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传销洗脑亲历记

hxhboss 收藏 1 3024
导读:记者深入广西桂林调查传销,七天之内经历了从排斥到半信半疑,再到识破“连锁销售”迷局的全过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去年回家过年,得知我的两位表弟到广西做传销去了。


表弟的行为自然遭到了他们的父母及所有亲戚的指责,但是他们丝毫不为所动,最后还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希望我去广西亲自看看。


回到北京后,一想到与两个表弟谈话的情景,我就禁不住自问:传销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让人如此着魔?为什么去拉大表弟回来的小表弟不但没有说服大表弟,自己反而陷进去了?小表弟是一个正在上大三的学生。他们跟我谈论传销时神秘兮兮的举止和给我讲述的那一套似是而非的大道理,让我觉得事情绝不会像一般新闻媒体报道的那样简单。


后来,我又通过互联网搜索了一下“广西传销”,出来数万条相关网页。原来广西传销猖獗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而且很多文章直指广西当地政府的不作为。


于是,3月底,我决定根据表弟提供的线索去一趟广西,看看他们为之痴迷的传销“事业”究竟是怎么回事。因此就有了下面记者对传销的全面调查与思考。


“‘连锁销售’是国家引进的新生事物”,我听了只想发笑


到桂林的宾馆安顿好后,我通过还在老家的表弟联系上了他的上线。不过,表弟没有向他的上线透露我的记者身份,说我只是到桂林旅游(10.72,0.07,0.66%,吧),顺便了解他们做的“事业”。


第二天上午,我便与上线夫妇见了面。他们告诉我,他们做的事业就是连锁销售。过了一会儿,他们带我来到另一处比较高档的小区,见了一位据称来自北京的女士。上线夫妇刻意强调了“北京女士”国家机关前干部的身份,说她住的这套装饰精致的大三居就住了她一个人。女主人很热情,简单问了我的情况后,就开始一副大嗓门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她一口气至少讲了两个小时没有停顿,主要是从国际国内形势讲解国家为什么要引进“连锁销售”这项“事业”。


“北京女士”用亢奋的语调说,连锁销售是原经贸部长石广生1998年5月12日从新加坡引进的一项利国利民的好事业,仅桂林就有5万北京人从事这项机遇性事业,而且有名有姓地列举了一大串大校、少将、退休老干部、导演、歌星、演员的名字,点出谁谁又上平台了。她说她的女儿是海归,非常支持她的“事业”,而且已经“入伙”,她的丈夫原是国家农业部的官员,后来下海经商,她姥爷姥姥都是高干。


她以北京人特有的灵通感和优越感宣称,这项新生事业属于国家机密,只有少部分内部人士才了解国家的真实意图,因此只有一小部分消息灵通人士抢占了先机,抓住了机遇。它实际上属于新兴的资本运作形式,因此才会有许多国家机关、部队的有身份的人士来广西从事它。


除了一再强调机会难得,她特别提到,国家之所以要把连锁销售试点放到广西,是因为广西经济比较落后,亦是为了开发北海的需要。“你看看桂林附近的这个小镇,原来只有三四万人,没有任何工业,现在因为引进了连锁销售,城市建设突飞猛进,步行街集中了许多世界知名品牌的专卖店,完全不亚于北京、上海的繁华。你看看就这么个小镇,仅农行就开办了十几个营业点,还不算其他银行,每天的资金流入量至少几亿。这么大的资金流入量难道国家不知道?”


当她亢奋地讲解时,我几次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上线家的路上,我们不时碰到三三两两的人,上线夫妇及时告诉我,他们都是做行业的人,都是走工作聊天的。据他们说,附近小区住的全都是做连锁销售的人,他们中北京体系、上海体系、江浙体系和四川体系的人很多,其他湖北、湖南、内蒙古、贵州、云南体系的人相对少一点。


下午稍事休息后,上线又安排了一位30多岁的B级经理来给我讲解“连锁销售”是怎么赚钱的。这位B级经理说,他以前是一位小有成就的服装设计师,姐姐是一位歌星,现在都加入了这个行业。他简单介绍了国家引进“连锁销售”的宏观微观背景,问我了不了解传销,了不了解安利,得知我一无所知后,就开始给我讲解五级三节制是怎么回事。他介绍说,他们所做的连锁销售只是通常意义上连锁销售的一种,实际上是人际网络销售,亦即直销,和安利的模式是一样的,但他们做的连锁销售比安利更优越,因为安利是世袭金字塔制;连锁销售不是传销,传销也是金字塔型,而连锁销售是等腰梯形,是出局制,是皇帝江山轮流做,只要花3800元买一份产品,赚够380万就出局回家,把赚钱机会留给他人,因此是一种很公平的制度。


