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四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吩咐完后,吴、韩二人请林如水等五人走在前面,待李宝亮在前面引五人进洞时,韩大海显得很兴奋地轻声对吴志伟说道:“老吴,家里来人了!” “哦?”吴志伟顿时来了情绪问:“你怎么会知道?他们没说呀!” 韩大海轻轻一笑道:“你别忘了我是搞情报出身的参谋,你看不出来?这几位客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第二天的天刚亮,吴志伟以及韩大海下了早操正在洗漱时执勤带班李小山前来报告:“吴长官、韩长官,东南方向的潜伏哨兵弟兄传来了消息告知临沂城的林如水林长官来到了山上,同时他还带来了四个人。”


“哦?”吴志伟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忙擦了一把脸问道:“林兄弟来了倒是好事!他们到了哪里?那四个人是干什么的?”


“我已经派了两个弟兄把林长官他们接了过来,此时正在伙房洗脸喝水呢!”李小山道。


“咱们一起到伙房迎一下吧,捎带着安排炊事班做几个菜。”韩大海利落地扎好了腰带抻了一下衣褶对吴志伟道。


不到一分钟,吴、韩二人见林如水以及另四人正在伙房门口的长凳子上坐着并大口地喝着刚烧开的热水,只见这他们均一身猎民装束,个个都显出了长途奔波而留下明显的疲惫和委顿的神态。见到吴志伟和韩大海二人走来,林如水立即放下水碗站起身来朗声笑道:“林某人连夜拜山,来的唐突,还望二位大王多多恕罪饶下官一命!”


吴志伟笑着擂了林如水一拳说道:“每当我等有大事的时候,林兄弟总能在紧要的时候帮我们一把,怎么今天变得油嘴滑舌了起来?还当着几位客人的面,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们变成了占山为王的绿林好汉了呢!”


当吴志伟、韩大海二人抱拳与众人相见后,林如水道:“吴大哥、韩老弟,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林大哥稍等,”韩大海伸手打断了林如水的话说道:“如此荒岭露地,怎可以让众位大哥冒着寒冷在此地说话?”说完他向在门口静候的杜生彪说道:“杜班长,安排几个好菜、再烫上一壶酒一会做好送到连部里。再和司务长说一下,给连部送二两毛尖茶叶来,要快。”


吩咐完后,吴、韩二人请林如水等五人走在前面,待李宝亮在前面引五人进洞时,韩大海显得很兴奋地轻声对吴志伟说道:“老吴,家里来人了!”


“哦?”吴志伟顿时来了情绪问:“你怎么会知道?他们没说呀!”


韩大海轻轻一笑道:“你别忘了我是搞情报出身的参谋,你看不出来?这几位客人虽个个神情委顿得很,但走起路来仍虎虎生风迈着标准的军人步子,而且每个人最少都有5年以上的军龄。林兄领来了四个部队军官,岂不是家里来人了?”


“真有你的!进去就知道了。”吴志伟笑着说完掀开门帘进了连部。


待进了洞内重新坐定后,林如水道:“这几位都是鲁苏地区咱们国军的四支部队的特派员,他们都是代表着该部队最高长官们特地来看望吴大哥、韩老弟以及全体弟兄们的。”说完他站起身把和吴、韩二人相对而立的四人逐一介绍道:“这位是宋哲元将军辖下29军的郑羽、郑飞两位长官的特派员陈玉林少校,这位是孙连仲将军第二集团军路传虎上校的特派员姜生涛少校,这位是庞炳勋将军所部王大龙上校的特派员李德彪上尉,这位是于学忠将军第三集团军鲁景兵团长的特派员任刚谦少校。”


被介绍完的四人一起郑重地与吴、韩二人敬礼之后,吴志伟和韩大海不由地在内心里异常地激动和兴奋:他们早就通过林如水和王守义、刘元生等人的讲述中多多少少地知道在鲁苏豫等几省交界处、在日军重兵围剿的环境下有四支国民党的小部队十分顽强地坚持抗战并不断地打击、破坏、骚扰着日军的后方交通运输线和统治秩序。这几个小部队军纪好、战斗力强,对敌作战特别有骨气,平时单独自立,一旦与日军打起仗来能够相互通风报信并支援配合。这四支部队除了29军的郑飞、郑羽是从北平卢沟桥的保卫战中一路撤到鲁南一带外,其余三支部队都是在徐州会战中被打散而撤到鲁苏交界的山区再坚持抗战的。四支部队里人数少的有三、四百人,多的有一千多人。此刻这四支部队的指挥官居然能一起派出特派员来到远在山东境内沂蒙山的吴志伟部队看望问候,倒真是让吴志伟和韩大海始料未及的!


