼子占领。


根据此种情况,显然还有更加剧烈的战斗有后头,集团军总部在刘湘的直接指挥下,为迎接二十八日的战斗作了围歼敌人的部署:命令饶国华一四五师继续坚守上泗安,并相机出击;命令在太湖西岸大获全胜的刘兆黎一四六师挟胜利之余勇,迅速回师向南截断鬼子的退路,从左翼包围泗安之敌;命令一四八师潘佐旅继续由北侧面向下泗安之敌发起攻击,一四八师袁治旅向太湖西岸增援,严防敌人在太湖登陆威胁我攻击部队侧后;命令独立十三旅周绍轩部由南面向中、下泗安的敌人发起攻击;命令独立十四旅田钟毅部由后防向前推进到泗安一带为预备队,从右翼包围敌人,相机支援各部。

这样,在泗安之敌将受到我三个师和二个独立旅的围困和攻击。

总部严令以上各部务于二十八日拂晓前进入攻击位置,天明发起总攻击,共同围歼侵入泗安之敌。


二十八日清晨,我各攻击部队的突击队均由旅长直接带领,准时向下泗安之敌发起猛烈攻击。

占据我下泗安之敌是一个指挥机关,因昨日轻易得手,以为我军不堪一击,无力再战,此时正在呼呼大睡之中。突然枪声四起,手榴弹不断爆作,一些鬼子在睡梦中就被送上西天,一些被惊起来的鬼子连衣裤都来不及穿,端起枪就跳出来,还没有弄清楚方向就被打倒。其余的鬼子乱作一团,指挥官“呀、呀”乱叫,指挥那些清醒过来的士兵利用镇上的房屋和断垣残壁拼命顽抗。

中泗安之敌受到我一四五师饶国华部的攻击,正在拼死抵抗之中,忽见后面下泗安的指挥机关有失,立即放弃正面抵抗,回师抢救,向下泗安靠拢。可是我军越战越勇,各部官佐逐级下到第一线,指挥士兵不断向下泗安冲锋。倾刻间,这伙敌人被我一齐包围在下泗安中。

被包围的敌人一面抵抗,一面向东集中火力攻击,企图突围逃走。不一会,数架敌机飞来,对我攻击部队轮番轰炸扫射,力图打开一个缺口,接应下泗安的鬼子突围。我军已结集了近两个师的力量包围敌人,士气高昂,一面组织对空火力,一面不断向围困之敌发起攻击。在广德的潘文华军团长一边把战争况不断报告刘湘,一边亲自指挥攻击部队攻打。双方反复冲杀,喊声四起,战场上打得天昏地暗,硝烟四起。我方士兵不顾敌人弹雨扫射,不断跃起冲入敌阵,一直战斗到中午。


在长兴附近的十八师团主力见下泗安之敌无法突破重围,立即抽调一个旅团约四千敌人增援。这个旅团以四辆坦克、十辆装甲车开道,另附四辆炮车,向下泗安攻击而来。前进中的这部敌人快要到达下泗安时,正遇上我一四八师潘佐旅的张益斋团奉命由北侧向下泗安突进,张益斋看到这群鬼子来来凶猛向下泗安增援,当即摆开队伍开火阻击。这伙敌人却不恋战,一边分兵还击,一边夺路向南,绕开张团,继续以战车开道,向下泗安方向攻击前进。

这时,我独立十三旅周绍轩部正好赶到,立即全力迎头阻击。敌我双方的两支增援部队在此遭遇,敌人要拼命打破阻击,向泗安增援;我军死命阻挡敌人的增援。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就此展开。

周绍轩旅是二十三集团军的殿后部队,在二十六日接到攻击泗安的任务,立即七拼八凑地征集了一列闷罐子火车到宣城,又陡步赶来泗安。旅长周绍轩是一位行武出身的老同盟会员,由弁目升至旅长用了二十年,作战经验十分丰富,平时简言寡语,战时尤其沉着冷静。

