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军事抗击开始了——再论格俄之战

我们把8月间发生在格鲁吉亚的战争,看作一场总统讨伐本国人民的战争,用自己人民的血捍卫西方价值观的战争,向遥远主子邀功而挑衅身边大国的战争。从另一方面说,我们把它看作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以来,受欺负民族以国家军事力量抗击西方资本全球扩张和美国霸权的战争。


在战争越出萨卡什维利和布什预定计划之外的时候,这两个人翩然起舞、不谋而合,共同发动了一出全球宣传战,把俄罗斯塑造为“侵略者”。他们的主题词是:这是俄罗斯“蓄谋已久”发动的一场“针对西方”、“侵入主权国家”的战争,“关系到大西洋两岸共同的自由和民主价值观”,格鲁吉亚的失败意味着“西方在整个苏联地区的失败”。[i]


“蓄谋已久”吗?


蓄谋已久的不是俄罗斯,而是美国和格鲁吉亚。远一点说,从二战以来,搞垮苏联,构成历届美国当局的战略目标。不远不近地说,解体苏联以来将近20年,美国在俄罗斯周边动手动脚,压缩生存空间,构筑包围圈,煽动闹事,没有一天消停过,直到2003年策动颜色革命,制造出萨卡什维利这么个总统。萨卡什维利在美国人的绝对控制之下。格鲁吉亚流传一个笑话:“萨卡什维利就连去厕所,也得提前打电话与美国使馆沟通一下。”


近一点说,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剑拔弩张之势已成,美国专做火上浇油的事情。2005年布什来访,宣布“美国人民将站在你们一边”。战前一个月,赖斯出访捷克、保加利亚,与捷克外长签署建立反导雷达预警基地的总协定。接着到格鲁吉亚,说只有加入北约,才有助于“彻底解决”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香港亚洲时报在线载文指出:“萨卡什维利因此受到了鼓舞”。[ii]


再近一点说,萨卡什维利开火之前24小时,就通知了赖斯,并由赖斯转报布什。


“侵入主权国家”吗?这是需要费点笔墨,美国却最好免开尊口的问题。美国当局应该先有个交代,在解体苏联、把这个国家连同它的主权一道葬入尘土的过程中,它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有一个事实朗若白昼,即数百年来,“侵入主权国家”的始作俑者,在全世界靠干这种事损人利己的,是西方,包括美国。俄罗斯充其量不过是学习了一把,也许学得未必好,然而它是学生。在责备学生的时候,忘记老师,就太不公平。何况这位萨卡什维利总统,首先是自己人民的屠杀者。前引香港亚洲时报在线文章就说:“成千上万的南塞奥梯公民正被埋在废墟下面,这都是格鲁吉亚坦克、战斗机、重炮和步兵的大规模进攻造成的”。


俄罗斯也罢,苏联也罢,在对外关系问题上都犯过错误。然而这一次情况不同。苏联被解体了,俄罗斯正在被继续解体。一个在人类文明史上做出过辉煌贡献的伟大民族,面临在美国发动的种族灭绝征剿中的死亡。这是被逼到墙角,为生存进行的战争。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各大洲的上百个主权国家,美国以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之名横行无忌,无处不施行分化、分裂、解体之术,无处不蹂躏主权、抢劫财富、掠取资源、占领市场、盘剥廉价劳动力,无处不确立雇佣劳动的“国际惯例”。不同肤色的“美国鹦鹉”,挟美国大官、大款、大腕、大兵的威风,顿然获得财富、权力和所谓“知名度”,一时身价扶摇直上。他们直言不讳,就把全球化称为美国化。


压迫者宣称,压迫合理,压迫合法。被压迫者认为,反抗压迫合理合法。但是压迫制造反抗。


第三世界第一个成功地反抗资本主义殖民统治的,恰恰是美国。它由这一反抗而形成美利坚民族和美国,只是紧接着就和前压迫者沆瀣一气,一变而为殖民统治者。


第二个成功的反抗者是苏联。苏联的发展成就和战胜法西斯希特勒的功绩,极大地鼓舞了第三世界。它解体了,然而十月革命的原则永存。它的最有说服力的继承者,是社会主义中国。


俄罗斯这个民族,是一个总要在世界历史进程中做点什么的民族。俄国十月革命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拯救了人类。消灭法西斯希特勒,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拯救人类,它代价最大、贡献最大。这两次,都属于第三世界对资本主义强权的反抗。直到苏联解体,世界工人阶级、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一道陷入灾难。


