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王子与黛妃不为人知的多角恋情(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一百多年前,有一位英国历史学家曾这样形容过英国的皇室:“它的生命在它的神秘里。我们千万不要让日光透进魔术里面。”


到了20世纪晚期,英国皇家接纳了一位新成员。没想到这位新成员一进门便成为一阵狂风,在神秘的皇室古堡里横冲直撞,把古堡里面的许多窗户都撞破,差点连屋顶也刮掉。刺眼的日光涌入被黑暗笼罩着的神秘古堡,使英国皇室在人民的眼中失去了许多神秘的魔术吸引力。后来,这阵狂风几乎把整个英国皇室拖垮了。


这阵狂风就是查理王子的已故前妻:黛安娜公主,又简称为黛妃(1961-1997)。


黛妃不但扫灭了英国皇家许多的神秘魔术吸引力,而且她还像一把菜刀那样,把英国的朝野意见一分为二:黛妃派和王子派。黛妃派的人士认为查理王子是他们两人婚姻破裂的罪魁,他痴迷他的情妇卡米拉而薄待黛妃,深深伤害了黛妃,终于导致黛妃的陨灭。王子派的维护者则认为黛妃是一个诡计多端、心理病态、神经不正常的女人,她诡诈的报复行为几乎把查理王子和英国皇室毁灭了。


时到今日,黛妃去世已多年。英国的皇室古堡在摇晃了一阵子后又回复平稳,人们当日的激动感情也平静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替黛妃和查理王子的那段如死亡的舞蹈般的婚姻做一个客观的分析。他们两个人都有错,但使得这个婚姻大败而溃,夫妻两败俱伤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他们的性格和兴趣南北极化,是两个最不适合结为夫妻的人;二是,他们同为英国皇族制度的牺牲品。


那么,让我们从头开始,看这段皇室婚姻怎样从童话故事般的开端恶化为一场死亡的舞蹈。


在1977年的一个夏日,年仅16岁的黛安娜穿着一双塑胶长靴,站立在她父亲史宾莎伯爵的庄园里的一片刚犁翻过的农作地上。她是一个脸圆圆、相貌不特别出众、爱吵爱闹的少女。查理王子当时是黛安娜姐姐的男朋友,那天被邀请到庄园来狩猎,走过黛安娜站立着的那片泥地。那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邂逅。


查理王子对黛安娜的第一个印象很普通:她是一个生气勃勃的天真少女。但素来爱吞噬白马王子的浪漫爱情小说的黛安娜却产生了一个深谋远虑的念头。她早已做着遇到一位白马王子的梦,现在一位有血肉之躯的王子果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在心里立下愿望,有一天要得到这位王子。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是在1980年的夏天。查理王子和黛安娜同被邀请到一个朋友家里参加烤肉野餐宴会。查理王子注意到19岁的黛安娜长大了很多,他开玩笑地对她说:“再没有狗仔肥了。”黛安娜脸红起来,低头看着她的长腿,回答道:“我现在只是高了。我把狗仔肥拉长了。”


查理王子喜欢这个少女的自贬幽默,于是跟她并排坐在一捆干草上聊天,话题转到查理王子的叔祖父蒙巴顿在去年被恐怖分子的炸弹炸死的那件事情上。查理王子深爱这位从小就对他关怀备至的叔祖父。


黛安娜的脸上充溢着感动的表情,对王子说:“当你在葬礼仪式中走向神坛的时候,你看起来是那么的悲伤。……我的心在为你流血。我在想,这是不对的。你寂寞,你应该有一个照顾你的人在你的身边。”


黛安娜这几句充满同情的话对查理王子产生了一种不可言喻的作用,犹如在疼痛的伤口贴上一道清凉的止痛剂,又如一只手指扣动了他的一条心弦,使他立时对这个比他年轻十几岁的少女另眼相看:她很可能是他正在找寻的未来妻子。


英国的皇室制度是最保守的。这个制度要求将来继承皇位的查理王子娶一位妻子,生一个皇位继承人。但王子的妻子要符合很严格的准则:她是属于英国国教的;她要出身于高贵的家庭;她要懂得朝廷的礼仪;她要有能力分担皇家的义务;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她必须是一个没有过去的处女。这些准则已不合上世纪80年代的时代精神,但英国皇家仍然坚守这个已经过时的保守制度。


