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腰肌与茴香豆的4种写法——中国足球的痒痒肉zt

朱湘儿 收藏 1 71
导读:还是先重温一下伟大的《孔乙己》吧—— 他说:“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么写的?……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帐要用。” 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级别还差得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帐;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地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么?”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

还是先重温一下伟大的《孔乙己》吧——


他说:“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么写的?……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帐要用。”


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级别还差得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帐;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地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么?”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足协谢主席关于腰部肌肉的一番言论,在最初的混乱传播并招致广泛揶揄之后,经过专家们的多重考证,证明他的本意并非戏谑,而是确有其“肌”,只是遭到了“不学无术”的女足球员们的误听,和“别有用心”的媒体记者们的误读。


与“回”字的四样写法一样,在那个腰部肌肉术语的传播过程中,也出现了四样写法“叉腰肌”、“插腰肌”、“掐腰肌”、“髂腰肌”,考证之后,只有最后一条是正确的,是领导的本意。领导没开玩笑,没拿姑娘们开心,领导是希望从运动生物学的角度切中中国女足不能更进一步的要害。


但又能怎么样呢?与又疲惫又痛苦又可怜浑身香汗等着洗澡换衣服的姑娘谈一块可能会被听成“叉腰肌”、“插腰肌”、“掐腰肌”的腰部的肌肉,更衣室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场合。就像“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越过越穷,弄到将要讨饭”的孔乙己希望向“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的12岁小伙计周树人卖弄一些知识,“回字的四样写法”不是一个合适的题目,“鲁镇的酒店”也不是一个合适的场合。


你说一句话,总是希望别人能听懂吧?别人把“髂骨肌”听成了“掐腰肌”,就好比你说“前门楼子”,人家就听成了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的人迂腐地认为自己点中了命门,其实到最后才发现,那不过是一块痒痒肉。


“髂腰肌”北京奥运会留给中国足球的一个文化遗产,希望它的生命力能像“茴香豆”那样旺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