接着他详细讲解了五级三节制是如何实现投入3800元赚回380万元的。按照他的说法,你只需发展3个人做,然后3个人每人再介绍3个人,1变3,3变9,9变27,运用几何倍增原理,当你的“伞”下体系达到600份时,你就可以上平台,每月除了6万~8万元的保底工资外,还有十几万元的效益分红,一直到拿完380万元出局。我事实上已被这套复杂的数学演算弄糊涂了。


第二天从早晨开始,上线夫妇轮流安排了3个B级经理给我讲解五级三节制是如何赚钱的,每个人都会至少讲解两个多小时,激情四射、口若悬河,只是侧重点不同,但都不忘了穿插国家是如何暗中支持,谁谁已经上了平台了,他们如何放弃了此前多好的事业和工作。讲解中,他们反复暗示,为了节约时间,目前都实行高起点,即一个人一次投入3万多元或6万多元,购买11份或21份,只需发展30人就可以上平台,一年多就可以出局,即使人在外地工作也可以交钱后由他人代为管理,做兼职同样可以拿钱,高起点做得好的可以拿一千多万元。


晨课演讲几乎让我热泪盈眶


被进行了两天轮番轰炸式的洗脑后,我基本上对他们所说的连锁销售、人际网络、五级三节制了解了个大概。期间,上线夫妇数次劝说我退掉宾馆房间搬过去与他们住一起,被我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


第三天早晨,我被安排参加晨课。凌晨5点就起了床,从宾馆出来,穿过没有路灯的街道,到了与上线约好的见面地点,开始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向着同一个方向——沿着河岸的一排新房子——走去。上线说,河岸的房子是政府统一规划修建给做连锁销售的人上课用的,完全是一个模式。


当我们走进一间40平方米左右的被当做教室的房间时,里面的小板凳上早已坐满了人。进去的人互相握手问好。主持人进来后大家齐刷刷起立鼓掌。晨课的第一项是读《羊皮卷》。主持人宣布后,立即有人争先上去读,有的是操着浓厚方言的农夫农妇:“今天,我开始新的生活,今天,我爬出满是失败创伤的老茧……我要用全身心的爱迎接今天”。


第二项是上台自我介绍,一样的争先恐后,他们中有农民、打工者、下岗工人、小企业主、大学生、机关职员、个体户、建筑工人……上去的每个人都会在主持人的引导下,发自内心状地叙述自己当初是如何排斥传销,得知家人陷入传销如何痛心疾首,被骗过来时如何愤怒和要死觅活,但是当他们留下来了解行业后才知道要多么感谢当初骗他们过来的亲人和朋友。上台的人自我介绍时,主持人会见机插话,告诉台下的人,连锁销售是一个新生事物,只有转换思想才能慢慢接受;连锁销售是国家引进的新生事物,不合法,亦不违法;国家宣传打击传销,包括禁止本地人做,是为了宏观调控,否则会全民传销,百业消停……


自我介绍的人接着会唱歌,有唱他们所谓的会歌《出人头地》的,有用老旋律填新词唱连锁销售好的,有唱流行歌曲的。看到他们兴奋投入的表现,很难想象一贯含蓄的中国人原来可以激情奔放,平时默默无闻的人原来潜力无限……


晨课的第三项是演讲,又一次争先恐后,演讲人几乎动用了所有能打动人的元素:亲情的破碎、人生的坎坷、命运的抗争、绝望的呼喊……



第一位演讲的是一位来自内蒙古的小伙子。他自称从小父母溺爱,经常打架斗殴,上世纪80年代曾混迹深圳黑社会,后来犯下命案,被判了十几年徒刑。服刑期间,翻然醒悟,第一次渴望见到妈妈,写信却石沉大海。刑期结束后,走投无路,回家奔向妈妈时,妈妈已瘫痪十多年,哭瞎了双眼、哭干了眼泪。最后是朋友带他进入了这个行业,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念。他的演讲流畅、声情并茂,当他深情讲述自己因为无助、只有哭喊妈妈时,那种呼唤让闻者无不动容落泪,包括我自己。


接着上去演讲的是一位来自云南偏远小山村的50多岁的农妇。她自称一辈子为改变贫穷作过各种努力,但始终改变不了自己悲苦的命运。好不容易把儿子抚养成人,儿子却遭意外离去。后来收了一个养子,没想到养子却跑到广西做起了传销。当她来广西看到养子做的是传销时,几天不吃不喝,精神接近崩溃,但当了解了行业后,她最终选择了留下。她感谢连锁销售让挣扎了一辈子的穷人找到了翻身的机会。听着她声情并茂的演讲,我无法相信,一个来自偏远山村的农妇竟可以当众发表如此流利、激情四射的演讲!


