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飞将 大难当头 第一章:将星出世

bxlned 收藏 26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3/

一九一五年春,位于广东东部一个小城里,“呱呱”声袭来,诞生了一位新的生命,白曼玉花躺在病床上,额头还流淌着几颗偌大的汗珠,配上那骄人的脸庞,多多少少有成熟女性的气味,经过了十月怀胎,对这个刚出生的小儿子很是满意,轻轻地抚摸着着小儿子,嘴角尽是欢喜,第一次体会到了当母亲的感觉,

“踏踏”,大门被推开,急匆匆地走进来一男子,叫赵志义,带着一幅眼睛,白白净净,眼睛里似乎能闪出火光,俊秀的脸庞显得很是精明,望望白曼玉,示意护士出去,忙忙过去问:“是咱家的公子哥儿,还是漂亮闺女啊?”

双手急忙向小不点抱去,白曼玉一把把小不点搂在怀里,很是舍不得,“当家的,你哪混去了?现在才来”,停顿一下接道:“是公子哥儿。”

赵志义蹭蹭眼睛,嘻皮笑脸对着张曼玉坏坏笑:“您老人家辛苦了,刚才我出去处理钱庄的事了,快把咱儿子给我啾啾,看他和俊秀的我怎么样?”

“就是你贫”

满脸都是喜悦的赵志义,啾着小不点,闷解地问:“你说这小子怎么比我还英俊呢?”“扑哧”,张曼玉捂着嘴笑道:“当然了,因为加上了我的基因。”

两人想视而笑。

小不点时而伸脚,时而张拳,时而伸着懒腰,淘气极了,水汪汪的小小眼球,来回滚动,似是观察这奇妙的世界,怪灵气的,赵志义轻轻地捏捏小不点细皮嫩肉的皮肤,小不点啾啾母亲,嘴巴扁扁了起来,呆呆地望着母亲,“哇哇哇”,哭声不断,像是呼唤母亲,可爱、可逗之极,难以言表。”

白曼玉着急起来,撑起身体拍打着赵志义的后背,“当家的,怎么把孩子给哭了?快给我。”

赵志义依依不舍地放开小不点,“曼玉啊,得给孩子取个名,”略思考后,“他这辈是“忠”字辈,就叫赵忠义吧。”

“你是当家的,依你。”

赵志义四十多岁,年少里开了一间钱庄,后来越做越大,成为广东省的富豪,号称广东第一钱庄,宅户比当地衙门还大,可在这个清末,再多钱也要往当官的身上送,不然,当官的一句话就把你的钱庄给封了。

有钱人也就招惹来一群富家女孩,况且赵志义长像也蛮英俊的,向赵志义抛橄榄枝的不计其数,只终,他和当地的中产阶级的何家结为亲家,娶了白曼玉,一年后,白曼玉就怀上了赵家的骨肉。

赵志义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如今,晚年得子,何有不高兴?便到满城张罗,天天邀请达官贵人摆酒宴,每天消费就过千两,连两广总督都亲自前来祝贺,最后,竟惊动了傅义,幸好傅义有名无权,不然这些人早就被拉去午门斩首了。

可这时,也正是多事之秋,帝国主义拼命抢着和清廷签和约,孙中山在广州起义,和清兵打得热火朝天,本以为可以赶走清兵,没想到失败了,经历几年后,武昌起义成功,很快发展过广东,孙中山则又回来了,在广东各地处处改革,参军热情高涨。

这时,赵忠义也年满11岁了,长得和他父亲一样英俊,皮肤有点黝黑,有些刚烈之气,在学校也连滚了几年,他非常好学,天文地理,数理化概念,皆通晓,至少不会全盲,而且对军事有一种特性,特关心战争,时不时就和伙伴玩战争游戏,立志要当一名将才,为此,赵志义不少批评他,说他要继承家业,当一名商人,但对于古文,不会太去理他,教书先生实在看不下去,就问他:“四书五经是古人留下来的瑰宝啊,为什么不好好学?”

