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九章:明日之殇(五)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4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曼科,卡帕克少校……先生,虽然我想我可以理解你身为一名拉丁后裔对马尔维纳斯群岛问题上所保有的感情。但作为一名政治家,我想我还是有义务提醒你—请不要挑战欧洲的底线。”虽然到目前为止,法国总统萨科齐还没有想到一个妥善处理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人质危机的办法。但是身为一名政客,他却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曼科,卡帕克少校……先生,虽然我想我可以理解你身为一名拉丁后裔对马尔维纳斯群岛问题上所保有的感情。但作为一名政治家,我想我还是有义务提醒你—请不要挑战欧洲的底线。”虽然到目前为止,法国总统萨科齐还没有想到一个妥善处理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人质危机的办法。但是身为一名政客,他却深知在马尔维纳斯群岛问题上,他绝不能轻易的松口。毕竟这个小小的群岛实际上已经关乎到了整个欧洲的颜面。

“马尔维纳斯群岛是阿根廷政府与欧盟之间的问题,我想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问题不应该与之捆绑在一起。”列席会议的法国外交部长贝尔纳.库什内此刻不禁跟进提议道。身为法国“奥塞码头”(注1)的领导者,贝尔纳.库什内是萨科齐内阁之中唯一的左翼政治家和前社会党人士,他长期以来所奉行的政治理念真切的反应了法国左翼在21世纪一如既往的混乱和功利。

作为一名医生,贝尔纳.库什内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曾长期为国际红十字会服务,并参与创建了“医生无国界”组织,致力于推动世界各地的人道主义援助行动。和许多人道主义活动家一样,库什内同样以反战人士自居。但是在法美两国间的友好关系因伊拉克战争而大幅降温时,他却一反常态地声明支持布什政府对伊动武。但就是如此反复的政客,库什内在法国仍拥有极好的口碑。在前几年的一次民意调查中,库什内被法国人评为最受大众欢迎的政治人物,超高的人气甚至令前任总统希拉克都相形失色。

在第二次马尔维纳斯群岛危机之中,一心想要整合欧盟的法国曾表现出了空前的热情,除了广泛的动员欧盟快速反应部队进行军事准备之外,贝尔纳.库什内还广泛的活跃于欧洲及南美洲的外交舞台之上,鼓动欧洲各国参与到对阿根廷的外交孤立和经济制裁中去,要求南美各国与阿根廷划清界限,站到反对独裁和地区霸权主义的“正义阵营”中来。这份积极性不仅令同为欧盟的其他成员为之汗颜,即便是马尔维纳斯群岛的宗主国—英国都自愧不如。但是面对着欧盟其他成员国的消极表现、南美各国的不为所动以及阿根廷的强硬态度。法国政府也逐渐在“马尔维纳斯群岛”问题上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尴尬状态。但也正因为如此,法国政府“马尔维纳斯群岛”问题上表现出了回避的姿态。这或许就是法国人的性格,面对失败和僵局往往选择遗忘。

“没有错!马尔维纳斯群岛是阿根廷政府的问题,但同时也是整个南美洲人民的问题。我们不会允许欧洲人继续在我们的家园之上建立殖民地,因此马尔维纳斯群岛的主权问题必须与西印度群岛的独立一起得到解决。我警告各位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毕竟现在我的手中不仅掌握着几百名人质的生命还有一颗随时可以引爆的核武器。”曼科,卡帕克少校显然不想在所谓的“谈判条件”上再纠缠不休,毕竟他此刻的身份是依赖暴力令对方屈服的“恐怖分子”而不是外交官。

“好吧!我会就你们所提出的条件,尽快与欧盟各主要成员国进行紧急磋商的!但是你知道这需要时间,这样的会议往往需要数天甚至一周的时间,考虑到你目前手中所控制的人质的健康和安全,我想申请贵方能够先行释放……。”显然萨科齐已经从语气中体会到了对方的强横,但他依旧心存侥幸,希望能重复自己在讷伊市幼儿园绑架案中的所作过的那样。可以逐步逐步的从对方手中将人质化整为零,分批救出。这样不仅对法国民众有所交代,更能降低最后可能进行强攻时的风险。

“请您放心,总统先生。我和我的人携带有足够的粮食、水以及药品。足以支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对你们欧洲人的办事效率一直都很清楚,所以如果不想那些人质出现什么异样的话,那么就请尽快达到一致的意见吧!”曼科,卡帕克少校显然没有任何松口的意义。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手边的一个小型的按纽装置。“不过我要提醒总统阁下,不要试图派出你们的那些三脚猫的特种部队,无论我们遭到任何国家的武力强攻,我们都会加倍奉还。好了,期待您的最终决策。”最终曼科,卡帕克少校冷笑着关闭了视频装置。