俄罗斯在格鲁吉亚的一战告诉世界,它正在重新成为压迫的反抗者。这次反抗的结果,尚待事情本身的演进,然而它开了一个头,具有里程碑意义,已经载入史册。


新自由主义的旋风肆虐全球以来,第三世界人民已经不战而降吗?不。非暴力的反抗没有终结。暴力的反抗也没有终结。从西雅图风暴,到墨西哥萨帕塔运动、拉美左翼崛起和尼泊尔,甚至阿富汗和伊拉克,这种反抗正在书写的,是西方走向衰落、民族独立运动重新勃起的历史画卷。


俄罗斯这次反抗的划时代价值在于,它是以国家武装力量进行的反抗。


难怪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说,“冷战后时代”是在西方必胜的气氛中开始的,其象征是弗朗西斯·福山的著作《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这个书名抓住了西方时代精神。历史以西方文明的胜利终结,世界上其他地方除了屈从西方欺凌别无选择。“在格鲁吉亚,俄罗斯响亮地宣布,它不会再屈从于西方。在忍辱负重20年之后,俄罗斯决定奋起反击。过不了多久,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做。”[iii]


西方主流社会对俄罗斯的诅咒和虚声恫吓遍及全球媒体。无非是制裁、孤立、新冷战开始了、赶出八国集团、不允许加入WTO之类。制裁和孤立,已经是陈旧废弃的兵器。俄罗斯方面的回答是;不惧怕冷战,加入WTO没有什么好处。还有一个“俄罗斯恢复自豪感的同时也在奔向死亡”。[iv]本来就除了斗争之外别无生路,本来就是在绝地反击,以死惧之,又能吓住谁呢?


布什的一个主要的杀手锏,是12月间接纳格鲁吉亚甚至乌克兰加入北约。这倒是对于西方所谓格鲁吉亚战争意味着“后冷战时代”结束和“新冷战开始”的常见鼓噪的讽刺了。西方几乎要把全面战争强加给苏联。现在又通过格鲁吉亚,把战争强加给俄罗斯。战无论冷和热、新和旧,发动者都在西方。至于能否批准这两国加入北约,美国也还在和欧洲国家讨价还价。美国不会为格鲁吉亚卷入冲突。它挑唆和支持格鲁吉亚发动对俄一战,目的是借格鲁吉亚之手,驻军高加索,向欧洲施加巨大压力。[v]


观察重大事件,一个常识,是不要忘记历史运动的走向。在解体苏联的过程中,西方喜欢谈论“大趋势”。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像猫儿围着热饭打转一样,竭力避开这样的题目了。


俄罗斯不是阿富汗和伊拉克。梅德韦杰夫和普京的俄罗斯,不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俄罗斯。一个世界人民尊敬而令一切压迫者颤栗的名字——斯大林,在俄罗斯被拂去污垢,重新成为国家强大的旗帜。结束叶利钦路线之后,斯大林热在这个国家遍地蔓延。2008年3月,俄新社的报道出现《斯大林个人崇拜重回俄罗斯》这样的标题。正好在格俄交战的8月,俄罗斯教育部和科学部推荐的教科书中,斯大林被定格为“英雄”和“苏联最成功的领袖”。


9月3日传来消息,爱沙尼亚的两家农场,忽然建军划界,宣布脱离“资产阶级的爱沙尼亚”,成立“爱沙尼亚苏维埃共和国”。苏联解体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别小看两个小村子。这种星星之火一旦熊熊燃起,布什和他的鹦鹉们,可就要先装备防火材料制成的裤子,免得烧掉屁股了。


2008年的美国,也不是1990年、2001年的美国。美国在衰退。整个西方资本主义在衰退。美国2008年《国防战略》,一改非友即敌、先发制人的暴虐强横,忽然变调,强调起了他们的“软力量”。西方承认,他们社会的“民主制度正在失去魅力”。[vi]至于经济状况,一家日本媒体文章的标题就是:《日、美、欧经济将同时出现停滞,世界经济依赖新兴大国的格局越发明显》。[vii]


受欺负的国家在反抗,受欺负的民族在反抗。这是世界人民觉醒和斗争的新的篇章。坎坷起伏、艰难牺牲摆在面前,最终的胜利也摆在面前。无论如何,历史终归不是布什和他的鹦鹉们的朋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