晨课最后一项是行业知识问答,点到谁谁回答,像小学生背课文一样,个个流利敏捷。


晨课的确是一个很容易感染人的地方!


第四天我开始对传销半信半疑


第四天上完晨课后,上线安排我到早已约好的一位B级经理那里聊天。沿途经过好几个新建的小区,上线再次告诉我,这些小区里住的都是做行业(即连锁销售)的人。


那位B级经理的住所像去过的所有“行内”家庭一样,屋子里除了大宽床,就是圆桌,塑料(12760,-35.00,-0.27%,吧)方凳,桌子上是几个玻璃杯,桌下是热水瓶,招待客人都是统一的白开水。据他们说,这些都是行业的统一规定。不过,他今天给我讲的主要是这个行业如何可靠。


那位B级经理自称是我家乡省份某县公安局的退休干部,还拿出自己全国通用的警察证件给我看。他说自己以前打击过传销,解救过很多做传销的,但连锁销售绝对不是传销。他以一个受党教育培养的优秀干部、一个为国家兢兢业业、知法守法的公安战线先进工作者的“身份”告诉我,连锁销售确实是国家支持试点的新生事物,是一个机会性行业,谁有胆识抓住,谁就成功。他还说,他的儿子和女儿都是公安战线的工作人员,他们开始也反对他来广西“做行业”,甚至以跳楼、与他断绝关系相逼,但现在他们已经很支持他做了。


下楼时,我们遇到一位同样老干部模样的人,上线与他打招呼,告诉我这就是以前向我提到过的那位县委退休干部,是刚才给我讲课的公安局退休干部的上线和表兄。我主动提出想与他聊聊,他们同意了。


这位曹姓退休干部同样以国家干部的权威性告诉我,连锁销售确实是国家暗中支持的新生事物。


他自称自己退休前是我家乡某县委办公室主任,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与李源潮是同班同学,曾在《解放军报》做过记者,后来转业回县委办公室工作。他女儿目前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他的亲戚有在国家交通部工作的。他加入这个行业前,专门到广西各地考察了40多天,然后又去北京,托亲戚和女儿找到国家商务部和国家工商总局打听过,内部消息说广西的连锁销售确实是国家默许和暗中支持的,因为是一个机遇性行业,所以不能公开支持,只允许广西做,其他省份做就是传销,是要被打击的。他找过广西区委区政府求证,见过桂林市的市长、工商局长,得知连锁销售确实是国家选择广西试点的。


“如果不是政府暗中支持,连锁销售可以在广西这么公开兴旺吗?你应该已知道,到广西做行业的人相互打手机不要钱,政府修建了大片小区、当地人可以办无息贷款买房出租给做连锁销售的人住,一个三四万人的小镇银行代办点有二十多个,为了保证做连锁销售的人生活稳定,当地政府随时调控菜价保持低物价……你看如果不是政府支持,一个三四万人的小镇,又没有任何工业,到处大修大建,政府开发这么多住宅小区不是给做连锁销售的人住给谁住……如果连锁销售是违法行为,难道广西和桂林的区委书记、市委书记、市长们可以不要乌纱帽、与国家顶风而干就为了促经当地经济发展?是自己乌纱帽重要还是保护当地利益更重要?”


回宾馆的路上,我开始怀疑我来广西做调查之前的判断了。上午给我讲课的两位退休老干部讲起来是那么真实自然,他们自己对连锁销售那么痴迷,难道广西的连锁销售真的是国家暗中支持的新生试点事物?我有点半信半疑了。


下午,我打电话给自己几位要好的朋友,告诉他们我这几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他们一致得出的结论是,我快陷进传销了。我和他们大吵。坦率地说,那一刻,我几乎相信广西的连锁销售是国家默许和暗中支持的了。


傍晚,我又像往常一样独自来到小城的广场和步行街漫步。我想我一定比较引人注目,因为路上的行人都是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很少有像我这样单独行走的。传销有行业规定,外出必须结伴而行,而在这个小城走动的人基本上都是做传销的,用他们的话说:“做行业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但他们表面生活有序,滋润惬意,与人们印象中的传销完全不一样。


