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过去时光的记忆

是我好 收藏 28 419
导读:前段时间我发了个帖子,是说我的过去,很多朋友都很关心,也提出了很多帮助建议,我也做了回复表示感谢,一年一度的中秋节要到了,我很想家,也想起我去世的父母,我决定整理一下,加点内容,写成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段时间我发了个帖子,是说我的过去,很多朋友都很关心,也提出了很多帮助建议,我也做了回复表示感谢,一年一度的中秋节要到了,我很想家,也想起我去世的父母,我决定整理一下,加点内容,写成书。

先做一下介绍吧1

我祖上在宋,明时期是镇守边关的王爷,宋朝和以前是在云南的白苗族人番王,后与当时的宋政权合作,成为镇守南疆的地方军长官,这在宋朝是很少见的,元朝时期退守缅甸了。

明朝开国前作战很多,明开国后凋出南方,去西北镇守直到明末李自成攻打西北战败,(明时镇守边疆大员战败是死罪,要灭门)后代只留下两个男子,一个下落不明,一个逃到东北改名姓为王姓直到现今,满清建国前后没有出士,估计是祖上的遗传吧,所有我们家人生来就有坚强的性格。

从政是在49年国民党离开大陆后的事了,家中亲人出过两位将军,一位在南方剿匪时阵亡,一位在做贵州省军区司令时因病去世,两个孩子被敌特毒害。

而我的父亲是从事工业原料探矿的,56年平为工程师,参与了铝矿物质探察和开采(铝矿出的不是铝,有苏联资料的人能知道苏联所称呼的铝矿矿山是从是生产什么物质的)57年在河北发现有矿,就留下开采矿山。

58年大跃进时,父亲说了不符合当时政治需要的实话,定为右倾保守派,下放矿井做了井下技术人员,

60年代末期因为新矿山建设速度超过合理范围,出现两头掘进对接出现偏差(施工中我父亲提出过要严格测算不能超速掘进,被加罪名是什么不记得了)施工出了偏差对接不上巷道损失极大(当时是极大的政治犯罪)父亲被定反革命(不是我父亲的错,他当时只是个小技术员了,没权利负责管理施工方案)剥夺工作同时看压起来,出现过几次暴力逼供,被打吐血几次昏迷不醒,后送医院抢救,医生说活不久了,身体有接触微量放射线沉积很严重。 经过矿山工友力保,放回家养病(也没证据有罪)但罪名没去掉,我就是在这样的年代环境中出生的,出生后就发现孩子那里都还好,就是腰与尾巴骨之间多了个小包(脑垂体蓬出,也称脊柱裂)在68年有很多从事类似环境工作人员的后代有健康等问题出现。

这样的病在当时,是无法医治的,7个月大的我做了,取处缝合手术,结果就是下肢麻痹无法站立行走了(未做手术的我和一样的孩子,我也见过很健康,85年后做了缝合末出问题)1岁时父亲突然晕到工作现场,后经检查是胃癌,送天津医院手术切除胃三分之二,手术后的父亲知道自己时间不久了,每天给我做按摩和针灸,翻阅古书查找治疗的办法,他希望我还能站起来,在针灸的时候会疼的,父亲总是和我说:“孩子要坚持住,坚持治疗你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出去玩,去上学,大了为国家做贡献,爸爸就快死了,不能为你做什么了,就只能在我死前,使你再站立起来”(很多话都是父亲去世后,我大姐姐教我读书时提到的,每次提到父亲当时和我说话姐姐都会哭的很伤心)我那时很小,不懂什么,但就是记得一点,就是坚持和忍耐,我是从幼小时开始习惯,坚持和忍耐,坚持自立坚持意志面对困难不退缩,忍耐不公,忍耐别人不能忍耐的事和痛苦,但也留下了最怕妈妈和姐姐哭。可能就是生存环境造成的,我从小记忆力超强。

我记忆力非常好和记忆很早(不知道是好事还是悲哀)

我连70年代带初期的事都记得清楚(是有的很清楚) 记得70年代初期,我母亲总是把多数玉米面窝头给我16岁的哥哥吃(他要做重体力工作)我和几个姐姐喝稀饭(红薯面的)只有大姐姐和体弱的二姐姐中午有一个窝头吃,我和最小的三姐只能看着喝粥,母亲总是和蔼,坚定,悲伤的对我们说:“等你们大了上班后窝头管饱,可劲吃,”当时好想好想马上长大,也能每天窝头吃饱啊。