查理王子把他的婚姻视为一个责任,他曾对朋友说过:婚姻好像是跳进充满未知数的情况去,“我全心全意要替这个国家和我的家庭做一件对的事情,但我有的时候又恐惧,我会许下一个我将来会后悔的诺言。”


到了1980年,外界和家庭要他结婚的压力变得很强。他已经32岁了,曾经交过许多女朋友,有过许多个情妇,这些女人从富有的庄园主人的女儿、女电影明星到已婚妇女皆有。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是完全符合皇室的严格准则的。当时人们在担忧,他的年纪越大就越难找到没有过去的年轻女子。就在这时,似乎完全合乎条件的黛安娜出现了。


从查理王子开始追求黛安娜到他们宣布订婚只有7个月的时间。这段追求曾被人形容为一段稀奇古怪的求爱。查理王子极少直接跟黛安娜打电话,大多数的约会邀请都是由查理王子的秘书或侍从打电话转达的,然后黛安娜自己到达约会的地方。约会大都是看歌剧,在旁边观看查理王子打马球和狩猎等。这时的黛安娜是一个喜欢嘻嘻哈哈、活泼天真的少女,她没有衣服穿就借别人的,做出许多滑稽的事情,引起查理王子和他的朋友们的哈哈大笑,大家都认为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黛安娜又让王子知道,她爱他所感兴趣的一切:乡村生活、马、狗、马球、狩猎等等。


1980年的一个秋日,查理王子在巴莫拉尔宫(英国皇家在苏格兰的离宫)附近的一条小河的河岸上教黛安娜钓鱼。在小河对岸的树丛后躲藏着一个专门采访王子罗曼史的摄影记者,他用望远镜偷拍了一张照片。第二天,这张照片被刊登在英国所有的报纸和杂志的头版上,照片中的”神秘”女子早已没有神秘可言,媒体把有关黛安娜的一切:地址、身份、出身、背景等等都找出来了,详尽无遗。


从这天开始,媒体就不放过黛安娜,每天都跟着她。不论她到哪里去,后面总有一群记者追着;记者守在她伦敦寓所对面的街上,用望远镜瞄准她卧室的窗户。报纸每天都刊登有关王子和黛安娜的恋爱故事,画蛇添足,把这段本来还停留在不冷不热的酝酿阶段中的罗曼情炒到白热化。媒体已替查理王子决定了,这朵“十全十美的英国玫瑰”是英国最标准的未来皇后。媒体急不可待地等着王子向黛安娜求婚。


查理王子的祖母和父亲爱丁堡公爵对黛安娜也感到满意。一向责怪儿子做事犹豫不决的爱丁堡公爵认为儿子若再拖延下去就会影响黛安娜的名誉,于是向儿子下了通牒,写了一封信:“如果你有心与她结婚,那就赶快做。要不然就结束这段追求。”


查理王子从小便有讨好他父母亲的习惯。在媒体的外催、父亲的内逼之下,他终于在1981年的2月6日邀请戴安娜到伦敦的白金汉宫吃晚餐,向尚未满20岁的黛安娜求婚。黛安娜立时热情洋溢地接纳王子的求婚。王子立刻跑到楼上去打电话,把事情禀告他的父母亲。


1981年2月24日,宫廷正式宣布查理王子和黛安娜·史宾莎订婚的消息。在记者接见会上。查理王子说:“我不会与任何一个得不到大英帝国人民欢心的(女)人结婚。”


他们的隆重婚礼是在1981年7月29日举行的,那是20世纪场面最壮丽的婚礼仪式。主持婚礼的英国大主教很感动地说:“这是制作童话故事的材料。”童话故事里的黛安娜公主才刚满了20岁三个星期。


事后看来,这个被称为是童话故事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悲剧,因为这个婚姻的土地上播种的是生长荆棘的种子,根本没有让别的花草生长的可能性。