“吴长官、韩长官,”显得精悍机敏的约三十左右岁的陈玉林少校非常兴奋地说道:“目前在鲁东南以及苏北一带坚持抗日的兄弟队伍里,你们的人最少,但出海不足半年,贵部在两位长官的率领下运动在鲁东南一带收拾小鬼子,其气势、规模以及影响都大大地震撼了鲁豫皖苏几省!我们郑飞、郑羽两位大哥以及小弟我闻知后都敬佩的很,恨不能插上双翅飞至鲁南一睹两位长官的风采!几天前我们两位大哥与路长官、王长官和鲁长官见面商议军机大事之后一致决定派出我们四人联系临沂的林兄,让他领路前来拜会两位长官。本要飞鸽传书事先告知二位,只是林兄的那只专门飞往沂蒙山的信鸽出了点小事,故不等传讯我们就一起上路了!”


陈玉林一边说一边向韩大海借了一把匕首挑开脚下布底鞋子中间的夹层抽出了一张信纸片双手递道吴志伟的手中道:“这是我们两位大哥和路长官、王长官和鲁长官一起写给二位长官的联名信。”


吴志伟郑重地双手接过来并小心地展开看去,只见上面用蝇头小楷端端正正地写到:“吴志伟兄并韩大海吾弟:值此国难深重、强寇进逼之际,两位仁兄贤弟率领我中华百余名铁血男儿屹立在日寇重兵围困之地,数战数捷、以一当百痛杀敌寇并使之鬼哭狼嚎!大振吾国人、国军之神威,实乃让吾等敬佩不已!今特派吾等有关要员前去拜访及瞻望两位以及众官兵弟兄之风采并聆听教诲,同时一并商议日后抗敌之合作方针并有关谋略等诸般事宜。


此叩顿:中华国民革命军第29军郑飞、郑羽


中华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路传虎


中华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团王大龙


中华国民革命军第3集团军鲁景兵


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十一月二日


吴志伟以及韩大海看完后,吴志伟道:“真是有愧于诸位党国同仁弟兄们的殷切厚意以及诸兄弟昼夜冒险奔波的辛苦劳顿了!我吴某实在是愧不敢当!要说我等弟兄在鲁东南打了几个仗不假,但都是众弟兄们舍生忘死、前仆后继敢拎着脑袋往前冲以及这位韩老弟在战场上指挥布置得从容得当,方能以少胜多、化险为夷。但我部小小的战绩比起诸位四支在更为艰苦的环境中顽强地坚持抗日的同仁弟兄们所组成的英雄部队来比,则显得相形见绌了!诸兄弟所在的四支国军部队不也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地用各种形式同狗日的小鬼子们做着不屈不饶的殊死战斗吗?我们上来的时间短、人数少,打了几仗全凭弟兄们的同心同德、以及韩老弟指挥的用灵活机智、凶猛强悍的战斗风格以及林老弟并当地百姓乡亲们的全力协助取得了不值一提的胜利!”


“吴长官太客气了!”一个浓眉大眼、显得锋芒外露的大汉道:“要说打鬼子,咱们都是中国人,舍命来抵御外敌那是没说的!‘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更何况咱都是吃他娘国家俸禄的军人!但是话说回来,小日本鬼子打进来后,闻风而逃的大有其人,投降鬼子掉过枪口打自己同胞的大有其人,躲在他娘的裤裆底下当缩头乌龟的大有其人,招兵买马拉杆子但不敢打鬼子只会保存实力的也大有其人!


你和韩老弟就这么一点人枪,从海上回来后二话不说一上来就打得惊天动地!打出了中国人的威风,打得小日本鬼子喊爹叫娘,足以显示出了你们的杀气和骨气,足以体现出了咱们中国军人的强悍和神勇!我姜生彪就佩服得很!小日本鬼子就那么好打吗?大伙谁的心里都有数。我们路传虎大哥就说过:“鲁东南这支部队才是国军中的精华,才是军队中的精英!这样一支敢打又能打的部队,老子我路传虎能加进去打鬼子,我宁肯脱下这身上校的军服去当个小排叉子也觉得脸上有光!”


