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36.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而在第五次战役中,180师是所有参战部队遭受损失最大的一个,他们几乎全军覆没,连军旗也被美军缴获而去,成了中国军队自1949年后最大的耻辱。180师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屈辱,原因主要在:

一、3兵团指挥员处置不当,指挥不力,没有尽到责任。当时志司将进行战役转移的电报发各兵团后,3兵团副司令王近山没有认真研究本兵团的态势,也没有具体部署各军转移的顺序和方法,只是把志司电报转发各军就什么也不管了。之后,王近山率兵团指挥所自行转移,并在转移时关闭了电台,致使60军和志司均无法联络3兵团。据当时60军军长韦杰事后回忆,由于看到180师位置危险,曾请示兵团是否将180师向后撤,但由于未能联系上兵团,从大局的角度考虑,只好让180师单独孤悬敌后,错失了避免被包围的最好时机。后来彭总曾为此把王近山骂的狗血喷头。认为王近山完全没有一个高级指挥员的头脑。不负责任。

二、上级的指示电报让180师左右为难。志司和兵团在给60军的电报中要求180师掩护兵团主力及整个中集团的转移,必然坚守在春川以南,这个电报是导致180师最终被包围的致命所在。据韦杰和180师师长郑其贵回忆,眼看美军从其翼侧迂回该师,但考虑上级电报要求,始终不敢放弃所据守的阵地。而后来接到军部要求突围电报时,又接到三兵团发来的,要求在转移是一定要妥善处置好伤员,不准遗弃伤员的电报。这就使师指挥员难以定下决心进行突围。当时180师有1000多伤员,其中有数百人无法带走。师党委召开作战会议研究突围问题时,就是伤员如何处置没有办法,因此会议开了一天也没有定下决心。

三、180师部队基础薄弱,指挥员素质不强也是造成突围不成的重要原因。180师是解放战争后期由晋冀鲁豫军区地方部队升级而编成的,在战争中没有打过太多的硬仗和恶仗。特别是部队到达四川后,已接到了准备地方化的指示,师已经兼任军分区。在接到军委命令后,紧急收拢部队,进行动员,迅速整编出动到朝鲜,部队中许多骨干已经流失,编入了大量的新兵和国民党起义官兵。特别是该师师长已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部队没有师长,由政委郑其贵改任师长,而部队又没有来得及配政委,致使部队基础更加薄弱。

作为师长的郑其贵,其军事素质高低暂且不论,但其性格上优柔寡断却是比较明显的,这在一些熟悉他的人中都很清楚。正是由于郑的性格缺陷和优柔寡断,在部队发生严重危险时,出现了惊惶失措,失去了正确判断形势和果断指挥的信心。当部队面临险境的时候,郑其贵迟迟不能定下决心,一切都要等上级指示。而郑在发现部队被围后,又为怕被美军测向发现,指示参谋长销毁密码,破坏电台,错误的实行了无线电静默。结果是一方面无法与上级进行联系,另一方面也无法接收到上级指示。据当时志愿军副司令洪学智回忆,当后来发现180师十分危险时,整个志司,三兵团和60军的所有电台均集中呼叫180师,可就是联系不上,急的三级首长象热锅上的蚂蚁。有心告诉180师快速突围的方法和路线,却因电台不能沟通而无法进行。

四、指挥失当和决心错误也是导致最终失利的重要原因。据后来180师突围出来的指挥员回忆,在发现全师有被美军迂回包围的时候,参谋长即向师长提出应收拢部队,适时后撤,以防止被合围,但由于师长决心犹豫,一直未置可否。总怕与上级的指示不符。而当发现美军坦克到达师的后方地域初时,如果决心果断,坚决突围,全师也完全能够突出去,因为当时进入180师后方的美军,只是李奇微试验的由少量坦克装甲车组成的快速支队。其目的只是要求与志愿军保持接触,并没有发现也没有真正形成对180师的合围。而实际的合围是过了一天,在美军步兵主力到达后才真正封闭了包围圈。因此,,这时美军部队的相互间隙很大,有很多空档可以利用。当时同时被美军隔断在敌后的并非只有180师一支部队。27军81师全师、12军31师93团全团,均被隔在敌后,但由于这些部队的指挥员大胆沉着,决心正确果断,部队英勇顽强,行动坚决,均能在敌后纵横数百里后全军突围成功。而180师在发现被隔断后长达三天都没有定下决心,坐看突围的可能机遇逐渐丧失。