“先生,您都说了是古人的瑰宝,我们不是古人”

先生气得暴跳如雷,硬忍住怒火,同学们则哈哈大笑。

这年,正是北伐的开始,由于需要很多的军需物资,没有太多的钱,只好威逼利诱,让广东商人掏腰包,赵志义一口气就被迫交出二万两,有苦说不出。

有了北伐,学校的学生也多了一种话题,谈论北伐的战役、将师,“今天叶挺将军打到湖北去了”,另一个接过话来,“有什么,另一路打江西的快打完了。”

“唉,你们懂什么,军队再好,也要有一个好的帅才坐阵指挥,要我说,黄浦的蒋校长那才是帅才”

你一句我一句,谈得晕天暗地,赵忠义这里站出来,“北伐后,还是会打仗的,到时候天下还是一个样。”

众人无话可对,这话说得确实在道理,正当赵忠义得意之际,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瞧这身影,准是于子强。

于子强祖祖辈辈是勤劳的农民,父母辛苦一辈子,父亲每天给人家打短工,母亲在大户人家里照顾孩子、做做家务,过着最下低人的生活,就是为了让自己出人头地,所以,于子强一来到学校,就发奋读书,从小就喜欢三国、水浒里的人物,侠骨柔情。

他特看不惯赵忠义这公子哥儿的模样,处处与他为敌,赵忠义和东,他就说西,两人火气又是那么大的,难免经常打架。

“那不一定,孙中山先生是位英明的总统,在他在,中国将会统一”

“孙中山先生顾然英明,但对于中国现状,缺乏民情”,赵忠义立马反驳。

于子强也不报输,“民情?他手下有众多的人才,难道他们都不懂民情?”

————

就这样,两人吵到先生到来,就把他们揪出去罚站。

两人没好眼色。

“哼”

一九二七年,北伐胜利,蒋介石也发动政变,成立南京国民政府,残害共党人士,处处血腥,溅满中华大地,尤其是上海滩。

一九三一年,日军借保护铁路为名,派出数千日军,攻击沈阳,东北军张学良满腔热血,正想和敢来冒犯的日本人较量一番,顺便以报父仇,没想到,蒋介石一纸公文,提出不抵抗政策,还是以攘外必先攘内,把十万东北军撤回关内,东北三省,千万的黑土地,就这样被几千人的日军侵占,才数月就把东北三省全部占领。

日本人还把手伸向蒙人,威逼利诱,虽蒙人抗占奋战,但无力日军铁蹄,张学良将军奉命到西安,被任命为西北剿共副司令,可他心在东北故土,多次苦谏蒋介石,无奈之下,发动西安事变,劫持蒋介石,最终同意共抗日军。

在此期间,赵家也发生了一件大事,起因是赵忠义听闻东北沦陷,满腔热血,有几位高年级的学生,对他冷嘲热讽,讥讽道:“中国就是弱,还不如在家种地,你小子也别老爱出风头。”

敢这样骂赵忠义的,他也是有钱有势的,可赵忠义热血已来,管不了这些,对着这位口出狂言的人大打出手,赵忠义从小就爱武艺,他父亲还给他找来一师傅,几招之下,高年级学生被打得鼻青脸肿。

赵志义把他训斥一番,“你好好在家学商术,人家占不占东北关你什么事啊?”

“国家存亡,匹夫有责”,赵忠义怒气冲天,不顾面前的是不是父亲了,“你看着吧,日本人肯定再来的,到时国亡,家何在?”

赵志义气得手指发抖,“你——你——”

半响,赵忠义再崩出惊人之举,“父亲,我要去参军,为我中华出一份力”。

赵志义狠得一跺脚,对着这个不屑的儿子,捶捶心口,“你参加就不要认我这个父亲了,也不要回这个家,有种,你走,你走啊”。

既然挑明白了,热血青年的赵忠义,箭步如飞地逃出家门,而赵志义嘴上虽这样说,心里实在是舍不得,不到两日,赵忠义就被人五花大绑得捆回来,父亲还把他痛打一顿。

之后,几次请愿,要么被父亲关押在柴房里,要么就是被赶出家门,几经之下,父亲的口没有一点松,坚决不让赵忠义去参军,这事,惹得广东各界人士都愤慨,尤其是当军人的,对赵志义这种做法很是不满,同时对赵忠义表示同情。