母亲当时那饱含眼泪时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母亲小时候是东北一个很大山场主的女儿,拥有几十公顷的山林和果树,果树出产一种名叫难国梨的水果,味道极其好产量也很高,销售量也很好,家中五匹马拉的胶皮轮子大车有四辆,东北解放战争中出过不少力,女婿也出过几个军职很高的军官,出生于这样家庭的母亲何时吃过窝头做过苦力啊,我父亲71年过世了,我父亲是50年代的大学生,也是最早平为工程师的,文革中因为懂得外语多定成,叛徒,走资派后为反革命,打成重伤后71年死于胃癌。 父亲的去世对母亲打击很大,但坚强的母亲没有倒在失去亲人的痛苦和艰辛的生活面前,她用没吃过苦的肩膀抗起一家的生活,勇敢的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记得父亲去世不久,就经常有人来家里动员母亲投身于革命家庭,有时候还动手动脚,都是在邻居几位做重体力的大婶赶来救援,每次开革命会议,我母亲都把我带上,看情况不好,就掐我一把,我就大喊大叫,在外面的邻居大叔大婶就近来闹革命,所以我从小就对高喊口号的人心有抵触。

哥哥15岁就虚报年龄,去矿山采矿,后76年地震重建期间死于车祸。

母亲在关里没什么关系,成分还不好,就完全依靠,残酷的节俭来维持一家的生活,每天把不到20岁的哥哥送出家门,去矿山工作。井下采矿可是很危险的工作。有那个母亲会愿意自己年少还不懂事的孩子去从事危险行业呢。每天都是在担心中去渣子山正工分好填补生活费(渣子山所从事的工作,是从山中把石灰石破碎后,用5公斤的锤子再打成6面或8面体大小,出口换汇用的)单手挥舞5公斤的铁锤,把大小30-40公分的石头砸到6公分,一工作就是8个小时,还想再多工作一两个小时,因为生产的多,工钱也多,就为了多拿一两毛钱好给孩子们吃饱。(5公斤的铁锤,估计现在的青年人挥舞半小时,就茶不多手臂酸麻了)

每天的劳作和贫困生活使母亲很早就衰老下去了,山上的工作没有多少保护措施石头粉末造成的粉尘很严重加上吃不饱(首先给孩子吃饱了)吃的也没什么营养,也就是盐萝卜+玉米窝头和稀饭(很稀的稀饭)那时生活都很艰苦,我记得72年时,我们是每个人每个月供应4两油和4两肉,肉我家基本是不吃的,都是积攒起来,找关系买猪油,回来好熬成熟油炒咸菜和蔬菜用。说起来那时的艰苦也有另外的好笑,那时没多少肉吃,但都不吃动物内脏,怕脏怕不卫生,我姐姐当时在区商业局工作,每个月都找关系去屠宰场买猪内脏,尤其是买肠子(为的是里面的油)内脏因为没人吃,所以很便宜,几乎和不花钱一样,一毛钱能买好多,在水泵边上清洗的时候老是有人问:这东西能吃吗,别吃坏了。但等清洗好了。做菜放几块内脏,没出锅邻居们就都喊好香了。

75年起,生活开始好转了好多,至少每个月哥哥能有30市斤细粮粮票了,哥哥工作也多发了两市斤猪肉票,工资也到了每月80元,大姐二姐也工作多了点工资,加上母亲的工资,全家每月收入基本200多元,那时候我好开心了,过年能有件新衣服穿了,平时也能吃点鱼了(我从记事起就不吃肉,看见别人吃也很馋,但不能吃,肉一进口就吐,过年吃次有肉的饺子是很幸福的事,但对我来说就是痛苦了,我只能吃素的)粮食也开始足额配给了,不用再吃红薯面和一种吃了拉肚子很厉害的米(不记得是什么米了)职工宿舍院子里也种了好多蔬菜,不用天天咸菜面粥了,小孩子也能吃上窝头有时候也吃白面馒头。我也行走正常了,能和邻居家孩子们打打闹闹的玩了,不过要先写作业,作业是姐姐给留的必须做完(还没上学呢)邻居家大人都很羡慕:“这家人家熬出头了,孩子都漂亮,身上也干净一点土没有,都是外面玩的孩子,看看人家的孩子,总是那么干净,学习也好,没上学就认识字会算术,长大了准和他爸爸一样是大学生”在当时都是不学无术是革命的,对多读书的人看不起,但成年老百姓还是看的清楚,要有文化的人才有好的将来。

