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九章:明日之殇(五)下

红色猎隼 收藏 22 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法国和俄罗斯从来都是欧洲政治舞台之中一对颇有意思的舞伴。当尚未完全开化的俄罗斯人从败落波兰贵族和瑞典王室手中夺得了通往欧洲的入场券之时,法国可以说第一个表示欢迎的欧洲大国,毕竟为了压制拥有中欧强大人口和领土资源的霸主们—奥地利、普鲁士以及后来的德意志帝国,法国-需要在东欧拥有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法国和俄罗斯从来都是欧洲政治舞台之中一对颇有意思的舞伴。当尚未完全开化的俄罗斯人从败落波兰贵族和瑞典王室手中夺得了通往欧洲的入场券之时,法国可以说第一个表示欢迎的欧洲大国,毕竟为了压制拥有中欧强大人口和领土资源的霸主们—奥地利、普鲁士以及后来的德意志帝国,法国-需要在东欧拥有自己得力的盟友,而这个角色在路易十四以前的岁月里一直都由当时强大的波兰担任着。而随着波兰不可避免的衰败。法国人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投向了取而代之的俄罗斯。

从彼得一世到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俄罗斯的国力和领土得到了空前膨胀,因此也被称为“帝国的黄金时期”。而这一切的背后却少不了法国人在文化和科技上的抚育和推手,在法、俄两国的远交近攻之中,俄罗斯的势力正式取代了波兰逐渐渗透到了中欧地区。但是随着19世纪拿破仑帝国的日益强盛,为了瓜分中欧的势力范围,法、俄之间展开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对决。俄国拒绝参加大陆封锁,使得俄法矛盾日益尖锐。最终在1812年6月,从整个欧洲调集而来的50万法军在拿破仑的率领之下入侵俄罗斯领土。但是半年之后,皇帝带着满身的冻伤灰溜溜的逃回了巴黎。而俄罗斯也逐渐拜托了法国,自封为“欧洲警察”。

面对着俄罗斯在整个中欧的四处出击,法国人不得不联合世仇英国来对抗自己养大的这只熊,在克里米亚半岛,拥有制海权的英法联军用科技的优势战胜了俄罗斯人那令人恐惧的动员能力。最终遏止了俄罗斯人在中欧和地中海的无限扩张。但是在随后的岁月里,中欧的德意志帝国的迅速崛起却令法、俄这一对欢喜冤家再度走到了一起。1887年随着德、俄两大帝国关系急剧恶化,沙皇政府购买军火,推销公债便都指依赖于法国。而法国利用俄国这种财政依赖性,于1892年促成法、俄两国的军事结盟。而正是这一同盟,最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挽救了在第一年就被德国陆军兵临巴黎城下的法国。

虽然苏联的缔造者—列宁否认了沙皇时代的一切外部债务令俄罗斯最大的债主法国人血本无归。但是纳粹德国的崛起却令巴黎依旧选择了与熊共舞。但是由于双方却都期望着祸水外引而大肆奉行“绥靖“政策,最终导致纳粹德国各个击破,但是为了能在战后的欧洲使本国利益最大化,法、俄双方依旧在二战和冷战时代保持着特殊的“暧昧”关系。巴黎—莫斯科特殊关系令法国受益匪浅。正是前总统戴高乐当年倡导的独立自主外交政策,让法国在美国和苏联之间保持某种平衡,使法国在冷战中国际舞台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即便是冷战结束后的国际社会大洗牌之中,法国依旧与新生的俄罗斯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曾在15岁至20岁期间在俄罗斯学习过五年的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不仅将俄罗斯19世纪著名文学家亚历山大.普希金的史诗《叶甫盖尼.奥涅金》(也译作《欧根.奥涅金》)翻译成法语。更试图通过推行“新戴高乐主义”建立一个包含俄罗斯在内的能与美、英抗衡的“大欧洲”联盟。在希拉克的理想之中,在未来的世界格局之中欧洲—包括北约之中屏除英国的欧洲各国、前华约组织成员国和独联体已经团结在法、德、俄三国为主导的“大欧洲”联盟之中,因为惟有如此欧洲才能成为对抗美、英的“盎格鲁—撒克逊”体系、制衡崛起中的东亚巨龙—中国。

