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六十三章 整军备战

秋天的落叶天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URL] 一九一三年七月三日,英国远征军先头部队开始在缅甸东部海岸登陆,并于六日早晨占领了已被我军主动放弃的仰光。虽然重新占领了这座缅甸的第一大城市,但英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喜悦表情,因为留给英军的是一座疮痍满目的城市。港口,码头,车站,铁路,自来水厂,发电厂和一些市政设施全部被我军破坏怠尽,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一九一三年七月三日,英国远征军先头部队开始在缅甸东部海岸登陆,并于六日早晨占领了已被我军主动放弃的仰光。虽然重新占领了这座缅甸的第一大城市,但英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喜悦表情,因为留给英军的是一座疮痍满目的城市。港口,码头,车站,铁路,自来水厂,发电厂和一些市政设施全部被我军破坏怠尽,城市中到处是一片废墟。一座原本有多达五十万以上人口,物资富饶,生机勃勃的海滨城市,现在随着物资匮乏,大量的人员四处逃亡,以及被我军强行疏散和掠夺,现在以变得死气沉沉,完全失去了昔日的光辉。


由于港口,码头被我军破坏,英国的大型运输船只不能靠岸,只得由小艇一趟一趟地来回运输,英军这二十万人员和物质装备,光是卸载就花了半个多月时间。当好不容易将人员和物资卸下,摆在英军指挥官面前的难题又出现了。仰光附近的粮食和其它的一切生活物资全部被我军运往内陆地区,房屋也被我军摧毁,现在这二十多万人的吃住都成了问题,更不要说打仗了。


七,八月分又正是缅甸的雨季,加上缅甸的气候炎热,空气潮湿,蚊虫较多,英军士兵大多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内居住,饮用水源也被我军所污染,生活条件较特差,这让远到而来的英军士兵出现了大量水土不服的现象。部队中痢疾,皮肤病,发热感冒和传染病流行,病号数急剧增加,根本就无法保证部队的战斗力。且沿途交通被我军破坏,在泥泞的道路上行军,大炮等重型装备和给养等物资无法运输,不方便大部队机动作战。英国指挥官不得不下令部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暂时在仰光周围休整待命。


我军也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加快了人员物资的补充和兵力的调动。从四川,云南两省征集的五万多名新兵和从昆明陆军学院刚刚毕业的八百多名学员在七月中旬陆续抵达到了缅甸,并在曼德勒周围加紧训练和整编。从广西和贵州两省征集的五万新兵主要补充我军东线部队,由于东线战事结束较早,交通又较为方便,这五万多新兵在六月底就已与贵州,广西两省的部队整编完毕。


按照中央军委七月一日发布的命令,我军在境外作战的部队,将不在保留国民革命军的称号,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时宣布原西线作战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野战军,东线作战部队改编为中南野战军。任命蔡松坡为西南野战军司令员,胡浩为政治委员;张英豪为中南野战军司令员,杜贤刚为政治委员。


原四川省军区所属部队改编为西南野战军第一纵队,下辖步兵第一旅改编为西南野战军第一步兵师,步兵二旅为第二步兵师,三旅为第三步兵师。全纵队人数为四万五千人左右,由方红顺担任司令员兼政委;原云南省军区部队改编为西南野战军第二纵队,其下辖的两个步兵旅依次改编为西南野战军第四,第五步兵师,新建一个第六步兵师。全纵队人数为四万五千人,由原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庞国清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原保山军分区和思茅军分区改编为第三纵队,边防第五,第六团改编为第七步兵师;第八,第九团改编为第八步兵师;第四,第七团改变为第九步兵师;全纵队人数为四万五千人,由原云南保山军分区司令员邓少东担任纵队司令员,思茅军分区政委刘剑涛任政治委员。山地步兵第二旅,三旅将由野战军直属,担任战略预备队。


