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七章 1031年的第一场雪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1031年的祭春节对于龙家有着异样的滋味,雄踞高位的人离开他的位子所引起的变化,身边的人更能感觉到。这个节日来龙府拜节串门的格外多,尤其是在帝都的龙行健旧部。不过龙行健一般不见,由苏洁或崔静代为接待。龙行健平时就不多和部下做生活上的交流,平时因生活问题找他的并不多,今年这些老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1031年的祭春节对于龙家有着异样的滋味,雄踞高位的人离开他的位子所引起的变化,身边的人更能感觉到。这个节日来龙府拜节串门的格外多,尤其是在帝都的龙行健旧部。不过龙行健一般不见,由苏洁或崔静代为接待。龙行健平时就不多和部下做生活上的交流,平时因生活问题找他的并不多,今年这些老部下来家,显然是因他被免职,上门表示一下安慰的心意。龙行健见不见并无关系,心意到了就行了。只有极少数关系密切的同事朋友上门,龙行健会让家人带入他接待客人的院子,进行短时间的客气的交谈。

刚将张志诚一家送走,崔静问,“杜金少将来了,见不见?”龙行健楞了一下,“见,当然,就他一人吗?”崔静说,“他带着儿子,却没领夫人。”“准备个红包给孩子。”“这不消你吩咐。”

杜金看见龙行健站在正屋的台阶下迎接自己,“阿龙,你身体不好,今天天气冷,回屋吧。”

“你儿子像你,”龙行健微笑着问,“叫什么名字?”

“大号叫杜鸿飞。小名叫毛毛,是我妈给起的。”

“老太太身体好吧?有空我去看她老人家。走吧,屋里坐,毛毛,伯伯这里好玩吗?”龙行健弯腰想抱毛毛,孩子躲到父亲身后。

“哈哈,这么胆小,可不像个男子汉。”

杜金打量着龙行健的屋子,“你这个院子不错,但屋里装修的太简单啦。”

“院子太多,家里人口少,显得空荡荡的,屋里更是这样。这间房子一般也不来,算是我的待客室吧。你在西区买了房子?”

“是,好多年了,热闹,你这儿太冷清。”杜金见崔静从外面进来,相跟着另一个绝色美女,杜金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林小如。知道名字但没有如面的女人,他和龙行健的恩怨纠缠就起于此女。

“好漂亮的小男孩,跟阿姨去玩吧?阿姨那里有好多的玩具,送给你好吗?”林小如领着毛毛出门,临行对杜金说,“杜将军宽坐,孩子我领走了。”崔静端来一壶热茶,给他们换上,掩上门走了。

“阿龙,你很幸福,知道吗?”

“哦,为什么这样说?”龙行健给杜金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

“你肺部受过伤,不能抽烟的。”

“没那么多讲究。我是抽着玩,很少的。”

“你看,你有四个妻子,人品相貌都是百里挑一,承认吧?孩子们也很出色,我听周峰说过。你看,你不缺钱,生活无虞,你这套院子是先帝赐给你的吧?在帝都那可是一等一的豪宅,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宅邸,比起王家,只在其上,不在其下。还有,你有名声,而且是好名声,‘大鹏惜折垂天翼,小人得志贬良臣。’这算是民意吧。阿龙,你在朱雀念书时,想过今天吗?”

“没有,”龙行健坦承,“毕业那天我才见到金星少将,我当时想,这辈子能戴上少将的肩章就好啦。可是,上了战场,我只想着活下来,然后打败敌人,杀死更多的兰斯兵------没想到竟然糊里糊涂地戴上了帝国元帅的徽章。你说的都没错,在你眼里,我当然可以无忧无虑地做一个富家翁。我确实可以做一个富家翁,为什么要管那么多的事呢?战略问题情有可原,其他的,和我有屁的关系?‘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对吧?你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劝我吧?”

“是。在你眼里,我基本上是一个小人。我清楚。”

龙行健笑了,“一部神华国史,讲的就是君子小人的斗争,所谓此消彼长,正邪不两立。初读史书,确实令人扼腕叹息。可是,杜金,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帝国历史上总有那么多的小人?朝朝代代,不绝如缕?”

“本来就不可能灭绝。”大过节的,谈起这种无聊的话题,杜金感到郁闷。

“不,我不认为有什么君子小人的分野。私利,人之常情,就是当年司马雪岭写告密信,也未尝没有可恕之情。我所思考者,是如何让小人转成君子,不,不是靠道德的说教,而是靠制度。你懂的,如果军队没有严酷的军法,战场上是不能禁绝逃兵的。”龙行健笑笑,“现在用不着了,我已经写了辞呈,辞去我帝国元帅军衔。没什么事了,拿如此高的薪俸不合适------算了,谢谢你来看我,中午一块儿吃饭吧?你是第一次来我这儿,对吧?”