一切都那么美好,一切都那么快乐。大时光很短暂,所有的美好只维持了一年。

76年家乡发生了强烈地震,菜园子没了(唯一补充物资贫乏的来源)矿山停产了,死伤了几十万人,每天从我家北面的矿山公路上落于不绝的走过抬尸体的队伍。整整走了三天多,放眼看去,不在有完整的房子,一片废墟,我们是工业城市,人口密度很大,住的很集中,伤亡巨大,但也很奇怪,当时不管大人还是孩子,走到那里都看的到死人,却也不害怕,照样在废墟中翻找可供活命的粮食,水等等。

地震第7天,部队来了送水和食品的车(我记得很清楚部队到我家附近的时候是第7天)第一次吃到压缩饼干,味道很香甜,孩子们都喜欢集中一起,分吃食物。当时都是小孩子是无法理解部队送来的不只是食品和水,他们送来的是生命,是生的希望。的人们看到部队来了,激动的只有哭了,终于期盼到生的希望了。(部队是地震第三天全部到达市区的,但我们矿区路上很难走,第7天到的,部队到来前,我们喝的基本是雨水,粮食都是从废墟中翻找出来和土一起吃的)部队带来了活下去的希望,帮我们安排生产自救,发放药品医治伤员,组织起人员搭建防震棚,安置灾民生活。毛主席去世后部队才返回原驻地。

哥哥好象是在10月份,四人帮倒台后去看望亲人的路上出的车祸,去世时年馑19周岁。哥哥的车祸,使母亲精神差点崩溃,有几年时间都是精神恍惚中度过的。

每天母亲就是吸烟(那时的东北妇女全吸烟)整日整夜不睡,有时哭,有时自己和自己说话,有时早上6点会突然喊:“小子儿,起来吃饭,一会上班了”78年我舅舅来看我们,母亲精神才好了。

最高兴的事,是80年代了,我可以花5分钱买颗冰棍吃了

记得那是80年初,我把二姐钱包里(就三毛钱是买菜用的),拿了1毛钱买了两冰棍吃,可是被打的一天没敢坐板凳(屁股肿了)

事件很严重的。类似现在的你,把你老婆三分之一的钱拿去喝花酒,那么严重。

大姐姐下班回来后,听说此事,埋怨二姐下手重,也教育我:“你怎么学会偷钱了,不是给你的不许拿,从小就告诉过你,怎么忘了?我们家是生活困难,但我们有骨气,你要是这样,不就学坏了吗?我可是不喜欢坏弟弟的”说完,在自己每个月可怜的5块钱零用钱中,给我了5毛钱,又给了二姐姐1块钱买菜用,才把哭的厉害的二姐姐安慰好(母亲那几年精神不稳定,很少照顾家了,是20出头的二姐姐,照看我和三姐姐)

5毛钱啊,那时候对我来说可是很有钱了,拿着5毛钱就好象,我可以买下天下所有物品是的激动,什么屁股的疼痛早忘了。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很是羡慕别人有爸爸妈妈,有钱买新衣服,买2分钱一颗的冰棍,每天都有白面馒头吃,打架有哥哥姐姐帮忙打比自己小的,自己很小父亲就不在了,哥哥出车祸前也没帮自己打过架,在外面被小朋友欺负了,打回来后,回家还要被大姐姐教育(是哭着教育)母亲精神还不好,总是说自己命苦不如别人。

大了后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幼稚,要没有母亲想尽办法平衡饮食,狠着心给哥哥和大姐姐吃饱,好去工作养家。估计自己不饿死了,也成孤儿了(母亲要是自私一点点就改嫁了,那自己不就是孤儿了吗)

是小时侯的艰苦生活,家里的意志坚强教育,长大后我才从不惧怕困难,不怕失败,做事也从不后悔。

小时候的艰难困苦多吃点,对以后的成长是极其重要的,是从小的磨练才能勇敢面对一切艰难。

今天看了有关生活好与坏,回忆起自己当年走过的路。

特发此章与大家探讨

看了很多网友给我发的回贴,我在此抄录一点和网友见的问答如下

某某网友:楼主今年好五十了吧,对于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是没有亲身的感受,但看了你的文章,为你以及你们一家清贫的生活所感动。

