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三十三章节 鏖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8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打开通路,我不管是什么方法!”萧扬说着恶狠狠的挂断了通讯。 “让警卫排跟我走,妈的,我就不信了,砸不开他这烂瓢儿!”萧扬说着转身跳上一辆‘东风铁甲’,警卫排的两台车紧随而后,几辆高机动车组成的小小的车队沿着破烂不堪的1号公路,向着远处那不断升腾着火光的地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打开通路,我不管是什么方法!”萧扬说着恶狠狠的挂断了通讯。

“让警卫排跟我走,妈的,我就不信了,砸不开他这烂瓢儿!”萧扬说着转身跳上一辆‘东风铁甲’,警卫排的两台车紧随而后,几辆高机动车组成的小小的车队沿着破烂不堪的1号公路,向着远处那不断升腾着火光的地平线处急驰而去。

马江一线已经完全的绞乱成了一锅粥了,第253机动团在强大的空地一体火力下,连续对‘越人阵’第4师第12步兵团发起突击,虽然如同秋风扫落叶样接连突破了第12步兵团的几道防御,但253团却被迟滞了前进的脚步,这显然不是萧扬所愿意见到的。

“空军和陆航方面必须协调到位,就是将这片地给我炸光,也要拼出一条路来?对,不惜一切代价,任何抵抗都将视为敌对!”崎岖的道路使得‘东风铁甲’颠簸不已,但这并没有使得萧扬的火气被减少多少,抓着车载电台的送话器,萧扬依然是那样杀气腾腾。

炮兵连的十二门PLL-05型6×6轮式120毫米迫榴炮已经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硬生生的打出了千余枚炮弹,两门迫榴炮不得不更换因为果然而烧坏的炮管。

虽然是炮火连天,战机狂轰滥炸,但253团却是在‘越人阵’第12步兵团的节节抵抗下,始终无法如同水银泻地那样一灌而下,横扫整个马江之南。一向擅长于‘迟滞战术’的中国陆军却也尴尬的陷入在这个怪圈之内,而不得不放缓下自己的脚步。

无处不在的抵抗让中国军队猛烈的攻势就如同遗迹打在缟绸上的狠拳一样,虽然自己自己不会因为硬碰硬而遭到创伤,但却也是无法发力,拳劲再猛也没有用。

在萧扬的命令下,车队在一个高地下停了下来,远望着如同喷火的巨兽样杀气腾腾而前的强击群的装甲车队一次次停下自己的脚步,以猛烈的火力肃清那些如同零七碎八的抵抗的时候,萧扬意识到问题终于出在了哪里。‘越人阵’第12团虽然损失掉了一个营,但其却显然懂得扬长避短,并不是去和253团硬碰硬的死磕,而是有意识的采用小股部队做迟滞,另外动用一个营的兵力在清化、宁平两省的分界处构建起阻击线。

这种典型的迟滞战术便是逐层的削弱第253机动团的攻击锋芒,迟滞中国军队的进军脚步,直至最终在严阵以待的阵线面前丧失攻击力,这也就是所谓的‘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

从纯粹的军事角度来看,‘越人阵’第12步兵团的这招不可谓不精明,虽是损失惨重,伤亡巨大,甚至会是全团覆灭,但却是可以使得253团在这鸡零狗碎之中,不得不放缓下自己的脚步,从而无法能够在预订的时间之内,达到增援清化城的战略目的。即便是第12团全军覆灭了,但只要能够拖住了253团的脚步,那么清化一线被堵住退路的第2师不但有充足的时间可以杀出重围,而且可以消灭那支机降在清化的中国机降部队。

缟绸固然可以以柔制钢,可以化解狠狠挥砸而来的重拳,但却无法阻挡的了锋利之刃的凌厉一刀,切割穿刺之下,在钢铁的冰冷力量中,缟绸不过只是随时可以撕开的破帛而已。

“别的,先不要管嘛,命令炮兵连集中火力,在这一点上进行炮火准备,让强击群不惜代价地在炮火的掩护下,撕开这个缺口,他们只要管着向清化方向挺进,消灭残敌的任务交给后续部队。”放下手里的夜视望远镜,站在‘东风铁甲’高机动车旁的萧扬指着那片烟火翻腾之地,扭头对身后的几个团参谋说到“另外,通知3营,一旦强击群打开缺口,他们的作战目标便是跟进,向前推进,肃清残敌的任务就交给2营。”

“真他娘的丢人,一个得到装甲营加强的数字化中型步兵团居然这么久都没有能够打开局面,真是他妈的将人丢到家了!”尽管已是布置完毕,但萧扬依然显得是愤愤不已。

雷鸣样的滚雷从远方渐渐而来,空军的战斗轰炸机和攻击机群又开始进场了,新一轮的狂轰滥炸又即将开始。空气中的灼热还没有被晚风吹拂而去,再一次的炙热金属岩浆便又而下。

“走吧,去2营的攻击出发线!”萧扬摆了摆手,转身走下土丘。既然调整了策略,那么就一击以制敌,绝不给‘越人阵’第12团以喘息的机会,让他们无从调整自己的部署,无法作出应变。也正如巴顿将军所说的那句话样“攻击、攻击、再攻击”。一直到最后砸碎了那些狗杂种的脊梁骨,从刚开始,萧扬就没有想过要给那些杂碎什么好果子。

