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2/


这个特工领命而去后,梁麒麟又对另一个特工下达命令:“你去通知柳市长拉响警报,让政府做好市民生活必需品的调配工作,必要时可以动用部分储备粮食。”

一连串的命令下达后,梁麒麟才有空松一口气,但他的心还是绷得紧紧的。若果这传播速度极快的天花变异病毒在两三天前就传播出去,今天母女俩才爆发,那么山城不用再防守了,因为山城将会变成毒城,变成人间炼狱。

梁麒麟坐在空荡荡的街中,和母女俩的尸体以及那个倒霉的警察保持一百米以上的距离,和几个隔门接触过母女俩的五个不幸运的警察也保持五十米的距离。梁麒麟身后就是几十个荷枪实弹的、脸上蒙着手巾的警察,他们手中的枪对准六个倒霉透顶的警察。若果那六个倒霉的同事要强行离开街区的话,他们会执行梁麒麟的命令对昔日的手足开枪。

梁麒麟抬头默默地想:几天前中毒的两个乞丐和现在中毒的母女俩症状绝大部分相同,是不是中同一种毒?如果是同一种毒,那么这该死的天花病毒早已经爆发了,但自己和乞丐曾经亲密接触过,到现在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异常。从这点来说,那两个乞丐身上并没有天花病毒。母女俩中的毒具有两个乞丐的特征,是不是敌人用乞丐身上的毒做药引,让天花病毒爆发得更快和更霸道呢?那个倒霉的警察就是活样品,从倒霉警察病情的变化应该可以判断出这种变异的天花病毒的厉害。

这两起中毒案之间有没有内在的联系呢?对方为什么选取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来进行呢?下毒的人会是谁呢?肯定不是中共特工猎日,别说中共没有这种先进的生化武器,即使他们有也绝不会对贫民兄弟举起屠刀。若果猎日这么干对国共合作、一致抗日的目标只会造成恶劣影响和严重的干扰,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梁麒麟记得,早在1899年海牙会议上就提出禁止使用携带毒气的发射物,并获得通过。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合约便成为一纸空文。1925年,许多国家在日内瓦签署了一项反对化学和生物战争的国际联盟协议,但小日本帝国主义者曾对我们中国军民多次使用生化武器,并用中国军民做活体试验。除了日本特工,还会有谁能做出这么阴险卑鄙的行径呢?

小日本特工发动生化袭击的目的是什么呢?和中共正在发动的“玉虎行动计划”有关么?

在这紧张时刻,他眼睛忽而闪出火花,忽而像阵风中的野火在燃烧,忽而烟消火灭,像是蒙上了一层灰烬……他陷入深深思索之中,似乎想尽力在坚信和疑虑之间求得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