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嫁中国的缅甸新娘(图文)

向毛主席保证! 收藏 2 22699
导读:在2006年河南省打击“三非”外国人的行动中,新蔡警方共清查出69名非法滞留的缅甸籍女子。   记者在新蔡采访时了解到,这些非法入境的缅甸“新娘”在当地有的已经开始了为人妇的生活,甚至有的已经生儿育女。   从中缅边境线到新蔡,将近万里,路途遥远。这些缅甸女子为何来到河南?她们是通过什么途径到达河南的?这些缅甸“新娘”的生存状况如何?她们的归路究竟在何方?   新蔡生活   她们与人交流主要通过手势、眼神和简单的对话,一些缅甸女子甚至已经能说简单的河南话。   “他看上我了,我

在2006年河南省打击“三非”外国人的行动中,新蔡警方共清查出69名非法滞留的缅甸籍女子。


记者在新蔡采访时了解到,这些非法入境的缅甸“新娘”在当地有的已经开始了为人妇的生活,甚至有的已经生儿育女。


从中缅边境线到新蔡,将近万里,路途遥远。这些缅甸女子为何来到河南?她们是通过什么途径到达河南的?这些缅甸“新娘”的生存状况如何?她们的归路究竟在何方?


新蔡生活


她们与人交流主要通过手势、眼神和简单的对话,一些缅甸女子甚至已经能说简单的河南话。


“他看上我了,我也喜欢他。我不想回去。”5月16日,一个炎热的下午,陈小思(音译)的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将近半小时的谈话后,她已从最初的紧张和拘谨变得谈笑风生。她光脚穿一双粉色的拖鞋,白衣,绿裤,肤色略黑,


如果不是这个20岁的女孩被重新带回拘留所,我们几乎忘记了她的身份:一个非法入境的缅甸“新娘”。


这是驻马店市一个普通的县城——新蔡。半月前,陈小思在“姨”——一个中介人的带领下,跋涉万里来到新蔡“相亲”。一个26岁的单身男子看上了她。在男方给了“姨”两万元后,陈小思留下了。这些钱据称是给陈小思父母的彩礼——两万元人民币足以让她的父母在当地盖一栋房子。


陈小思并不反对这场“跨国婚姻”。“我喜欢这里,缅甸太苦了。”她说,“那里的男人大多吸毒,不干活,爱打老婆。这里的‘老公’对我很好。”


陈小思的父亲是行医的,母亲是个家庭主妇,她还有一个姐姐和弟弟。陈小思说,他们那里的很多女子都愿意“嫁”到中国。


让陈小思没有想到的是,在她越过边境线,从云南万里迢迢到达新蔡的第4天,即被当地公安机关查获并拘留审查。


“我不想回去。”陈小思的眼神变得很暗淡,“‘嫁’过的人回去就没人要了。”


除了陈小思,这个县城曾经和依然非法滞留的缅甸“新娘”为数不少。2005年以来,新蔡县查获非法入境的缅甸籍女子103人。不过,除了已遣返的,尚有69名缅甸“新娘”滞留在此。


与陈小思相比,30多岁的缅甸籍女子皮稳(音译)对新蔡更加留恋。2004年,她“嫁”到了新蔡县河坞乡一个农民家里,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去年民警排查到她家里时,要把她遣返,但她死活不愿意回去,这时的她已经会说一些河南话了。她告诉民警:“我不想回去,男人和孩子都在这里,缅甸家里的父母都已经死了,回去连吃饭都是问题。”


当民警要把她强行带走时,皮稳突然狠打自己年幼的孩子,孩子哇哇大哭起来,民警有些束手无措。


“来这里的缅甸女人,除了个别被拐卖的,大都不愿回去。这里的男人对缅甸‘媳妇’很好,很少让她们下地干活。”新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建林说。


尽管存在语言障碍,但这并不影响缅甸女子在新蔡的“幸福生活”。她们与人交流主要通过手势、眼神和简单的对话,一部分缅甸女子甚至已经能说简单的河南话。


他们似乎是正常的夫妻。除了获得签证领取结婚证——当然,这对于他们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一个客观的事实是,在新蔡滞留的缅甸女子完全没有合法的入境手续。她们是怎么来到河南的?为何大部分集中于新蔡?


非法入境


一些新蔡的缅甸女子“回娘家”,对老家的姐妹们讲述在婆家的“幸福生活”,把缅甸女子带回河南。


新蔡非法入境和非法居留的缅甸女子,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当时,一些贫穷的大龄青年在本地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一些长期在外打工,尤其是在云南边境地区打工的青年,经当地人介绍,认识结交并带回非法入境的缅甸女子,形成“事实婚姻”。


随即,不少人纷纷效仿。一方面,一些新蔡的缅甸女子“回娘家”,对老家的姐妹们讲述在婆家的“幸福生活”,把缅甸女子带回河南;另一方面,新蔡的一些大龄青年也纷纷到云南打工,“娶”回缅甸媳妇。


缅甸女多男少,经济发展水平与中国相比存在不小差距,使得一些缅甸女子希望通过跨国婚姻有个好的出路——尽管这种婚姻是非法的。


在新蔡,一些男青年基于节约彩礼和结婚成本的原因,也愿意选择缅甸女子。因为他们只需要支付低则数千元、高不过两万元的“彩礼”,就可以“娶”到一个媳妇。


缅甸女子非法入境的另一个途径是中介机构或人贩子。一些人贩子看到有利可图,专门到中缅边境地区打工,从中结识并拐骗缅甸女子到内地,贩卖给单身男青年。


驻马店市出入境管理处处长熊新华说,从非法入境和居留当地的缅甸女子的情况看,有的是丈夫死亡或离异后带着小孩,生活艰难,愿意来中国生活,不愿回去;有的是年龄偏大,在当地找不到对象,愿意到中国来。


