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奴欺主,借宋朝时交趾独立看国际独立热

意气书生 收藏 1 280
导读:无论是称之为交趾,还是安南,亦或是交州,这片概念抽象而又具体存在的土地,一直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现在的中国国土是以清朝末期的版图为基准,所以认为应该收复被俄罗斯抢占的150余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兴安岭内外,泛蒙古大草原,这两片国土,国内的亲俄派认为那就不是中国的国土,只是元清这样的少数民族政权的世居地。为了给丧失国土寻找有力论证,便开始否认元清不是中国朝代的说法。其实百姓自有公论,元清皆是入乡随俗(大部分),但却又喧宾夺主。用通俗的说法就是,元清时的蒙古族与满族就如同新媳妇过门一样,嫁入汉家,可是因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无论是称之为交趾,还是安南,亦或是交州,这片概念抽象而又具体存在的土地,一直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现在的中国国土是以清朝末期的版图为基准,所以认为应该收复被俄罗斯抢占的150余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兴安岭内外,泛蒙古大草原,这两片国土,国内的亲俄派认为那就不是中国的国土,只是元清这样的少数民族政权的世居地。为了给丧失国土寻找有力论证,便开始否认元清不是中国朝代的说法。其实百姓自有公论,元清皆是入乡随俗(大部分),但却又喧宾夺主。用通俗的说法就是,元清时的蒙古族与满族就如同新媳妇过门一样,嫁入汉家,可是因为汉弱而满蒙强,故而女方当家,专家假装就是泛蒙古大草原及兴安岭地区。

中国人有个特有词,叫做报应,其实这并不是封建迷信的思想,而是对事物发展规律周期总结后的产物。曾经,俄罗斯把外兴安岭地区抢占了,中国人内心的痛楚直至今日,而先如今,外高加索有美国身影,俄罗斯就出兵格鲁吉亚,其中颇有指桑骂槐的因素。事物发展规律是有分支的,强弱自然不同,昔日汉唐雄风震天下,怎奈何宋清丧权辱国?宋朝发生的历史悲剧丝毫不亚于清朝,人们常把尼布楚条约定为一个对等的条约,清朝的丧权辱国是在后期衰落之后才发生的,而宋朝则是从开国之时,就开始了演绎悲剧。

在五代十国那个动乱时期,安南的地方豪强就已脱离原唐朝的统治,在《越南历史》当中,被称之为独立,把随便一说的话,认同为独立宣言,并且把同南汉之间的战争定性为独立战争。一个国家是否独立,必须要看该地区是否是全境独立。《越南历史》这本书当中总是先后矛盾,前面说越南已经独立,后面却说国内封建势力割据现象比较严重,即为十二使君之乱。也就是说,独立是不存在的,因为其全境并没有全部独立,所认为的正统朝代无非只是大型割据势力罢了。越南存在的地方割据是随同五代十国这个大的历史背景的,并非是单独存在的历史现象。在五代十国时期,交趾是属于南汉政权的,这个南汉是针对宋朝时的北汉而来的。进一步说,南汉尚且是一个割据政权,交趾就能单方面独立?

可以肯定的说,独立,对于宣布独立地区有两个必须具备的条件:

一.原地区内全境独立

近段时期以来,科索沃独立,南奥赛梯与阿布哈兹相继独立,随并没有多少国家承认,可至少已经形成了事实独立。从南奥赛梯和阿布哈兹就能看出,两国地区地区前都是完整的自治共和国。刚独立的国家自然不会在自身地位问题之外在同原国家制造领土纠纷问题,为原国家势力集团寻求武力复统的机会。其实美国确确实实的是希望借科索沃引起独立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妥协。

按美国利益的做法,美国应该强调南奥必须同北奥同时独立,然后组成一个奉行外交中立的奥塞梯国家,而不是被俄罗斯联邦消化。值得玩味的一点,俄罗斯方面仅仅是宣布南奥塞梯独立,却闭口不谈北奥塞梯,看似俄罗斯现在占尽上风,实则完全可能被美国所利用,美国只是在等新总统上台罢了。俄罗斯借南奥塞梯向中东诸国示好,展示出能取代美国的信号,而美国之后完全可以用促成奥塞梯国家真正的独立而挽回中东诸国。独立在外交活动当中,其自身具有不可妥协性与持续性,以及完整性。半个奥塞梯国家独立?那其他的半个呢?拿国家体制做文章,民主的大当家美国会被动吗?南奥有两条路走,一是加入俄罗斯联邦,俄罗斯联邦重新划分行政区,在行政层面让奥塞梯统一。二是为了真正的统一投靠美国,实现奥塞梯的真正统一,然后宣布外交中立,确保长久立国。俄罗斯用亲俄派控制南奥赛梯就同美国用亲美派控制格鲁吉亚是一样的脆弱,换牌是迟早的。不管如何,美国都把在外高加索地区的利益放在未来,而非锁一目境。

