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39..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URL] 40.  1953年第1季度,美空军加紧对大宁江桥和清川江桥地区的空中封锁。志愿军空军与美机激战于该地区上空,有力地掩护了地面部队突击完成部队调动和物资储备等运输任务。4月7日,志愿军空军在反击偷袭空军基地的美空军F-86飞机的战斗中,将美空军上尉小队长、号称双料“王牌”飞行员H.E.费希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40.

1953年第1季度,美空军加紧对大宁江桥和清川江桥地区的空中封锁。志愿军空军与美机激战于该地区上空,有力地掩护了地面部队突击完成部队调动和物资储备等运输任务。4月7日,志愿军空军在反击偷袭空军基地的美空军F-86飞机的战斗中,将美空军上尉小队长、号称双料“王牌”飞行员H.E.费希尔击落并生俘。在此期间,志愿军空军已具有昼间复杂气象和夜间作战能力,曾在夜间空战中击落美机。

4月26日重开停战谈判以后,美空军除继续轰炸朝鲜北部的电站、江桥、交通干线及西海岸阵地外,对朝鲜北部的灌溉系统进行了有计划的全面轰炸。志愿军空军在继续进行保卫重要目标和掩护交通运输线的作战中,连续与敌机进行了大规模空战,一直打到停战前夕。

志愿军空军在参加中,完成了作战任务,获得了重大的战绩,共击落敌机 330架,击伤95架;自己被击落231架,被击伤151架。

战后,志愿军空军根据志愿军领导机关的指示,褒奖在抗美援朝作战中有卓越贡献的人员,评定了英雄、模范、功臣,颁发了抗美援朝勋章和奖章。一级英雄、特等功臣有王海、刘玉堤、孙生禄、赵宝桐、张积慧、鲁珉等6人;二级英雄有12人;三等功以上的功臣共有8000多人。

喷气式飞机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出现的,但首次大规模使用喷气式飞机作战则是在朝鲜战场上。年轻的志愿军空军一开始就面对强敌,投入喷气式飞机大规模空战,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和锻炼。在战争中,志愿军空军边打边建,迅速成长壮大,组建许多新部队,改善了装备,培养了大批空勤人员和地勤人员、指挥干部和专业干部,部队的各项工作有了很大提高,这对于战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建设和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王兴治的弟弟王兴培和他的朋友干奎宁就在空军。王兴培是一个军医,而干奎宁就成了一个勇敢的战斗机飞行员。

1951年的朝鲜战场上,中美空军进行了历史上的第一次较量。首次参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第4师一出场就给美国远东空军一个下马威,取得了辉煌战绩。6月,曾经在二战期间担任美军第19战术空军指挥部司令的威兰少将出任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在分析了美国远东空军受挫原因之后,果断地采取了诸多措施,大大加强了美国远东空军的作战实力。他发誓要把年轻的中国空军“斩尽杀绝”。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第3师接替空军第4师执行空中作战任务。显然,年轻的空3师一走进朝鲜战场就啃上了一根“硬骨头”。美国远东空军也很快发现,他们啃的不是“硬骨头”,而是一根莫名其妙的“狼牙棒”。

1951年11月4日,安东浪头机场,志愿军空军第2师的一架架银色米格飞机正整装待发。随着几枚信号弹升起,银色米格犹如离弦之箭直插云霄。干奎宁所在的3大队在大队长袁才智的带领下升空作战。升空不久,他们突然发现清川江支流的上空出现了一朵奇怪的云,云很大,许多小黑点儿像蚂蚁一样移动在云的边缘上。袁才智在无线中急忙问道:“清川江上空是谁的飞机?”此时,1大队和2大队已经按照指挥所命令返航,没有人向袁才智作出回答。大队长话音一落,2大队的所有飞行员都非常清楚了,清川江上空的许多小黑点正是敌人的飞机。

“全体注意!前面是敌机!”无线电里传来空中指挥员牟敦康的声音。大家都立刻投掉了副油箱,加大速度向前飞去,距离敌机越来越近了,连敌机的形状都看得很清楚了。敌机分两层,共24架F-84,正呈十字架形向大海方向飞去。


“2中队掩护,1中队攻击!”袁才智果断地下达了命令。米格编队占据高度优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敌右侧上方以梯队队形向敌机发起猛烈攻击。


这一攻击在敌机意料之外。敌机机群立即阵脚大乱。已经是中队长的干奎宁率僚机范万章,紧随袁大队长之后冲向敌群。米格战机充分显示了它的性能,一加油门,犹如一束束银光,嗖嗖地射向“十字架”。


敌机越来越近了,但因角度过大,干奎宁还没来得及开炮,却见一串弹光从他的右后方向敌机射去,是范万章先开炮了!“打得漂亮!”干奎宁不禁大声喝彩。尽管没有打中敌机,但范万章善于掩护长机并敢于战斗的精神使赵宝桐备受鼓舞。 因为生死在毫厘之间 ,谁压倒谁谁将得到战场生存权。

干奎宁毕竟经验不足,又由于过分激动和兴奋,俯冲速度过大,一下子冲进了两层敌机的中间。几架敌机一拨机头,都对准了他。上下左右都是敌机,分秒之间就是生与死的夹缝,对于飞行时间只有几十个小时的干奎宁而言,他的生命已经被挤压在瞬间的缝隙中。而空战就是胆量、反应和技艺的较量,就是经验、思维和能量的融合体,所有这一切在弹指一挥间都要充分体现。干奎宁猛地一拉操纵杆,机身“唰”地向上冲去。一道道炮弹被甩在了机翼的下面,一串串炮火四下里飞迸。等他回头再看之时,范万章的僚机和所有的米格飞机都不见了。漫漫空际只有他一架米格陷入敌机重重包围之中。在大机群作战中,单机作战是不符合战术原则的,一种强烈的孤独感猛地向他袭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感控制了他。


“我看不到你们啦!”他大声向大队长呼喊。


“看不到也要保持空域,继续战斗!”大队长的这句话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是!”干奎宁响亮地回答。


听到了大队长的声音,干奎宁知道战友就在身边不远处,很快镇静下来,一个半滚倒转又冲了下去,前面正好有4架敌机交叉转弯。他咬住其中一架。敌机左转,他向左追;敌机右转,他向右追。压杆压得他双眼黑视,但他仍然死死地压住操纵杆,终于把敌机套进了瞄准光环。这时,干奎宁突然想起他从第一个击落敌机的战斗英雄李汉那里讨教来的作战经验——“当你向敌机攻击的时候,一定要回头看看有没有敌机向你攻击。”


于是干奎宁快速回头一看,后面果然有4架敌机正在向他追击,而且已经近得能够看见机舱里的驾驶员。他急忙对准了敌机,狠狠地按下炮钮,然后来了一个快速地向上跃升。就在他拉起的时候,后面的敌机开火了。敌机的炮弹紧擦着他的机身飞窜过去。幸亏米格-15空中灵活、速度快,要不然肯定被敌机的炮弹击中了。


正当干奎宁暗自庆幸的时候,他的米格飞机进入了螺旋。灵活的米格战机突然像一个空心大铁砣,打着旋儿从数千米的高空向地面坠去,1000米、800米、500米……机舱里的干奎宁就像被湍急的旋涡携裹的一片小树叶,眼前瞬间是天,瞬间是地,天和地都在急速地旋转着。尽管米格战机以可怕的速度向地面坠落,但倔强的干奎宁已经从刚才惊心动魄的战斗中找到了镇静的感觉,沉着冷静地作出了处理。螺旋终于改出,米格战机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一个跃升,又蹿上高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