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一卷 少年》 九 万如菊归天

mulinsen444 收藏 3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来到东进院汀前,院门关闭。杨炎顾不得叩门,直接飞身上墙跃入院内。正好看见杨沂中和万显声两人站在院子里。 一见杨炎从墙头跳下来,杨沂中急忙道:“炎儿你回来得正好,赶快进去。” 杨炎道:“爷爷,我娘……怎样了.” 杨沂中尚未说话,万显声一把拉住他道:“别问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来到东进院汀前,院门关闭。杨炎顾不得叩门,直接飞身上墙跃入院内。正好看见杨沂中和万显声两人站在院子里。


一见杨炎从墙头跳下来,杨沂中急忙道:“炎儿你回来得正好,赶快进去。”


杨炎道:“爷爷,我娘……怎样了.”


杨沂中尚未说话,万显声一把拉住他道:“别问了,快进去,还来得急。”


杨炎听了心中一沉。心中尚存的一丝饶幸也没有了。于是不顾一切的跑进母亲的房中。只见万如菊正躺在床上双眼微,杨夫人坐在床头,紧握着万如菊的手。流苏正站在床后,正在抹眼泪。


杨炎大叫一声:“娘……娘你怎么了?“扑到床边,跪在地上。


这时万如菊正是气若游丝,听到杨炎的声音不觉精神一振。猛的睁开眼睛,转过脸来。杨夫人一见杨炎来了,知道这是她们母子的最后一面,轻轻叹了一口气,便起身出去。流苏也从床后绕过来,跟着走出去。


万如菊轻轻道:“流苏……叫流苏留下来。”杨炎急忙回头,流苏己听到,停下脚步,转身走过来,也跪一万如菊的床边,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


万如菊道:“炎儿,你来了。想不到娘还能见你最后一面,死也瞑目了。”说着缓缓伸过手来轻轻抚莫着杨炎的脸。


杨炎此时已泪如雨下,一把抓住母亲的手呜咽道:“娘……你不会死,不会死的。”


万如菊微笑道:“傻孩子,娘是马上就要去见你爹去了。你己经成大成人,娘很高兴,见了你爹也算对他有交代了。”


杨炎紧握着母亲的手,喉咙哽咽说不去说来。


万如菊轻轻道:“以后就没有娘了,你爷爷、奶奶,外公年纪都大了,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了。”转眼又看了看和杨炎并肩跪着的流苏,道:“流苏,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你从小就被人拐买,受尽苦难,又记不起家人,到了我们家才过上好日子。只可惜以后娘不能再照顾你了,你才是我最难了的心事。“


杨炎道:“娘,你放心吧。有我在。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流苏,您……您就放心吧.”


万如菊喘了几口气,道:“炎儿,你喜欢流苏吗?”


杨炎怔了一怔,脸色微红,道:“我……”


万如菊笑了笑,又问流苏:“流苏,你喜欢你哥哥吗?”


流苏满面红晕,轻轻点了点头。


万如菊道:“炎儿,娘的时间不多了,呈现在娘还有一口气,我就作主,你和流苏结为夫妻。今后你们两人可以相依为命,相互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杨炎看看流苏,文看看母亲,道:“娘,我答应你和流苏结为夫妻,照顾她一生一世.”


流苏低下头,轻声道:“娘,我愿竞嫁给哥哥,一辈子待奉哥哥。”


万如菊道:“那好,你们正在就在床前对天磕头。”


杨炎和流苏便在床前对万如菊磕了三叩。万如菊终于轻轻吁出一口气:“炎儿,不管称以后是否还娶别的妻室,但一定要一生一世照顾流苏,让她幸福……”


话声越来越低,终于听不见了。


杨炎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揪心般的疼痛,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杨炎呆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


和自已相依了十七年的母亲,将从此永远的离开了自己。虽然杨炎幼年丧父,但毕竟那时年纪尚小,从记事时就设有见过父亲。尽管他也强烈的思念父亲,但那毕竟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像。但母亲却不同,十七年来,他从未一刻离开过母亲。母亲的一言一行,一语一笑,十七年里早已牢牢的印右他心里,成为他心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然而从这一刻开始,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成为了记忆。


“哥哥,你吃点东西吧,你己经躺了一整天设有吃东西了。”流苏的眼睛还是红红的,端着一碗粥,站在杨炎的床边。“娘己经去了,如果你在有什么意外,我……我……”


杨炎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握住流苏伸过来的手道:“我没事的,辛苦你了,现在是什公时辰?”


流苏道:“现在以经过了三更了,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杨炎轻轻摇头道:“现在我什么也不想吃,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休息。”


流苏放下手中的粥碗,道:“我不放心你,白天你吐了好多血,好吓人。然后就一直躺着,吓死我了。”


杨炎心中一片感激:“辛苦你了,流苏。”握着流苏的手禁不住把她估自己身边拉了一拉。


流苏一下了扑到杨炎身上:“哥哥,从今以后我可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如果你再有什么意外,我……我也话不下去了……”说着眼泪己流下来.