当然,享受小城滋润惬意的生活绝不是他们来此的主要目标。听课过程中,我无数次被告知,连锁销售是国家培养中产阶级的一个项目,据说它通过资本运作,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打造7000万个百万富翁,那些上了平台赚到钱出局的人,政府会把他们集中起来学习、培训,不仅培训文化素养,还会培训专业技能和企业管理知识。


第五天我识破了 五级三节制的最大迷局


我决定冷静下来,开始给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打电话,他们家族几十人去年曾来广西做传销,每个人至少亏了6万元以上。来广西之前我曾咨询过他们中的一些人。虽然他们都亏了一笔钱回去了,但他们还是相信只要不放弃就能成功,他们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能力不够、不能坚持。我跟他提到了“做高起点很容易上平台”的事,问他为什么做了高起点而要放弃呢?他说,真正坚持下去很难,底下的队伍很容易散,即使达到600份上了平台,也不一定能拿到那么多钱,只有来了人才能拿到钱。如果月底没有人来或来人很少,拿的钱是很少的。他的一个表弟已经达到了600份,还在那边做,根本就拿不了多少钱。我打电话给他的那位表弟,但信号显示是关机。


挂断电话,我开始找出连锁销售的教材书籍来仔细研读。此前,一直听他们讲,被他们复杂的数学演算弄得云里雾里,根本都没有仔细演算过。按照连锁销售的出版物介绍,五级三节制的财富来源于销售产品的每份份额3800元,以此为分配基数100%,又分为两部分——45%作为国税及企业的成本和利润,55%以奖金形式返还给A、B、C、D、E等五个级别的业务员。奖金又分成三部分:直接提成、间接提成和销售补助(或效益分红)。直接提成和间接提成共计52%,另外3%作为高级业务员(A级)的效益分红。


他们宣称,业务经理的月收入不低于1万元。那么1万元的月收入是怎么来的呢?65~599份的销售体系被称作业务经理(B级),就算一个B级“伞”下只有最少的65个人,如果每人每月销售一份产品就是65份,即使减半以30份(直接提成以实际销售成绩的一半计算)乘以456元的间接提成仍可以拿到13680元。


高级业务员(A级)的月收入20多万元又是如何算出来的呢?作为团队的一名高级业务员,A级经理是600份以上的销售体系,即便拿600份的2/3来计算,用400乘以高级业务员的间接提成380元,仍可拿到15.2万元的提成,再加上不低于6万元(3800元×3%×600=68400元)的效益分红(间接提成以实际销售成绩的一半——只是个约数——计算,效益分红以600份计算),最后可拿到21.2万元每月。据此推算,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可以取得380万元的收益。


但是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正如我的那位远房亲戚所说的那样:“不来人就没有钱拿。”换句话说,上面的结果是以B级或A级“伞”下的人每个月都能卖出65份或600份为前提的,而事实上,这65份或600份绝不是一个月发展起来的,有的甚至是一两年才发展起来的。即使现在已经发展到600份,假如以后每个月只能发展100份,或者10份,甚至更少,是拿不到他们宣称的那个数的。因此,所谓B级经理月收入不低于1万元、A级经理月收入不低于10万元,纯粹是用理想销售数据算出来的,而这个障眼法正是让许多人痴迷的原因,是“连锁销售”最大的卖点和迷局。


第六天我肯定连锁销售是骗局


为了证实我的发现,我打电话给上线,要求约见他们的B级大经理(500份以上)和A级经理。虽然上线说上了A级的人都到南宁、柳州或桂林市区去接受统一培训了,不容易见到,但还是答应试着联系他们。


第六天上午,我到上线家见到了一位B级大经理。我开门见山地说,我想知道他现在一个月可以拿多少钱。他先是一怔,很不自然地说,这是商业秘密,不能告诉我。当我紧紧追问的时候,他总是避开话题,只是反复说到目前为止已赚了20万元,钱肯定是可以赚的。他闪烁其辞的言行和欲言又止的神态,让我基本断定,我先前关于B级经理月收入过万元是不成立的推测是对的。


中午的见面有点不欢而散。下午,上线又打电话让我过去,说晚一点儿A级经理会来见我。我有点意外,因为他们都说见A级经理很难,以前从没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下午等了快两个小时,终于来了两个传说中的A级经理,一个四川人,一个湖南人,据说是从桂林市区专门开车赶过来的。那个四川人是我上线的直系A级,是他们此前给我介绍多次的成功典范,以前是做建筑工程的。他们每人手指上都戴着硕大的明晃晃的铂金戒指,甚是扎眼,提着公文包、西装革履的 ,一副老板派头。


