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4.4夜话4

zyzhy678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size][/URL] 瞧这饭吃得,时间也够长的了,两姐弟光是聊天就花费了4个多小时,加上吃饭用了5个小时一共才消费了不过280块亚元而已。又不能出来赶人走,结果,华夏籍餐厅领班看着帐单的眼睛红得简直要吃人一样(两姐弟也不多叫酒,喝完一瓶价值70元的白兰地以后就开始喝5块钱一杯的茶,领班则不断地哀叹,我的收入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瞧这饭吃得,时间也够长的了,两姐弟光是聊天就花费了4个多小时,加上吃饭用了5个小时一共才消费了不过280块亚元而已。又不能出来赶人走,结果,华夏籍餐厅领班看着帐单的眼睛红得简直要吃人一样(两姐弟也不多叫酒,喝完一瓶价值70元的白兰地以后就开始喝5块钱一杯的茶,领班则不断地哀叹,我的收入啊)

“走吧,你还磨蹭什么呢?”

蒋御风抓起还在流连的张凌风,一把就拖到自己的车面前,“迟早都要回来的,马上11点了,我估计老爸现在都还在家里等你,人家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你呀,总得把你媳妇的事给老爸说一下吧,不然你怎么请他去日本啊”

也该回去了,看样子姐姐是不会持反对意见了,“走吧,那就~回~~吧”

坐上飘驰309的狮脖,启动电动发动机开出门,后面却传来了服务生的抱怨,“开这么好的车也不穷啊,咋还就白坐聊了半天呢?都把我们这当免费茶座了~~”

听到这个声音,哈哈~~

两姐弟放声大笑起来。

飑到2环以内就明智地把速度降低到80迈,这让张凌风开始取笑驾驶员,“我还以为你什么速度都敢开呢,还是有你害怕的地方啊”

“怎么,在你的眼睛里面,老姐象是个纨绔子弟吗”

“不,不,我哪里敢呢”

张凌风不断地在和姐姐说话,试图掩饰自己的慌乱。

从新华门进去,停车,接受检查,出示自己的证件又把老吴叔给自己办的出入证拿出来,可能是面目还是和普通华夏人有所区别的原因,虽然和蒋御风在一起,虽然有特别通行证,张凌风还是被中尉端详了半天。

临放行的时候武警给面前的这个便装少校敬了个礼,很礼貌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少校先生,麻烦你了。您可以通过了”

16年没有见到了,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已经61岁,他和蔼吗?

还是以前那样的威严吗?

和吴叔叔嘴里的英雄身份相乘吗?

别让我失望,真的别让我失望。

反而对于两旁的景象毫无兴趣,只见姐姐三拐两下就开到了一栋小楼前面,不过一个3层高的房屋而已,四周大约就是两米高的花墙围住,也就不到3亩地的范围吧。

门口大灯下,一位值班的武警中士端正站在右侧,腰间武装带上配有一把手枪,目不斜视地盯在前面的路口上,对于进入院子里的汽车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哦~原来,这车对他来说已经很熟悉了。

下了车,姐姐推了一下还楞着的张凌风,“走吧”

一位勤务员把门打开,王秘书从里面急忙走出来还小声地对蒋御风说道,“首长和石副司令他们在小客厅里面,正在谈。。。”,瞟见后面的张凌风,也稍微楞了一下,旋即上前招呼。

私下里面还不停悄悄地打量对方,脸上却堆满了笑容出来,“这位是张少校吧,我是首长的秘书~~小王,以后叫我王秘书就是了”,还挺谦虚的,虽然年龄已经30多了,但还是自称小王。

“对,我就是张凌风,王秘书,你好,你好”

“首长正在小客厅等你们,我带你们去吧”

“好的,谢谢”

跟随在王秘书后面,两姐弟都没有说话。

张凌风稍微有点紧张,石明明叔叔在这里,他以前还是对我很不错的,可他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干什么呢?