但是由于法、美之间实力对比太过悬殊,希拉克对莫斯科伸出的橄榄枝无法阻止带有迷信权威习惯的前华沙成员投靠一个遥远的新权威—美国。而欧盟核心成员之间的勾心斗角,更使希拉克的战略很轻易便受到美国的离间与制肘。最终当这位72岁的老人黯然的退出政治舞台之时,他无奈的目睹着一个与自己理想背道而驰的年轻人开始执掌法国。

希拉克的继任者毫不掩饰他们打算改变对外政策的重点。萨科齐清楚的表示法国应该支持美国在世界各地所采取的行动。因为法国不可能单独成为强大国家,只有同美国这个可靠的盟国在一起才能成为强国。俄罗斯和克里姆林宫的形象在法国媒体之中也每况愈下,与俄罗斯当局保持良好关系最终竟成了希拉克政府不得人心的罪状之一。而萨科齐上台后曾多次延续美国的口径批评俄罗斯人权纪录,指责俄利用石油和天然气威胁欧洲邻国,没有承担起大国“责任”。这位法国总统的态度令法、俄关系迅速转冷。而2008年8月爆发的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武装冲突之中,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法国总统萨科齐虽然没有启动任何的制裁机制,甚至亲率欧盟代表团前往莫斯科斡旋。但是这仅仅是因为在资源时代,基于能源方面的考虑,法国和整个西欧都无法象冷战时代那样与俄罗斯决裂而已。法、俄关系随着这头巨熊在高加索的咆哮而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对于克里姆林宫的新任掌门人—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萨科齐并不陌生。这位身高仅有1.62米的俄罗斯总统的出现除了令萨科齐不至于在欧洲领导人的身高排行垫底之外,更颠覆了传统俄罗斯领导人身材魁梧,出身强势部门的传统形象。

梅德韦杰夫是典型的文官。得体的西服、欧洲风格的宽领衬衫和新款领带,使他看上去更像是来自金融行业的高级职员。他处事低调平和,从没有沾染过各类政治纠纷的绯闻,并且和左右翼众多政治派别都保持了不错的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在2008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之中,统一俄罗斯党、公正俄罗斯党、俄罗斯农业党和公民力量党4党联合提名42岁的第一副总理梅德韦杰夫参加总统竞选。并最终以超70%的高额选票成功当选。

与普京时代的政治家不同,梅德韦杰夫没有在前苏联政府部门工作的经历,他是一名法律专家。因此很多西方国家的政客曾将梅德韦杰夫接手之后的俄罗斯视为这个充满威胁的专制国家走向真正民主和文官政治的开始,但是随着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之间因为南奥塞梯问题而爆发的武装冲突,欧洲的政客们才第一次认识到在那个世界上最为辽阔却同时也可能是世界上最为残酷的国度里从来就没有过所谓的“鸽派”。

从对格鲁吉亚挑衅的断然还击,到不顾欧盟的反对在向民众发表的电视讲话中宣布—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从以“工程维修”为名对欧洲用户暂停供气30小时,到对美国在中欧部署反导系统的针锋相对。萨科齐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这位来自圣彼得堡的俄罗斯人远不象他的外表那样看似温文尔雅。“按照我们预定的计划去作吧!”萨科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向自己的内阁主要成员们命令道,毕竟他们还要和欧盟的27个成员国的相关人士交流意见,同时萨科齐也并不希望自己的热线电话有太多的旁听者。

“你还好吗?我亲爱的梅德韦杰夫总统先生。”萨科齐用一种法国人特有的暧昧开始了这场或许注定便不会愉快的交谈。“你好,萨科齐总统先生!事实上我知道你的时间很紧张,因此我尽量长话短说。我知道你们的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遇到了一些麻烦。”梅德韦杰夫那浑厚的俄语通过电话线在萨科齐的耳边振响,当然同步翻译的人员会很快将这些萨科齐并不熟悉的语言翻译成法语。

“是的!没错,看来你们的情报机关依旧很有效率。但是请您相信法国和欧盟有能力处理这一问题。”虽然对梅德韦杰夫的消息灵通倍感惊讶,但是萨科齐很清楚对于一个曾经拥有“克格勃”和“格鲁乌”的国度来说,在俄罗斯强大的情报收集能力面前,整个欧洲都没有秘密可言。

