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38 貌似忠良

宋五 收藏 6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size][/URL] 万适之还没有打探来马志国的消息,马志国便打发人来请宋一牙过府一叙,宋一牙正想探一下马志国的底,便答应下来,收拾停当后,便叫了万适之一同前往。 马志国的家就安在县政府市,县政府可能是一位士绅捐的房子,一通的正间,中间的大门楼子的两扇门被漆成红艳艳的色,两名荷枪的保安团的兵在站岗,想必是马志国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万适之还没有打探来马志国的消息,马志国便打发人来请宋一牙过府一叙,宋一牙正想探一下马志国的底,便答应下来,收拾停当后,便叫了万适之一同前往。

马志国的家就安在县政府市,县政府可能是一位士绅捐的房子,一通的正间,中间的大门楼子的两扇门被漆成红艳艳的色,两名荷枪的保安团的兵在站岗,想必是马志国早有吩咐,远远地见了宋一牙,一个兵便一溜烟地跑了进去,待到宋一牙快到门口时,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的高个子从县政府里走出来,站在门口等候。

宋一牙向万适之问道,“这人是谁?”

“县政府第一科科长魏平,人称喂不饱。”

“第一科?喂不饱?”宋一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于是便放慢脚步,问道。

“第一科是县政府的第一大科,掌管着全县自治、户政、地政及其它民政、文化和教育等事务,这个科长是马志国的亲信,听说是马志国的舅子,为人贪财如命,找他办事必须送礼,所以县里人都叫他喂不饱。”万适之没事总在外面逛悠,什么事不明白问他就行。宋一牙听了点了点头,此时,已到了县政府二十步远的地方,于是便一展笑容,一整衣襟,快走几步,一拱手,道,“魏科长,哪敢劳您大驾?”

此时魏平亦快步迎上来,拱手道,“少帮主少年英雄,久仰久仰!”

“县长大人可好?”

“还好,还好,只是最近国事烦心,只见得愈发瘦了。”魏平面露忧色。

“噢?县长饮食可好?”看魏平脸色,宋一牙只好继续与之周旋。

“这倒还好,一日三餐均好。”魏平拉起宋一牙的手,两人向县政府内走去,万适之亦步亦趋,跟在二人身后。

“不知县长大人召见小弟,有何事情吩咐?”宋一牙试探着问。

“只是叙叙闲话罢了,老弟不必在意,是我看县长近日过于操劳,才提议县长与老弟聊聊,自从贵帮开坛回来后,县长对老弟可是褒奖有加啊!”魏平向宋一牙意味深长地笑着道,仿佛是他提携了宋一牙。

宋一牙何等聪明,马上知道了魏平笑容背后的含意,回头对万适之道,“万师哥,回头拿我的贴子,送到魏科长府上,明日我登门道谢。”

“这是哪里话,哪里敢劳动少帮主?”魏平笑容更盛,他知道宋一牙已经明白他的意思,心里也暗暗佩服宋一牙聪明。

说话间,已来到马志国的县长办公室,魏平站住脚,道,“少帮主请。”

两人走进马志国的办公室,马志国才在老式的书桌后抬起头来,果然正如魏平所言,马志国与那日参加菜刀帮分舵开坛仪式时的形象有些不一样,眉宇间锁着一丝愁意,看到宋一牙进来,脸庞露出勉强的笑意,站起身来,道,“宋兄弟,近来可好?”

“托县长大人的鸿福,还好,还好,不知县长大人何事忧愁?”宋一牙忙拱手做礼。

马志国叹了口气,绕过书桌,走到椅子前,一伸手,道,“宋兄弟,老哥最近总是心惊肉跳,来,坐下,你们兄弟聊上一聊。魏科长,你先去吧,准备一下午饭,我和宋兄弟今天在这里吃吧。”

魏平应声而去,宋一牙坐到椅子上。

“宋兄弟,榔桥县城所幸偏安一隅,虽国难当头,却也太平无事,但最近友军在上盘山一役令日本人损兵折将,想来日本人必进行血腥报复,看来我榔桥县城此次再难幸免了。”马志国忧愁的说道。

宋一牙闻言一惊,自己过去还未曾考虑过这个问题,而马志国通过独立营在上盘山一战之事,能联想到这些,确实非同一般,忙道,“那可如何是好?”

“老哥亦是举棋不定啊!”说着,马志国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宋一牙。

宋一牙摸不透马志国的心思,但见马志国询问的目光中似乎透着一股真诚,便道,“我榔桥县城虽在大山深处,但毕竟是远近之繁华地带,即使没有此次上盘山一役,想必日本人也会染指这里,县长大人还得早做打算啊。”

马志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兄弟所言甚是,而且见解深刻,兄弟虽仅年及弱冠,但走南闯北,见多识广,那么依兄弟之见,我将何去何从?”

宋一牙暗道,这马志国果然为人精细,总是在问自己问题,而却没有任何意向性的意见,眼看着把难题向皮球一样踢给自己,自己去耐于脸面,不好急眼,只好回答道,“县长大人既然问兄弟意见,兄弟便知无不言,眼前对于日本人,”说到这里,宋一牙不禁一怔,按常理,现在凡有爱国之心、热心抗日事业的国人,称呼日本人均为日寇或日本鬼子,但马志国却称之为日本人,是不是此人心中尚未对日寇仇恨呢?那么也就是说马志国是在动摇中了?

而此时马志国正专心听宋一牙说,见宋一牙不说话,便问道,“什么?”

宋一牙忙掩饰地咳了一下,接着道,“眼前对于日本人,国人大抵有两种态度,不,也算是三种态度吧,一种是如共党共军,一心抗日,虽力量弱小,却也令日本人如芒在背,另一种却是逆来顺受,做了日本人的良民,而还有一种人,便是与世无争之态了。”

“兄弟所言正是目前国人之三态啊,兄弟高见,依兄弟之见,我国军是何态度呢?”马志国眼光中露出夺目之光。

国军态度?国军有什么态度,虽投入了大量兵力,却令国土成片成片地丢失,说他不全力抗日?也不尽然,他毕竟组织了成十上百万的正规军与日本鬼子鏖战,而说他真心抗日吧?却总是在关键时刻,或釜底抽薪,或临阵脱逃,但此话毕竟是马志国问出,如何回答?如果马志国心向抗日,据实回答,或许可以搏得同感,但如果马志国是国民党人,据实回答,恐怕就会惹恼此人,无奈,宋一牙只好打了哈哈。“关于国军,兄弟却不好评价了,哈哈哈!”

“兄弟果然是聪明人!哈哈哈!”马志国听宋一牙如此说,哈哈大笑起来。

“哪里,兄弟一介武夫,只是游走于江湖,家叔父早就告诫小弟,不论政事,所以政治方面,兄弟是万万不沾的。”宋一牙亦笑着解释道。

笑声一停,马志国道,“但国难当头,又有几人能独善其身?”目光中却流露出坚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