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41.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41.

于是干奎宁快速回头一看,后面果然有4架敌机正在向他追击,而且已经近得能够看见机舱里的驾驶员。他急忙对准了敌机,狠狠地按下炮钮,然后来了一个快速地向上跃升。就在他拉起的时候,后面的敌机开火了。敌机的炮弹紧擦着他的机身飞窜过去。幸亏米格-15空中灵活、速度快,要不然肯定被敌机的炮弹击中了。


正当干奎宁暗自庆幸的时候,他的米格飞机进入了螺旋。灵活的米格战机突然像一个空心大铁砣,打着旋儿从数千米的高空向地面坠去,1000米、800米、500米……机舱里的干奎宁就像被湍急的旋涡携裹的一片小树叶,眼前瞬间是天,瞬间是地,天和地都在急速地旋转着。尽管米格战机以可怕的速度向地面坠落,但倔强的干奎宁已经从刚才惊心动魄的战斗中找到了镇静的感觉,沉着冷静地作出了处理。螺旋终于改出,米格战机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一个跃升,又蹿上高空。




这时,突然“嗖”的一声,一架敌机冒着黑烟,从他身边急剧地坠落下去,险些砸在他的机翼上,原来是他刚才发射的炮弹把敌机给打中了,但干奎宁不知道那架敌机是自己打掉的。他发现在不远的地方也有一架米格飞机,认为一定是那架米格飞机打中的。干奎宁羡慕不已,心想:“怎么人家一打就冒烟,我为什么就不行?”


干奎宁心里不禁产生了一股无名的怒火。真是冤家路窄,他突然发现前面有两架敌机被战友的米格飞机给打散了,像一对晕头转向的兔子,正撅着尾巴往前飞。他加大油门向前猛追,瞄准、锁定……“咚!咚!……”连开数炮。


“怎么还不冒烟?”干奎宁亲眼看见敌机中弹了,但它还是没有冒烟,这让他很恼火,“难道这家伙这么经打?”


干奎宁正要追赶,准备再补上几炮,这时响起了空中指挥员命令返航的呼叫。无可奈何的赵宝桐只好拉起驾驶杆,开始升向高空返航……飞机返航落地后,赵宝桐突然感到一种极度的疲惫,浑身瘫软、无力,连爬出座舱的力气几乎都没有了。后来,通过专家判定射击胶卷,确认干奎宁击落了1架敌机。


有了第一次的空战经历后,尽管和参加过二战的美军飞行员相比还是一个新手,但干奎宁已经找到对付敌机的高招——勇敢、战术加技术。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干奎宁驾驶着他这架心爱的、已经飞得变形的米格-15战机总共击落了1架F-84、1架F-80,还击落了2架被美军称为最先进的作战飞机——“佩刀”式F-86,成为全师击落敌机最多的飞行员之一。


干奎宁后来成了中国武警的一员少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而王兴培在自己的岗位也是不遑不让,他的医术为许许多多的志愿军战士换回了健康和战斗力。

这是在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某野战病院里发生的事情。

朝鲜人民军的金昌步战士,现正在这个野战病院受着亲切和周到的治疗。他述说了自己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野战病院受治疗的经过:

“那是在某日某一战线上发生的事情。我的任务是侦察前方敌阵。我沉着地深入敌阵,当我详细侦察了敌情后,于回队中途时,遭到敌人雨雹般的射击,肩膀上受了重伤。我振作精神,几次努力要站起来,但身体一点都不能动弹,终于昏迷过去了。”

“就在这时候,走过这一带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友们,发现了我,即刻送到后方的野战病院,——就是我现在受着亲切看护的这个地方。”

“中国张大夫,即刻施行紧急治疗,但由于我流血过多而引起了严重的贫血症,生命危险了……张大夫马上检查我的血型,发现了和他的血型一样。他为了救一个朝鲜人民的战士,豪不犹豫地立刻从自己身上抽出许多血,又亲自输给我。我由于张大夫的输血救援,终于脱离了险境。……这都是我后来听说才知道的。……”