“饭是不吃了,家里还有瞎眼的老娘呢。”两人又谈了几句,崔静来告说齐平来了,杜金乘机告辞。其实杜金跟齐平也熟,白雀园之事成为杜金扎在龙支队人员中一根拔不出的刺,一度时间,杜金不想见龙支队的任何人,甚至周峰。

“那好吧,有空过来吧。”龙行健将杜金送出屋,家人带他从另一道门出去了。二门里已经看见齐平发福的身影了。

齐平听到龙行健被免职的当天来过一回,没有见龙行健本人,只和苏洁聊了几句。料想龙行健心情一定不好,齐平决定祭春节一并拜访,也开导开导这个老战友。但坐在一起却不知道从何谈起,看上去龙行健气色并不错,精神也好,并无多少气馁颓废模样。倒是龙行健问起齐平的家人,说了好多家庭生活方面的问题,话题一转,龙行健正式请齐平帮一个忙,当一回男方的媒人,到替蒙龙到舒家去提亲。按照帝国风俗,应当先由男方派人去提亲,然后女方长辈到男方“串门”,实地考察男方的情况,总要为出嫁的女儿负责嘛。如果都没问题,则由女方家委托的中介人到男方商谈婚事的细节,其中主要的是物质方面的要求。现在帝国风气日益开放,女方不要任何财礼的也有很多。但主流还延续了旧日的传统,特别是贵族家庭,传统仍被恪守。

齐平一口应承。龙行健说,“你一定要将我的处境说清楚,这就是身不由己的苦楚。欲为平民而不得。”齐平明白龙行健的意思,“绝没有那样严重。司令千万不可胡思乱想。内有公主,外有许多的朋友故交,劝劝陛下就过去了,你们毕竟是亲戚,哪能那样绝情?”龙行健笑笑,“我不是担心我,我是为念龙的未婚妻和她家人担心。不要真的连累人家,此节务必说明。本来周峰是最好的媒人人选,可是------”想起周京京跟念龙说不清的事情,龙行健叹了口气,“非是我矫情,实际上久有归隐田园的想法了,先帝不准啊。我跟他多年,承蒙他一手提携,实在不忍拒绝老人家的要求。现在好了。许多老战友劝我看开些,我有什么看不开的?古人云,陈力就列,不能者止。我就是这样做的。”

在座的还有苏洁,见龙行健意态萧索,微笑着说,“这提亲之事,齐司令是再合适不过了。只是其中还有一事难办。”于是将京京跟念龙的事说了。齐平笑道,“我说你刚才的话怎么说了一半。京京那丫头不错啊,干脆让念龙一起娶了。当初你不就是这样办的?”

“那不同。我问过念龙,他对京京完全的兄长对妹妹的感情,这事可不能强来。”

婉儿不知何时进来,“提亲之事应当稍缓。不是我们悔婚。而是京京这孩子实在有点------晓云希望给点时间。我看可以跟舒家说明,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也好,就请老齐跑一趟好了。”龙行健说,“一块吃饭?还是回去陪嫂子?”

“我还是回去吧。”齐平起身,“司令,水至清无鱼,人至察无徒。一些事情是不能太认真的。帝国许多方面的陋习延续千年,期间大有人想改革,但往往是出头的椽子先烂。司令,您征战半生,战伤累累,不必为那些事操心了,保重身体要紧。”

“哈哈,”苏洁笑道,“齐司令,你可大着我家夫君十岁呢,刚才的话就像晚辈劝解长辈的。放心吧,我们商量好了,他不用,我们还不干呢,精心调养身体,要让我们夫君长命百岁呢。”


夫人们看见丈夫除了第一天有点激动,接下来的日子神色如常,浑不以被撤职为念。越是这样,她们越担心他将心火憋在心里。几位夫人想就这个话题挑开谈,又怕起了反作用,只好在生活上细心照顾。恰逢大节,龙府的饮食比往年准备的格外精美,很是费了崔静的一番功夫。婉儿则找来一部电影机和十几部娱乐片,临时改造了一个放映室,片子既有自己国家拍摄的,也有兰斯和扶桑的,都是家庭片,气氛轻松,龙行健被儿女们拖着看了好几部,尤爱看扶桑一部关于调皮兔子的动画片,让龙行健像孩子般的开怀大笑。小海从没见过父亲如此模样,不停地向龙瑜和小爱吐舌头。小海出身富贵,对世事人情更不操心,一味的玩乐。他玩心极大,凡是新鲜好玩的东西,一概不放过。帝都西郊新开游乐园,小海一头扎进去玩了三天,电影院上映新片子,他绝对第一场就到。看到同学谈恋爱,自己也试着找了一个,人家还是个中学生,他们一伙纨绔立在路边调戏下学的女学生,老套无比的情节,一拨人唱白脸,另一拨人则扮演英雄救美,就这样小海竟然找到一个清纯的中学生,他们约会,看电影,小海俊朗的外表和阔绰的出手让女孩子着迷,小海听了表哥轩辕博的劝告,没有跟女孩坦承他的家世。他只玩玩,乘机在女孩子身上揩揩油,来往了两个月就不稀罕了。女孩子却痴心地总到帝都大学的门口等他,不知哪个好事着告诉女孩,你找的那个龙小海可不是一般人,知道他是谁吗?皇帝的外孙!永平公主的独子,龙行健元帅的儿子!吓退了女孩儿,龙小海再没有见过那个娇小动人的女学生。节日在家里陪着父亲看电影,小海不由得想起那个女孩子,长长叹了口气。

节日的最后一天,龙行健突然提出想回老家看看去。出去散散心是好的,但眼下天气大寒,小石城是个小地方,住在哪里?崔静说,“回家当然好,我们也应当给去世的公婆磕个头,但眼下太冷,那边也没准备,等过上一个月,大地回春,我也把那边安排一下。”

龙行健摇摇头,“不知为什么,这几天特别想家。其实就是想那个环境,家早已没了。也不要声张,悄悄的去,你们都不要陪着啦,我一个人就行。”

婉儿爽气地一挥手,“都回。嫁给龙家,就是龙家的媳妇。这么多年不去祭扫公婆不像话,都回。但稍等几天,要么不下,要么就是几尺厚的大雪。等雪化路通,我们全家都回。”

龙行健微微一笑,“史书讲奸臣既去,天降瑞雪,大概说的是我。”

“胡说,”婉儿正色道,“夫君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谁敢说是奸臣?瑞雪为谁降还说不准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