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35

zzfu2008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URL] 郑守义艰难地“啊”了两声之后,慢吞吞地道:“同志们都好吧!” 宁馨儿惊喜道:“天!他居然能讲话了。” “都好着呢,同志们听说你还活着,别提有多高兴了。你伤着哪里了,让我看看。”黄卫国说过就掀开了被子,听宁馨儿介绍说是贯通伤,就道:“守义,你可真是命大啊!真是吉人自有天相。” 前来看望郑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郑守义艰难地“啊”了两声之后,慢吞吞地道:“同志们都好吧!”

宁馨儿惊喜道:“天!他居然能讲话了。”

“都好着呢,同志们听说你还活着,别提有多高兴了。你伤着哪里了,让我看看。”黄卫国说过就掀开了被子,听宁馨儿介绍说是贯通伤,就道:“守义,你可真是命大啊!真是吉人自有天相。”

前来看望郑守义的人都唏嘘。

郑守义却泪水汩汩流淌,抽泣着道:“玉芝那天死了,不知道被人埋在哪里了?”

黄卫国道:“当天我们就知道封洼村的事了……玉芝埋在大刘庄了。”

“那狗子呢?他现在哪里?”

“跟着刘阶民的父母呢。”

“阶民怎么没来啊?”

黄卫国立马道:“他在驻地呢,得有人看家啊!”

郑守义道:“是啊!昨天晚上我还梦见他呢……”

黄卫国怕郑守义接着问下去,就裂到了一边。

朱邦乾握着郑守义的手,含泪道:“你小子可是想死我了。可你也太不够朋友了,你入黄书记和沛然的梦,怎么就不入我的梦呢?可是辜负了我一片兄弟之情。等你伤养好后,我再给你算账。”

郑守义咧了咧嘴,“等我伤养好后,我请你喝酒。”

朱邦乾啼笑皆非地道:“好!我等着。”片刻又道:“给你报告一个好消息,沛县的鬼子和汉奸全部被消灭了。”

“真是一个好消息呢,可是省我的事了。”

等朱邦乾裂到一边,王沛然握着郑守义的手,呜咽道:“郑团长,难道不请我喝酒?”

郑守义道:“怎么会少你呢,我哪回喝酒少你了?”

“可不是嘛!郑团长,祝你早日恢复健康。”王沛然说完也裂到了一边。

王成彪抓着郑守义的手,什么也不说,只是哭。

郑守义道:“成彪啊!别哭了,我来问你,骑兵连现在怎么样了?”

王成彪抹了一把眼泪,“好着呢。你就放心养伤吧,在我手里不会出什么事的。”

“你嫂子死了,现在狗子一定很想念我的,你现在就去把他接来。我也很想他的。”

“好!我这就去。”王成彪说完就出去了。

陆续过来一些人和郑守义一一握手。

这时,郑守义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她叫宁馨儿,是个大夫,大学生呢,是她和他舅舅给我治疗的。”

孙百康在一旁道:“她可是从来这就没走过呢,真是多亏她了。”

黄卫国立马握着宁馨儿的手道:“我代表湖西地委和独立团感谢你和你舅舅了,你爷俩也是湖西地委和独立团的恩人。”

宁馨儿落落大方地道:“不用谢,救死扶伤是每一个大夫的职责。能为郑团长这样的抗日英雄治疗,那是舅舅和我的荣幸。我是不是该向您汇报一下郑团长现在的情况了?”

“好的!那我们就去东间里说话吧。”

朱邦乾、王沛然和军医邱大夫也跟着过来了。

孙黄氏吃过晚饭就烧了两瓶开水,这正往饭桌上摆好的碗里倒水呢。黄卫国少不了要对孙黄氏感谢一番,之后就询问是怎样把郑守义解救到家里来的。孙黄氏就如实说了,并把宁馨儿夸奖了一番。宁馨儿自是谦虚,把给郑守义的治疗过程和饮食情况介绍一遍之后,“现在所面临的严重问题是缺少消炎主用药盘尼西林,因为我只一盒,每天的剂量也就欠缺了。”

邱大夫道:“我那也就几支了,也都让我带来了。”

黄卫国道:“敌伪对根据地的军事扫荡十分频繁,在对经济封锁的同时,对医物和医疗器械更是严加管理,以致十分匮乏。但是,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确保郑守义等同志的用药不再是个问题。”

朱邦乾道:“现在还面临郑团长是在这继续治疗还是回到根据地治疗的问题。依我看,郑团长应该回根据地治疗,因为今天下午,沛县又来了一个中队的鬼子,而孙围子离县城又这么近,随时都可以发生意想不到的危险。再说了,我们又不可能留下足够的兵力加以保护。”

王沛然道:“这的确是个问题。又不是短时间,人员留多了的确不方便,也容易暴露,适得其反。我赞成朱参谋长的意见。”

黄卫国道:“听听宁大夫的意见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