苦能练志,你一定在后来的人生道路上刻苦努力吧,相信你现在的生活是很美满的。

不过,写的有很多地方有点小毛病,举两个例子,如:

事件很严重的类似,现在的你,把你老婆三分之一的钱拿去喝花酒,那么严重。

很感人,顶一下好了。

我的答复:谢谢7楼指正,我确实写出很多语法错误我以后要多注意,还有我不是50多岁,我哥哥要是还在世也才50岁,我现在39岁多到8号是40岁,我记事比较早,可能是生活坎坷吧,我2岁就已经记事了,我还能想起来,我父亲抱我去山上,找我母亲给我吃奶的情景,父亲有时候带我去饭店吃饭,我那时候还不能自己吃能,要父亲把饭先用嘴咀嚼后给我吃,我想那时候应该是没长好牙齿呢,但记的不是很清楚了,估计是没能力自己吃饭呢.后来我的老爷(外公)来我家看望我们(主要是看我父亲,当时父亲好象刚做过胃癌手术)老爷和父亲下象棋,我在边上捣乱把棋盘掀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光,有父亲有母亲的关心呵护,但后来一切就全改变了,没了父亲家庭陷入困境(主要是心理上陷入困境,家里在父亲被扣上反革命帽子后,就已经不给父亲发薪水了)自小身体不好的我,得不到医治最后落下肢体麻痹的后果,直到我成年生病失去双腿,至尽没找到老婆结婚,我懂的技能很多,但没有一家好点的公司愿意品用我,一直是在打零工,直到现在无钱医治病变,医生说也就五年时光了,我才决定要把我的经历写下来,我想用三年时间练笔两年写书,时间应该是够了.

乙网友:我好哥哥:

你写的每一篇文章我看着都好难受 转

不知道在你写的时候你会是什么心理感受,

类似于这样写艰苦生活的回忆录其实是很多的,

辛酸的过往

现在看你写的文章的我在啃着面包 喝着奶茶,

之前还吃了葡萄 吃了梨 还有磕了瓜子

可是现在看到你写的这些

我哽咽着,心理好难受。

再次的回忆,是好还是坏?为什么你的记忆是那么的清晰?

是你写的太多还是回忆生活的点点滴滴?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不好,真的不好,有病,但没去医院,

不敢去。

而你比我坏多了,第一次聊天你和我说了那么多

你的 不幸,你的遭遇,你的故事,

我不知道能不能鼓励我,开导我,让我坚强的走下去,

其实更刻意的让我心更痛、。

就算活着那又怎样?

如果有第8号当铺,我希望我把我的生命换给你,

你是一个好人,一个很好的男人。

多么希望你能活到老,

多么希望我能照顾你,

多么希望。。。

我的答复:这就是真实的‘是我好’。其实我并不好,我是想努力是自己好,才叫‘我好’但是前年我注册过‘我好’把密码忘了,就改叫‘是我好’了

我希望以我的经历,促使对自身不满意的人,一个对比,其实你比‘是我好’要幸运的多的多。至少你们还能通过努力来改善生活环境和质量。去多努力吧朋友们。

世界上没有最好的人也没有最坏的人,人不管你是尊贵的高官,还是富有的大款总都会有死亡,死亡不可怕,自己去伤害自己的死亡是不值得尊重的,因为那是逃避,是失败主意,是无能的表现.活着就是勇敢和力量的象征,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好好生活是对父母应尽的责任,是对爱你的朋友们的责任,也是对自己是否努力去争取为了社会尽到责任.我认识个美国人.她患有先天性疾病(具体是什么并我没听懂,对专业用语我不懂)20岁医生就告诉了她和家人,没有希望了,死亡将随时降临.她和她家人没有放弃,他们把医治的费用建立了救治儿童基金,来到了中国,在贵州帮助需要帮助的孩子们.现在女儿去世了,但基金多了很多,很多的人把钱捐献给基金会,其中也有贵州的学生们,你们可能不知道贵州的详细状态,我在贵州生活过几个月,那里的山民很穷的,女人结婚的衣服能穿到50-60岁,我的记忆里是第一次看到什么是真的贫穷,但我看到他们总是很快乐的,他们在收获季节是唱着山歌打稻谷,可不是用机器打的,是用一个四方的大木斗,靠人力打稻谷,我去村里看望他们,房子是黑的,牙齿是褐色的,因为是水质含有毒素,牙齿才是褐色,没有什么家具,真的是家涂四壁,房间中央一个火坑放上锅做饭,95年的统计当地年终人均是不到150元,但他们没有抱怨贫穷,没有悲哀命运,每天都是很快乐的劳作,来了客人邻居们一起把家中最好的食品拿出来招待,他们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你是客人,他们应该招待好,我那时候还有点钱,我走的时候给他们留下两千元钱,两千元对当时的我来说不算多,只是我一个月的五分之一而已,他们追出来十几公里,把钱还给我说:"你是我们的客人,你能从北京来我们这里做客是我们的福气,我们不能要你的钱,你要是不收回钱,就是对我们的不尊重"