“张大夫高贵的牺牲精神,还不仅如此。上级知道了张大夫这个牺牲自己援救战士的行动后,为了照顾他的健康,以奖金表扬了他。但是,张大夫得来的钱,却买了鸡、鸡蛋等………,送给我吃。”

“我就在张大夫这样热情和周到的照顾下,不但遇救了,而且不久可以回到前线了。”

“……每逢我向他致谢时,他只说:‘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们为了打倒共同的敌人,我们不惜一切。’这样一句话。”

王兴培所在部队长所领导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某后方医院的军医和护士同志们,贡献出全部热情与力量医疗并看护着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部队与朝鲜人民军队的伤员们。

一天,军医与护士们到前方去医疗伤员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身受重伤的志愿军战士,因为流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脸色苍白,陷于昏迷状态。

输血!军医和护士们立刻想到了这唯一而急救的办法。

一分钟也不许停滞!军医和护士们决心要用一切办法救出这个为了人类正义而战斗的真实的人。

快到外科室去!军医和护士们用担架把战士抬起来了。

谁也没有说应该输谁的血,因为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已经决定抽自己的血。

到了外科室,护士们都各自准备着抽自己的血。军医同志很难决定应该用谁的血才对。这个时候,崔彩玉(译音)护士已经抽出了自己的血,拿着输血器跑到军医面前说:“我的血型和这个中国同志的血型是一样的,是O型。”她已经检验过这战士的血型。军医决定输崔彩玉同志的血。

一CC,二CC……注视着自己的血输进战士的左腕,崔彩玉同志、军医和护士们,再一度深刻地感觉到在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携手奋起的朝中人民的巩固友谊。

过了一些时候,战士醒过来了!身体动起来了!军医和护士们异口同声地喊出:“万岁!”他们高兴得像救出了自己的亲兄弟一样。

在这个医院里,在温暖的看护中,治疗了二十多天,这个战士就要出院重新回到战场上去了。虽然是短短的二十多天,军医和这个战士之间已有了亲密的友情,他们好像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一样。这个战士的名字叫做张华国,是在清川江一带包围敌人进击中受伤的。

他在出发之前,站在军医和护士们的面前,拿着枪,摸着受伤的肩膀说:“在我的心脏里沸腾着你们的热血!你们给我的血在我的血管中跳动。以热血结合起来的友谊将永远巩固发展。我为了你们的祖国朝鲜的独立,为了我们伟大的中国,我将贡献出与你们的鲜血交流在一起的血,再到前线去勇敢杀敌!”

而在更多的时候,王兴治还得上战场去进行战地救助。带着钢盔,穿着印有红十字的草绿色志愿军军服,王兴治和一个卫生兵弯着腰行进在四处爆炸不断的战场。他现在的任务不仅是要抢救那些志愿军的战士和人民军的战士,也得抢救那些美军和其他联合国军的官兵,要尽人道主义的最大限度。

王兴治看见了一个受伤的美军士兵,他大约30岁。由于在前线误踩地雷,他的腿部一片血肉模糊。医生说他的小腿肌肉里有很多弹片、沙石和碎布,还失去一只脚趾。就在他被抬入手术室清洗伤口及切除死皮时,战地医院又响起空袭警报声,医生护士纷纷从医院逃出,躲入战壕。这时,有人大声命令战壕里的医生护士尽量靠近战壕两边站立,以便腾出空间摆放伤兵。而在后面,更多伤员被抬了进来。还算好,美国人要比日本多一丝的人间气息,他们看见了地上大大的红十字,便调转机头飞回去了,没有投下一枚炸弹和进行一次扫射。

但是,在离开医院后不久,王兴培还是听见了强烈的爆破声和机关枪的连续射击的声音。王兴培的心都紧缩起来了,他不知道,这些空中的强盗又会制造多少缺手少脚的人出来。

血、血、血,到处都是血,体内流动可能随时飞溅到外面来,而自己的血也可能流入别人的血管。但是,王兴培已经习惯在血液中生活了,他离不开血的环境。而在上甘岭,就不仅仅是血了,还有火与干渴的折磨。那里更需要更是水和弹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