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药泛滥:潘金莲与明朝社会风气 zt




却说李瓶儿招赘了蒋竹山,约两月光景。初时蒋竹山图妇人喜欢,修合了些戏药,买了些景东人事、美女想思套之类,实指望打动妇人。不想妇人在西门庆手里狂风骤雨经过的,往往干事不称其意,渐生憎恶,反被妇人把淫器之物,都用石砸的稀碎丢掉了。又说:“你本虾鳝,腰里无力,平白买将这行货子来戏弄老娘!把你当块肉儿,原来是个中看不中吃腊枪头,死王八!”常被妇人半夜三更赶到前边铺子里睡。


——《金瓶梅》第十九回


潘金莲、李瓶儿都是“好淫”之辈,春宫图、淫器之物,当然是她们日常生活离不开的东西。不仅仅在民间,就是在宫廷之内,一些淫秽之物充斥宫内。某种程度上说,应该是宫廷中统治者们的荒淫,才影响下层民众的效仿。比如潘金莲与西门庆看的春宫图,就是花太监从宫中带出来的,给了李瓶儿,后又转手到了西门庆这里。


从嘉靖到万历年间,明朝皇宫之中,发生两起特殊案件,“红丸案”、“梃击案”,这些案件之中,隐藏在宫廷之内,非偶然事件,而是积怨已久的一次爆发。而这些案件的起因都跟一个东西有关系。


明朝中后期,不但是社会政治生活日益衰落,在皇宫大内也是生活日益糜烂。皇帝醉心于长生不老,得道求仙;后宫专心于勾心斗角,争权夺势。


后宫糜烂生活,当然离不开原始男女关系的问题。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三千佳丽,全部是伺候皇帝一个人,不管身体多棒,也禁不住啊。再加上,有时皇帝不加检点,能够正常活着就不错了,更不用说颐养天年。本身素质的不强,转而借助外力的辅助。“房中术”、“春药”等应时而生。


可能从古到今,寻找强身健骨,固本求源的方法很多,不过,都逃不过两大类,一是吃药,用药物刺激男根勇猛持久,这种药古时称为“媚药”,今人称为“春药”;一是练功,经由持之以恒的运气或按摩,达到同样效果,这种特殊的功夫,古时称为“阴道”,今人含蓄一点的称之为“房中术”,时髦了说就是“性爱技巧”。


古书记载,中国还真出现了不少房中术高手,比如在《后汉书·方术列传》和晋人葛洪《神仙传》、明人李攀龙《列仙全传》里都有记载。这些人包括容成公,著有《容成阴道》二十六卷,后世因他而称“房术”为“容成之术”;广成子,主张“毋功尔形,毋摇而精”。


秦汉以前,中国的道士以草本之实来强身补体、益寿延年,并以此来追求更丰富的性生活。在《搜神记》、《神仙传》、《列仙全传》等书上,上古术士借草木壮阳强身的故事真是不胜枚举,如:山中毛女食柏实,不饥不寒、不知年岁;彭祖常食桂芝,寿八百岁;张于声服五加皮酒,寿三百,房事不绝等等。

魏晋时,又有左慈、甘始、东郭延年、冷寿光等人,他们的房术技巧在正史中曾留下一鳞半爪的记载,如《后汉书·方士列传》中就曾记载了甘始、东郭延年的事迹。实际上,这几人的房术理论,至今仍可从残存的《素女经》、《玉房秘诀》等书中略见一斑,其思想大要“还精补脑”,至今犹为许多人尊为金科玉律,奉行不误。


《神农经》上有这么一段话“上药养命,中药养性,下药治病”,这种理论传到魏晋时,就由术士张仲景研究出了“五石散”,这是一种可以强身壮阳的回春药。五石散用水银、雄黄、云母、石英、石钟乳等五种矿石做药材,经过炮制煅淬的手续后研磨成粉,混合在一起,服食下肚。五石散开始是用来治疗伤寒的,因服下之后体内大热,所以到后来便用它来治疗肾亏了。然而雄黄性甘辛而有大毒、水银更是大毒,把这五种矿石吃下肚,虽可取热壮阳于一时,但矿石之毒渐在人体中储积起来,终将毒发而暴毙。唐代神医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曾说过“宁食野葛,不服五石”的话,野葛是一种有剧毒的草,孙思邈劝人宁可吃野葛,也不要服用五石散,可见五石散对人体的毒害有多剧烈。