戴妃是一个连中学都没有念完的女孩子。她对读书没有兴趣,成绩很差,16岁那年便自动退学,不肯再念书。于是她的伯爵父亲把她送到瑞士去念家事学校。但黛安娜在三个星期后又跑回家来,拒绝回学校去。相反的,查理王子不但是一个大学毕业生,而且是一个思想很有深度的知识分子,特别喜爱研究哲学。戴妃在婚前表示,她跟王子一样,喜欢乡居、爱狗马、欣赏马球与狩猎;但那都是假装佯言,其实这一切都是她讨厌的。她喜欢的是城居、坐咖啡馆、逛街购物、跳舞、听摩登的摇滚乐。所以,查理王子和黛妃根本没有共同的兴趣,只有背道而驰的嗜好。


黛妃有一个很不快乐的童年。她的父亲史宾莎伯爵急着要一个能继承伯爵头衔的儿子,但妻子却一连生了三个女儿。等得焦急的伯爵开始酗酒,酒醉后怪妻子不生儿子,甚至拳打脚踢。黛安娜是第三个女儿,从小看着她的父母因没有儿子争争吵吵、打打闹闹,心里认为自己是父母所不希望要的孩子,自尊心很低。等到她的母亲终于生下了儿子后便跟另外一个男人走了,那时黛安娜只有6岁,深深觉得被母亲抛弃。不久,她的父亲再婚,黛安娜跟她继母的关系弄得很糟糕。所以,黛安娜是带着被拒绝、被遗弃、被排斥的感情伤口长大的。


同样的,查理王子也有一个很不愉快的童年。他曾回忆说,他最伤心的回忆之一是,在他小的时候他是孤独地长大的;在他的童年记忆里找不到点滴的母爱;他的保姆比他的母亲在他的感情园地上占有更重要的地位。他的父亲对他则只有严厉的管教。查理王子在孩童时代身体孱弱多病、胆小怕黑、性情敏感得不到父亲的欢心。他的父亲用很严峻的方法来训练他,重复不断地命令他:“举止像一个男人!”


由此,黛妃和查理王子虽然都生长在养尊处优、被丰富的物质包围着的环境中,但他们在感情上皆有一个伤口,在心灵上很寂寞,对爱情的需要有如一片久旱的干地,需要大量爱的雨水的滋润;但他们两人也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在爱情上自私,只懂得饥渴地吸取,不懂得康慨地给予。


在他们结婚前,黛妃曾热情地对王子说:“我很爱你!我很爱你!”可是,黛妃对王子的爱是少女对白马王子的爱,对做公主的梦想的爱。她对婚姻的憧憬也像童话般的不实际,她相信查理王子在婚后会百依百顺地溺爱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给予她许多像洋娃娃似的小孩子。


查理王子在求婚的时候便知道,他自己并不是死心塌地地爱黛妃,但他被黛妃当时的天真烂漫、温柔可爱的外表迷住了。他兴奋地写信告诉朋友:“我的确相信我是很幸运的,一位像黛安娜那样特殊的女孩子似乎是那么的爱我。”那时他也确实地相信,当他们结婚后他会越来越深地爱上他的年轻娇妻。


查理王子对婚姻的憧憬很实际。就借用他自己的话表达出来:“我曾经跟各色各样的女子坠入爱河……但我很小心,没有跟我第一次坠入爱河的女人结婚。我相信,一个人必须明白,疯狂地坠入爱河并不是婚姻的必需开端……婚姻在基本上是一回坚忍的友情……如果你会觉得对方在肉体和思想上都有吸引力,那你就算很幸运的了……如果我下决心要跟谁一起度过以后的50年,我绝对会用我的脑子来做决定,我怎样也不会让我的心统治我的脑子。”


查理王子不但憧憬他和黛妃的爱情在婚后会慢慢开花,他而且相信,黛妃是那么的年轻,她会很容易适应他的生活方式。查理王子的时间是不属于他自己的;他每天的活动日程表在半年前早已由别人替他安排好;他每天要风雨无阻地履行他做王子的诸多责任和义务。过这种生活方式需要像军队似的纪律,而黛妃是一个不知纪律为何物的女子。


以上种种的性格矛盾均是黛妃和查理王子的婚姻土地上种下的荆棘,且还有最恶毒的一根荆棘,那就是查理王子的情妇卡米拉。在婚姻破裂之时,黛妃把罪过全部放在查理王子和卡米拉的身上,她对媒体公开说:“我们的婚姻里有三个人,太拥挤了一点。”那么,卡米拉到底是谁呢?