能座世界老大的国家,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后发制人。中国如此,美国亦如此。台湾能独立吗?退一万步也是不能,台湾不同与其他地区,其他地区都是可以依靠原先的省界划分,而台湾则是一个岛,也就是说,在划分海域的时候是可以武力复统的。还有一点,台湾不是一个单独岛,其自称还有东海的钓鱼岛,及南海的太平岛等。也就是说,台湾独立,必须获得东海同南海领土完整,至少是拥有大片的实际控制区。现在台湾当局所做的就是两岸共保江山,看似中华民族团结有望,实则是为了谋求实际控制权。

二.原地区隶属于国家

从近期国际政坛兴起的独立风就能找出答案。科索沃原先就是隶属于塞尔维亚,若是赶南联盟被肢解的那个潮流,恐怕不行,塞尔维亚尚且是一个待定地区,只是事实上的国家,科索沃就能宣布独立?南联盟解体只是当初他的加盟国分家,其中不包括科索沃,从中可以看出,一个事实国家被其他国家认可是需要一定的时期的,而在该国内进一步分化,则是要这个国家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认可之后才能进行的。故而我说,交趾要想独立,必须是汉南政权独立在前,根本不存在单方面交趾能够独立。

最近台湾又开始动作频频,摆明就是要争夺汉室正统的身份,以为独立铺路。台湾当局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当中脱离出去固然不可,但是要从名存实亡的"中华民国"当中独立出去就大有可能,至少是内部运作。马英九所坚持的底线中华两字,便是最好的说明。一段时期内同分裂分子的斗争,必然是抛开当家与否看继承权问题。局势不容乐观,自马英九当权以后,并不急于独立,摆出的姿态是解决老问题,制造新问题,缓兵之计的精髓就是可以使对方罢兵从而收兵解围。

无论是哪一个朝代的开国皇帝,其历史功绩可以否定,但是雄心壮志不容怀疑,是为可量其才而不可度其志。在交趾形成事实独立,却脱离中央统治之后,赵匡胤是无可奈何的,当时的局势是北有辽,西北有西夏,兵力是有限的,出大军,敌可趁机而入,若出轻骑,无济于事,突袭杀敌尚可,复土治意未可。故而只能在名义上维持交趾为宋朝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宋朝一直是册封交趾丁氏(河内当局称之为丁朝)为交趾郡王。郡王在宋朝,只是一种荣誉,并没有时机利益。赵匡胤开国之后,对待功臣还是较为刻薄的,杯酒释兵权就能说明,且尊儒,所以集权是唯一可走的道路。即使在土体所有制上下文章,也不会比例过大。

莫以东身照西镜

中国授予郡王一类的荣誉称号是不同与西欧的。西欧授予荣誉称号之时,前面都要加地名,表示出该爵位所有者拥有该地区的控制权,例如安道尔大公之一的萨科奇,便拥有安道尔的一半的控制权。在中国,加地名只是认同该家族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并不等同于把该地区的实际控制权转交给该人极其背后的家族,中国加的地名多为被授予爵位之人的籍贯,或者是执政为民之境,而交趾郡王就是如此。故而中国人省略了爵位之前的地名,直接称呼,如北宋时杨家将当中的柴郡主。赵匡胤的遗训是要照顾好让位于赵家的柴家,可以说柴家是历代被篡权家族当中待遇最好的。关于误认为交趾独立于宋朝,通过历史,可以认定为事实独立,而名义上依旧属于宋朝。若是讲交趾郡王这个荣誉称号与交趾地区的实际控制权结合在一起便认定交趾独立,相比是河内当局接受法国的西欧思想过多,从而导致的错位判定。

两事尽显寇性劣

宋朝不可能在南方派遣重兵,而交趾地区的封建割据势力则掌握了这个弱点,屡次三番的扰乱其境外之民,并且在邕州上演过大屠杀,在大屠杀当中,还包括被攻克的钦州,廉州两地居民。据《越南历史》的数字记载仅邕州就被屠杀五万八千余人,三州被屠杀总计约为几十万人。其实黑内当局的这个说法是牵强的,众所周知,宋朝是中国人口大规模发展的一个朝代,甚至很有可能中国人口达到上亿的规模。不过这个数字却不可信,当时出生率高,死亡率要高,且人均寿命短,故而劳动力也只在千万徘徊,不过至少能说明一点,宋朝人口比较多,但无法确定人口分布及人口密度。

南宋何以国衰屡危而未亡?原因就在于宋朝一开始就推行南移政策,发展大后方,故而无论是人口分布,还是人口密度,都是以南方居多。若是三州被屠杀的人数以邕州的五万八千人为平均数字,就是十七万四千,浮动上线为二十万。可河内当局含糊的说几十万,这不仅让我产生怀疑,究竟是最低限度的十万?还是最高限度的九十万?这点是很难计算的,但是从中可以摸索到一点线索,如果说的数字大了的话,河内当局惧怕激起中国的民族愤慨,若是说的少了的话,并不足树立河内当局治下的另类的民族荣誉感,且容易处在道德被动当中。

