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三十三章

怀旧连长 收藏 13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


二孬不知道哪儿来了这么好的弹跳力,一个箭步,还没等肖锋狗蛋两个看清怎么回事,噌地一下竟眨眼的功夫人已上了墙头。然后一俯身,趴在了墙头上,垂着双手,“快点,锋哥把狗蛋举起来,狗蛋把胳膊给我,快!”

肖锋反手把狗蛋从背上就抱到了前胸,一只手托着狗蛋的屁股,喊了一声起,愣是把狗蛋给高高举起。

“狗蛋把手给我,日来不及,”上边的二孬一急,一把抓了狗蛋的双肩,用力向上一提,下边的肖锋就势向上一托,再看狗蛋已被稀里糊涂地弄上了墙头,这时候后边的追兵就泰山压顶般扑过来了,有人已经开始边跑边哗拉哗拉地拉着枪栓,准备射击。

“先别开枪,乡长说抓活的,抓活的去皇军那儿领赏。”

接着就又有人喊,“哟不得了,三个,有两个都上墙头了,抓住院里这个,抓活的。”

说话间一个伪军就从后边扑了过来,一把搂住了肖锋的腰,这个兵可能领赏心切,把肖锋抱得太紧了,肖锋一挣竟没挣脱,急中生智,肖锋双脚起跳,跟着猛地朝墙壁上一蹬,搂着他的那兵没想到他会来这手,站立不稳,扑通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个人加起来足足二百多斤的重量一下全坠在那个伪军身上。这一下砸得结实,差点没把丫肚里的屎给挤出来,痛得那伪军顿时松了手,下意识去捂自己的小肚子,肖锋趁这个机会,一个鸽子翻身,跟着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恰在这时,又一个伪军从后边恶扑过来,肖锋看都没看,凭着感觉,一个后摆腿夹着风就甩了过去,脚掌正中那个伪军的耳根处,伪军一招中的,像一把鼻涕被甩出了丈把开外,借着这一间隙,肖锋一纵身,双手就搭在了墙头之上,用力一撑,上了墙头,此时院墙里边有人喊道,“快点开枪,别让三个都跑了,乡长说了死的活的都行,快,快,开枪啊!”当当当,下边响起了密集的枪响。子弹嗖嗖地擦着三个人耳梢呼啸而过,打偏的子弹把墙上的混凝土打得石沫乱飞。

三个人几乎同时从院墙上纵身跳下,涉过水沟,沿着一片空地的田梗,一路恶蹿。

一口气跑出半里多地,三个还没刚停下想喘口气呢,后边的追兵就呜儿喊叫着扑了过来。

肖锋说,“二孬你背着狗蛋钻玉蜀黍地里去,我向西跑,把他们引开。”

二孬照做,背了狗蛋刚想往玉米棵里钻,就听玉蜀黍地里呼拉一阵乱响,从里边一下子冲出十几个伪军,“截住他们三个。”

三个人一看,东边有堵截的,南边有追兵,西边是大沟,沟里的水深不说,关键是沟坡太陡,来的时候,肖锋跟二孬就侦察了地形,商量好了,一旦跑的时候,无论如何不能向西跑,掉到那沟里也就等于叫王道金给堵了活局了。那唯一的选择就是朝北跑。往北是一条山间小路,路面还算平整,可没有遮蔽物,后边的伪军一旦开枪,三个人稍有不慎就会成为活靶。

二孬说,“不行就朝北跑吧,这路我熟,朝北跑不多远,就有一片芝麻地,钻到了芝麻棵里就没事了。”

肖锋说,“好,你背狗蛋前边跑,我断后,快点,再磨矶怕来及了。”

肖锋手里握着那把花橹子,边跑边冷不丁地转身朝着后边的追兵当当当就是几个点射,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半米之外,其实根本看不见人影,前锋也只能凭感觉放枪,打着打不着,倒可以吓得后边的伪军纷纷卧地,这样也可以为三个人逃出虎口争取时间。

王道金亲自从后追上来了。

有人向他报告说狗蛋被人给劫走时,王道金的酒劲一下子全醒了,一看裤子都没了,就穿了条大裤衩带着人追出了大门。边跑,他还边喊,“都追,都给我追去,谁他娘的敢偷赖,回来我就毙了他个龟孙,”叫他这么一吓,那些原本贪生怕的伪军也只好硬着头皮在后边跟着起哄,其实没几个真心实意愿意去卖命的主儿。