敌人一看遇到猛烈阻击,立即以飞机大炮进行轰击,后又以坦克攻击,周绍轩亲临第一线指挥。不料在炽热的机枪火网中,周绍轩棉衣的前幅接连被子弹洞穿。站在旁边的一个卫士被从棉衣穿出来的子弹打中,“哎呀”一声翻倒在地。周绍轩却依然神态自若,不为所动,令周围的人反倒为他惊出一身冷汗。周绍轩看到坦克攻势凌厉,叫来六四○团团长刘克用,命其立即组织敢死队炸毁坦克。刘克用一转身,对站在身边的卫兵连长胡荣程说:“你一向号称敢死英雄,今日正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敢不敢接受这个任务?”胡荣程连长“夸”的一声,向前一个立正:“报告团长,敢!”随即转身对着全连大喊一声:“国家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不怕死的,带一捆手榴弹,跟我来!”排长赵学贵(城口县人,现属重庆市)、文守全、郭成璧等数十名精壮官兵,各带一捆手榴弹,个个昂首挺胸,在连长身边站了三排。胡荣程挑选了一排长赵学贵和二十多名士兵,两人一商量,带着大伙,时而猫着腰前进,时而匍伏爬行,然后伏在敌人坦克前进的路边。当敌人一辆坦克发着“嘎、嘎”的声音驶到胡荣程身边时,只见胡荣程躲过坦克正面,翻身跃起,跟着坦克跑了几步,双手一搭,从坦克的后面攀了上去。又见胡荣程抓过腰下的手榴弹一拉火,顺手把冒着白烟的一捆手榴弹塞进了坦克炮塔上的一个孔洞内。就在胡荣程滚下坦克那一瞬间,坦克抖动一下,从各个孔洞内喷射出火光和浓烟,然后传来连珠炮般的爆炸声。这边赵学贵一见连长己经得手,迅速跃上一辆驶过来的山炮车,把抽了拉火的一捆手榴弹塞了进去,手榴弹引爆了炮车内的炮弹,一阵猛烈的连续爆炸,炮车和山炮被炸成一堆废铁,歪倒一边。排长赵学贵被爆炸飞来的弹片击中,当场牺牲。

紧随在后面的敌兵看见连续被炸翻两辆战车,立即用机枪向我军猛烈扫射。机枪子弹在我敢死队埋伏的地方溅起无数火星和土花,我敢死队的士兵被火力压制住,动弹不得。刘团长见状,一声呼喊:“杀!”敢死队员们纷纷把手榴弹向敌人掷去,随着手榴弹的爆炸,胡荣程连的全体官兵在连排长的壮举鼓午下,一阵呐喊,前赴后继,向敌人和敌人的战车发起攻击。后面赶来的鬼子和车上的鬼子也纷纷跳下车,举枪便打,双方在近距离展开对射。

刘团长指着第一营营长周蒿菅命令说:“你立即率余下的三个连跑步上前与敌对战,我立即率预备队增援。”周营长立即率全营冲上前去,截住后面增援上来的鬼子展开搏斗。后续的敌人不断蜂涌而来,纷纭投入战斗,敌人越来越多,形势十分危急。正在敌众我寡,难以支持的时候,一四六师的潘寅九和杨国安两个团赶到,从侧面加入战斗,对敌进行包抄;独立十三旅周伯强团也赶来投入战斗,周伯强团有英式路易机枪一挺,火力猛,子弹像飞蝗一样射入敌阵,把敌人的攻势遏制住。

被围在下泗安的鬼子见援兵来到,拼命向外冲锋,终于在援兵的接应下突出包围,和接应的敌人合兵一起,且战且走,于下午四时左右脱离我包围,分三路绕过林城向南逃走。

胡荣程连在周绍轩旅的编号是一团一营一连,真是当之无愧的排头兵!是役我连长胡荣程和他的全连官兵全部阵亡,军官中除排长郭成璧是因重伤牺牲于上饶野战医院外,其余均在火线上捐躯。

被日军占领的中、下泗安均被我夺回,敌遗尸二百余具,炸毁坦克三辆,击毁坦克十一辆,缴获三八式步枪五十六支,歪把子机枪十八挺。除打死打伤不少日本鬼子外,生俘日军八名,其中二名躲在床下的日军女护士颤颤抖抖,被我军俘获;另有一名日军军官被围在房屋里面不及逃走,竟用战刀剖腹自杀,鲜血淋淋地扑倒卷缩在地上,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像一条死鱼,失神的眼球上己经沾满了泥土。我军士兵冲进来的时候这个鬼子似乎还没有完全断气,被围观的士兵补了一枪毙命。日军几部汽车被缴获,车上的呢军服、呢大衣、毛毯以及“武运长久”、千人针、神符神像等一千三百余件,全部成了我军的战利口。汽车无法开走,被付之一炬,燃起能能大火。另有二门大炮也被缴获,只是日军己拆下上面的零部件,我军士兵不知如何把炮弄走,塞上手榴弹炸毁了事。此外,还有军需品和文件不少,从缴获的文件中得知,这些被包围在泗安的敌人是日军第十八师团,从华北乘船到浙江杭州湾登陆,沿芜杭国道向南京攻击。

当天夜里,周绍轩又带领第二团(团长王凤麟)绕道敌后对敌人发起夜袭,打得鬼子狼狈不堪。同时又组织起二百多名士兵,把公路两侧稻田里的干稻草收集起来塞到公路桥下,一声令下,大火冲天而起,几座公路桥梁尽被烧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