原广西军区改编为中南野战军第一纵队,所辖的两个步兵旅改称为印支野战军第一,第二步兵师,新建第三步兵师。全纵队人数为四万五千人,由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周如学担任纵队司令员,广西军区政治部主任许良任政委。原贵州省军区部队改编为第二纵队,所辖两个步兵旅改编为第四,第五步兵师,新建第六步兵师。由原贵州省军区代理司令员杜世江担任纵队司令员,贵州省军区副政委唐中余任纵队政委。原广西军区百色军分区,凭祥军分区改编为第三纵队,所属各边防团整编为七,第八,第九步兵师,由原分区司令员刘建刚任纵队司令员,蒋光鼎为政治委员。原云南省文山军分区改编为第四纵队,所属各边防团依次整编为第十,第十一,第十二步兵师。由原分区司令员杨兴华任纵队司令员,向前进任政委。山地步兵第一旅,四旅由野战军直辖。


我军在境外的部队改编的同时,其它各省部队也在加紧扩军备战的行动。在广东省,我军先后在汕头,梅州,湛江,韶关等地新组建了六个新兵训练基地和一个炮兵训练基地,总共招收七万多新兵入伍。在湖南,湖北,我军正新组建十二步兵师和十个炮兵团,这批部队将在半年后调往越南和缅甸,参加对英,法两国的自卫反击战。


八月五日,在陈平副主席的主持下,中央军委在武汉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商讨东,西两线作战事宜。参加会议的除了有在汉的军委委员外,还有在汉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各总部负责同志。在总参谋部作战室的沙盘旁边,总参谋长蒋方震拿着指挥棒对着沙盘说道:“根据敌情通报:在西线,我们面对的敌人主要是英国远征军和其殖民地印度的雇佣兵。由英国陆军参谋长哟翰.弗伦奇元帅担任司令,印度军总参谋长道格拉斯.黑格中将担任参谋长。所辖有十四个步兵师,八个炮兵团,共约二十万人.其中还有英国大舰队的四艘战列舰,八艘巡洋舰,十五艘驱逐舰,以及多达两百多艘的运输舰参战。由于缅甸现正处于雨季,英国士兵又大多水土不服,病患人数较多。敌人除派遣一小股部队用于侦察外,大部队正忙于休整,估计要到八月下旬才能对我军发起攻击。在东线战场上,法国远征部队的一部分士兵已经在荷兰人控制的印度尼西亚集结,其后续部队也正陆续运到,其总人数大约为三十万人,约有二十个步兵师,十个炮兵团组成。由法国最高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法军总参谋长霞飞担任司令。”


陈平听完后忧心忡忡地说道:“这英法两军加起来可就是五十多万人,以我们目前在东西两线的兵力来看,就连敌人的一半都不到,更何况我们还有十多万人是刚入伍才三个多月的新兵。敌强我弱,双方悬殊很大呀!蒋总参谋长,你给大家说说我军目前的备战情况吧!”


蒋方震说了一声“好的”指着沙盘继续说道:“在东线战区,张英豪指挥的中南野战军目前已经整编完毕,正在抓紧临战前的训练。其具体的部署是:第一纵队,第三纵队部署在安南的河内和海防,主要用于在安南北方作战。第二纵队部署于安南西贡,第四纵队部署于金边,用于在南方作战。野战军直属的两个山地步兵旅目前隐蔽在安南中部山区。按照总参与中南野战军联合制定的作战方案“诱敌深入,零敲碎打,各个击破”的方针,我军将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不与敌人作正面的交锋,利用我军适合山地作战的特点,将敌人诱进山区再集中兵力对敌人各个击破。”


陈平说道:“这个方案很好,发挥了我们的优势。将敌人的战线拉长,分散,使我军获得了战略上的主动权。但是我军在南方的两个纵队离得太远,四周又都有大山阻隔,一但交通被敌人切断,弹药和物资运输进不去,要是被敌人一合围,我军这两个纵队就变得相当危险。可不可以将二纵和四纵调回北方,这样不但后勤容易解决,也更利于我军集中优势兵力去消灭敌人呢?