查理王子是在1972年当他只有24岁的时候认识卡米拉的。当时的卡米拉是王子的好朋友的多年女朋友,谈恋爱已谈了6年。王子的朋友是一个骑兵军官,就在这年被派驻外国。在这真空状态中,查理王子和比他年长一岁的卡米拉成为一双情侣。可是在6个月之后,查理王子要随海军战舰出海服役,一去就是8个月。


当查理王子回国的时候,卡米拉已经和她的旧男朋友结了婚。查理王子很失望,对好朋友叹息:“这样一个快乐、安静、相欢相悦的爱恋,命运注定它只能持续短短的6个月……我希望我的空虚感会随着时光消减。”


在过后的7年,查理王子跟许多别的女人谈恋爱,但他和卡米拉继续保持好朋友的关系,两人经常在各种宴会上见面,查理王子喜欢打电话跟卡米拉聊天,讨论他的私人问题。当卡米拉生下第一个孩子,她请查理王子做她儿子的教父。


客观地说,卡米拉说不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她跟人容易相处,态度自然不做作,性格坦率豪爽,喜欢讲笑,衣着随便,爱乡居,喜欢打马球和狩猎。


到了1979年,卡米拉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她跟她丈夫的感情冷却。她的丈夫搬到伦敦住,公开跟别的女人约会;卡米拉独自住在乡间,照顾她的小孩、马匹和狗。这时她和查理王子又重拾旧欢,恢复以前的情人关系。


查理王子日后声明,他结婚后和卡米拉只保持朋友的关系。等到他和黛妃的婚姻恶化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他才又回到卡米拉的怀抱中。


死亡舞蹈般的婚姻。


查理王子和黛妃的婚姻从1981年延续至1996年,一共15年。婚姻一开始便节拍不和谐,舞步出乱子。


他们乘着英国皇家的游艇在地中海上度蜜月。查理王子带着钓鱼竿和几本他所崇拜的作家朋友所著的哲学性书籍上船去,准备每天吃中餐时跟他的娇妻讨论和分析书本的内容。黛妃则认为丈夫把时间花在看书上,是对她的忽视和怠慢。

更杀风景的是,黛妃对卡米拉妒嫉万分。查理王子在结婚前把他过去的恋爱史,包括跟卡米拉的那一段,都向未婚妻坦白了。黛妃要求王子答应她,以后不再有别的女人,王子也答应了。在游艇上度蜜月时,发生了两件使黛妃大发吃醋脾气的事情:一次是卡米拉的照片从王子的日记本里跌出来;第二次是王子戴上卡米拉送给他的那对金袖口扣去出席埃及总统的盛筵。黛妃为此对王子尖声叫骂,王子震惊万分,在他的一生里,除了他的父亲以外,从来没有人敢骂他。他自己也有很厉害的脾气,但此时他忍着气不回嘴。从此以后,嫉妒一直啃噬着黛妃的心。


在蜜月期间,查理王子发现,他的年轻娇妻有易饥症。黛妃每天都偷偷地在厕所里把吃了的东西呕吐出来,一天至少四次;她的情绪也变得喜怒无常,一阵子兴高采烈,一阵子哭哭啼啼。妻子的改变使王子觉得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回伦敦后,查理王子请他的老作家朋友前来跟黛妃谈话,劝解她。这位老学者发觉黛妃的心理问题太复杂,需要职业性专家的帮助。从此以后,黛妃一直没有停止看精神病医生。她的易饥症(在人前不吃东西,背后偷偷大吃,吃了再把食物呕吐出来)也一直缠绕她11年之久。


新婚的黛妃认为,她的丈夫应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伴在她的身边,把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但这是查理王子所做不到的,他平日的时间是属于国家的,一天到晚事务缠身。在休闲的时间,他出去骑马、在森林散步、狙击动物、坐在山间画水彩素描、晚上看书。黛妃现在改变她婚前的态度,她不但无心分享王子的兴趣,而且明言讨厌这一切;但查理王子认为他没有必要为太太改变他早已定型的习惯。王子单身时代的朋友照样常来王子的宫殿小住几天,相聚相谈;黛妃现在公开表示她不喜欢王子的朋友,说他们都是沉闷无趣,身上带着雪茄烟味的灰色老人。在这种夫妻生活习惯的矛盾冲突之下,黛妃的日常情绪犹如一个混乱的战场,寂寞、忧闷、嫉妒、怀疑、愤怒、眼泪在她的心里纵横奔驰。


