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情报换真金白银 利比亚特工“骗惨”中情局

昭勇将军 收藏 0 98
导读: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1988年,中情局开始向一名“利比亚特工”支付高额报酬,希望得到关于洛克比空难的关键情报,换来的却是“一堆废话”;偶尔获得“很有价值的情报”,却被法官判定为“不可信”。最终,中情局发现自己被骗了——自己高价收买的对象根本不是特工,而是情报机构车库的一名工人。8月31日,英国《独立报》获取了当年中情局和这位“特工”联络的海底电报,披露了这一事件的真相。 “我是利比亚特工” 1988年8月的一天,一个27岁的利比亚男子来到美国中情局在马耳他的办事处,要求

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1988年,中情局开始向一名“利比亚特工”支付高额报酬,希望得到关于洛克比空难的关键情报,换来的却是“一堆废话”;偶尔获得“很有价值的情报”,却被法官判定为“不可信”。最终,中情局发现自己被骗了——自己高价收买的对象根本不是特工,而是情报机构车库的一名工人。8月31日,英国《独立报》获取了当年中情局和这位“特工”联络的海底电报,披露了这一事件的真相。


“我是利比亚特工”


1988年8月的一天,一个27岁的利比亚男子来到美国中情局在马耳他的办事处,要求做一笔交易——他向中情局“提供一些绝密情报”,作为交换,美国帮他获得在马耳他的定居证明,并支付相关报酬。中情局马耳他办事处在发给美国总部的电报上写道:“他表达了强烈的愿望,要定居马耳他……以利比亚的敏感信息来交换。”


这个年轻男子名叫马吉德·贾卡,自称是利比亚政府的特工,掩饰身份是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卢卡国际机场办事处的职员。


这一时期,利比亚是美国的一号敌人。利比亚情报组织异常严密,滴水不漏,美国根本无法获得任何信息。贾卡的到来简直就是“天助”,中情局马上接下了这单“生意”,将贾卡的名字登记在工资簿上,每月向他支付1000美元。贾卡则定期汇报利比亚政府官员进出马耳他的情报。为了获得长期居留权,贾卡还请求中情局为他炮制了外科手术的证明,证明他的胳膊受过重伤,不能回国服兵役。


4个月后,贾卡发挥才能的时机到了。1988年12月21日,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103号航班,在苏格兰小镇洛克比上空爆炸坠毁,机上259名乘客和乘务人员、地面11人丧生。


空难发生后,美英两国情报机构组成的调查组马上展开调查,认定飞机上的一个手提箱里装有爆炸物和定时装置,而这个手提箱是在马耳他卢卡国际机场被送上飞机的。中情局希望他们的“利比亚特工”能提供某些情报。


特工一问三不知


出乎中情局的预料,贾卡的联络人回复了一则电报:“贾卡认为,在卢卡国际机场,装有爆炸物、无人陪伴的旅行箱不会被装上飞机。当然,理论上,利比亚政府官员通过外交渠道可以将装有爆炸物的箱子带到马耳他,但不可能进入卢卡国际机场。因为贾卡和卢卡国际机场官员的关系非同一般,这样的事情他们不会瞒着贾卡。”


1989年秋,美国情报机构认定,利比亚航空公司安全官员、情报机构特工阿卜杜勒·迈格拉希是洛克比空难的主要嫌疑人,他利用马耳他一架客机把一个行李箱带到德国法兰克福,在英国伦敦转机时,这个行李箱被装到泛美航空103号航班上。


对于这个和贾卡“共事很久”的利比亚特工,贾卡却一问三不知。


中情局没有放弃贾卡这个难得的情报源,马上报告总部说:“很明显,和我们预先想象的不一样,贾卡并没有渗入到ESO(利比亚情报局‘外部安全组织’)高层。我们为他捏造的手术证明不仅让他远离兵役,也让他远离了利比亚情报部门。这才是他的企图。”1990年1月,中情局停发了贾卡的薪水,命令他“带回些有价值的情报”。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1991年,贾卡得到了“有价值的情报”,到达美国,作为洛克比空难的重要目击证人被严密保护。


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利比亚被迫同意交出两名嫌疑人——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办事处经理费希迈和特工阿卜杜勒·迈格拉希,但同时提出,对两人的审判必须在英美以外的第三国进行。1998年,美、英和荷兰同意在荷兰按苏格兰法律对两名嫌疑人进行审判。1999年4月,嫌疑人费希迈和迈格拉希被移交给联合国代表,前往设在荷兰的苏格兰法庭受审。