另外,在决定突围的方向上,师在召开党委会时,产生了有二种方案,一种是全师集中主力向北,取捷径突围,另一种是先向东,再向北通过迂回突围。而最后实际采取了向北突围的部署,因为美军已经发现180师被围,因此重点在北部方向进行了堵截准备,180师的突围效果就可想而知了。在决定突围形式上,也存在着两种意见,一种是采取过去在国内抗日战争和内战时的方法,分散突围,另一种是全师以二个梯队,实施集中突围。最后180师定下了分散突围的决心。对于这种突围方式是否正确,目前无法定论,但实际表明,采取分散突围的方法,还是遗弃了大量伤员。最终全师只突出了3000多人,但其中538团采取了全团集中突围,全团突出了1000多人,是180师唯一保持建制完整的部队。而27军、12军等突围成功的部队,也无一不是采取集中突围,先向翼侧转移,再向北突围的方法。这只能说明,当时180师的突围方式存在着明显的问题。

180师全师失利的事情已经过去50多年了,但这却是我军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失利。180师的失利表明,部队的传统习惯和历史特点,往往在遇到强敌和恶仗硬仗的时候,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据说,在1984年全军裁军100万时,在确定裁谁留谁的问题上,就举出了180师这个教训,因此,当时确定,凡是没有红军传统、在战争年代没有经历过严峻考验、历史不长、作风不硬的部队,将一律裁撤。而哪些善打硬仗、恶仗,部队有一种能压倒一切困难和一切敌人的,有光荣传统,有光辉战绩的部队将被保留。这条原则,一直持续到现在。可以说,现在保留下来的部队,全都符合这一原则。

在第五次战役中,杨得志是第九兵团司令员,而四十军就隶属于第九兵团。而张剑生所在的营在渐现疲态的志愿军作战中,取得了一场阻击战的胜利。

据朝鲜人民报报到:1951年5月3日早晨,在西线高浪浦里以西偏北的乌金里、金谷里附近的一次阻击战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二零师的一个营在朝鲜人民军的鼎立支援下歼灭敌人八十九名,击毁击伤敌军坦克五辆,飞机二架。这次窜扰的敌人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的部队。敌人在炮击之后,他们的步兵便在坦克、飞机的掩护下向我军阵地逼近。分向金谷里东山、乌金里西山进攻的两个排敌人,当时很快就被我军击退。另外向金谷里东北山进攻的两个排敌人,在第二次冲锋时一度进入我军的一个前沿阵地;但我军一个反击,便将敌人逐出这个阵地。溃退的敌人连尸首也来不及搬运回去。

这5天中,我军的夜袭队相当活跃,出击在十次以上,计歼敌三百六十多名。二日夜间,我军一支强大的夜袭队在炮火密切配合下,使刚调到那里的李伪军第十二师的部队又遭到了一次痛击。在这次袭击战中,我军共歼敌二百四十多名,击毁敌坦克五辆,汽车六辆。当时我夜袭队在完成战斗任务后即从容回到自己阵地。五日黎明前,东线我军另一支夜袭队迅速袭入高城以南李伪军一个排的阵地,战斗二十分钟,即将李伪军第十五师的一个排全部歼灭。

但是,这样善于和敢于敲牛皮糖的战例不是很多。虽然如此,却给那些只喜欢打大兵团仗的人提了个醒,现在又是发扬《论持久战》精神的时候到了,以弱敌强不能犯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也不能犯右倾保守的错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总部也在反省当中。而我们的伟大领袖则频频向前线发去新的最高指示。王兴治在师部艰难地带领他的一个科室在学习着。他现在已经是一个科长了。大概相当于一个少校。在战争中的提升就是迅捷啊。死亡也来的同样迅捷。秦建,那个善于概括和总结的参谋也已经阵亡三个月了,而王兴治并不十分想他的,他要想的人太多,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死去,王兴治的心麻木了。他只想完成自己每天活着的时候应该完成的事情,死了就拉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