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送走黄卫国人等,宁馨儿倒好洗脚水,要石头和久龙洗脚。

石头道:“姐姐,你先洗。”

久龙道:“姨姨,还是你先洗。”

孙百康和孙黄氏见宁馨儿愣在那了,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孙黄氏道:“这可得改口了。”

具体怎么改口,谁改口,孙黄氏没说。

宁馨儿就把孙百康和孙黄氏叫到了西屋,“郑团长,石头和久龙一个叫我姐姐一个叫我姨姨,这可怎么好呢?”

孙百康和孙黄氏异口同声道:“是啊!这可怎么好呢?”

郑守义愣了片刻,“让石头也叫你姨姨吧。”

宁馨儿仍面有难色,“那我和孙……”

孙黄氏连忙接过来道:“馨儿,今后你就是我的妹子了。”

宁馨儿就嗯了一声。

“石头快过来。”孙黄氏等石头过来后,又道:“石头,从现在起,你可得改口叫馨儿姨姨了。”

石头就叫了宁馨儿一声姨姨。

宁馨儿抚摸着石头的头,“乖!”

等宁馨儿洗过脚,石头让久龙先洗,久龙就道:“你是哥哥,你先洗。”

石头道:“你是客人还是你先洗。”

宁馨儿在一旁就笑了,“我看你们哥儿俩就一起洗吧。”

于是,哥儿俩就一起把脚伸进了盆里。石头用脚趾头挠挠久龙的脚心,久龙也用脚趾头挠挠石头的脚心,两人就笑个不停。

两人洗过脚,都争着倒洗脚水,结果,两个人抬着倒了洗脚水。

孙百康和孙黄氏在一旁别提多开心了。

留守的三个便衣战士,丁大勇披着孙百康给的蓑衣在门口站岗,另两个在锅屋躺下了。

石头跟孙百康和孙黄氏睡去了,久龙跟宁馨儿也睡下了。

这一夜,郑守义失眠了。

郑守义自从苏醒之后,心情就十分沉重,更被剧烈的疼痛煎熬着。虽然他不停地在清醒和昏迷中交替,封洼村的那一幕却让他刻骨铭心。他知道,玉芝死了,小芳死了,李二爬子死了,吴迅祥死了,还有跟随他的十几个弟兄以及跟随吴迅祥的十几个弟兄。他也知道,玉芝和小芳是他让李二爬子打死的。虽然当时是处于无奈,可现在他依然五内俱崩,黯然销魂。虽然其中一个是他的老婆,另一个是别人的老婆,可在他看来,两个都是他的女人,谁都是他生命中的不可缺少,宝贝儿。可这两个女人却是永远的离开他了,永远的在他的身体之外了。在封洼村,当李二爬子知道包围他们的是王善人的时候,就后悔以前没剪除王善人,到了现在,他更是后悔莫及了。之前,如果他想剪除王善人的话,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可他老是因着和小芳那一腿,而感觉对不起王善人,才迟迟没有痛下杀手。真的没想到会在阴沟里翻船,大意酿造了一生喝不完的苦酒。挨完打才想起来把式,他暗下决心,等他伤养好后,一定亲手把王善人碎尸万段。可当知道王善人已经被消灭之后,不无遗憾,仍有余恨。而今后,自己还会再心慈手软吗?

他太多的牵挂玉芝和小芳的尸体,真的想不出她俩的尸体会被人掩埋在何处?他感到是他害了她俩,如果,这个世界上不曾有他,她俩会有此遭遇吗?会这样年纪轻轻的就丢了性命吗?而这两个女人可都是个顶个的好女人啊!玉芝的漂亮和贤惠,小芳的漂亮和重情……

当他知道玉芝已经被埋葬在大刘庄,在心里稍安之后,他在想,小芳的尸体埋在哪里了呢?他很清楚,他亏欠小芳的太多了!没有及早地带小芳私奔,没有上心地去寻找小芳,更没有耐心地等待小芳……在小芳那,他扮演了一个负心汉的角色!

也只能到小芳的坟前哭一场了。

当他真正苏醒过来之后,不可思议,眼前怎么会是孙百康、孙黄氏、石头呢?另外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小女子。看来这是在孙百康家,是孙百康把他救了。在他断断续续的潜意识里,孙百康可是他的恩人,即替他养儿子还救了他的命。过去小芳给他说过,现在石头还不知道他和小芳是石头的爹娘呢,可他感到石头对他好着呢,亲着呢。也许是他救过石头的原因,也许这就是血脉之亲。现在,孙百康公姥俩是不是知道了他和石头的关系呢?他不得而知。可他也能感觉到,孙百康公姥俩对他好着呢,不是一般意思上的军民鱼水情。也仅仅是他救过石头吗?他同样不得而知。或许,小芳早就把石头的身世告诉给了孙百康公姥俩呢,只是大家没机会戳破这层窗户纸罢了,而这才是孙百康公姥俩对他好的真正原因呢。或许孙百康公姥俩根本就不想戳破这层窗户纸,让石头永远只是他们的儿子呢。而如此对待他,只是出于仗义,抑或是他曾经救过石头,这不是不可能的。如今小芳已经死了,今后这认儿子的事也就悬了。话又说回来,他凭什么要认石头这个儿子呢,仅凭石头的生命是他给的?可他毕竟没养过石头啊!其实,认不认石头这个儿子还不是一样,他心里明白就行了,石头能对他亲热也就足够了。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照料他的小女子叫宁馨儿,是个医生。虽然宁馨儿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他的病情,料理着他的生活,却也没把她怎么往心里放。在他的下意识里,只是有个小女子在照料他而已。即便宁馨儿老是絮絮叨叨地和他讲话,给他念小说,可他不是心不在焉,就是脑子开小差了。

过去,他对宁馨儿仅有感激之情,几乎没心思多看她一眼,她被玉芝和小芳排斥得远远的。可现在,她却为了保护他,成了他的“工作太太”,这就不能再忽视她的存在了。

此时,宁馨儿在打着细微的鼾声。

郑守义在倾听。

这时,郑守义想起了黄卫国、朱邦乾和宁馨儿关于“工作太太”的一段对话,感觉宁馨儿对“工作太太”一职的态度还是挺积极的,真的说不清宁馨儿为什么会这样?再者说了,他现在的伤情基本上稳定,宁馨儿有必要一天到晚都守在这吗?难道是因为正如黄卫国所说的他和宁馨儿是“天生一对”?朱邦乾说宁馨儿是美人儿一个,可他还真的没注意宁馨儿的长相呢。现在想想,宁馨儿还真是美人儿呢。至于什么“美差”和“ 偷着乐”,他可没心情琢磨。玉芝和小芳可是尸骨未寒呢,想到这,他又泪湿枕巾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