宋人鉴于古人服石毒发、痛苦暴毙的可怕,渐渐舍金石矿物的回春丹,而改寻其他的壮阳药;当时所服用的有龙盐、山獭骨等。据宋朝的《士林纪实》记载,在宋朝士大夫们服用龙盐来壮阳是件很平常的事,实际上龙盐就是产于我国西部边疆地区的紫梢花。至于另一样闺房瑰宝就是产于广西宜山县的山獭了。据宋人范大成的《桂海虞衡志》上说:如果公獭找不到配偶,就抱着树木把生殖器插入树干里而死,于是当时的汉人向当地的峒人购买山獭,希望服下它的骨粉后,能与山獭一样“勇猛”,博得异性的赞佩。不光是山獭骨可做回春药,山獭鞭更可回春,与山獭品种接近的水貂、海狗、狗,它们的生殖器——貂鞭、海狗肾、狗鞭也都被追求者们视为房中补虚的圣品。


明朝中晚期,社会从上到下腐败成风,宫廷是糜烂的源头,明武宗不理朝政,纵情淫欲,建豹房,内置数不清的美女供他玩乐,还不满足,还要到民间去调戏良家妇女。明朝宫廷秽乱最多,“红丸案”、“梃击案”据传都与宫廷秽乱有关。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这样的朝廷影响下,士大夫阶层普遍颓废堕落,炼丹制药,互相传授房中术,绘制春宫图等等,蔚成风气。


为了壮阳补虚,古代中国的好色之徒还有服用人体排泄物作为回春妙药的陋习,例如明时风行宫内的“红铅”就是以童女的初行经水为主要原材料的。除了红铅外,明朝中叶时还流行用童男童女的小便提炼雪白的“秋石”作为回春灵丹。


明朝嘉靖年间的“壬寅宫变”,就是“红丸案”的开幕。这是历史上一起罕见的宫女起义。当时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为求长生不老药,命方士炼丹。这“红丸”制法很特别:须取童女首次月经盛在金或银的器皿内,还须加上夜半的第一滴露水及乌梅等药物,连煮七次,浓缩为浆。再加上乳香、辰砂、松脂等拌匀,以火提炼,最后炼蜜为丸,药成。当时皇帝迷信,认为未有经历人事的宫女的月经可保长生不老,因此大量征召十三四岁宫女,并命方士利用她们的处女月经来制丹药。另外,为保持宫女的洁净,宫女们只能吃桑、饮露水。所以,被征召的宫女都不堪苦痛。


据《明实录》载,嘉靖年间,为了配制“红丸”,前后共选少女1080人。嘉靖二十六年的二月,从畿内挑选十一至十四岁少女300人入宫,三十一年十二月又选300人,三十四年九月,选民间女子十岁以下者160人,同年十一月,又选湖广民间女子20余人,四十三年正月选宫女300人。这些尚未成年的小姑娘,后来都成了嘉靖皇帝制药后的“药渣”了。


结果,以杨金英为首的宫女们决定起义。她们趁嘉靖帝熟睡之时,用麻绳希望勒毙他。谁知在慌乱之下,宫女们将麻绳打成死结,结果只令嘉靖帝吓昏,而未有毙命。由于此事发生在嘉靖壬寅年(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所以后世史学家称之为“壬寅宫变”。


明朝皇帝的寝宫是紫禁城内的乾清宫。除了皇帝和皇后,其余人都不可以在此居住,妃嫔们也只是按次序进御,除非皇帝允许久住,否则当夜就要离开。嘉靖年间的乾清宫,暖阁设在后面,共9间。每间分上下两层,各有楼梯相通。每间设床3张,或在上,或在下,共有27个床位,皇上可以从中任选一张居住。因而,皇上睡在哪里,谁也不能知道。这种设置使皇上的安全大大加强了。