两个A级经理坐下后,我直奔主题,说我想了解他们目前一个月赚多少钱和380万是怎么算出来的。四川籍A级看得出是个本分人,他只说书上所说的该他拿的钱他都拿到了。我说那一个月可以拿多少钱,他说该多少就多少。我说是一个月20多万元吗?他不置可否。看得出来,他有点慌乱。这时那位湖南籍A级马上为他解围,向我打保票,钱肯定是拿到了。我接着又说:“那请您给我算算A级月薪20多万元以及380万元是怎么算来的。”四川籍A级开始在纸上演算,算了好久仍算不出来个所以然,根本无法推出月薪20万元,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当我一再强调我要的是A级别的月收入时,我看到他冒汗了。最后是我转移话题,才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最后,两位A级做东请我到一家酒店吃饭。酒宴丰盛得有点夸张。席间,我故作好奇说想了解他们A级平时的生活状况,他们说他们平时上课、接受培训。我问培训什么,他们说礼仪呀、开车呀。我说礼仪和开车一般人都懂都会,只是最基本的技能,还有没有别的内容呢?他们卡壳了,说不出所以然。我心里只想发笑。我又问还上什么课呢,四川籍A级答不上来,湖南籍A级帮他回答说,上的企业管理课。我说还有没有别的课,他只会说企业管理课。我问是政府什么部门培训他们,他们含糊其辞地说是工商局。场面已经很尴尬了,我又立即转移话题,再一次缓和了场面。


后来,我又见机行事地问过他们,上平台后,那些平台上的老总谁来管理?如何相互制约?会不会出现群龙无首或某个老总卷钱跑?平时的管理是如何实现的?都说是自己管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多房间同时上晨课,却没有出现大家同时涌进一个屋子的情况?


他们说他们以前根本没有想过、问过这些问题,说做就做了。但我心里想,如果谁真正研究过上平台后会是怎样的,基本上就能感觉到传销顶上的黑幕,都会产生许多疑问。


离开时,我故意先行离去。不用去看两位A级开的什么车,因为我完全能猜到他们的车是怎么来的。一想到他们有意识戴的两个明晃晃的大戒指我就想发笑。


回到宾馆,我立即上网搜索有关传销的文章。网上有很多揭露五级三节制的文章,什么“真的出局需要五万份”,“全国人民都不够做下线”……经过我的切身体验,我看出这些揭露“连锁销售”的文章都不是很有说服力,倒是那些支持广西“连锁销售”的文章很容易让人迷惑。


我拨通了一位网上反传人士的电话,讲了我的发现和困惑。这位曾做到大A的人说,五级三节制只有做上去才能了解真相,B级经理万元月收入、A级6万元底薪加提成纯属骗人的,B级万元月收入最多拿三个月,A级一样,因为当自己的下线与自己同级别时根本没有钱拿,最多能捞回自己的本钱。他同时正告我,桂林的连锁销售都被黑社会控制着,让我第二天一大早务必离开。


第七天我带着迷惑回到北京


第二天一大早,我匆匆退了房间,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去机场的路上,我的手机一直疯狂地响,是上线打来的,但直到临上飞机前,我才接了上线的电话,告知他们我马上要上飞机回北京了。上线僵了一会儿,很不自然地挂断了电话。


飞回北京的途中,我想到了很多,虽然经过一周的实地调查,了解了所谓“连锁销售”的秘密,但是还有更多的问题不得其解,比如,那位老干部告诉我他托人到北京相关部门的打听结果,他怎么可以讲得那么真实自然?那位反传人士告诉我一般做到B级经理就能识破骗局,那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做到了B级还是那么狂热虔诚,而且会继续邀约自己的亲朋好友过来?为什么我实地的所见所闻确实很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是得到政府暗中支持和默许的?


又比如,为什么做传销的每个人都会提到安利?安利到底是什么样的模式?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他们的模式与安利是一样的,而且比安利更优越,既然安利是合法的,那么,连锁销售的模式就让人无法怀疑他的欺骗性了。


还有,为什么国家打击传销这么多年、关于传销的揭露报道无数,为什么传销仍然甚嚣尘上?如果传销的迷局真的如此简单就能揭开,那该如何解释数以百万计的不同阶层的人一个个飞蛾扑火似地跳进去?


我想,只有等到回北京后,通过进一步调查采访才能一一解开。


(转自新浪财经 文/伍志远)

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