七年后,为庆祝蒋介石蒋委员长对中国的统一,地主们欢聚一堂,广东商人在赵志义的家里举办了一场联欢会,实则他们借此在赵志义身上捞一笔,到时将会有广东各界人士的到来,而赵志义也想趁这次机会,给儿子赵忠义物色一位女子,遂问:“忠义,你看,你十八了,也是时候物色一位女子了。”

赵忠义明白,这是父亲来的一计,只要自己娶了女人,就不可能放弃女人孩子去当兵,知道赵忠义会不舍得老婆孩子的。

“我看看再说,有的话我再告诉父亲”

对于这个回答,赵志义还是比较满意,至少儿子没有当面和自己反抗,“对了,父亲,我可不可以邀请我的同学来?”

“这个嘛——嗯,随你,”赵志义想想,觉得是自己中计了,让他物色一女子,条件就是让他同学来参加,心里赞叹忠义的才智,莞笑地摇摇头。

几天后,联欢会如期进行,家里处处张灯结采,赵忠义也在镜子里照照,看看有哪里搭配不对,几经查看后,方才出屋,和父亲的朋友,一一握手,一一举杯。

赵忠义的心并不在这里,在门口里东望望,西望望,心里说,于子强这小子,这么慢,急切之情难以言表,虽然于子强经常和自己作对,但赵忠义喜欢他的性格,刚烈,不怕权势,他很讨厌那些以权压人,以势压人,只是因身处富家,不得不和他们打打交道。

半响,于子强穿着灰色大褂,从昏暗小巷里走出来,赵忠义张脚就过去迎接,于子强不屑一顾,但心里觉得纳闷,他是富家子弟啊,从他邀请我就觉得很是奇怪。

于子强找了角落的一个座位坐下,赵忠义则在上坐的旁边。

赵志义站起来,举着酒杯,道:“在座的各位,是广东有名的人士,今日能在鄙舍设酒设宴,深感荣幸,为庆蒋委员长的英明胜利,干杯。”

说实在的,蒋介石到底在哪里英明,连赵志义都说不出,其他人也差不多。

众人起立,懵懵懂懂,“咕噜咕噜”喝了下去,唯有于子强在一角落,只顾着吃菜,没有去理会什么蒋介石胜利举杯,对这些特别厌恶,尤其是蒋介石,于子强对他并没有好感,十足的资本主义,对这个政权也不抱什么希望,幸好没有太多人看见。

吃菜,上了一盘又一盘,什么清蒸螃蟹,红烧鲤鱼,金玉满堂,龙凤齐飞,后羿射日,嫦娥奔月,数之不尽,样样都是全国闻名的美食,于子强没有吃过这些,反正不吃白不吃,大口大口地吃喝起来。

这时,旁边最左的一张桌,围来一群人围观,隐约可见赵忠义也在其中,于子强好奇地走过去,好不容易能挤进去,听闻赵忠义满脸笑意在介绍,“你好,赵可雅小姐,年纪轻轻,就长得如此漂亮”。

顺着赵忠义手指的方向,眼前站着身穿粉色连衣裙,头戴着白色礼帽,窈窕妩媚的身材,这是十七八岁的少女,有着宽宽的额头,尖尖的下巴,未施脂粉的脸蛋儿十分白嫩,双颊微微泛着粉红色,就像刚刚开放的桃花瓣儿,她的眼睛又大又美,微微翘着浓密的睫毛下,一双乌黑的眼球非常灵活,仿佛能说话一般,她的鼻子线条优美,嘴唇红润丰满,气质非凡,于子强第一次被女人迷住了。

赵可雅听惯了男士的称赞,但觉得眼前这位身着华丽的礼服的男生,唤华出一种气质,独有的气质,一种可以让无数少女坠入爱河的魔力,还是保持矜持,很礼貌地回应:“赵先生,你也不是年纪轻轻就英姿焕发?”