“还有一种情况是,外出打工被人贩子拐卖到中国。这些人愿意回去。”熊新华说。


公安机关的一份排查情况显示:近年来,非法入境进入新蔡的缅甸女子逐年增多。尤其是2005年,人数更是急剧增加。


2005年6月,新蔡公安局侦破了一起拐卖缅甸籍女子案。公安机关从被群众送到派出所的两名缅甸女子入手,一路追查,发现了一个盘踞在云南瑞丽市的拐卖缅甸女子的犯罪团伙。这个犯罪团伙被捣毁后,新蔡排查打击“三非”的工作全面开展。


“2005年以来,我们对‘三非’人员进行了全面清查、打击和遣返,收到一定成效。共查获103名缅甸女子,打掉拐卖外籍女子犯罪团伙两个,查获犯罪嫌疑人16人,已逮捕8人。”新蔡县公安局长王一峰说。


遣返之路


他们用了将近4天的时间……由新蔡到遣返目的地,4000多公里的路程,他们几乎都没合过眼。


对于查获的非法入境缅甸籍女子,按照规定应当遣返回国。


2006年2月13日上午7时,由张建林带队,新蔡县公安局数名民警从县城出发,对5名缅甸籍女子进行遣返。两个小时后,他们到达驻马店。在办完交接手续后,张建林一行准备登上前往昆明的火车。


时值春运,张建林一行犯了愁:带着这些特殊的“嫌犯”,怎么能挤上火车呢?


通过车站派出所提供的特殊通道,遣返队员顺利进站,并挤上了餐车。但是在餐车上也没有立足的地方。在车上站了35个小时后,第3天上午10时半到达昆明。


在车上,最重要的事就是看好这些缅甸女子。因为不是刑事犯罪,用手铐将她们铐在座位上并不合适。张建林他们只能目不转睛地看管着她们,防止逃跑,尤其上下车的时候。


到达昆明后,办理交接手续,由对方开具有关介绍信。然后,张建林他们带着遣返的缅甸女子,开车跑了一夜的盘山公路,到达瑞丽——一个边境线附近的城市,交给边防拘留审查所。把人交了后,张建林他们终于松了口气。


新蔡——驻马店——昆明——瑞丽,他们用了将近4天的时间,张建林曾经估算过,由新蔡到遣返目的地,4000多公里的路程,他们几乎都没合过眼。


在此之前,张建林等人在2005年就进行过两次缅甸女子的遣返工作。其中一次恰逢学生放假时间,同样一路疲惫。


从2005年以来,新蔡已经遣返34名缅甸女子。每次遣返都需要一定警力,而1990年上级机关制定的每遣送一人1500元的经费标准,显然不能满足目前遣返工作的需要。


“这是一个苦差!有时私下还要倒贴钱。”一名参加过遣返工作的民警说。


何处归程


她们身份的非法,注定了这些“婚姻”的尴尬和变数以及将来引发的一系列后遗症。


事实上,遣返缅甸女子最大的困难并不只是遣返路途上的艰苦,遣返前的说服工作更让人头疼。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缅甸女子不愿意回去,而愿留在这里继续自己的“新娘”生活。


新蔡一名民警去一家“娶”有缅甸女子的农家排查,在屋子里对男人做思想工作的时候,女人借口去做饭,从厨房的另一个出口躲开了。


“先期遣返走的,大部分是愿意回去的或经过做思想工作,勉强同意回去。而现在依然滞留在这里的,思想工作很难做通,她们多数坚决不回去。”一位派出所民警说,“她们一看到警车就躲起来了。”


一些缅甸女子已经在这里生儿育女,与其他村民逐渐融合,过上了“正常”的生活——除了没有合法的身份。


“强行遣返,等于生生拆散一家人。”一位基层民警告诉记者,“遭到的抵触可想而知,甚至恶化了警民关系。”


在前去查获的过程中,往往需要出动大批警力——他们遭到村民阻挠围攻的几率极高,甚至有的缅甸女子在被遣送走后,又被男方接了回来。但是,她们身份的非法,注定了这些“婚姻”的尴尬和变数以及将来引发的一系列后遗症。


驻马店市公安局副局长韩保贵分析说,一方面,婚姻的非法使得这种行为本身触犯了法律;另一方面,他们的后代难以入户,形成“黑户”,在以后的入学上存在着难以解决的问题。


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整治正在进行。2006年4月,河南省公安厅决定,按照公安部统一部署,至9月20日,河南将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为期5个月的清理“三非”外国人专项整治行动。在驻马店市,整治行动已经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摸排。


“通过全市联动,已经初步摸清‘三非’人员比较集中的新蔡、正阳、上蔡和平舆4个县,涉及乡镇10余个,人员70余名。为下一步的集中整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驻马店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熊文修说。


按照规定,查获的非法入境缅甸女子要全部遣返,“发现一个,遣返一个”。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一些缅甸“新娘”为了生存,希望能够留这里。然而在非法条件下,她们的梦想也像泡沫一样,容易破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