但是,尽管如此,仍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值得人们深思。


明末历史学家谈迁对此案的看法为“深闺燕闲,不过衔昭阳日影之怨”,说成是一个妇人争风吃醋的结果,估计这种说法有点牵强。不是嘉靖把宫女们逼到绝路上,戒备森严的皇宫中也不会有宫女意欲谋杀皇帝。


深受这种“红丸”其害的还有另外一个皇帝。明光宗泰昌帝朱常洛自幼不得其父喜爱,13岁才出阁读书,又长期辍读,经历坎坷。即位前的几十年中,他孤僻、压抑,遂沉湎酒色,恣情纵欲,这无疑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状况。朱常洛即位后,颇具心计的郑贵妃为保全自己,取悦新帝,从侍女中挑选了8名能弹会唱的美姬进献给泰昌帝。贪于酒色的泰昌帝纳8姬后,本已虚弱的身体,不几日更是“圣容顿减”,“病体由是大剧”。


“红丸”本是宫廷中特制的一种春药。当年道士陶仲文因献“红丸”有功,受宠于嘉靖皇帝,一跃而成为朝廷显贵。朱常洛身体本不强健,此番又与这些女人淫乐,可他并不节制自己,一天夜里,为了寻求刺激,朱常洛服了一粒“红丸”,结果,狂躁不已,狂笑不止,精神极度亢奋。此时,原郑贵妃宫中的内医崔文升入诊帝疾,他本应用培元固本之药,却反用去热通利之药,使泰昌帝腹泻不止,委顿不堪。重臣杨涟上书,指责崔文升误用泻药。崔文升反驳说并非误用,而是皇帝用了“红丸”造成病重。


病危之中的朱常洛,仍不忘服用“红丸”,鸿胪寺丞李可灼当即进了颗红色丸药,朱常洛初服一丸,四肢和暖,思进饮食。晚上,朱常洛又要求再服一丸,李可灼又进了一颗红色丸药。结果,不大一会儿,皇上就手捂心口,瞪着两眼,挣扎几下,一命呜呼了。


大臣们联想到梃击案以来的风波,不禁疑窦丛生,所谓“张差之棍不灵,则投以丽色之钊;崔文升之泄不逮,则促以李可灼之丸”,这一系列事件岂非正是有目的地陷害皇帝吗!继泰昌帝而后新登极的天启皇帝朱由校迫于舆论压力,罢免没有尽力阻止李可灼进药的内阁首辅方从哲,将崔文升发配南京,李可灼充军,此案草草收场。但泰昌帝之死究系何因,始终未解,“红丸案”成为明宫疑案之一。


除了春药、房中术之外,还有春宫图,春宫图是描绘男女性爱生活、特别是各种性交姿态的图画,由于它最初产生于帝王的宫室,描写春宵宫闱之事,所以称为春宫。


沈德符的《敝帚斋余谈》中有一段阐述了春宫画的起源:


春画之起,当始于汉广川王画男女交接状于屋,召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及齐后废帝于潘妃诸阁壁,图男女私亵之状。至隋炀帝乌铜屏,白昼与宫人戏,影俱入其中。唐高宗“镜殿”成,刘仁轨惊下殿,谓一时乃有数天子。至武后时,遂用(镜殿)以宣淫。


其实,春宫图并不是以宣淫为目的,而是具有激发性欲的功能。通过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等感觉器官实现性刺激。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起到性教育的功能,即作为性学书籍的插图来昭示人们。在汉时以春宫画给新娘做嫁妆,以指导夫妻性生活,这被称为“女儿图”、“枕边书”或“嫁妆画”,这在后世的民间也有流传。另外,古时候,人们还认为春宫图有辟邪的功能,就跟“避火图”的功能差不多。很明显,后人不能狭隘地理解春宫图。


文章摘自《读金瓶梅品明朝社会》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