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37

zzfu2008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这几天都是刘老太太陪伴狗子的。当狗子听到敲门声之后,以为是郑守义回来了,点着灯,披上袄,穿上鞋就开门跑出去了。见是王成彪和两个不认识的人,就道:“成彪叔,我爹呢?”

“你爹让我们三个来接你的,快穿好衣服,收拾一下跟我们走吧。”

“好!我爹这在哪里呢?”狗子欣喜若狂。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几人进了屋,刘老太太也已经起床了,见是王成彪,就道:“成彪,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守义呢。”

“奶奶,是我爹让成彪叔他们来接我的。”狗子欢天喜地忙着穿衣服,又道:“奶奶,你帮我把书包收拾一下。”

刘老太太望着王成彪,疑惑道:“可是真的?”

“是去见守义哥呢。”

刘老太太一边给狗子收拾书包,一边道:“这可是真是太好了,老天爷有眼呢。阶民现在怎么样了?”

王成彪随口道:“好着呢。”

“那就好。他跟着守义,我放心。你给他捎个信,有空回家来一趟,有人给他说了一门亲。”

“好!”

等狗子收拾好,几个人就上路了,招来几声狗叫。

狗子坐在王成彪胸前,问道:“成彪叔,我爹知道我娘死了不?”

“知道了。”

“那我爹为什么不回来一趟呢?”

“那就是你爹的事了,我怎么知道呢。”

“是不是我爹受伤了?”

王成彪一声“驾”,马儿就奔跑了起来。

狗子就不再问了,可心里沉甸甸的。

弥雾般的雨仍在继续,扑在人的脸上冷冰冰的。

不一会就来到了孙百康家门口,门口有几个站岗的,见王成彪下马后都敬礼,狗子随王成彪进大门后,小声道:“成彪叔,你当官了?”

“可是没法与你爹比的。”

说话间,两人进了屋。

孙黄氏看到狗子后就傻了眼,可是和石头一对双生呢。

宁馨儿看到狗子后也傻了眼,可是和石头一个模子呢。

狗子进了西间,见有些人在说话,而爹却在床上躺着,就知道爹真的是受伤了,就含泪道:“爹!”

郑守义见是狗子,就慢慢地伸出了手,等狗子递过手来就紧紧地抓住了,“狗子,你来了。”

“爹!我来了。你受伤了?”

“是的!”

“哪里受伤的,我看看。”说完,狗子就掀开了被子,见胸部缠着绷带,“爹!我害怕。”

“好孩子,别怕,爹没事的,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爹!我娘没了。”狗子说到这,就双手抱着郑守义的那只手,埋头痛哭了起来。

周围的人也都抹泪。

郑守义噙着泪,哽咽道:“狗子,快别哭了,爹可是在这秘密养伤的,要是让坏人听到可就麻烦了。”

狗子的哭声嘎然而止,但依然泪如雨下,见爹泪汪汪的,就用袄袖子给爹抹泪。

石头在一旁,眼睛也湿润了。

这时,黄卫国道:“狗子,过来让大爷看看。”

郑守义就道:“狗子,他就是湖西地委的黄书记,快叫黄大爷。”

狗子面对黄卫国就叫了一声黄大爷。

黄卫国拍了拍狗子的肩头,“好孩子!上几年学了?”

“三年。”

“石头,你过来。”等石头过来,黄卫国又问石头,“你上几年学了?”

石头道:“也是三年。”

“石头,你几岁了?”

“九岁。”

“狗子,你几岁了?”

“八岁。”

这个时候,黄卫国蓦地感到,石头和狗子简直就是一对双胞胎,就想起了王善人的那封密件,看来这石头就是郑守义和王善人的姨太太小芳所生的了。

“狗子,那你可得叫石头哥哥了。”

“石头哥。”狗子叫道。

“狗子,我看你的书包也拿来了,我们明天一起上学去好吗?”

“好!我叫郑久龙,狗子是我的小名。”

在场的人都笑了。

黄卫国又呆了一会就要走了。临走时,真的就给郑守义留下了两支驳壳枪,还有二十块大洋。并对留下来的三个便衣战士千叮咛万嘱咐。

朱邦乾、王沛然人等也都一一和郑守义握手话别。

到了西边的树林,黄卫国把人拢到一起道:“我现在宣布一条纪律,知道郑团长在这养伤的人,除地委几个主要领导之外,也就我们这些人,不准给任何人透露此消息,包括你身边的战友,还有你的爹娘。只能说是郑团长去山东分局开会学习去了。都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众人异口同声。

“出发!”黄卫国一声令下。

马队上了路,片刻就兜起一阵旋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