“我需要国防部就这一事件作出合理的解释?”面对着最终归于黑暗的投影仪,方才还保持平静的萨科齐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他用力敲击着会议桌结实的桌面,向着国防部长阿里奥.玛丽大声的咆哮道。显然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虽然是一个属于法国航天研究中心管理和经营的民用设施。但是由于其特殊的重要地位,因此长期以来都在法国国防部的重点保护之下。数千名法国外籍第3步兵团和法国宪兵部队被部署在法属圭亚那,其目的就在于保护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安全。但恰恰是在此时—欧洲航天局的第二艘ATV型货运飞船“约翰内斯.开普勒”号发射的前期,理应着防卫最为严密的时刻发射中心却被恐怖分子意外的渗透攻占,显然法国国防部和国防部长阿里奥.玛丽本人都难辞其究。

“我已经与卡宴的宪兵司令部、罗尚波陆军基地和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都进行过联系。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事实上这是一次有着长远预谋和计划的恐怖攻击。”显然现年60多岁的阿里奥.玛丽表现的远比年轻的萨科齐沉稳和冷静,毕竟此刻追究责任已经无济于事,危机处理的第一宗旨永远是亡羊补牢。随着投影仪上出现了整个法属圭亚那的卫星地图,阿里奥.玛丽起身走到了投影仪前就事情的大致经过进行了相关讲解。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法国政府都负责着法属圭亚那的防务。目前法国军队在当地的驻军约有3250人左右,另有600人左右的宪兵部队。经从数字上来看,这的确是一支不弱的军事存在,足以应付法属圭亚那内部的紧急事件并保护其免受邻国的侵扰。但是我要提醒各位的是他们所要面对的是91000平方公里的辽阔疆域以及占全境面积的 80%以上的热带雨林。因此长期以来我们的军队无法有效的控制边境地区。军事部署的重点集中于滨临大西洋海岸的城市地带也就是行政中心—卡宴和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周遍地区。”显然阿里奥.玛丽必须令大多数与会者清楚一个前提,那就是法属圭亚那几乎拥有一条不设防的国境线,实质上近年来巴西的淘金者已经频频越过边境深入法属圭亚那的内陆。

“在行政中心—卡宴我们部署有约1500名外籍军团的士兵和300名宪兵,他们的任务是协助当地的警察维护城市的治安。”由于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使得最近几年法属圭亚那的治安状况并不好,甚至有日渐恶化的趋势,光天化日之下的持枪抢劫和绑架案件屡有发生,甚至出现了针对外国企业有组织的犯罪案件。因此法国在当地的驻军不得不偏重于首都卡宴的部署。

“而在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周遍地区,我们部署有约1000名外籍军团的士兵,发射中心内部还驻守有200名左右的宪兵,另外我们还有一支代号为‘美洲豹’的380人的丛林快速反应部队在罗尚波陆军基地随时待命。应该在整体部署之上,我个人认为并没有太过严重的疏漏和错误。”随着阿里奥.玛丽的讲解,在卫星地图之上相关地区立即被用红色标明,并显示出相关兵力。

“但是在当地时间6小时之前,卡宴方面接到了‘努里格’生态研究站遭遇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劫持的消息。‘美洲豹’ 丛林快速反应部队第一时间奉命赶往事发地点解救人质。而事实证明这一切完全是‘切.格瓦拉’旅声东击西的策略。当我们的‘美洲豹’部队搭乘直升机出发后不久,他们便持有伪造的法国航天研究中心的相关文件,以运送紧急配件的名义在宪兵部队内应的帮助下乘坐卡车顺利的躲过了航天中心外围外籍军团的防线。”在阿里奥.玛丽陈述的同时,投影仪上出现了几可乱真的法国航天研究中心的相关文件和已经被确认协助恐怖组织—“切.格瓦拉”旅进入航天中心的法国宪兵部队少校让—路易. 伯纳德的照片。