走出居住楼又是一个小院子,中间是大约100多平方的坝子,对面就是一个两层小楼,一楼亮着灯,看来他们都在里面,可这房子不对啊,应该是会客和办公点在前面,后面才应该是居住区啊(因为这是晚上,而且蒋御风是走后门进来的,所以情况也就被颠倒了过来)

推门进去,只见一个2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中间就是一个大号办公桌和一组文件柜隔开,旗座从三个方向上插了三面旗,摆着两台电脑(笔记本是中南海内部使用的,另外一台PC被隔断接入互联网)和两部电话,背后一扇窗户,旁边就有几盆绿叶矮木和一个立式空调,主墙下是一个三人沙发,主墙上一溜排开三面地图(华夏国,东方同盟,还有世界地图),就这么简单的办公室啊,也就和我在串本的司令部陈设差不多吧~~

办公桌的对面是两个单人沙发,中间夹了一个高茶几,茶几上的烟缸里满是烟头,两边坐着两个人,一个便装,不太熟悉,另外一个就石明明叔叔,正穿着短袖大口地吸烟。

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人是自己的父亲吗?

见王秘书推门进来,老人点了点头,看见后面跟着进来的人也楞住了。

16年了,虽然自己也曾经私下去看过,虽然已经从吴军那里知道了情况,虽然对于今天也早就有了预期,但张羽还是不自觉地就站了起来,两个还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的客人看见大哥站起来也不解地转头回来。

没错,这是我的儿子。

177cm,25岁半(2018年12月),80公斤,这是自己熟悉的数据,略有一点黄曲的头发,我的儿子,出去16年的儿子回来了。。。

看见这个情况的人都明智地出来了,临走的时候石明明一把就把还想留下来的蒋御风也给推了出来,这让蒋御风掘着嘴巴一下子就坐到院子里面的石凳上,浑身不自在。

醒悟过来的张凌风站在门口率先笑了起来,“爸爸,你也不让我坐下?”

“好。。。好,坐,快坐下~~”,张羽有点手足无措,手都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看见对方坐在刚才石明明的位置上转身就从柜子里拿出茶叶,觉得不对,又拿出咖啡,还是觉得不好,马上又问,“你喝。。。你喝点什么?”

“就茶吧。。。还是我来自己来”,站起来准备接过来自己来倒,却看见父亲已经非常麻利地倒上水,手有点发颤,还是轻轻放在自己的面前。

“谢谢”,习惯地出口表示感谢。

“哦”,稍微有些不舒服,自家的人怎么还客气呢,张羽有点难受,还是勉强地笑了一下,“什么时候回来的?”

“嗯,今天早上回来的,在部里忙了一天,晚上和姐姐一起吃的饭”

“好,咳,假期。。。多久?”

“三天,星期二就回日本去”

“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前一段时间的情况。。。陈司令已经把你的表现都给我说了,好,~~,这次。。。有什么特别一点事情吗?”,还是让自己说吧。

“哦,是这样的,我回来主要是有点事情和您商量,可能您也知道,我在日本。。。准备定婚了,这次专门回来请您和老吴叔一起去。。。参加一下”

依旧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张羽已经从最开始的激动状态下慢慢平静了下来,虽然自己已经知道了基本的情况,但是听到儿子亲自说出来的话还是不禁火起,心里面还在强烈压制自己的愤怒,极力使自己用很淡的语气问道,“是个日本人吗?”

“不,是个华人”

“哦,国籍呢?”

“以前是日籍,现在已经是华夏籍了”

“哦~~,这还好”

并没有从表情上感受到有什么异样的情况,稍微对父亲的城府有点感慨,明明是反对这个定婚的却没有主动表现出来,或者,他是在等时间再说吧。

“这次回来还想请姐姐也顺便到日本去看看,那里的商业机会还是挺多的。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我想把妈妈留下来的股份变现以后也投资到日本几个新行业上去”

这个妈妈当然指的是石圜而不是蒋岚,对于这个说法张羽当然不会苯得听不出来,你。。。还是想撇开这个家,甚至还想把你姐姐也拐带走,你就不能给你爸爸留下点什么吗?