说着,赵可雅的小脸还是红晕,如刚出水的芙蓉,羞涩般的少女正如李清照笔下的“兴尽晚归舟”的可爱。

俩人笑笑而淡过。

“赵可雅”,这个名字,于子强把她深深地铬入心中,可以说,这场联欢会的女主角就是她,众多的男士也正等着舞会的开始,抢先一步向赵可雅小姐邀舞。

赵忠义明显然看见于子强,望望于子强看赵可雅的眼神,就知道于子强那强烈的喜欢之情,端了个酒杯,不知不觉蹭到于子强身边,“子强,赵可雅小姐可是富家子弟,你不是很讨——”

“我是讨厌你,不是富家子弟”,这话明显是违背良心所说,赵忠义叹了一口气,小声道:“赵可雅小姐,说实在的,我也迷上她了,待会记得要跟我抢哦”,于子强这方才望着赵忠义,实在想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夜来香,夜来香——”,晚会奏起大上海的夜来香,陶冶着宾至如归客的情操,仿佛有身处大上海的情景,不能不说这也算个小上海,顿时,男士们也在这个时候就忙碌,眼睛盯着自己要找的舞伴。

“哼,不就是脸蛋漂亮,有什么了不起”

“就是,小心老娘把你的漂亮脸蛋给划了”

坐在赵可雅身旁的大小姐小声滴沽着自己的不满,所有年轻英俊的男士都如潮水般涌到赵可雅的面前,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来,那些阔太太、大小姐,旁若一清,偶尔有几位男士前来邀舞,但也是些老头子。

而赵可雅面对这么多只手,瞅准了赵忠义,玉手搭在赵忠义绅士的手心,惹得失落的俊男无数的忌妒,于子强身在其中,但他不灰心,认为自己不比赵忠义差,等待着下次舞曲的到来。

“赵小姐,你是今晚的主角,真漂亮”,赵忠义扭着赵可雅的纤纤细腰,深情地望着她。

赵可雅反问:“赵先生,你这么年轻有为,怎么还要自己向别人邀舞,大把的大小姐正啾准你?”

这话赵可雅说得很绝,一般人还真回答不出来,赵忠义平静地答道:“我是被你迷住了”,赵可雅再次落下风,小脸蛋又开始不听话,小小红晕让人心醉其中,“况且我对她们不感兴趣,她们只为金钱”。

“那我说,我也是为金钱呢?”

“不,我以商人的直觉,你不是这种人,”赵忠义还真的很少商人的身份来谈,这次又例外了,赵可雅确实也不是这种女人,她从小知书达礼,矜持有余,可谓是窈窕淑女,更甚是人美才更美,有着华南才女之称,在文艺界有着很高的名誉,任广东文艺主任。

赵忠义转过话题,下巴扬扬对面:“你看,那是我兄弟,瞧他那怂样,邀舞不成在那里忌妒,”赵可雅回头一望,果然,坐着一位皮肤黝黑,脸庞粗犷,较为俊秀的男子,肉眼上看他,气质是多么得率真、豪放,颇有燕赵之风,这也是赵可雅喜欢的类型,诚实体贴嘛,哪个女孩会不喜欢,但她不明白赵忠义明知他是喜欢自己,也就是他的情敌,为什么还要把她介绍给我呢?

即使是和赵忠义是好哥儿们,也不至少把美人送前,想着想着,赵可雅越想越靠边谱,称自己是“美人”,心里言,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

竟还笑起声,“格格”,赵忠义还以为是自己身着不对头,连忙瞅瞅礼服,没什么不对啊,赵可雅瞧着他那傻样,像个二愣子,哪是个精明的商人,“忠义哥,不用看了,没什么不对的,是我自己笑出声来”。

前面三个字让赵忠义惊住了,“你刚才叫我什么?”

赵可雅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反悔都来不及,以前知书达礼的自己今晚老是干错事,难道是他的缘故,“对不起,失礼了”。

没想到赵忠义笑笑,“没什么,你以后就叫我忠义哥吧,反正以后就同一学校了,我们就是同学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和你同一学校?我今天才转学过来。”

“呵呵”,赵忠义这时突显精明,“我猜的。”

赵可雅可没那么好敷衍,嘟嘟嘴,“快从实招来,不然——”,突现冷笑,赵忠义东张西望,“今晚怎么这么冷啊。”

“少扯开话题,快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