据说现代意义上的宪兵制度起源于法国。在英法百年战争期间(1337年-1453年),为确保参战部队内部的秩序,隶属于陆军总司令的两个元帅任命了一名宪兵队长,领导一支由几个骑兵中士组成的队伍,专门负责处理违反军纪的军人和雇佣兵,从而开启了法国宪兵在军队中执法的先河。而拿破仑更曾以:“一支没有内部警察力量的军队就不能算是好的军队。“来评价自己军队之中宪兵的作用。随着拿破仑的铁骑横扫欧洲,宪兵制度也广泛的传播开来。而宪兵在法国国家军事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在法国21世纪建军规划中,宪兵是唯一不受裁军计划影响、员额比例反而增加的一支武装力量,并在反恐声浪下肩负起更为艰巨的使命。而为了提高海外工作的宪兵部队人员的工作积极性,象让—路易. 伯纳德这些在类似于法属圭亚那等地工作的宪兵军官往往会获得优先的升迁。因此当他的同僚还是尉级军官时,让—路易. 伯纳德已经是少校了。

“在内线由宪兵控制的哨卡,这些恐怖分子所乘坐的车队遭到了阻拦的检查。这一度是我们最后阻挡他们的机会,但是由于相关人员被长期的平静状态所迷惑,已经失去了相关的警惕性。在登车检查的人员被杀之后,事先进行了相关的伪装恐怖分子成功的骗开的哨卡执勤人员,让恐怖分子顺利的进入了‘阿丽亚娜‘第三发射场。驻守发现场内部的一个宪兵分队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在兵力和武器上悬殊的差距,让他们仅仅坚持了不到10分钟。听到枪声之后,驻守发射场内的宪兵连立即赶往事发区域,试图夺回发射场,但是他们的努力最终也以失败而告终。”法国宪兵部队在发射场内部署有一个连的兵力,而与传统的军事编制不同,法国宪兵每个连所下辖的部队并不相同,一旦在6到15个宪兵分队之间。而分队(Brigade)是法国宪兵最基层的单位,相当于军队编制上的“班”,部署在指定区域,人数一般在5人以上,依地区的重要性而有所不同,角色功也能相当于警察体系中的派出所。

应该说驻守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法国宪兵连还是克尽了自己的职守。在恐怖分子“切.格瓦拉”旅控制‘阿丽亚娜‘第三发射场的最初一个小时之内,他们用尽了全力试图夺回自己所控制的辖区,而外籍第三步兵团也迅速投入了战斗,但是在无法动用重型装备的情况下,单纯凭借轻武器和步兵冲锋显然无法突破对方强大的火力网,最终在付出了近百人的伤亡之后,法国人放弃了努力。“为什么拥强大有特种作战能力和机动性的‘美洲豹’ 丛林快速反应部队没有及时的投入战斗?”面对着投影仪上一脸沮丧,肩部中弹的法国宪兵部队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负责人,萨科齐显然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我刚刚与罗尚波陆军基地联系过,由法国第三外籍步兵团的指挥官居内梅上校亲自率领的‘美洲豹’ 丛林快速反应部队所乘坐的直升机群在‘努里格’生态研究站附近的雨林上空与基地失去了联络。”身为国防部长的阿里奥.玛丽不无遗憾的回答道。

“太棒了,在我们失去通往明天的高塔的同时,我们精锐的特种部队却在为一个无关痛痒的生态研究站而奔波。”萨科齐愤恨的回答道。“好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必须告诉整个欧洲我们遇到麻烦了。”作为一名政客萨科齐还是迅速的找回了自己的理性,他放弃了继续苛责国防部长阿里奥.玛丽的权力,毕竟无论阿里奥.玛丽是否需要为此事辞职,在危机解除之前他必须依靠这位法国的“铁娘子”。因此他将话题转向了外交部长贝尔纳.库什内和内政部长埃尔韦.莫岚。显然在萨科齐的眼中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问题不是单纯针对法国的,而是指向整个欧洲。根据欧盟的惯例,在成员国遭遇恐怖袭击的情况下,一般都会第一时由间欧盟各国内政部长和警察总监召开紧急会议,同时召开欧盟外长紧急会议以商讨处理危机的对策。

“总统先生!来自莫斯科的电话……。”作为法国前任内政部长,萨科齐显然相信自己在这个方面富有经验。但就在他急于向埃尔韦.莫岚面授机宜之时,爱丽舍宫的工作人员突然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声的在他耳边说道。虽然还无法确定从俄罗斯方面会传来怎么样的消息,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法、俄两国领导者之间的这条热线总不会是用互致问候的。萨科齐的脸色又一次不可避免的灰暗了下来。

————————————————————————————————

注1:奥塞码头—由于法国外交在位于巴黎的奥塞码头,所以奥塞码头也就成了法国外交部的代名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