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音乐解说

ufof2006 收藏 1 272
导读:世界音乐(World Music),一种多元文化的混合、三种不同音乐的结晶,为流行音乐的发展带来了一次巨大的腾飞。从概念上分析,世界音乐可以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广义的世界音乐,泛指世界各国的民族音乐;另一种是狭义的概念,即本文的主题,民族音乐、传统音乐与流行音乐相结晶的混合体。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世界音乐的概念在流行音乐中不断的得到提升,慢慢地它变成了一种国际流行音乐的发展趋势。   世界人民在创造生活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内心独白和生活体验竟然在流行音乐的发展历程中留下了一笔光辉历史。这就是生

世界音乐(World Music),一种多元文化的混合、三种不同音乐的结晶,为流行音乐的发展带来了一次巨大的腾飞。从概念上分析,世界音乐可以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广义的世界音乐,泛指世界各国的民族音乐;另一种是狭义的概念,即本文的主题,民族音乐、传统音乐与流行音乐相结晶的混合体。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世界音乐的概念在流行音乐中不断的得到提升,慢慢地它变成了一种国际流行音乐的发展趋势。


世界人民在创造生活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内心独白和生活体验竟然在流行音乐的发展历程中留下了一笔光辉历史。这就是生活中的民间音乐元素在世界音乐中的地位。可以这么说,只要世界音乐脱离了民族元素,它的概念便烟消云散了。打个比喻,假如世界音乐是一个产品,那么民族元素就是原料,传统的创作手法就是工艺流程,而现代的流行音乐制作模式便是生产方式,鉴于这样的结合,世界音乐的发展潜力我们就可想而知了


二战结束以来,世界音乐首先在非洲找到了广阔的天空,而此时,美国流行音乐占据着整个世界,但是所有的这些美国流行音乐形式,实际上大部分都是非洲血统的基因转移,是贩奴时期流传到北美的节拍。然而,当这些原始节奏稍略加工以后以新的形式回到他们的故乡(非洲)时,又影响了曾经孕育他们的文化并促进了世界音乐的生成。80年代,世界音乐又体现出了对流行音乐的极大影响。有趣的是这种影响却是一种循环的关系:非洲的黑人文化作为流行音乐的源泉这是有目共睹的,贩奴时期黑人文化流传到北美以后便在美国的土地上生了根又发了芽,因此,美国流行音乐得到了飞速发展;然而,当这种美国形式的流行音乐返回非洲时,给非洲人民带去的第一印象便是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于是他们再次将原始的民间元素与其结合,这种黑人文化与美国流行音乐的再次结合又促使了世界音乐的生成;当80年代世界音乐的影响逐步扩大时,世界各地(特别是亚非地区)的流行音乐家便以此为参照通过各种先进的手段充分的体现了更加前卫的当代意识,从而返回来又促进了流行音乐的发展。由此可见,世界音乐的发展并不是孤立的,它是一种群体意识的体现,更是多种文化的结晶。


1990年,德国的著名制作人迈克尔·克里图(Michael Cretu)又为世界音乐的概念作了一个完整的诠释,那便是“英格玛”(Enigma,一种概念性的世界音乐)的诞生。一种通过流行音乐节奏表现出来的圣歌,一种遥远而神秘的原始部落和宗教回声。他把三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秘鲁的排箫、修道院的圣歌、懒散的迪斯科节奏放到了一起,同时还运用了笛子、电吉他、铜管乐、管弦乐队、中世纪的圣咏以及古老的北欧民族曲调,让人一看眼花缭乱。但是成功的原则往往就在于创新,克里图的试验成功了。一种新的声音,一个世界音乐的代名“英格玛”成功的被世界人民接受了,此后世界各地更多的音乐家也纷纷的开始领悟起了世界音乐的真正含义。


90年代以后,美国《公告牌》开辟的新时代(New Age)音乐排行榜,为世界音乐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广阔的空间,不同风格、不同形式的世界音乐开始如雪花般满天飞杨。比如:印度的音乐家将他们的印度教教会歌曲通过世界音乐的形式充分的展现了宗教的神圣;中国作曲家何训田先生成功的将西藏音乐(代表作品:《阿姐鼓》)推向了世界;等等。


世界音乐的形式慢慢的变的模糊了,但是它的概念却因此而变的明确了,音乐的时代性、独创性和融合性成了它的标准。所以可以这么说,只要人类不失去生活和想象的能力,那么,世界音乐的火花永远都不会熄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