“也就是说,我可以这么来理解,你以后就想在日本发展下去吗?”,慢慢地看着对方的眼睛,试图找到一点点希望或者是突破口也行。

“也可以这么说吧”,毫不迟疑地和父亲对视着。

“换句话说,在离开16年以后,你,回来三天以后还是想再次离开这个家?”

。。。

无语。

“如果,我,不同意呢?”,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羽的语气已经安全失去了热情,只能以冷漠来描绘了。

咧开嘴巴笑了下,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才反问,“就是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不同意的又是什么?”

“第一,是你定婚这件事;第二,是你定婚仪式这件事;第三,是你姐姐不能去日本这件事”,明确地表示,我反对你在日本的定婚,更加不会参加你的定婚仪式,也不要想把你的姐姐也给带到日本去发展。

笑话,今天要是就让你这么就把人(指蒋御风),还有你爹(指自己去日本参加仪式)都轻易骗走,今后还混个什么副主席?

“哼~~”,轻笑了一下,时至今日,就算不去,难道还真的非您不可吗?

“当然,您可以不去,也可以拖下去,可,姐姐去哪里,您也要管吗?”,被冷淡的语调给激怒了,激烈地反问却也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

“你姐姐去不去日本发展那是她自己的事情,你要邀请她去,你就自己去问她好了”

“哦,那也好,我会当面问她的”,姐早就想溜了,呵呵,我看她就不想嫁给那个什么刘公子。

“至于,你。。。石妈妈留给你的股份我会让人给你分割出来的,一周后我找人带给你”,时到今日,过分地逼迫对方也没有什么用处,看起来他已经是铁了心了。。。转眼之间,张羽就放弃了刚才商量好的办法,心软了一点,或者,这也是我欠他的吧。不过,还是没有承认对方的定婚日期,而改成了一周后这个时间。

张凌风却有点鄂然,不会吧,就这么简单?

父亲反对定婚是必然的,不去参加仪式也在意料之中,甚至关系到股份的分割可能也要设置障碍来逼迫自己,没有料到,心目中已经想好了对策却没有出现预计中的情况,这让他很奇怪也感觉没有用力的地方,很不习惯。

“你已经最终决定了,的确不再后悔了吗?”

“是的,爸爸。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北京或者是说。。。这个家,并不适合我发展,所以。。。与其说在这里让您不好相处,还不如另外找一个适合我自己的地方来发展,这对您,姐姐,都有很大的帮助”,这绝对是个上乘的理由,何况说出来也让父亲接不上碴。

“不,我不是说家庭,我是说,一旦你~~正式宣布定婚,这将对你今后的一生都产生巨大的影响,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影响最终是好是坏,也不能确定这个影响的时间跨度,但是,这样的后果你是否真正地全面地考虑过?”,关于家的问题可以再谈,明明知道已经拉不回来了,但是还是需要给他一个明确的提醒。

“我知道,我可能将因此丧失在军队中继续向上快速晋升的机会,也可能将遭到其他的什么打击,但是,人贵在有信,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自然也不能再反悔,即便我将遭受到人生的重大转折”,笑话,难道您看我象是一个愿意被定婚给拖累住的人吗?

“我还听说,对方是一个只有16岁的女孩子,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够严肃?毕竟现在她已经加入了华夏籍,只有到了22岁才能结婚,是不是有点草率了?”,这样的事情光是听起来就很胡闹的感觉,何况还要发生在自己的家里。

“年龄到完全不是问题,多也不过就是等六七年的时间而已,我自己会等的”,我当然会等,会等到她自己提出来退婚的,这个不需要您来考虑了。

看着儿子竟然毫无畏惧地直面自己,回答问题的时候甚至还有一点。。。说不出来,很可能类似不过如此的感觉,此时心里面的苦痛完全不是言语可以描绘出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