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任 第五章 第五章

铁血姑娘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size][/URL] 鲍鱼火锅果然非常美味,白璨璨的鲍肉片莹润如脂,入锅即食,柔嫩滑口,有一种特别的鲜香。再佐以名贵的茅台醇酿,堪称美酒佳肴,真如神仙般的享受。 韩市长吃得畅快,喝得性起,布满横肉的脸上泛着油亮亮的红光。坐在韩市长身边的刘燕燕小姐风采艳丽,娇美的面容荡漾着迷人的笑靥,跻身于权贵人物身畔表现出一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鲍鱼火锅果然非常美味,白璨璨的鲍肉片莹润如脂,入锅即食,柔嫩滑口,有一种特别的鲜香。再佐以名贵的茅台醇酿,堪称美酒佳肴,真如神仙般的享受。

韩市长吃得畅快,喝得性起,布满横肉的脸上泛着油亮亮的红光。坐在韩市长身边的刘燕燕小姐风采艳丽,娇美的面容荡漾着迷人的笑靥,跻身于权贵人物身畔表现出一种情不自禁的恃宠娇贵,面对眼前这难得的人间美食更是兴致盎然。郑氏兄弟和宋坚也是满面春风,不时地推杯换盏,尽情享用……

时光荏苒,如果倒退二十年,在座的这几位人物还都是囊中羞涩的穷小子,如今却是个个脑满肠肥,家财万贯,食尽人间美味,享尽荣华富贵。归根结底,这正是社会变革滋生的新一代官僚资本贵族!可悲的是,这些贵族人物堂而皇之地横行社会,操纵官场权力,吞噬社会财富,拼命地堆砌个人资产的金字塔,无尽无休,欲壑难填。更可悲的是,在这些贵族人物的感召和眷养下,又衍生大量的仰慕者和追随者;这些人或趋炎附势,出卖原则;或食人牙慧,出卖人格;或曲意奉迎,出卖肉体。导致社会拜金疯狂,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笑贫不笑娼……

都道黄河之水天上来,谁言黄河泥沙毁良田?

酒足饭饱之后,韩市长醉意熏熏地拥着性感妖娆的刘燕燕去了市长大人专用的总统套房。

宋坚望着韩市长和刘燕燕相互亲昵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深切的艳羡,不由得感叹:“有如此美人陪伴,也算是不枉一生呵。”

郑天龙笑道:“你堂堂的公安局长,找个相好的女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也难呐。”宋坚摇摇头:“没品味的咱看不上,有品味的又看不上咱,一般逢场作戏轻而易举,真要揽在身边也是麻烦多多,不值得呀。”

郑天龙颇有同感:“宋老弟所言真切,看来是深有体会呵。”

郑天虎满脸不屑:“啥品味不品味的,搞女人还讲那么多的道道?这年头,有钱还愁没有女人骑,一手钱一手货,骑过就拜拜。”

宋坚笑着揶揄:“天虎老弟倒也痛快,有如上厕所一般,泄了就完事。”

“粗俗。”郑天龙难以理喻。

郑天虎哈哈大笑:“这年头,做人没那么多讲究,有钱就有一切。”

郑天龙不屑理睬,怠倦地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身:“我要去休息了。”

“不急嘛。”宋坚劝阻,“我们去泡个澡,做个按摩,松松筋骨嘛。”

“算啦。”郑天龙指着郑天虎,“我看见他招来的那些小姐就心烦。”

“今天保证不让你烦。”郑天虎故作神秘,“我新招来一个俄罗斯时装表演队,那些模特个个身高马大,丰乳肥臀,看着都他妈的刺激。今天让二位老兄骑骑洋马,开开洋荤。”

宋坚闻之顿时变得神情亢奋,两只眼睛荡漾着新鲜的渴望:“天虎老弟真是太有才了,搞搞洋婆子也算是同世界接轨嘛。”

郑天龙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你们呀,声色犬马,玩物丧志。”

宋坚与郑天虎对视一眼,同时发出会意的笑声。

郑天龙的性格有着自相矛盾的怪异,内心的欲求与外表的矜持形成强烈的反差,往往是已然心猿意马却仍装作道貌岸然,即便同流合污也要表现出身不由己,实际上是虚伪的掩饰。宋坚则不然,在公众面前当然要表现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执法者形象,但是在沆瀣一气的小圈子里便无所顾忌,食色欲求十分坦荡,仿佛天经地义一般。

三个人正欲去风流快活,突然,郑天虎的手机急促响起,传来的信息令人大惊失色——金冠集团旗下的毛纺公司有一百多名职工食物中毒,都被送去了市人民医院……

郑天虎面色惨白。

郑天龙一脸凝重。

宋坚更是充满惊警。

三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懵住了。

片刻,郑天龙气急败坏地大叫:“发什么呆?快去医院呵!”