“不!总统先生,你需要我们的帮助。因为据我所知,他们非法盗取了一枚属于前苏联军方的手提式核武器。”梅德韦杰夫和大多数的俄罗斯人一样喜欢直入主题。“不!那些武器并不存在,所谓便携式核武器不过是冷战时代的一个神话而已。”萨科齐强迫自己用微笑去面对梅德韦杰夫所描绘的灾难。

便携式核武器一直以来都是很多冷战间谍小说和好莱坞大片之中津津乐道的致命杀伤武器。但是西方世界的很多核物理学家却坚持认为,这种便携式核武器在现实中压根就不存在。他们坚信目前还没有科学家能够制造出放在行李箱里的核装置。核装置小型化是一道技术难关,虽然核弹头所需要的核物质的量不大,但需要高能炸药来引爆弹头。如果安装在核弹头里的高能炸药的量不够,就无法引起核物质的链式反应。因此“科幻小说里刻画的核武器爆炸事件,灾难性越强,在现实中就越不可能发生”。显然他们理论也深刻的影响到了萨科齐。

“对不起,我必须向您澄清一点—手提式核武器的确存在。至少在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库中存在。苏联时期俄罗斯的核物理学家们在上个世纪70年代曾秘密制造了132件‘手提式核武器’,他们之中的决大部分被保存在了俄罗斯的领土之上。但是也有一部分被遗留在了西欧和北美。”但是梅德韦杰夫的回答却打碎了萨科齐心中的幻想。毕竟在冷战时代美、苏两大超级大国为了毁灭彼此所投入了人力、物力是远非萨科齐这样的政客所可以想象的。根据美国能源部和国防部于1997年末公布的材料,美国在60年代曾研制过一种重量很轻的核装置,甚至能用公文包提走。美国能源部解密办公室的罗杰.赫瑟证实,从1963年到1989年以来,这种重量仅60磅的小型核武器一直是美国核武库的一部分。而前苏联也同样发展并装备了类似的武器,而了满足攻势部署的需要,其中相当一部分手提式核武器经由前苏联“格鲁乌”的特种作战部队所携带秘密的潜伏在西欧和美国的本土。

“你是说你们的核武器扩散到了恐怖分子的手中。而那些现在崇尚着所谓革命理想的疯子正试图用你们所制造的毁灭武器来威胁我们。这一切实在是太荒谬了。”萨科齐多少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前苏联拥有1万2千件战术核武器和4万余吨化学武器,位居世界第一位。在苏联解体的最初几年里,欧盟各国一直担心这些毁灭性的武器会在混乱之中落入恐怖分子、极端宗教分子或非法武装分子的手中,从而给他们平静的生活制造灾难。因此欧盟各国的反恐部门一直处于高度的戒备之中,但就在这些阴霾最终随着俄罗斯经济的逐渐复苏和社会的逐渐稳定而散去之时,真正威胁却不期而至。

“事实上这的确是一场悲剧,但是请相信我和俄罗斯共和国,最终会为贵国的损失讨回一个公道的。现在我想您一定有兴趣听一下我们的意见……。”梅德韦杰夫并不会讳言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的责任。俄罗斯军方曾公开承认,俄罗斯丢失的核弹头已达10个之多,而西方世界更认定在前苏联制造的132件“手提式核武器”中目前已有84个不知去向,这些失落的“手提式核武器”有的已落到车臣匪徒手中,而恐怖大亨本.拉登身中就有20个。但是作为一个大国,俄罗斯清楚自己的责任。

“我想我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萨科齐宛如一个即将溺水的人一般努力的去寻找着救命的稻草。但是随着梅德韦杰夫缓缓的在电话那头道出自己的意见之时,萨科齐却宛如抓到了一条毒蛇一般激动的吼道:“不!决不能这样。这就是你们俄罗斯处理危机的方式吗?!我想法国还是选择自己的道路走下去吧。”萨科齐失去理智的声音通过电话线回荡在梅德韦杰夫位于克里姆林宫14号楼内的总统办公室内。

“好吧!我想我们只能动用‘人狼’了!”梅德韦杰夫无奈的放下了电话,面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局长瓦列金.科拉别尔尼科夫上将冷冷的说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