1981年的圣诞节是查理王子和黛妃的第一个圣诞节,他们与英国女皇及其他的皇家成员一起度佳节。一天,黛妃又在闹情绪,哭骂不停,查理王子很不耐烦地说:“我不要听了。你总是这样对待我。我现在要出去骑马。”王子出门后,当时已经怀了孕的黛妃便故意从楼梯上滚下去。第一个跑到出事现场的是英国女王,连她也被吓得全身发抖,幸好黛妃的胎儿没有受伤。


这是黛妃的第一次尝试自杀。在过后的3年,她曾经进行多次的自杀尝试:一次是用王子的袖珍小刀猛力地割她的胸部和两个大腿;另一次是把她的身体撞到一个玻璃柜去;再一次是用一把切柠檬刀割她的手臂;还有一次是割手腕。


当然,这些行动都不是真心真意的自杀,它们只是“要求帮助的呼喊”,目的是争取丈夫的注意力,但效果适得其反。在头几次,查理王子的确是担心得很;但是,当黛妃一而再、再而三地以自杀相威胁,王子便采取不理睬的态度;每当妻子歇斯底里地叫骂哭喊的时候,他就立刻愤愤地离开。他也不能了解,以前那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情绪变幻无常、歇斯底里的女人。


从1981年到1984年,他们的婚姻虽然有严重的问题,但他们之间仍然有健康正常的性生活。在1982年的6月,黛妃产下第一个儿子;跟着,第二个儿子在1984年的9月出生。在这几个年头里,他们的婚姻里虽然充满着不和的噪声,但偶然还有一些平静、甜蜜的时刻;每当黛妃情绪好的时候,他们两人常会笑得滚在一团;他们的夫妻吵架也是在关起来的门后进行。

可是,在这几年里,一种叫查理王子难以下咽的苦汁大量流入他们的婚姻之杯中。黛妃受人民欢迎的程度远远超过查理王子,好像发生了日食一般,黛妃这个月亮把查理王子的太阳光辉几乎全部掩盖了。每当他们在公众场合出现的时候,照规矩是两人分别各走一边,跟民众打招呼,没想到民众都一窝蜂地跑到黛妃走的那一边去。初时,查理王子还可以开玩笑地说:“我应该有两个妻子,那样我可以走在中间,指挥她们在两边的行动。”但当这个使王子感到窘迫万分的现象成了惯例以后,他便大为不快。


英国皇家,从女皇开始,向来坚持与人民保持很大的距离,不屑模仿电影明星般的时髦衣着和故意出风头的行为。黛妃是英国皇家有史以来第一个打破这种保守作风的皇家成员。当她发现,光靠着她的外貌她便能赢得民众和媒体的欢心,她便专心致志地讲究打扮,穿最昂贵的时装;她的身材又高又苗条,穿起美丽的衣服与时装模特儿相差无几,她拍照又很上照;于是媒体爱上了她,使她成为一个皇族的国际电影明星。黛妃的素质虽然缺少深度,但她懂得怎样说几句最简单的话,在医院和济贫院握病者的手一下,就能使民众觉得她很有同情心,对社会的不幸者极为关怀,于是人民也爱上了她,把她当做一位十全十美的童话公主般地崇拜。


查理王子一向对社会的不幸者真心关怀,出钱出力做很多的慈善事业。但现在媒体对他的严肃演讲和各种社会福利活动都不再感兴趣,鲜有报道。媒体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黛妃的身上,她穿什么新衣服、改梳什么新发型等等都成为头条新闻。


查理王子不是一个政治家,不像肯尼迪总统那样,妻子受人民欢迎等于是替他争取到选票。查理王子向来是舞台上的主角,现在他把妻子变成公主,她却喧宾夺主,抢尽镜头,把他贬为配角。这一来,查理王子和黛妃在公众生活中变成两个竞争者,发生许多冲撞。