我的估计数字是至少在五十万以上,而这仅仅是保守估计。我的论据是《宋史记事本末》卷十五《交州之变》当中有这么一段记载"于是交人果大举,众号八万。"数量可能含有一定程度的水分,那么姑且视之为五万。而交州之寇的出兵惯例是以俚人(即少数民族)担任先锋,然后在出送嫡系部队。一来有炮灰可用,既能加深少数民族同汉族的仇恨,又能削弱境内少数民族对其政权的威胁。二,交趾出兵多是以掠夺钱财、劳动力为目的,且宋朝防守薄弱,故而作战目的重要运输被掠夺的物资。结合两者就能得知,先头炮灰部队为五万人,而后续的物资运输部队,至少应属同等规模,而为了防止战利品分配不公引起哗变,故而嫡系部队应该保持在两倍以上,这是用兵的基本常识。也就是说,初期参战总兵力保守估计为十五万人以上,而且随时有可能投入预备队。

参战总兵力确定之后,在来看看宋朝的参战军队有多少。据《宋史记事本末)记载,城内守军仅两千人。而防守力量则多为百姓,毕竟防守战所需求的军事素质并不高,普通百姓亦可胜任。蛮夷自然彪悍,故而当时交寇的战斗力是比较高的,可那种战斗力是在野战当中,防御战并不起多大效果。但防御至少需要数量多余敌军的民众才不会在防御战当中被撕出突破口。史载邕州防御战坚持了足足四十二天,可见这个对双方战斗力的消耗都是非常大的。这也是发生屠杀的原因之一,参战部队伤亡过大,战争神经紧绷,需要有一个宣泄的地方,可当时也没有心理医生或军务神职人员。第二个原因是这些劳动力无法安置,因为他们具有极强烈的"反交情节"或奴或农,皆会滋事,并且对国家人口造成威胁。通常国家人口比例的安全警戒线为百分之五,当时交州人口在一千万以上,而且在元朝时,交州人口已突破两千万,故而一千万这个数据也是较为可信的。还有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道德缺失,人格缺陷。最终导致了三州被交寇屠杀五十万人的这个保守数字。这个数字不包括战争当中战死的数量以及被屠杀前后俘获劳动力人口数,若以人口为劳动力的计算单位,仅一次,交寇就耗损了宋朝百万人的劳动力。占当时国家人口总数的一点五到二个百分点。

在宋朝期间,交寇趁宋朝边防空虚,多次扰乱其境外之地,具体次数史书没有记载,但是根据这个频率可大体计算,交州内部兴盛,则连年出兵,而宋朝国内空虚,则隔年出兵。交州兴衰借以掠边为目的,宋朝弱则以占土为目的。可以说是两年打三仗吧,通常规模与持续时间并不长。再次需要指出一点,北宋名将曾参加过清缴交寇的战争。那是因为当时中交交界处,存在一定数量的少数民族自治政府(羁縻州),而侬氏则是其中最有势力的一个,在侬存福及其子侬智高两代,曾自筹建国,建立了所谓的"天南国",也就是宋朝时的广源州,辖地为今靖西、那坡、保德、天等、大新、龙州、崇左,及今河内当局属地高平、伏和、东溪以北地区。当时的形式是地广人稀,故而其控制区随广泛,但实力依旧不济。

当时交州的李氏政权(河内当局称之为李朝)企图吞并侬氏所自治的广源州,就出兵,名为讨伐,实为侵略,并且擒获了侬智高的父亲侬存福,结果考虑到广源州是宋朝的国土,若是他直接接受,恐怕宋朝会出兵,当时宋朝北线疆场形势一片大好,有军事家族柴、杨、折、呼延等戍边。灭敌只是国力问题,不是能力问题,并且出现了千古名将狄青。《越南历史》当中形容是李氏把广源州赐给侬氏的,这简直荒唐至极。纵使视其为一国之君,可以将别国之国土许他人?交酋的目的在于缓和李侬之间的矛盾,共同瓜分宋朝领土。结果时任枢密副使的狄青请缨出击,结果就是因为平叛有功胜任枢密使。宋朝是忌武的朝代,一直是由文人担任枢密使,而狄青是首个行伍出生胜任枢密使的的武人。可以说其荣誉与地位都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位,并且宋仁宗突破了人事制度的禁区,足可证明狄青平叛之功在于千秋。粉碎了交寇同俚贼共亡汉室之危,其攻击在建国初期也得到了充分肯定。广西壮族自治区,所谓壮族,在河内当局下辖称为的岱依族,也就是古代侬族的后裔。最有利河内当局的是连壮抗汉,而我方的国家策略则是同壮御京,不然的话,建国初期也不会派张云逸大将镇守广西。

退役新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