肖锋转过身,刚想再开枪吓一吓后边的伪军们,不期想,一颗流弹嗖一下飞了过来,正中了他的右膀。当时肖锋就感觉手臂一沉,跟着就没了一点力气,试了几下,手里的枪愣是没举起来,好不容易举起来了,却无论如何没有足够的力气扣动扳机,暖烘烘的血顺着他的袖口扑搭扑搭地往下直滴。情急之下,肖锋单腿跪地,把枪放在地上,一把撕了下边的衣襟,用牙咬着一头,用左手把伤口给箍上好了,还没刚一起起身呢,达达,身后又响起一阵枪响,几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把坚硬的地面打得扑扑直响,其中两颗流弹却又打中了他的小腿肚,中弹的那一刻,肖锋忽地感觉身子一沉,两腿一软,差一点没坐在地上。

二孬背着狗蛋跑出老远了才想身后的肖锋没有跟上来,二孬回过头,“喊,锋哥,你咋样?”

肖锋痛得齿牙咧嘴只吸冷气,这节骨眼前哪里还顾上详细报告自己的情况啊,“我没事,你俩快点跑吧。我随后就到。”

二孬一听,放心了,掉过头撒丫子又是一阵恶蹿。

正跑着二孬突地感觉眼前一亮,天神爷,终于到了那片芝麻地了。背着狗蛋就要钻进芝麻棵里,这时的芝麻里却一下子钻出来几十条黑影,“别动。”有人冲着二孬和狗蛋喊。

二孬有点绝望地对着背上的狗蛋说,“狗蛋,看来今黑咱跟锋哥三个人注定要一起过三周年了,咋他娘的到处是王道金的伏兵啊!”

几道手电光束直射过来,二孬一挤眼,下意识地用手向上一挡,电光那头却有惊喊道,“二孬,狗蛋,是你们吗?”

两个人立时松了一口气,自已人。

带队的人是陈文孝。

陈文孝一挥手跑来几个人把狗蛋从二孬的背上给接了下来,陈文孝问,“二孬,肖锋呢?”

二孬说,“文孝,你们可来了,赶快去救锋哥,再晚会估计都见不到他了。”

这边的肖锋的确几乎要撑不住了,咬着嘴强撑着跑出了七八步,全身都在打晃了,腿上的血咕咕地往外淌,后边的王道金带着人眼看着要追上来了,肖锋根本没有时间去包扎伤口,他自己也清楚,这样下去,即使不让王道金给抓住枪毙了,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跑着跑着,肖锋的意识就出现了幻觉。眼前出现了小怡,漂亮可爱的小怡挽着裤管正露出皮肉细嫩的小腿,站在清澈的清绵河里给他洗衣裳的情景又一次闪现在他的眼前,小怡真起了腰,用手捶着后腰,冲着他笑,肖然又仿佛听见小怡在叫他的名字,“肖锋,肖锋,过来帮我把衣服端走晒上。”小怡那百灵鸟般好听的声音如涓涓细流一股股浸入到肖锋已变得模糊的意识里,片刻的清醒之后,肖锋又看见画面里小怡的忽地转身,这回的小怡竟是泪流满面,肖锋心里一痛,小怡说,“肖锋你说话不算话,说好了,你今黑回来的,还要我给你做绿豆汤喝,我做了,可你没有来家,我跟爷爷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你怎么了肖锋,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好吗。”小怡的模样楚楚动人,令人怜惜,肖锋竟又看见,小怡忽又破涕为笑,抹着眼泪,一笑露出了洁白的小碎牙,“肖锋,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好吗,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担心你,汤凉了,我给你热下,啊。”

“别,不用了,小怡,”肖锋抻抻了手,本想抓住小怡的小手,却抓了空,一头栽倒了地上。

等陈文孝带人冲过来时,肖锋已经躺在地上人世不醒,陈文孝叫两个人先把肖锋的伤口用布条扎了,然后背了火速送回陈家湾,连夜去镇上请医生给他医治,这边一挥手,“兄弟们,给我狠揍这帮狗日的汉奸狗腿子。

那些跟着王道金干的伪军本来都是为了混个肚儿圆,本来就没人愿意当冤大头,这会一看义勇队的这帮人真拼命了,一个个早吓得腿肚子都转筋了,谁还敢再死磕啊,瞎放了几枪做做样子,等义勇队的大队人马一扑过来,这边的伪军一个个如鸟兽散,倾刻间跑得无影无踪,影儿都找不着一个。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