到了1985年,查理王子和黛妃再不隐瞒他们的争吵,在佣人和随从面前公开吵架。黛妃怒骂王子:他太爱打马球,他单独出去钓鱼和写生的时间过多,都是借故离开她的借口。王子则反驳:他忍受不了黛妃的神经质举止,需要这些外出活动来争取回他的心灵安静。黛妃咒骂王子吝啬、自私;王子则怒责黛妃挥霍过度,她的医院访问只不过是沽名钓誉的自我宣传而已。有的时候,王子在晚餐桌上讽刺黛妃的易饥症:“这些东西是不是等一下又会重新出现?多么的浪费!”黛妃怒不可遏的时候便摔台灯、茶壶,击破窗户。


在这一年,黛妃有她的第一个情夫。他是黛妃的私人保镖,到哪里都跟着她,耐心地陪她逛商店购物。当查理王子发现黛妃向这个保镖哭诉她的心事的时候,他便把保镖调职他处服务。


从1986年开始,查理王子和黛妃虽然仍旧对外保持和好的门面,但他们的婚姻裂痕已是有目共睹。媒体注意到,当王子留在郊外的家里工作,黛妃则在伦敦与别人一起去听摇滚乐音乐会,去看时装表演。当王子到苏格兰去钓鱼,黛妃和她的两个儿子留在伦敦。就是他们两人在公众场所出现,也总是各自分道而至。


也就是在1986年,黛妃在情场上有新恋。她的新恋是一个名叫荷维的骑兵队上尉。荷维是一个27岁自称“只懂得马匹和女人”的单身汉。黛妃伪称要学骑马,请荷维做她的私人教练,两人利用上课的时间幽会做爱。这场从马厩开始的热恋一共延续了5年。在这5年中,黛妃不断地买贵重的衣物送给她的情人,跟后者写了一百多封的情信。当热恋结束后,荷维出卖黛妃,他为了钱写了一本书,很没绅士教养地把他们的恋情都袒露出来,还说黛妃有口臭、对性的胃口大得惊人等等的不恭之语。

在这几年里,查理王子也回到他以前的情妇卡米拉的怀抱里。很多人觉得大惑不解,查理王子有一个年轻美丽的妻子,他不爱,却去爱一个外貌平凡、年已40的已婚妇。这正好是一个明证,爱情常与外貌无关。卡米拉能给予查理王子在黛妃身上得不到的东西。卡米拉是查理王子的知心朋友,王子什么问题和烦恼都能向卡米拉吐露,而得到她的了解和温暖安慰。卡米拉分享查理王子的一切兴趣。卡米拉关心查理王子的工作,但只在幕后支持和赞赏,鼓舞王子的自信心,绝对不在人前跟他抢风头。卡米拉又和查理王子有很融洽的性爱关系(日后有证明)。所以,查理王子跟卡米拉在一起觉得自己被爱、被欣赏、被了解,愉快得很;跟黛妃在一起,他心情沉郁,脾气暴躁,痛苦万分。


假如查理王子和黛妃是普通平民,他们在这时便可以离婚来结束两个人的痛苦。可是,查理王子是英国国教的代表人,而英国国教是反对离婚的。在过去,皇族有一个不成文的制度:如果皇家成员的婚姻不快乐,男方可以有情妇,女方也可以有情夫,条件是谨慎行事,不向外界宣扬丑事。


查理王子是这个制度的产物,他指望黛妃也会安安静静地接纳已经变得无爱无性的婚姻,换取太妃的地位、财富和特权;夫妻两人对外保持一个和谐的外表,私下各过各的爱情生活。但是,黛妃不但不愿接纳这种虚假的安排,而且蓄意要向王子报复。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后期,黛妃除了荷维之外,还有其他情人,为人所知的有一个汽车商人、一个艺术品交易商、一个职业性橄榄球员。但是,这些没有真情、被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男人不能满足她内心的需要,不能填补她心里的寂寞空穴,她依旧是一个很不快乐、寂寞无限的女人。黛妃的一个亲近朋友曾这样形容她:她是一个把脸孔紧贴在玻璃窗上看外面世界的人,但没有办法与外界发生真正的接触和深入的联系。


在她的不快乐中,黛妃痛恨查理王子的别恋,她要破坏王子和他情妇的快乐,让王子也要受痛苦。她潜意识地知道最有效的破坏工具是媒体。媒体崇拜她,把她捧上天,她可以利用她的吸引力牵着媒体的鼻子走。于是她更进一步跟媒体建立良好的关系,她不时请最有影响力的编辑和记者吃午餐,使他们觉得受宠若惊;她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和故事,便通知媒体,让媒体前来采访、摄影和刊载。媒体乐于合作,因为此时的黛妃变得与替媒体生金鸡蛋的金鸡无异,有关她的新闻和照片都能替记者赚大钱,使得报纸的销路大增。


