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把酒祝融峰[第一军团]

前年五月份,我们本地一个小论坛的一票网友在QQ群里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猛然有个家伙毫无先兆地说了句:“偶想这个周末出去玩玩,有没有MM和偶一同前往?”开始大家都以为这家伙是说着玩的,也一个个说自己也想出去玩,也想找个MM同行,没想到说着说着大家都当了真,开头的个人行为竟转变成了集体行动,由论坛出面组织网友周末集体出游,费用AA,目的地也很快选好,去离我们不远也不近的南岳衡山。

商量好了就马上付诸实施,坛子小有坛子小的好处,都是本地人,几只老鸟经常在一起聚的,活动搞得很多,班子很齐整,谁负责发论坛的通告并负责全面组织,谁负责联系车辆,谁负责生活安排很快就敲定。呵呵,这一票网友里面啥样的人都有,搞起活动来各司其职,都是轻车熟路的。

活动得到了大家的积极拥护,周六凌晨出发时来了30多个人,包了一台中巴车便浩浩荡荡向南岳进发了,路上一路欢歌笑语自是不必提。上午10点我们便到了衡山脚下,南岳大庙前面,集合交代了几点注意事项后便朝峰顶攀登了。

来南岳之前便相互说好了,除了40岁以上的,谁都得步行上山,开始觉得这任务会比较艰巨,毕竟主峰祝融峰海拔还是有2000多米,但真正走起来一大帮人说说笑笑也没觉得有什么累的,5个小时后我们就到了顶峰,中间还在半山亭吃了顿午餐。

到了顶峰找了个条件极差的宾馆住下,洗了个澡就开始找事情做,电视里播的尽是些超女的比赛,一个赛区一个赛区的来,看得让人直倒胃口,便叫了几个关系特好的凑在一堆整起了“三打哈”。

那天晚餐前我的手气特好,玩点几块钱一把的小KISS居然赢了100多块,我一时昏了头,竟说了句至今还很后悔的话:“晚饭时的酒钱我一个人包了!”

晚饭是在那破宾馆的餐厅里吃的,还没开餐我就跑去问酒的价格,让我很失望的是,没有我要的那种一斤装的简装邵阳大曲,只有2两5一瓶的那种小的,价格比山下翻了一番,而且还只有9瓶了,明显不够。当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便把那9小瓶酒全部买了下来,一开餐便便被喝了个精光,本来也是,这么多人2斤多酒哪够。白酒不够,只好啤酒来凑,于是大家伙又整了四件啤酒,由于我饭前表态说酒钱由我负责,这啤酒钱也得由我来付,于是整个晚饭时我花了200多块钱酒钱,明显亏大了,而且酒还没喝好!很是让人郁闷的说,呵呵。

吃完晚饭后,由于都觉得没喝好,我们几个平时经常在一起喝酒的自然又凑到了一堆,商量着晚上还去哪整一点,几个没人性的家伙居然一致认为这钱还得由我出!我毫不犹豫地表示严重抗议,并以一个人去房间睡觉相威胁,他们才好不容易同意费用AA,老天啊,早知如此我首先打牌的时候就不赢他们的钱了。

几个人一起又买了一瓶白酒,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零食之后,看时间还早,又凑到一起先打几把“三打哈”。晚饭后我的手气其臭无比,连打连输,尽管玩得小,也输了一两百块的说,越玩越郁闷,到午夜12点的时候干脆起身不玩了,喝酒去!

这半夜三更的去哪喝酒?别急,早就商量好了,去祝融峰顶,一直喝到凌晨,捎带着把日出看了。我们一人租了件军大衣筒在身上就上了顶峰。

刚到顶峰的时候,祝融庙的大门是关着的,庙前的水泥坪里亮着几盏电灯,灯光和我的心情一样昏暗。坪里面还有其他几个人,守在庙门口,看模样象是一家子,还带着香烛钱纸,估计是来争着上这头柱香的。他们用很奇怪的目光望着我们几个,搞不懂我们是来干啥的,来看日出的吧,才过12点,也太早了点,来上香的吧,我们根本没带香烛钱纸,他们就是没想到,哥几个是特地半夜三更跑到这海拔2000多米的祝融峰顶来喝酒的!