言罢,夺门而出。

郑天虎和宋坚恍然警醒,慌忙追随而去。宋坚一边急行一边给刑警队通电话,命令快速出警。

市人民医院一片忙乱,各科诊室、楼道的长椅上,大厅的候诊处躺满了挂着吊瓶的中毒工人,医务人员急匆匆的脚步和患者发出的呻吟汇成纷乱的嘈杂……

满脸倦容的岳书记在医院领导的陪同下拖着疲惫的脚步四处察看,神色沉重而忧切。很显然,整整奔波一天的岳书记又被这突发的事件惊扰得不能安歇。

孙秘书快步走来:“岳书记,经过院方的紧急救治,全部中毒人员都脱离了危险。我已经通知卫生监察部门和公安局,要他们赶赴工厂调查中毒原因。”

岳书记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转身握住医院领导的手,连声道谢。然后,冲着孙秘书吩咐:“走,我们也去这家企业的现场看看情况。”

走出医院大门,迎面碰见了匆匆赶来的郑氏兄弟和宋坚。

岳书记神情严肃地迎视着这三位大佬级的人物。

郑天龙和宋坚诚惶诚恐,只有郑天虎依然满不在乎。

“岳书记,没想到惊动了您。”郑天龙毕恭毕敬。

宋坚举手敬礼:“岳书记,我已经命令刑警队去现场调查情况。”

岳书记闻到了浓烈的酒气,眉头紧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却姗姗来迟。”

郑天虎理直气壮:“我们在陪……”

郑天龙慌忙打断,上前一步解释:“我们是刚刚得到消息。”

孙秘书面无表情:“岳书记马上去现场了解情况,请你们随后赶来。”

言罢,孙秘书随同岳书记钻进了“奥迪”轿车,疾驰而去。

金冠毛纺厂位于市郊,规模不大,仅有一条生产流水线。而恰恰就是这个规模不大的小工厂正是金冠集团起步发展的聚宝盆,而且长期以来一直仍在源源不断地产生着巨额的财富,仿佛有着变幻无穷的魔力,创造着天方夜谭式的神话。

工厂院内停放着数辆执法车,警灯闪烁,在夜色里非常眩目。工厂的职工食堂是一座破败的土坯建筑,门窗残缺,八面透风,所谓的餐厅脏乱不堪,奇冷无比。食堂外面拉了警戒线,执法人员正在忙着勘察现场,拍照,取样……

孙秘书向执法人员亮明了身份。

岳书记走进食堂,一股霉腐酸臭的气味扑鼻而来,令人窒息。面前的情景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实在难以置信,这就是财大气粗的金冠集团下属企业的职工食堂?岳书记脑海里浮现出金碧辉煌的金冠大酒店……

刑警队的负责同志前来敬礼汇报:“岳书记,经过现场勘察,这是一起由于食物变质造成的中毒事件,可以排除人为投毒的可能。”

卫生监察的负责同志端来一碗暗灰色的米饭:“岳书记,这就他们给工人吃的食物,这种霉变的大米连猪都不吃!”

岳书记接过饭碗,举到鼻下嗅闻,一股霉腐的气味刺入鼻腔。

岳书记用手捏起一撮送入口中……

孙秘书慌忙阻拦,遭到坚定的拒绝。

岳书记黙黙地咀嚼着,感受着苦涩,感受着屈辱,神情沉痛,继而怒恨,后又涌起莫大的悲怆……倏然,两颗晶莹的泪珠砰然滚落!

在场众人无不恸容。

郑氏兄弟和宋坚不知什么时候赶来了,站在人群中观望着岳书记的一举一动,神色惴惴不安。

“同志们,触目惊心呵!”岳书记吐掉霉变的米饭,面对众人痛心疾首,“这就是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事件,我们的工人居然在遭受这种非人的虐待,我是市委书记,难辞其咎!”

众人闻之肃然。

岳书记在人群中发现了郑氏兄弟,一步一步逼近面前,指着郑天虎的面门厉声怒斥:“你的心肠比旧社会的地主资本家还要黑!”

郑天虎不服气,挺着脖子还要争辩。

郑天龙慌忙阻止,满脸赔笑:“岳书记息怒,我们一定改进。”

岳书记冷冷地盯视着郑天龙:“我记得你应该是中纺集团的总经理,跑来这个私营企业里大包大揽,是越俎代庖?还是从幕后窜到台前?”

郑天龙尴尬地涨红了脸,急急改口:“我的意思是督促他们改进,是督促改进。”

岳书记不屑理睬,挥手招来卫生监察的负责同志,严肃吩咐:“今天这个事件,你们要依法严肃处理,不能手软。”

负责同志望着岳书记,又望望一脸蛮横的郑天虎,似乎十分为难。

岳书记心中明白,加重语气:“这个事件我是抓住不放的,丑话说在前面,谁敢徇情枉法,就地免职!”

负责同志惶恐地点头应诺。

岳书记又转向孙秘书:“你记一下,责成劳动局派专人处理此事,要彻底调查这个企业的职工真实的生存状态,包括工资、福利、劳保、食宿和工作时间等各个方面,要依照劳动法强制改进,该罚就罚,该停就停,该关就关!还要告诉他们,此事我特别关注,还是那句话,谁敢徇私枉法,就地免职!”

孙秘书快速记录。

岳书记最后面对郑天虎:“你在中州算得上是叱咤风云的人物,金冠集团也是中州的知名企业,日进斗金应该是守法所得,财力雄厚也应该造福劳动者。你是人,你的职工也是人,人格不分高低贵贱,要以人为本,懂么?!”

郑天虎低下头,似乎敢怒不敢言。

“谢谢岳书记的教诲,一定改进,一定改进。”郑天龙又急忙表态,然后讨好地相劝,“岳书记,这里寒冷,请您去会客室休息吧。已经是深夜了,要他们搞点宵夜。”

岳书记硬冷冷回绝:“我没有那份心情!”

言罢,拂袖而去。

郑天龙呆楞楞地望着岳书记的背影,心头浮起不祥的阴云。忽然,一阵寒风吹来,郑天龙浑身打了个冷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