两千元对他们是什么感念?是几家人几年的净收入,但他们不要钱,他们要的是朋友,他们不愚昧,他们很聪明,他们是没有技术,没有对外销售的机会,

他们极其稀少的收入能捐献给救治儿童基金会(是民间基金会不是联合国的)说明什么?说明他们虽然贫穷,但也要尽到自己的力量,尽到责任,

而我们要比他们生活的好的多收入高的多,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把生活过的好呢,为什么老有人抱怨,老有人想着去死呢?我承认,我说的话题很沉闷,但只有沉闷吗?看不到其中积极是一面吗?我所写的是我的个人隐私,本不想公开,但我觉得有必要说出来,只因为我生活的比那些贫困中快乐勇敢的人们要好的多,而你们比我要幸运的多,要比我的生活丰富的多,为什么要有放弃生活的想法呢?

自己问一问自己,你做到了自己能尽的责任了吗?路没到尽头,就不要喊放弃,要尽到你的责任和义务。人不能自私的活也不能自私的死。

[ 转连满清都知道去参加国际合作,现代人怎么反而要大力提倡闭关锁国了呢?张口闭口就骂和自己不同意识的人是汉奸,知道汉奸这个词是做何解释吗。动不动就说别人卖国,那我们是不是以后就不要做出口生意了?就不要做吸引外国旅游人员来旅游了?外国人来旅游自然就能看到很多事,也就会有很多事会写在旅记里,是不是带领外国游客的导游就是汉奸卖国贼了。

现在不是文革时期,不要动不动就给人扣高帽子,骂别人是汉奸卖国贼时,最好想想自己是怎么做事的,骂别人不等于你就是爱国的人士,骂人代表你无知,代表你没有最基本的道德观念。

做好你本职工作,少买几个进口商品,丰富你的个人生活,少打几次麻将,少泡几次异性按摩,少喝几次花酒,把钱集中起来去救助几个需要帮助的孩子完成学业,组织几次去落后地区的旅行,多写点关于落后地区的生活疾苦文章,出点对落后地区摆脱贫苦的建议或计划才是你爱国的表现。这是我的个人观点,如有不同意见,大家可以共同讨论。

并在此感谢大家抽出时间把我所说的话看完(也有人认为是废话或撤高调吧

快20年了,我有快20年了我没有和老家的人一起过中秋了。现在的我每天忙于为吃饭拼搏,更多的时间是和朋友还有网友在网上一起的。我也在这个渐渐熟悉的城市度过了快20个中秋节了。每次中秋的时候都是和网友朋友一起吃饭,喝酒,最后大家开车也郊外去赏月,但是我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父母在一起的感觉了,父母去世后,在也找不到那种家庭的温暖了。于是,每次在中秋的这天,除了给老家里的几个姐姐打电话外,在祝她们节日快乐以后,我就和朋友们一起喝酒,甚至是在酒吧喝道天亮。因为我不想一个人过这中秋节,也不想在过节这天还是孤单的一个人。更不想在此刻一个朋友都不在身边。所以,我宁愿熟悉或陌生人陪伴自己。也不愿意就那么孤单的一个人过节。 家里总是冷冷清清的,孤独寂寞直到天亮,所以我总是后夜上来.

每逢佳节倍思亲,朋友们请记得给父母家人和幼时的好友打个电话,就是简单的一个电话,问候下,说声节日快乐.


再此祝朋友们中秋快乐,工作顺利


本文内容于 2008-9-9 9:49:49 被是我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