几个人在坪的角落里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拿出酒和吃的就开整了,他们倒是一个个兴高采烈,就我一人很郁闷,也懒得理这几个烂人,自顾自地化郁闷为食量,不停地喝酒吃东西。几口酒下肚后,我那严重受伤的心灵才有所愈合,开始和他们谈天说地。

我们这几个人中有个是做导游的,天南地北的地方走过不少,而且做导游的都特能侃,自然说话的主角是他了。话题是由我们准备看的日出说起的,这家伙一口气说了10几个地方的日出,详细说了各自日出的特点,他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把我们的心说得痒痒的,对这衡山的日出充满了期待,围着他问这日出究竟怎么个好看法,但他摸了摸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说了句让我们心顿时凉了半截的话:“弟兄们,不是我打击你们的积极性,根据我的判断,今天这日出我们百分之九十是看不到了,要做好思想准备。”

时值初夏,山下已经比较热了,但山顶上却还是很冷,尤其是夜里,还有很大的雾气,坐了一阵,每个人的头发都湿了。而山风吹过来时,寒意直往人的骨头缝里钻,虽然我们都披着军大衣,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将大衣裹紧了些,而且还彼此围拢了些。当时除了那坪里和我们过来的那一边有些光亮之外,其余几面都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究竟这日出有没有看呢?经那哥们这么一说,谁的心里也没有底了,只能继续坐在那里慢慢地喝着酒聊着天,等待几个小时后大自然来给我们最终的答案。

时间按照它标准的步伐在一点点流逝,山顶上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有看日出的,也有来烧香的,他们无一例外地都用奇怪的目光望着我们几个,我们也不去理会,继续喝我们的酒,说我们的话。

随着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山顶也慢慢热闹了起来,烧香的都聚集在庙门口,而看日出的则到处都是,还有那卖蒸玉米、卖茶叶蛋等各种食品的小贩也都上来了,一时间,脚步声、说话声、叫卖声,还有一些MM因为禁不住寒冷而跺脚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时候大家望着我们就有点羡慕了,毕竟谁也不会象我们一样会带酒和这么多吃的上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庙门开了,烧香的信徒便都涌进了庙里,坪里的人顿时少了许多,也安静了许多,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进了我们的耳朵:“绝对不骗你们……今天肯定有日出看……我可以说,今天早上的日出是最好看的日出……”

我们都被这话吸引了,全部扭头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一个中年男人正拿着几件军大衣向几个衣衫单薄的游客在揽出租业务。

“切!”我们那做导游的哥们不屑一顾地摇了摇头:“他纯属在‘盘宝’(我们的家乡话,骗人的意思),这种天气会有日出看就是见鬼了!就要天亮了,你看会有日出不?”说完他往东边指了指。

真的,东边的天际就象我们读书时学过的课文里所描述的那样,露出了一丝“鱼肚白”。许多人也发现了,纷纷朝东面涌来,我们也喝完了最后的一口酒,起身朝东边走去。

究竟有没有日出看呢?到现在我们都将信将疑,只不过我们的心里当然希望还是有看的。然而10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们的腿都站得酸麻起来,东面的天空也变得越来越白,越来越亮,却始终没出现过哪怕一丝红光,更不用说会冒出个红色的球状物体了。

终于,天都大亮了,远近的景物变得越来越清晰,我们这才发现,整个顶峰都被浓浓的雾气所笼罩,在浓浓的雾气中,一座座墨绿色的山峰由近及远,由真实而缥缈,直至终于不见,很明显,这日出是千真万确的没得看了。

我们随着返回的人流往宾馆走去,许多人一边往回走,一边抱怨这讨厌的雾遮住了太阳,但我没有半点抱怨的心情。造化是神奇的,也有它不容改变的法则,虽然没有看到这日出的奇观,但是你毕竟也领略到了日出是领略不到的景观,这说明,造化它也是公平的,不是吗?

我至今还怀念我那次在祝融峰顶喝了一晚的酒的经历,虽然我最终没有看到日出。真的,我很怀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