杨炎一手轻轻搂着流苏,一手给她抹着眼泪,道:”我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起来.我答应娘要照顾你一生一世,就一定会做到。”


流苏听他提到在万如菊临终前的话。不禁想起两人以在万如菊床前结为了夫妻,禁不往脸上一红。杨炎乍见少女的羞态,顿时觉得她有说不出的可爱动人,搂着流苏的手情不自禁的又紧了一紧,一股少女的幽香扑面而来。


两人相处了三年,虽然亲密无间,耳鬓相沫。但从没有像此刻这样亲密的身体接触。不过两人夫要的名义以定,谁也不觉得过份。只是心跳加速,血脉喷涨。


突然之间,杨炎只觉丹田中升起一股炙热的气息升起,瞬息之间冲进七经八脉之中,顿时全身距痛,如遭火撩一般。


流苏终是女孩面簿,正想起身,突然发现杨炎满面发红,全身火热,一脸痛苦之色,额头上满是黄豆科大的汗珠。心中大惊,忙道:“哥哥,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杨炎只觉一股又一股热劲在身体内胡乱冲突,心头燥热,全身距痛难以自已,简直苦不坩言,渐渐连神志也己开始模糊了。


原来他在和永安公主比武时,成功的突破了雷厉风行大法的第三层。但经脉一时之间还受不住第三层的力道。如果能静养数日,等经脉适应了也就没事了。但在随后的半个多月里,杨炎一直忙于参加战场比试。看似轻松,实际上他却是费尽心血。跟本不能静心调息。加上万如菊去世,杨炎悲伤过度,伤了内府,这时体内的风雷两气己经凌乱突走,正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流苏也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羞溉,伏到杨炎身上道:“哥哥,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杨炎只觉一股幽香扑鼻而来,心头一阵燥热,突然双手一拢,将流苏抱了个结结实实。流苏心中又羞又怕,不知如何是好。一股一股灼热的气息喷到流苏脸上,令她的神智也渐渐有些模糊。


她和杨炎从小青梅竹马,年纪成大之后情素暗生,流苏在心中早已把杨炎视为自己终身相托的人。只是自己孤身一人寄人篱下,虽然被万如菊视如已出,但自付身份低微,对杨炎的情意也不敢有半点表露。幸好万如菊在临终前为他们定下了夫妻之名,更使流苏对杨炎彻底敞开心房。因此对杨炎亲密的动作也不排拆。


迷糊之中,流苏只觉仿佛有人在她身体上轻轻抚摸,又似乎在为她宽衣解带。转眼间两个赤裸的身体己紧贴在一起。未己,杨炎已深深进入了流苏的玉体内。杨炎忽然觉得体内胡乱冲突热劲似乎有了一个出口,随着自己的渲泄,头脑中突然“嗡”的一声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


等到杨炎醒来,发现自己竟和流苏赤身裸体搂抱在一齐,先是一惊,这才觉得体内的劲气也一应正常,在也没有胡乱冲突。努力回想了一下,这才记起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他在走火入魔的紧要关头,靠着男女交合将戽气泄出,又得流苏的处子玄阴相辅,这时不但避免了走火入魔之险,而且将雷厉风行大法的第三层彻底稳定了下来。


这时流苏也缓缓醒来,一见杨炎,一把将他抱往道:“哥哥,你没事吧?你刚才好可怕。”


杨炎伸手轻轻把她搂在怀中道:“我没事了,流苏,可让你但心了。”


流苏也发现他恢复了正常,这才放了心来,道:“刚才吓死我了,你这是怎么了?”返才发现两人是赤身搂在一起,心中大羞,本能的挣扎着要起身。谁知身子一动,才发觉下身一阵疼痛,忍不住叫了一声。


杨炎两手微一用力,将她搂得紧了一些,将流苏青春胴体贴紧自已,心中泛起刻骨铭心的感觉。流苏全身发烧,双眼紧闭,将头埋在杨炎怀中一动也不动。


杨炎道:“流苏,娘在临终前己经为我们作主,明天我就去和爷爷、奶奶说明,让他们把我们定下来,你看如吗?”