把路传虎的一番话学得惟妙惟肖的是姜生涛少校。


“是这样的。”一位二十七、八岁,一双眼睛时常地闪烁出机智及精明神色的汉子附和了一句,这人是庞炳勋三军团王大龙部下的特派员李德彪上尉。“刚才姜大哥说的很有道理,也代表了我们王大哥的意思,他听说了吴、韩两位长官带一百多弟兄几次痛打小鬼子的事情后,高兴得大叫:‘鲁东南地区有如此敢打、能打、善打的兄弟部队,小鬼子的末日就不会太远了!别说这支部队仅区区百人,就是几十个人、几个人,但是他们的这种精神,这种战斗意志以及所产生出来的极大的影响力、鼓舞力和震撼力,就不是任何一个拥有上万人的部队打了一两场不疼不痒的仗所能相比的!’


临来前王大哥特地叮嘱我代他向二位长官表达他真诚的钦佩之意,说日后如果二位长官有挥军南下之时,他王大龙将翘首以待来瞻仰二位的风采!”


“哈哈哈!”吴志伟有点飘飘然不知所云,哈哈笑地亲手给众人们斟茶然后道:“岂敢、岂敢!同是打鬼子的兄弟,同是一个序列的国军队伍,同样在艰苦的环境下与日本鬼子作战,无非我们能善于寻找战机,以出其不意的手段采取突然袭击的战术再加上我们弟兄们苦练出来的一身好本事才能够以少胜多地打了几次胜仗,当然,几场仗下来,我们也付出了将近三十名弟兄阵亡的巨大代价!”


“吴长官、韩长官,”最后一位一直默不做声的、第三集团军中校团长鲁景兵部队的特派员任刚谦缓缓开了口:“二位长官也不必太客气、太谦虚了,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抹杀不了。各位仁兄请想一想:能在敌后坚持抗日的国军部队,无论是人多势众还是人少势单,既然都敢硬碰硬地同小鬼子们干,就说明了个个都是不怕死的中国热血男儿!所以在平时各自占山为王画地自封,也就谁也不服谁,谁也不怕谁。我们的这四支部队在徐州会战后以大山为依托和小鬼子们干,也多多少少地打了几次仗,消灭了上百名鬼子,也阵亡了上百名弟兄!但从心底讲,我们这几个队伍从来没有象二位长官所指挥的部队这样能把仗打得如此轰轰隆隆、如此机动灵活、如此得心应手!


一路上,林如水长官和我们讲了不少贵部的事迹,尤其是他亲自参加的那次你们长途奔袭打临沂城鬼子宫崎桥本旅团的战斗,且不说你们此仗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解救不到一百名被抓的老百姓,仅就你们并不知道该旅团的几千人正好在同一时间从另一条道路去进攻你们驻地、鬼使神差地造成了守城兵力的相对空虚但也留有两千之众的鬼子一事来说,也足以证明了二位长官超人的魄力和胆略!


远途奔袭、以少胜多又把仗打得如此轰轰烈烈且气势恢宏的一役,古往今来截止目前我看是绝无仅有!


第二仗等于是林长官求贵部截下咱们的文物,贵部不仅出于高度而强烈的爱国精神义无反顾地接受了任务,更是在韩长官的精心布置、安排下不仅成功地截下了咱们的国宝,而且捎带地干掉了上百名鬼子士兵!通过这场战斗——更包括了上次打临沂城,林长官亲眼看到了贵部的各排、甚至班一级的单位从班、排长到每一个士兵个个都能征善战,除了有一身精湛的军事素质和杀敌本领之外,还都具备着组织士兵甚至指挥作战的优秀才智。以少胜多一句形容好说却难做到,但贵部做到了,而却做得相当地出色!这说明了你们的部队和所有的官兵的的确确是很了不起的!


第三、若论人数、时间、影响、地理位置等诸因素,我们几支部队自徐州会战后就溃散在几省交界处与鬼子们接着打,这件事蒋委员长以及最高统帅部、国防部也不是不知道,但除了在能够联系上的条件下给过我们几次口头上的嘉奖和勉励之外,从没有委任过我们任何一位长官,更没有给过我们新的编制以及用以扩编的军饷,更勿论委任状了!可路上听林长官说他奉命亲手将国防部的委任状以及相关军饷交到了二位长官的手里,可见你们的第一仗就打出了震惊全国最高领袖和国防部的巨大影响!


在山东的鲁东南我们的散兵游勇通过顽强但气势恢宏的战斗一仗就打出了一个将军和新的上校,这是我们不得不从内心里表示敬佩的原因之一,也同时是我们这些在小鬼子的大后方苦苦支撑着和他们打游击战的零散国军部队的自豪和骄傲!”


这位任刚谦说罢后低头喝了一口水,看看吴韩二人又道:“上述几点是无可争辩、任何人也无法挑剔的事实,我们就暂不再叙如何?下面,小弟有几个小问题想请教两位长官,不知肯赏脸赐教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