此后,贾卡的名字开始登上英美两国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被冠以“劲草”和“关键目击证人”的称谓。在中情局的记录中,贾卡称自己和利比亚国王是“亲戚”。


2000年9月,法院开庭。贾卡作证说,1988年12月,在马耳他的机场,他看到被起诉的两个人——迈格拉希和费希迈提着棕色的旅行箱下了飞机。但是后来曝光的海底电报显示,贾卡在1998年就告诉中情局“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贾卡还在法庭上作证说,他曾经向利比亚情报机构提交了一份报告,说明怎样把没有主人的箱子装上飞机,其中的一个嫌疑人看了这份报告,告诉贾卡“稍安勿躁”。


两名嫌疑人的律师就贾卡的证词提问:“你是如何发现秘密的?”贾卡反问:“你有什么证据怀疑我的证词?”法庭上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辩方律师连续6次重复这个问题,贾卡则以同样的反问回复。后来,法官同意辩方律师的请求,要求贾卡如实回答。贾卡说:“我是从利比亚的一个朋友那里知道的,但是出于安全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


证词“极度不可信”


迈格拉希的辩护律师比尔·泰勒对贾卡的证词表示怀疑,他说,每次中情局停发贾卡的薪水后,贾卡都会带回“一些有用的情报”。1991年,贾卡携带“有价值的情报”到达美国,和中情局、司法部的官员开会,决定“孤注一掷”,“关键的证据”于是产生。


贾卡说,他在马耳他的机场亲眼看到两位嫌疑人携带棕色的旅行箱,他们还向他展示了里面隐藏的爆炸物。比尔·泰勒称,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泰勒对贾卡说:“这完全是你编造的谎言,你早知道没有另外的证人可以反驳你。”


在接下来的审理中,贾卡的表现越来越令法官产生怀疑。在法庭上,贾卡重复了此前向中情局提供的证词,但是一遇到辩方律师的追问,他的回答就变成了“我不记得了”、“我没有撒谎”、“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中情局写下了什么”、“或许我说过这些话,但是我忘了”。在一次律师提问中,辩方律师追问:“你是个骗子,是吧?不管是大的谎言还是小的谎言,你一直都在说谎。”贾卡回答:“我没有任何兴趣、对任何人编造任何谎言。”


出于安全的考虑,在审判中,贾卡自始至终没有显露真身,他的声音也进行了失真处理。美国《纽约时报》当时评论说:“利比亚的情报部门是如此强大、如此恐怖,即使我们的关键证人已经受到了美国的特殊保护,在法庭上,大家还是可以听到,贾卡的声音充满了恐惧,一直在颤抖。”


此案的4名主审法官在法庭记录中写道:“贾卡的部分证词做了最大化的夸张处理,极度不可信。”关于贾卡出庭作证的原因,法官写道:“很可能是金钱的因素。”2001年1月,法庭判迈格拉希无期徒刑,费希迈无罪释放。


现代版“幻想英雄”


现在,贾卡依然生活在美国,作为美国证人保护计划的一名受益者,每月领取美国纳税人缴纳的税金。今年8月14日,加拿大自由社发表评论,披露了当年法庭审判中的细节。费希迈的辩护律师理查德·基恩质问贾卡:“当你在美国的时候,你有没有刚好碰到一个人,名字叫做沃尔特·米蒂?”


沃尔特·米蒂是20世纪40年代美国作家萨博创造的一个小说人物,随时可以抛却现实,沉浸在英雄式的幻想中,自己一会儿是英勇的飞行员,一会儿是救人性命的医生,一会儿是临危不乱的舰长……


在当年的法庭审理中,理查德·基恩气急败坏,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贾卡先生,你记不记得你也曾经向英国的情报机关推销自己?”贾卡傻眼了,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你是个骗子”、“这完全是谎言”这些话被重复了100多次。


中情局至今仍不承认贾卡是个骗子,只是说他夸大了自己的价值,但他的证词都是真实的。然而,这次曝光的几十份电报显示,中情局早就知道了贾卡的底细,但苦于没有合适的证人,只好将贾卡“改造”成一个证人。在荷兰法庭的审判中,辩方律师称,贾卡和美国联邦调查局有过秘密协定:贾卡出庭作证,联调局给予贾卡美国公民的身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