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洋炮

yaoshudong 收藏 119 1162

洋 炮

很久就想写一下关于在老家的枪的故事,但是由于对枪的一些畏惧心里,一直是下笔艰难,心情沉重。

我们家那里叫土枪洋炮,也许是与洋钉、洋火统一的原因吧,我记得小时候,我二哥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枝洋枪,就想去山上打兔子吧,因那时物资很困乏,人们吃的肉很少,就想去山里打点山珍吃一吃,开始我二哥弄洋炮,我爷爷还讽刺他说,打个兔子要带毛吃它,也就在当天晚上我二哥就打下了一个喜鹊。后来过几天,又打了一个二斤左右重的小兔子,我爷爷也就不说什么了。

以后我二哥打的野味也越来越多,我们吃的野味也是越来越多了,我记得吃过的有野山鸽、傻半鸡、嘎嘎鸡。还打到过一个野鸡,是一个公的,长得很好看,我们还把这个野鸡扒皮了,把肉吃了,把野鸡皮用棉絮撑起来,再把皮缝起来,就成了野鸡标本,在我们家房梁上挂了有十几年,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我也有好长时间没回老家了。

我二哥打到的最大猎物就是狍子了,一身黄色的皮毛,大小和小鹿差不多吧,但我们没有吃到狍子肉,把它拿到城里卖了,当时才卖了四十多块钱。

还有一次打过一个狐狸,不是火狐狸,火狐狸毛是红色的,皮很值钱,而是我们叫玻璃花的那种,皮毛是黄灰色的,那个狐狸皮好象才卖20元钱,要是现在肯定下不来。

有一次还从山上打到过一个野狸子的,长得同家猫差不多,但比家猫大得多,应有十多斤的那样,只是受了伤,还活着呢。后来是我二哥同一个邻居,用一个粗木棒轧在它的脖子上,活活的把它轧死了,是不是很残忍呀。但它的肉不好吃,有一股骚味,也许是我们不会做吧。

我觉得最好吃的还是大雁肉,应该是在大凌河边打的吧,我只吃过一次大雁肉,现在想起来还挺香的。就是大雁很少,季节性很强,所以一般打不到。

还吃过一回獾子肉,感觉很香,但是它的香与别的肉的香味不一样,感觉是一种特别的香味,它的油很珍贵,具说治烫伤、烧伤很好,我们家炼的獾子油,留了很长时间,用的次数很少,由于存放不好,还让老鼠吃过一回。只用过一回,是我本家三哥的孩子烫伤了手臂,到我们家找了獾子油抹在了手臂上,现在想起来,他手臂上黄澄澄的獾子油还在眼前清晰显现呢。

其实,打得最多的,吃得最多的,还是山兔子,由于兔子比别的小动物多,所以打得也多,一般是从秋天开始打,夏天兔子肉说不好吃,打来兔子一般是做成肉丸子,再放上点别的菜,用锅一煮就吃了,也觉得很好吃。

由于洋炮装的枪沙是散沙,有时冬天时也用洋炮打家雀,我记得有一次在我们家的偏房上,一下子就打下了七个家雀,我们还用它的肉做成饺子馅,包了饺子,但吃着是什么味,现在想不起来了。

洋炮我想起来为什么会心情沉重呢,因为洋炮或它的附件会造成人身伤亡的,我的本家既有伤的,也有因为受伤而失去生命的。

先说一下,我二哥受到的伤害,由于,洋炮发火的地方有个叫奶子的地方,就是一个上细下粗的小铁管,下面与枪管连接,它上面得放上一个叫泡子的东西,里面是黄色火药,我们叫它黄药,是用它发火的,扳开机头,一搂扳机机头砸在泡子上,黄色火药就着了,然后引燃枪管里面的黑色火药,黑色火药燃烧把枪沙子(铁沙)推出枪堂。枪沙就能杀伤动物了,但由于里面的黑色火药有时也会从奶子上喷出火来,我二哥就是因为有一次让火药烧了眼睛,所以有一次面粉厂招工,由于眼睛不行才没去成。

还有一个本家二哥,在我们村做赤脚医生,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小瓶黄色火药,也许是想从里面取出点来,在拧瓶盖的时候,黄色火药爆炸了,炸断了几个手指头,现在还是残疾呢。

还有一个是我本家的一个大哥,是在我都出来,不在家了的时候,不知也怎么弄了一枝洋炮,一次去山上打兔子,一开始枪没响,但是这个兔子离他很近,也许是吓傻了吧,枪没响,这个兔子也没跑,他就拿起枪管,用枪托去砸兔子,但这时枪却响了,枪口正对着他的肚子,里面的枪沙都打进了他的肚子,如果去医院把里面的枪沙都取出来,也就没事了,但他与媳妇关系不好,他媳妇不想给他治,所以拖了好长时间,终于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哎,死得不值呀,由于我这个本家大哥人很好,小时候我们又经常同他在一起玩儿,现在想起来,还心里隐隐作痛呢。


本文内容于 2008-9-10 11:57:00 被yaoshudo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