蒋方震说:“这个问题我们在制定作战方案时也曾考虑过,如果把这两个纵队调回北方,那么我军在南方就会出现兵力空虚,不能够有效地牵制敌人。敌人就完全可以利用南方丰富的物资资源建立起稳固的后方基地,大胆地将兵力全部投入到北方战场,和我们打持久战。这样一来敌人的兵力就会更加密集,不易于我军各个击破。”


这时朱良材副主席接过话来说道:“关于后勤的问题,我们事先就作了安排,在湄公河上游建立了一个补给基地,还在山区秘密的建立了四个补给站,共囤积了子弹五千多万发,炮弹三万发,药品和粮食也准备充足,可以保证我军半年的作战。而且实在坚持不了,我军也可以从老挝境内撤回北方与主力会合。


陈平点了点头道:“如果后勤能够保证,二纵和四纵留在南方作战的效果确实要比北方好,我同意这个方案。那么缅甸战区将如何应对呢?”


蒋方震说道:“按照缅甸的地形特点,英军的进攻将主要从两个方向发起。一是沿铁路线层层推进,将我军赶出铁路沿线,获得铁路交通的控制权,二是沿伊洛瓦底江河谷地带向曼德勒方向进攻,与沿铁路线进攻的部队双面夹击,最终夺占曼德勒。敌人的进攻路线中间被一条勃固山脉隔开,在攻下曼德勒之前不能够彼此之间相互联系,而我军可以利用控制铁路线,机动性强的优势,集中兵力吃掉其一路。因此我们决定采取堵一路,放一路,打其一部的战法。以西南野战军第一纵队在彬马那购筑防线,坚决顶住敌人沿铁路线的进攻。我三纵将在伊洛瓦底江河谷对敌人进行牵制,把敌人引向深入,拉长敌人的战线,并在曼德勒以南的马圭阻止敌人继续前进的脚步,力争把战线控制在马圭一线。我二纵将会同两个山地步兵旅在勃固山区隐蔽集结,担任打击敌人的机动力量,在敌人战线拉长后,从敌人身后切断其后勤补给线或吃掉其后卫部队。”


作为代理我主持军委工作的陈平说:“目前部队还有什么困难没有,部队的士气怎么样,我们的弹药储备是否可以满足部队的需要?”


蒋方震总参谋长说道:“困难肯定是有的。一是我们的军官还太年轻,临战经验不足。二是部队的新兵过多,战斗力没法保证。三是缺少炮兵还有大口径的压制火炮。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根据各部队上报的情况来看,我们在前期的作战中,分别在安南的河内和西贡,缅甸的曼德勒和仰光都缴获了完整的兵工厂和技术工人。目前在安南的兵工厂可以月产子弹两百万发,炮弹三万发,这些工厂都被我军撤退到了云南省的河口,基本上可以满足我中南野战军在北方的两个纵队作战任务。在曼德勒的兵工厂也可以生产子弹,手榴弹,小口径炮弹,也应该可以满足缅甸战区的需求量。”


蒋方震说完后,总后勤部副部长谭新生接着说道:“根据两个战区后勤部刚统计上来的战果看,我军在前期的作战中共缴获了七十五毫米口径以上的大炮四百三十六门,炮弹二十四万多发,各种枪支十二万五千三百多支,其中机枪有六百多挺,子弹共计有五千多万发。这些可以用于作战的物资就足够我军装备二十个团的部队。另外,我军还缴获了粮食共计有五十多万吨,够我们部队和劳工吃上两年了。安南,缅甸的物资资源极为丰富,英,法殖民者在这块土地上盘剥了多年,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些都被我军所缴获,数量大的惊人,共计有价值及二亿多美元的财富。”


大家一听,这可不得了呀!两个亿美元呀,这可比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还高了呀!这让一直为财政发愁的领导干部喜笑颜开,会场上顿时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主管财政和后勤工作的朱良材副主席笑眯眯地站起身来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对大家说道:“我们原本以为打这场仗会把我们的财政拖垮,会把老百姓拖瘦。可谁曾想到战果出来后,我们不但财政没垮,反而还增加了几个亿收入,确实出乎我们的的预料之外。但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帝国主义分子的贪婪和对人民的剥削。”


陈平笑着说道:“要不然帝国主义者为什么经常发动战争呢,还不是因为有巨大的经济利益在里面。”


总政治主任吴永珊严肃地说道:“是呀,西方列强那一次侵略中国不是满载而归呀,光是一个甲午海战,我们就陪了日本两亿两白银,这可是比日本一年的总收入还多。所以我们这次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一定要坚持下去,决不能让敌人再次踏上我们的国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