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宇沧空阁下的再论如何确立历史历史研究的坐标——兼论成吉思汗中国属性

giga_fans 收藏 2 39
导读:昨天偶然上网,看见宇沧空阁下这篇妙文。本打算说两句凑凑热闹,可惜疏懒惯了,还真觉得不如打游戏来的快活。 虽然,不过该说的话不说,毕竟有些郁闷。 自从宇先生,宁先生的“孙子决定爷爷论”“世居论”被在下道破后,好像等了这些天,也没有见像像样样的回帖。原来各位先生大人已经改变战场,讨论起数理哲学问题了,佩服佩服。在下孤陋寡闻,原本不懂哲学的,当然也当不了宇兄曾经荣任过的高等数学课代表。虽然居我所知,大学所谓课代表,一般不过是代讲师收收作业的,不过我还真没巴结上,惭愧。 首先,触目惊心的就是宇阁下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偶然上网,看见宇沧空阁下这篇妙文。本打算说两句凑凑热闹,可惜疏懒惯了,还真觉得不如打游戏来的快活。

虽然,不过该说的话不说,毕竟有些郁闷。


自从宇先生,宁先生的“孙子决定爷爷论”“世居论”被在下道破后,好像等了这些天,也没有见像像样样的回帖。原来各位先生大人已经改变战场,讨论起数理哲学问题了,佩服佩服。在下孤陋寡闻,原本不懂哲学的,当然也当不了宇兄曾经荣任过的高等数学课代表。虽然居我所知,大学所谓课代表,一般不过是代讲师收收作业的,不过我还真没巴结上,惭愧。


首先,触目惊心的就是宇阁下的“请大家注意——各自独立的坐标系之间还有关联吗?”

所谓坐标系者,不过是我们研究客观实在的一种工具。例如描述北京鸟巢的位置,用直角坐标系使得,改换成极坐标系当然也使得,那么直角坐标系和极坐标系是否互相独立,是否关联?用来描述同一事物的坐标系当然关联,还可以互相转换呢!但是将互不关联的事物分用不同的坐标系描述,当然不关联啦,如果这些描述独立事物的坐标系关联了,就形成逻辑上的“悖论”。所以,是否关联,还是独立是事物本身的特性,和用来描述事物的坐标系并不相关。

宁阁下的“研究历史的坐标原点是现在,不是当时 ——如果是当时,那是政治事件,不是历史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老宁没有错”,关于坐标系的问题,我上面已经说过啦。既然坐标系只是研究客观事物的一种工具,那么就是说使用何种坐标系,对客观事不会造成影响和改变。不过根据阁下的论调“研究了历史的座标是现在,不是当时”,那么如果我把坐标移到当时,客观事实就会改变吗?如果宁兄的“坐标系”真是坐标系,当然客观事实不会改变,但是宁兄分明认为如果原点只有唯一正确的点“现在”,可见他的客观事实是随着“坐标原点”改变会改变的,更可见他们所谓的坐标系并不是数理哲学上的坐标系,而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为他们自己论点服务的东东。

戳破宁阁下的所谓“坐标,坐标系”后。我们来说说关联和独立的概念。既然说道数理哲学,那么在数学上,变量间的关联和独立是可以定量描述的。简单的说,这个量就是相关系数。相关系数描述着这些量之间的关联的程度,如云和雨是相关的;反之,今天宁兄的家庭开支和南极洲帝企鹅的婚配的相关性就不太显著了。当然,历史上民族间的相关性也可以描述--当然此时很难用相关系数来描述了。历史上中原的农耕民族经常受到游牧民族的劫掠,我们的古代史料往往以“豺狼成性”之类的语言诅咒那些到处烧杀抢掠的邻居,但是一些历史学者则指出,游牧民族对定居民族的入侵,往往和草原的定期衰退有关,当游牧人由于天灾处于疾患时,保有半年以上食物的定居的农夫自然成为邻居垂涎的目标--而在华夏的历史上,很长时间定居人和游牧的边界是长城一线,这个中华的脊梁,就是为了保护定居文明防御游牧人大举入侵而建立的防线。历史上这条防线自建立后共有三次沦陷,第一次是从东汉到唐朝,沦陷的原因是汉代的统治者将游牧民族安置在长城以内--而且数量实在太多了;第二次是后晋至明朝,这次是因为一个小皇帝为维护自己的统治出让了一些军事要地,从此使得华夏在异族的不停入侵中无法防御,最后一次是明朝末年,满清因而得以统治中华。其他朝代,虽然强盛时中原王朝不免出去耀武扬威,但一旦失利,则长城就成为屏蔽异族的最后防线。而长城为放弃给异族。这就是华夏的历史。


记得有位学者曾经说过:研究历史,应当站在当时人的立场上去理解,无他,如果看见黄巢起义,就研究他是否是无产阶级,是否符合现在人的道德意识--这样考究,大概没有一个古人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宁阁下的机械历史观,大概是指这些一定要把“历史的原点”定在“现在”的那些人吧。只是今天的“现在”,不同于昨天的“现在”,更不同于明天的“现在”,既然现在一直在变,宁阁下所谓的“历史事实”是否一直在变呢?是否阁下打算把这个多变的“历史事实”为过去的“现在”,将来的“现在”入侵中华,“统一”中华的统治者而辩护呢?

至于形而上学主义,中国恐怕能说明白的不多,不信宁兄解释下先,何谓形而上学?又何谓形而下学?


最后,说说我的历史观,我喜欢用政治经济学来解释历史,在我看来历史是客观实在的,而对历史的解释则是主观的。同时我不喜欢断代的研究历史,这点我同意黄仁宇先生的大历史观。所以我虽然不认为元是标准的华夏王朝,但并不以此认为华夏文明在元代是断裂了。只能说在那段时间华夏文明丧失了政治上的主导权,但依然在不停的成长。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