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彩绘别拿“大一女生”说事

9月7日《信息时报》报道:昨天,“庞国华人体彩绘艺术摄影大赛”在广州昊源摄影城举行。当美术师庞国华的作品《松鼠啄果》以人体彩绘的形式在某大学动漫系大一女生身上展现时,吸引了参与当日人体彩绘摄影赛事的60多个摄影发烧友的镜头。据主办单位广东省青年摄影家协会负责人称,他们是首次以人体彩绘的形式举办影

赛,因场地小,报名后能参赛者有限,不过以后会择机再举办。


中国数千年来的绘画艺术史上,无一件作品出现在女性的身上,近代以来,个别伪风流的所谓艺术家有人尝试过人体绘画,但仅此而已,只有到了今天,人体彩绘反而成了展览会、杂耍者、卖狗皮膏药者、江湖耍大刀者通常使用的一种噱头方式,但这也仅仅是噱头而已,其离艺术不仅相差十万八千里,而是与艺术背道而驰,吹一个华丽的肥皂泡或者做一个春梦总算不上艺术吧,而人体“艺术”洗掉了就不存在了,这又算得上是哪门子艺术呢?艺术是适应于大众的,这样的摄影作品又能适合于哪一部分民众呢?除了伤风败俗的所谓美术师摄影者外,谁又可能欣赏这种艺术人体呢?


人体美否?没有人会对这个命题持否定态度,但人体美的欣赏和创作,又只是一种手段和表现形式,作素描画油画,离不开对人体的研究,之所以中国绘画中在历史上没有骨感比例失调,是与中国画不注意人体解剖和科学的比例研究有关,因而中国要引进人体模特,这是一种科学和进步,但水果女体盛和女体彩绘,除了噱头还有什么?


没有必要对女模特说三道四,该收手的是那支肮脏的画笔,也许那只画笔本身并不肮脏,但其持有者以人体而卖弄自己的阴暗心理昭然若揭,你有本事去画,去开展览会,去街头献艺,怎么卖弄都不为过,为什么要借女孩子的身体搏名声?模特既模特,为什么要拿“大一女生”来说事?


我想,如果人体彩绘算作艺术的话,为什么单单没有人在男性人体上作画?是男人体不美还是别有色情的阴暗在作怪?如果说人体可以当“画布”的话,那猪皮也可以当画布,为什么单单在女性尤其是女孩子身上特别是“大一女生”身上才可以进行人体彩绘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解开以上的疑问,也就知道了所谓的人体彩绘究竟“卖”的是什么?又是什么样的人在获利获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