在黛妃的幕后操纵之下,许多对查理王子不利的故事、有关王子和黛妃的婚姻谣言不断在报纸上出现。到了1991年的夏天和秋天,黛妃更在准备给查理王子来一个致命伤的打击。她秘密地与一个名叫莫顿的记者合作,让后者写一本有关她的传记。黛妃在她的宫殿家里偷偷录音,然后把录音带交给第三者,再由这个中间人交给莫顿。莫顿依据黛妃的口述写成一本书,书名是:《黛安娜——她的真实故事》。在书中,莫顿借用四个人的眼睛,把黛妃的隐私全部透露出来。这四个人是:黛妃的哥哥、她的要好女朋友、她当时的情人吉尔贝(汽车商人)和她的按摩师。这本书在出版之前先在伦敦很有名望的大报“星期日时报”分段连载。


1992年6月7日早晨,“星期日时报”以惊人的标题刊登第一篇连载:“黛安娜被感情冷酷的查理所逼,尝试自杀5次。”连载的内容透露黛妃长年患有易饥病;查理王子是一个很坏的丈夫,痴迷他的情妇卡米拉;查理王子是一个很不好的爸爸,不关心他的孩子;查理王子不配做将来的国王;整个英国皇家都在排斥黛妃。

当查理王子是日早晨看到这篇连载,惊愕得仿佛被雷劈。他怒冲冲地迈进黛妃的房间,把报纸往桌上一扔,厉声问道:“您为何要唾辱我?”


黛妃坚决否认她跟这本书有任何的关联。一直等到黛妃去世5年后,她与莫顿的秘密合作才真相大白。


《黛安娜——她的真实故事》立时成为畅销书。黛妃对查理王子和皇家的攻击果然击中要害,使英国人对皇室的前途产生很大的疑问。据民意调查,每四个英国人中就有三个认为英国皇室按了自我毁灭的按钮,已经开始在崩坍。


但是,黛妃在报复得胜之后的得意洋洋很快便被另一件尴尬的事情所冲洗掉。1992年8月,报纸登了一条耸人听闻的新闻揭露黛妃的隐私。黛妃在1989年的除夕夜在电话上跟她当时的情人吉尔贝谈论他们做爱的细节和黛妃的担心怀孕。这段情话当时被一个无名氏录了音,在三年后落入媒体手里,被登出来了。黛妃的名誉一下子跌进泥潭里。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英女皇仍然认为,儿子和媳妇为了国家还是应该对外保持联合阵线。于是她把查理王子和黛妃召到宫里问话。女皇直接问黛妃:“你要的到底是什么?”黛妃要求法律上的正式分居。但女皇命令儿子和媳妇冷静考虑6个月才再谈分居的事情;现在他们应该把责任放在私人感情之上,两人一起履行在很久以前已经安排好的一项任务,到韩国访问。


但是,韩国访问之行是一个公共关系的大失败。在整个访问过程中,黛妃总是愁眉苦脸,查理王子也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而且两人公开表露鄙视对方。


访问回来后,女皇打电话给儿子,大惑不解地问,为什么会有那样不欢的表现。王子愤怒地回答:“难道你还不明白,她是疯子!”


1992年12月9日,英国宰相在众议院宣布:查理王子和黛妃达成分居的决定,但没有离婚的计划。


分居的决定使黛妃和查理王子都感到松了一口气。黛妃指着鞋柜里的平跟鞋,命令她的女侍:“把这些侏儒都扔掉,我不再需要它们了!”黛妃长得很高,为了避免比查理王子高出太多,总是避免穿高跟鞋。分居后她便立刻改穿最高的高跟鞋。查理王子也命令侍从,把黛妃没有带走的东西一把火烧掉。


黛妃和查理王子虽然都象征式地把过去的感情痛苦扔掉、烧掉,但是,他们的死亡舞蹈仍然继续下去。在分居后的5年中,他们把夫妻之战公开在媒体上展开,如龙虎相斗,两败俱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