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阀的经典语录:政客就和妓女一样下流 zt



问题不是说我们想要你们交保护费,关键是你们想不想在广西平平安安的做生意!——黄绍竑


现在给你们两个团的兵力,你们要给我带四个团的人员和装备回来,记住不许伤一个人,不许丢一条枪!————白崇僖将军(对参加围剿红军的部下讲话)


全营哗变,营长当然要负主要的责任,部队的团长,旅长也要负一定的责任,你们说要我个师长也承担责任,我没话说,不过在往上追究,我是委员长的直属部下,那么蒋先生也要负起自己的责任!——————刘珍年将军(应对21师“泰顺”哗变的军法审判,法庭的人听着都在翻白眼:)))


要知道蒋冯阎都是军阀,我们才是真革命,他们的钱财和东西都是老百姓的,不是姓蒋的也不是姓冯和姓阎的,他们应该把东西和钱财交给我们才对,不过不要紧,反正是要给我们的,他们三个诺大年纪,还不懂事理,无故陈兵中原,导致生灵涂炭,罪大莫此次为甚!他们之间的混战是十字街头狗咬狗,我们帮他们那边都不光彩,所以我们在晋的代表和在南京的代表要多和他们接触,只需要向他们多要钱,多要东西!——————————————刘珍年将军(军阀混战时期)



丢他妈,我们辛辛苦苦搞了几十年,出生入死的才弄到这些金子,现在要我兑换成转眼一钱不值的金圆券???他要是敢来,我开机枪打死他!————薛岳(黄绍竑在上海挑唆薛岳和小蒋的关系,薛岳激动的说)


我之愿下野,不是因为共产党,而是本党某一派系所迫!————————老蒋(他被桂系在解放前逼迫下野!确实,他的下野从不是因为共产党)


和蒋介石打交道,没有自己的本钱是不行的,对自己的职责太认真也是不行的!————————余汉谋将军


和日本佬打仗不是短时间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我们就是这点本钱,不能一下子就赌光了!—————————夏威将军(桂南会战,对要求出击的175师官佐说的话!)


冯玉祥在西北时,最恨部下吸烟。一次到一幕僚房内,闻很大烟味,便以八股声调朗朗念起来:“您的屋子,又薰又臭,又臭又薰,既薰且臭,既臭且薰,薰而又臭,臭而又薰,薰薰臭臭,臭臭薰薰,亦薰亦臭,亦臭亦薰”。念毕一言不发而去。


张作霖对讲武堂学生讲话:“他妈拉巴子,你们好好干,咱们奉天什么都有,干好了,我除了老婆不能给你们,什么都可以给你们”。


张作霖顾问本庄繁加国省亲时,曾要张作霖题字留念,张要本庄繁次日来取,后送一幅联:


“睡卧美人腕;


醒掌天下权;


最后署:“张作霖手黑”。


秘书在一旁提醒,说墨字下面还有一个“土”字呢。张听后说:“他妈拉巴子,混帐!你知道什么,这中国的土我怎么能随便叫日本人带走呢,这叫做寸土不让”。

老蒋亲赴贵阳督战。而廖磊奉命率领第七军尾追红军,却始终与红军后卫部队保持两天行程,且追到贵州都匀、独山一带便干脆不追了。红军摆出进攻贵阳的姿态,蒋急电廖磊星夜来援。却不料廖磊复电:“容请示白副总司令允许,才能前进。”老蒋只好叹息道:“这真是外国的军队了。”


在红军突围后,老蒋指责小白::“其谁信兄与匪无私交耶?”


小白毫不示弱::“职部仅兵力十八九团,而指定担任之防线达千余公里,实已超过职等负荷能力。孙子曰:‘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竭十八九个团全力,不足当彭匪德怀狼奔豕突之势也。钧座手握百万之众,保持重点于新宁、道县之间,反迟迟不前,抑又何意?得毋以桂为壑耶?虽然职部龙虎、永安一战,俘获七千余人,以较钧座竭全国赋税资源,带甲百万,旷时数年,又曾歼敌几许?但此不是与中央争短长也。据中央社露布:某日歼敌数千,某次捕匪盈万,试加统计,朱毛应无孑遗,何以通过湘桂边境尚不下二十万众,岂朱毛谙妖术,所谓撒豆成兵乎?职实惶惑难解”


剿共未了,就一天不来搞我们。 ——————白崇禧


之前,曹与张已经是儿女亲家了,但吴是前锋大将,也是直系真正的领袖。曹为了打消吴与张战的顾虑,亲自给吴打电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亲家虽亲,不如自己亲”。短短几句白话,打消了吴的顾虑。


第二次战争之时,吴曾对张宗昌策反,张回吴一电,也是白话,也是亲拟,文称:“你反曹,我就反张,咱们一起当王八蛋”。给吴一个有力反击。


还是在直奉战争时,有人向曹进言,称直军大将王承斌系奉天人,有可能通奉,王得知后,曾对曹及身旁人说:“奉天是我的娘家,直隶是我的婆家,哪个出了门子的姑娘,能够顾娘家不顾婆家的”。


北伐前,张继曾去劝孙传芳与蒋介石合作,但孙很善谈,张未能说服之,便对孙言:“你不象一个军人,很象一个政客”。孙听后反唇相讥:“我不是政客,我最反对政客。我的儿子,也不让他当政客。政客全是朝三暮四,迎新送旧的妓女般下流的东西,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军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