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18: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18:00之前。



三个人走下了车,车门咣咣咣的关上了,车子里就剩下杨兴荣一个人了。

政委,刘庆,舒梁,三个人就像即将开赴前线的战士似的,义无反顾的走向了舒梁家的那座楼。

。。。。。。

这时候正好是下班回家的时间,可是楼道里却没有人,政委在走进楼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外面,从这个角度上看去,只能看到自己的警车停在外面,但是却看不到其他的行人。政委想了一下,自己笑了笑,也许是在笑自己太敏感了吧,干脆的走进了单元门。

四层。

楼梯上回荡着三个人的脚步声,舒梁已经摸出了钥匙,拿在自己手中,他感觉这钥匙很沉,手心里已经出汗了。

刘庆更是像行尸走肉一般的机械,只顾着跟随着政委的脚步向上爬行。

门口到了。

舒梁回头砍了一下对门的门,紧闭着,他回想起了那天在这里的历险,也想起了对门邻居大哥死时的惨状,不禁浑身一个冷颤。

“舒梁,准备开门吧。”政委压低了声音说道。

舒梁点了点头,举起了钥匙,右手伸向了防盗门的门把手。

当右手抓住门把手的时候,一股彻骨的寒气透过了舒梁的右手传递到他的周身上下,这是一种从来就没有经历过的寒冷。舒梁想收回手,却发现自己的手就像粘在了门把手上似的,于是舒梁开始拧动,但是门把手却动不了。

这门,在舒梁的记忆中仅仅是关闭着的,自己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锁,可是现在确实是锁着的。舒梁扭头看了政委一下。

“怎么了?”政委问道。

“门是锁着的。”

“那你拿钥匙打开啊?”

“可是我记得这个门我没有锁过。”

“算了,不用多想了,就拿钥匙打开吧。”

“好吧。”舒梁无奈的点了点头。

钥匙伸进了防盗门的锁眼儿里,速度非常慢,生怕弄出任何一点儿声音来。钥匙的凹凸槽口随着锁芯里的起伏,极为吻合的滑动着,直到钥匙完全的插入了锁芯。舒梁开始拧动钥匙,政委和刘庆盯着跟随着钥匙一起转动的锁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

舒梁则是根本就没有去看,他闭着眼睛,尽量的把现在想象成为平日里一次极为平常的外出归来,仅仅是用钥匙打开自己家的门而已。

但是,舒梁还是浑身大汗。

一圈,两圈,三圈!

这个防盗门已经被锁了三圈了,舒梁知道自己家的门是四圈锁,可是自己从来就不会锁四圈的,以前觉得麻烦,他最多就锁了两圈,只有偶尔的几次出远门才锁到第四圈,而且舒梁清晰的记得,由于自己几乎不锁到第四圈,所以这个门锁到第三圈的时候就会感觉像生锈了似的难以转动,可是现在却不是。

第四圈,拧到底了。紧握门把手的右手开始暗暗的用力拧动了,门把手开始转动了,防盗门也极其配合的隐隐约约的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

政委的右手掏出了枪,并且用眼神告诉刘庆,同样要做好准备。

刘庆有些慌乱,斗大的汗珠从脸上低落,掉在了地上,他也去掏枪了,手却在颤抖。

“门开了吗?”政委的声音非常低沉。

“开了。”舒梁同样是压低了声音。

“慢慢的打开啊!”政委和刘庆向后慢慢的退着。

舒梁将门把手已经也拧到了头,他用最安静的动作轻轻的拉开了防盗门,速度慢到几乎看不出他在做动作。

。。。。。。

防盗门打开了,有吱吱呀呀的声音,舒梁面前就剩下木门了。门上有一个猫眼儿,那是从里面向外看的。舒梁看着猫眼儿却感觉里面有一只眼睛在向外面看自己,这种感觉逼真极了,舒梁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他的眼睛似乎是被这个猫眼儿给吸住了,根本挪动不了视线。

“舒梁,开门啊!”政委在低声的催促舒梁。

“政委,我感觉猫眼儿里有人在看我们!”这种环境下的低沉声音是最令人不安的。

政委示意舒梁暂时让开一下,舒梁向后退了一步,政委凑到门外,左眼紧闭,右眼靠近了猫眼儿。

什么也看不清,黑乎乎的,政委都在笑话自己,怎么像个孩子似的,这猫眼儿怎么能从外面看到里面呢?!

“什么也没有啊!”政委退了回来。

“。。。。。。”舒梁面无表情的又凑到了门口,手里换了木门的钥匙。

“开吧!别紧张。”政委安慰着舒梁,拍了拍他的肩膀。

“恩。”

舒梁又一次将木门的钥匙插入了钥匙孔。转动吧,锁芯又一次在跟随着舒梁手中的钥匙转动着。

楼道里的空气近乎于凝固了,政委看着舒梁,一直看着舒梁,目不转睛的。政委回头看了一下刘庆。

政委发现刘庆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汗珠子在他脸上划过,政委从来就没有见过刘庆这种表情。

“你怎么了?刘庆?”政委问道。

“我,我,我没事!”刘庆说的吞吞吐吐。

“你浑身都是汗!”

“政委,我没事!”

。。。。。。

舒梁的钥匙拧到了底,木门也即将被打开了。

开了。

舒梁刚要推开房门,就被政委按住了。

“等等!”

“恩?”

“我们再重新说一下啊!”

舒梁和刘庆都停止了动作,听着政委继续说。

“舒梁,一会儿你顶着门就可以,记住,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千万不要进去。”

“好的。”

“刘庆,你和我进里面的屋子里,我在前,你在后。”

“好吧。”

“还有,我们先进屋子里,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再进卫生间。”

“好的。”

“还有,舒梁,你每十分钟给杨兴荣打一个电话。”

“我的手机没有电了。”

“哦,对了,我忘了,这样吧,刘庆,你把手机给舒梁,还是舒梁打。”

“好的。”刘庆把手机给了舒梁。

舒梁接过了刘庆的手机,按下了回拨键,看到了杨兴荣的号码。

“好了,舒梁,开门!”政委的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

舒梁猛然间,推开了房门。

政委和刘庆瞬间就冲进了舒梁的家里。

。。。。。。



杨兴荣在外面,他推开了车门,他想透透气。

他在不停的看表,等着第一个十分钟的时间,四周有人,这让杨兴荣感觉还比较安全,都是下班回家的人。

时间一刻不停的奔跑着。

第一个十分钟很快就到了,杨兴荣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机,但是一直没有动静,信号是满格的,怎么还不来电话呢?

。。。。。。


杨兴荣没有想打电话给政委他们,即使他们没有按时间打来电话,他继续的等着。

十一月的北京,这个时间已经天快黑了,周围的楼群都亮起了灯,杨兴荣顺着刚才舒梁指的自己家的窗口,还是黑着灯的。

忽然,那个窗户的灯亮了,杨兴荣的心里咯噔的一下,他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已经快到第二个十分钟了。

还是没有收到政委他们的电话。

杨兴荣决定打给政委。

“。。。。。。”

不在服务区!

又打给刘庆。

还是不在服务区。

杨兴荣想到了政委临上去的时候说的话:“如果没有人接,或者不在服务区,就立即报警。”

杨兴荣,拨出了110。

报警了。

杨兴荣报警了。

。。。。。。



当警察来到杨兴荣这里的时候,那个窗口的灯还是亮的。

杨兴荣说不明白,一个劲儿的和警察说快去那座楼的四层。

警察们带着杨兴荣奔向了那座楼。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