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贺龙用迂回激将法给部将保媒

上将周士第与夫人张剑相濡以沫一辈子,鹣鲽情深。而他们的婚礼可以说是贺龙一手促成的。


事情发生在日军残酷“扫荡”和连年的自然灾害而使根据地处于极端困难的时期。一二O师参谋长周士第是师长贺龙在军事上的得力助手,他每次到贺龙处,两人都要先随意地闲聊几句,才开始谈公事。然而,有一次,周士第一进门,贺龙就当头给他开了一炮:“老周,近些日子可是有人来告你的‘状’了。”


在外突然受命回来的周士第乍一听,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听贺龙继续说道:“昨晚我和关政委(关向应)、老甘(甘泗淇)合计了一下,都觉得你这个问题应该认认真真、彻彻底底地解决一下!今天我找你来,就是要你明确表个态。”


这一路听下来,周士第以为自己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霍地站起来说:“老总,同志们有啥反映,常委有啥意见,你就直说好了,我一定诚恳接受,坚决改正!”


“好哇!你这次可得真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哪!”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共产党人说话都是算数的!”


见周士第的认真劲儿,贺龙还要卖一下关子:“老周,事情不算太大,可也不能算小!”


周士第再也按捺不住了,着急地大声说:“老总,啥事你就快说吧!”


“是这样,最近同志们纷纷反映,你不爱惜革命的本钱,搞垮了自己的身体。这怎么成呐!”


“原来是这么回事!老总,你别听他们瞎叽咕,你看,我这身体不是蛮结实的吗!”



“哼!五尺高的汉子都瘦成干猴精了,还嘴硬呢!同志,给你讲,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共产党人连骨头渣渣也是党的,搞垮了身体,对革命事业也是损失,”贺龙说着走到周士第身旁,伸手抓住周士第的臂膀,“老周,考虑到你近来的身体状况和工作份量,我和老甘他们合计了一下,与其给你增加参谋人员,还不如干脆尽快把你和小张的婚事办了,这样不仅你的寒热冷暖有人照料,工作中也有了个帮手。我今天特意把你叫来就是要给你保这个大媒的……”


贺龙这么“兜圈子”,原来事出有因。因为他早就多次劝说周士第要抓紧成婚,但都被周士第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一听说贺老总要给自己保媒,周士第急得涨红着脸抢过话头说:“老总,现在情况这么紧张,哪里还顾得上谈这个!”


“怎么,难道你还真的要拣个黄道吉日才娶老婆不成?”贺龙接过话茬郑重地说,“老周,你已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让你和小张现在成婚,并非完全是你个人的事呢!小张是个很好的同志,决不会成为你的包袱和累赘,相反,会减轻你生活上和工作上的许多负担,使你能腾出更多的时间考虑工作……”说到这儿,见周士第站起来还想申辩什么,贺龙一伸手将他按回到椅子上:“老周哇!你早已是中年人了,也该成个家了。我们共产党人也不是苦行僧哪!只要对革命事业有益无损,个人的事情为何不可以兼顾一下呢?我给你讲,不要钻牛犄角了,只要你打心底里对小张没有意见,这个大媒,我可算保定了!”


周士第听着贺老总这一番苦口婆心的话,再想到自己已经有言在先,立下了“军令状”,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再吭声了。


看来,贺龙迂回加激将的妙计生效了。没过几天,贺龙亲自张罗,让部下给爱吃狗肉的新郎官周士第买来了两条狗和一些烧酒,来了个喜事巧办。简朴却风味别致的婚宴上,大家谈笑风生,连声祝贺新婚夫妇并肩战斗、白头偕老。席间,甘泗淇主任一语双关、雅中带谑地说:“人们常说‘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我看哪,小张吃狗肉也是头一回呢!”


贺龙笑着接应道:“嘿!老甘这话说得可真俏皮。我们那儿有句俗语:‘新人娶进门,媒人扔过墙’。可我这个大红媒可是要保到底的哟!”看小张羞涩地低下了头,他继续说道:“小张同志,老周这个人哪,说起行军打仗,冲锋陷阵,真不含糊。可是讲到注意身体、‘保存自己’可就差远了。从现在起,老周这个人就交给你了。他要是不服从你的‘命令’,你尽管来找我好了。”


周士第含笑不语。


贺龙见了,便又一字一板、情深意长地说:“老周,你甭以为我在讲笑话哟!今天当着关政委和老甘的面,要给你约法三章:在小张面前,一不准你耍大男子主义;二不准你摆参谋长的架子;第三呢,在生活上要乖乖地听小张同志的安排和‘指挥’,注意自己的身体。不然的话,我可要去干涉你们的‘内政’了!总而言之,我这大红媒是一保到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