流苏身子一颤,轻轻“恩”了一声,两行清泪从紧闭的双眼中缓缓流出。




宋时男子十六七岁便娶妻生子大有人在,既使不娶正妻,先收一二房待妾也很平常。因此杨沂中和杨夫人并不以为怪。流苏一何温顺柔和,惹人怜爱。加上万如菊视为女儿,合府上下也都十分喜爱她。平时也很得杨夫人的欢喜。


杨夫人道:“炎儿,你娘在的时候,我就几次跟你娘说过,把你和流苏的名份定下来。你娘却说你们年纪还小,迟几年也不晚。现在既然是你娘的遗嘱,我们自然同意,那就这么定了。”


杨炎道:“一切都听爷爷、奶奶做主。”


杨夫人招手叫过流苏来,退下手腕上的一个碧玉手镯,给流苏带上,笑道:“流苏,这个手镯我带了十几年,今天就给你了。”


流苏戴好手镯,低声道:“谢老夫人。”


杨夫人笑道:“傻孩子,怎么还叫老夫人呢!应该叫奶奶了。”


流苏满脸红霞,心中却甚是欢喜,低声道:“是,奶奶。”


杨夫人轻轻将她搂在怀中,道:“俄年纪大了,一些事情也顾不周全了,以后炎儿有你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杨听中也笑道:“炎儿,以后你也是有妻室的人了,可不在是孩子了,做事正要沉稳些。”




每年武院的战场比试结束以后,叁加比试的八个人都会受到皇帝的接见,并由皇帝亲自勉励,赏赐奖品。这是赵眘登基以来形成的惯例,以表示对武备们重视。不过今牟由于杨炎的母亲去世,又因悲伤过度病了几天,国此破天荒的第一次在没有第一名的情况下召见其他七人。


赵眘逐个点名,每人都勉励几句。然后赐给物品。


每人所得盔甲一副,战袍一件,一条玉带。受封进武校尉。进武校尉是武阶官,但无品级。虽然如此,比起普通无阶的士兵要好得多了。


永安公主因有公主的封号,因此只有赏赐,设有受封。


七人谢过皇帝,然后下去由枢密院分配到各路的军队中去。


直到万如菊头七之后,杨炎的病才渐渐好了。赵眘对他本来就颇有影像,因此在偏殿单独召见,不过由于杨炎身份低微,由杨沂中陪同。


杨炎在杨家久了,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赵眘的事。知通他自登基以来,立即为岳飞洗冤昭血,恢复名誉。又赦免岳飞的家属,并加以优待。,惩处贪官,整顿吏治。使社会太平,人心安乐。也箅是一位明君。同时重用张浚、虞允文、胡铨等主战大臣,锐以进取,加强武备,颇有北伐收复失地之意。


因为是在偏殿,不像正殿上那么严肃,气氛也不太紧张。杨炎曾在岳飞庙建成时见过赵眘,不过那时离得太远,看不请楚。赵眘年约四十岁左右,身穿黄袍,上绣五爪金龙,头带双龙戏珠的金冠。长眉细目,看上去颇为和蔼,一付谦和雍容之貌。


杨炎上见给赵眘叩头见礼,赵眘微笑道:“想不到同安郡王有这么一个好孙子,可谓将门虎子。”


杨圻中急忙施礼道:“皇上过誉了。”


赵眘道:“杨炎,朕赐你平身。”


杨炎叩头谢恩,然后从容的站了起来。神色自如,丝毫没有其他尚武院学生初次见皇帝时那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拘谨。


赵眘见了,也暗自椋讶:这貌不椋人的少年果然有不同寻常之处。道:“杨炎你可知道,不仅是朕,就连魏国公,虞参政,李将军都对你既于厚望啊!”


他们君臣议论杨炎的事情,杨沂中都告诉过杨炎。杨炎道:“感谢皇上和诸位大人厚爱,这次比试臣孙只是饶幸而己,臣孙才疏学浅,恐怕难当重望。”


赵眘点点头,道:“少年人能这样谦逊,确实难得。你祖父是我大宋名将,父亲也为国捐躯,你伯父,兄长皆在为国效力。望你承祖父之志,成为我大宋的栋梁之材。”


杨炎道:“臣自当尽力,不负皇上卷顾隆恩。”


赵眘忽然道:“杨炎,朕听说你的母亲刚刚故去,为此你还病了几天,所以堆迟了来见朕?”


杨炎一怔,虽然知道母亲去世告知过皇帝,但却没有想到皇帝会亲自问起这件事。道:“是。”


赵眘轻轻叹了一口气:“幼年父母双丧,确实为人生之大不幸。不过逝者以去,你也应节哀顺便,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


虽然明知是客气话。但从赵眘口里说出来,还是令杨炎颇受感动,再庋施礼道:“谢皇上卷顾。“


赵眘又道:“按惯例,母亲去世,本当守孝三年。但朕对你期望甚高。也望你早日从军,成为我大宋干材。若是孝期满了后你在从军,恐怕荒废三年。但如果让你这样立即从早,也未免太不近人情。这样,朕特许你守孝百日,然后从军。你看可好。”


杨炎道:“臣孙一切如皇上所言,当尽力为大宋效力。”


赵眘点点头道:“现在我大宋只剩这半壁河山,而且金人还在北方虎视眈眈。国家正是用人之际,还望你们努力用命,不负朕意。上可为国效力,名重青史,下可成就功名,恩荫子孙。”随后立即下令常赐给杨炎盔甲、云带、战袍、马鞍等物,并封杨炎承信郎。


承信郎也是武阶官,虽然只是从九品,但毕境是以有了品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