没有什么时间留给萧扬去调整他的部署,进攻中的强击群也来不及做出什么调整,同样,他们也不需要什么调整。当炮兵连的第一批炮弹呼啸着砸落下去的时候,作为强击群的主要突击力量的第15装甲旅第2营便如同惊涛骇浪样的席卷而来。

59G中型坦克披挂着满身的双防装甲块,一路喷吐着炙热的火舌,向前高速推进。不断的有泥土在履带下被飞卷而起,扬漫起阵阵的烟尘。105毫米滑膛炮和12.7毫米机枪形成的压制火力将前进道路两侧和前方打得火光满射,在这种强大的火力掩护下,更多的装甲车辆尾随而后,整个装甲群如同一群非洲大陆上的巨兽样,疯狂的咆哮碾压着突进。

整个战线就如同一把挥出的利刃样,排山倒海而出,势无可当的劈向那依然在作着顽固抵抗的‘越人阵’第12步兵团的残部。石碾样而去的装甲狂潮将直接地将那些越南人碾成粉末。

流星样从天空中划过的武装直升机以最为猛烈的航空火箭弹雨洗礼着‘越人阵’武装的阵地,数架‘武直-10D’杀气腾腾的游走在两翼,逐个点杀着那些零落的骚扰。

又是一阵更为猛烈的炮火,本就薄弱不堪的防线更是如同强有力的大手中所攥紧着的面团样,逐渐的挤压、变形,直至最终在力量的作用下,彻底瓦解。253团近乎毁灭一切的冲击下,‘越人阵’第12步兵团最后的抵抗终于瓦解了。幸存的那些‘越人阵’士兵高举着双手走出挖掘的掩体,连声呼喊着“不打了,优待俘虏!”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曾经的骄傲。

除了一小队的中国军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处理这些战俘之外,其他的多数坦克、战车并没有因为这些越南人的投降而停下来。在这些中国士兵的眼里,他们要尽快的赶往清化去,赶往那炮声隆隆、烟火交加的清化城去,因为在那里,自己的战友还在浴血而战。

“告诉2营,尽快肃清残存的抵抗,收拢战俘!”萧扬哼声着说到“团部前推,跟3营!”

此时的清化城已经如同一锅被倒入油锅的冷水样,整片的沸腾了。除了城外的防线之外,城内同样是打得不可开交,一些渗入到城内的越南人在攻击机降场未果的情况下,转而由向南逃窜,这使得兵力本来就捉肩补肘的侦搜连和机降连更加的显得兵力不足了。

在与第79空中机动旅-第2空突步兵营-第1连会合之后,钱鹏飞有意的在城内增加部署了一个排的力量,配合占据着制高点的机枪组控制‘越人阵’渗透入城的那条道路。这一方面可以使得主防线不至于因为‘管涌’而崩溃,这二来也算是给主防线留了支预备队。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最为激烈的鏖战居然爆发在这里。地区狭小,并不利于兵力展开,从战术层面上看,这里并不适合作为大规模进攻的主要点,要不然在之前,‘越人阵’也不会只是利用渗透的作战方式来进入城内,攻击机降场了。可是深受中华文明影响的越南人也懂得中国兵家的一个最重要的策略-‘兵出奇而可制胜’。

应该说,虽然这里并不是很好的兵力展开点,但却是一个比较好的着力点,因为一旦突破,左翼便是中国军队的主防线,侧后位置上不但有临时开辟的机降场,还有第2空突步兵营-第1连的迫击炮排,更为重要的是,一旦突破之后,和中国军队绞在一起,那么中国人最为得力的火力支援将无法展开,没有重炮、没有空军和陆航的支援,区区两个连只能坐以待毙。

当钱鹏飞听到‘机动用户系统’中传来的嘈杂的报告声时,那里已经是完全的打开锅了。叫骂着的中国士兵们以最为狂热的火力向着蜂拥而来的‘越人阵’士兵们猛烈的扫射着。

几乎不用瞄准,95式班用机枪、QJY88式通用机枪泼洒的弹雨便将那些近在咫尺的越南人打得血花四溅,95Ⅱ式突击步枪下挂装的QLG91B式35毫米枪榴弹器几乎是垂直起了角度,将成堆的枪榴弹砸出去,在人群之中炸开一道又一道可怕的血痕。

排里的那挺GLZ06式35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一股脑儿便将弹鼓内的6发榴弹打得精光,泼洒的杀伤弹炸出的火光和预制破片疯狂的叫嚣着,飞舞着。那些榴弹不是打进了‘越人阵’第2师的进攻人群之中,而是砍入蜂拥的人群中,每颗榴弹所带来的都是血光四溅。

“带两个班,跟我走!”钱鹏飞在将主防线上的侦搜连的指挥权移交给机降连连长之后,立即带着两个班的兵力赶去增援市内。“妈的,这些狗东西敢和他爷爷玩孙子兵法,老子非得将丫的打成孙子不可!”钱鹏飞一边嘀嘀咕咕着叫骂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迫击炮排,调整坐标,对侧翼市区方向进行火力压制掩护!”满头是汗的机降连连长也是火气不打一处来“告诉迫击炮排,给我把炮弹统统砸过去,砸死这帮猴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