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接受墨西哥“太阳报”系集团董事长瓦斯盖兹专访

牛虻四号 收藏 0 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官方正式新聞稿全文~


----------

中华民国97年09月03日


总统接受墨西哥“太阳报”系集团董事长瓦斯盖兹(Mario Vázquez Raña)专访



马英九总统日前接受墨西哥“太阳报”系集团董事长瓦斯盖兹(Mario Vázquez Raña)专访,专访内容已于今日刊出。

专访问答全文为:


问:总统以高得票率赢得压倒性胜利,并于5月20日就职,请问您选举获胜的主因?

总统:主要的原因就是经过民进党8年的治理,民众可以说相当不满,因此希望改变国家发展的方向,这是他们支持我最主要的原因。具体的说,一方面就是经济情况不好,二方面政府也不很清廉,再加上首长异动频繁,政策不是很稳定。


问:美国、加拿大、日本、英国等多国友邦纷纷致贺总统当选,请问意义何在?

总统:主要的意义就是我们主张跟大陆改善关系,使得台湾海峡原来是一个潜在危险的地区,而这样的未爆弹被我们解除了引信,也就是紧张情势大幅降低,各国因此松了一口气,这是他们祝贺我当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台湾第二次的政党轮替在民主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8年前,我所属的国民党在选举后下野,但8年后,我们能够卷土重来,得到人民的信任,而且拿到58.5%的票,这代表台湾的民主已经是很成熟的民主。


问:请问总统的两岸政策?以及目前双边关系为何?

总统:我的两岸政策可以“三不”与“三要”来形容,“三不”就是“不统、不独、不武”,“不统”的意思是我不会在任内跟中共讨论有关两岸统一的问题,“不独”是我们不会追求法理上台湾的独立,“不武”则是我们反对使用任何武力来解决台湾问题的方案。


问:在总统这样的两岸政策理念下,以及中国大陆内部的转变,总统对两个中国的看法为何?会有怎样的未来?

总统:我们基本上认为双方的关系应该不是两个中国,而是在海峡两岸的双方处于一种特别的关系。因为我们的宪法无法容许在我们的领土上还有另外一个国家;同样地,他们的宪法也不允许在他们宪法所定的领土上还有另外一个国家,所以我们双方是一种特别的关系,但不是国与国的关系,这点非常重要,所以也不可能取得任何一个外国,包括墨西哥在内的双重承认,我们一定是保持和平与繁荣的关系,同时让双方在国际社会都有尊严,这是我们的目标。


问:中华民国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中国大陆又说台湾是中国的一省,似乎是无法妥协的纷争;请问有和解之道吗?

总统:这样的争议是属于主权层面的争议,目前无法解决,但是我们虽然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却可以做一个暂时的处理,这就是我们在1992年与中国大陆所达成的一个共识,称为“九二共识”,双方对于“一个中国”的原则都可以接受,但对于“一个中国”的含意,大家有不同的看法。因为对主权的问题到底能不能解决?如何解决?何时解决?目前可以说都没有答案。但是我们不应该把时间精力花在这样的问题上,而应该把重点摆在其他更迫切、更需要双方解决的项目,这就是我们目前推动的政策。1949年因为中国大陆的内战,我们的政府离开了中国大陆,由中共政权统治,但我们并没有消失,大家不可能忽略这个现实。原来我们中华民国跟墨西哥有邦交,后来墨西哥跟我们断交,转跟中共建交,但台湾还是存在,墨西哥跟台湾继续维持实质关系,这对台湾与墨西哥都是有利的。所以说,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希望大家在外交上不要再做恶性的竞争,大家继续维持邦交国,但是对无邦交的国家还是可以发展非外交关系,如此和平共存,这才是双方国际相处最理想的方式。


问:两岸直航是总统执政后首先落实的政策,已打破台湾与大陆60年来的禁令;请问在政治及经济的意义?

总统:两岸直航确实是60年未曾实现过的重要政策,其政治上的意义代表两岸都愿意透过直接的来往降低双方的敌意,并且促进双方的交流。在经济上,因为两岸的经济已经发展了20多年,台湾在大陆的投资可能已超过几千亿美元,投资的厂商也超过10万家。我们去年对中国大陆的贸易差不多有1,023亿美元,台湾光是出口顺差就有462亿美元,所以说两方的经济已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因此如果再不开放直航是非常不合理的,对我们的厂商、对他们的厂商都是非常不方便的。去年,两岸间的旅行就将近有490万人次,双边490万人次,这么大的量,坐飞机还要到香港转机,是非常不合理的。实际上,必须要这样做,才能让双方的经济关系更顺利。


问:两岸虽已展开对话,中国大陆最近仍持续对台湾部署飞弹,提升台海紧张情势;请问对此问题的看法?

总统:大陆对台湾部署飞弹已经超过10年,每年以差不多80-100枚的速度增加,对我们的安全造成很大威胁。所以将来我们发展关系的时候,会要求对方签署和平协议,在签署和平协议之前,我们会要求他们对这些飞弹作一些处理,因为我们不愿意在飞弹的威胁之下来进行和平谈判。

中国大陆对台湾,因为这些飞弹还有其他的一些设施,可谓构成一个威胁,但是中国大陆对台湾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一个台湾领导人,要知道如何减少威胁、增加机会,才能追求和平与繁荣。


问:总统曾指出,台湾不求战,也不避战;面对军备强大的中国,犹如牧童大卫挑战巨人Goliath;愿闻其详?

总统:我刚才说了,中国大陆是威胁,也是机会,我们要把威胁极小化、机会极大化。如何把威胁极小化呢?一方面是促进双方更密切的交流,使双方可以用非武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我们还是要预防万一遭遇到武力的攻击要怎么办。我们还是必须要有防御的力量,最好的办法是有吓阻力,使她根本不会想作攻击这种准备。因此我们要建立一个小而美的国军,能够吓阻她采取任何军事行动,这方面我们要维持我们的国防预算不少于GDP的3%,让我们的国防能够真正保卫国家安全。但我们不会采取攻势的作为,战略上一定是采取守势。


问:请问新政府放宽企业金融机构等赴大陆投资等松绑政策措施内容为何?

总统:我们现在松绑的范围正一步一步的扩大,比如说,我们原先限制企业对大陆投资不能超过企业净值的40%,现在我们放宽到60%,同时明年能汇出去的金额也从8000万台币,约200多万美元,放宽到每年500万美元,如此将使我们的企业有更自由的经营环境。事实上,这并不是鼓励企业到大陆投资,因为企业要不要去大陆投资,企业本身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让他有个更自由的环境来作这样的决定,当有了这样的自由环境之后,去大陆投资的厂商反而愿意回台湾来投资,这也是目前我们争取这些厂商回台湾投资的时代。

另外,其他的方式是,在程序上把它放宽,把它变得更简便,同时更重要的是,我们放宽金融服务业到大陆去投资,使台湾地区如果要购买大陆地区的股票或者其他的金融商品,都能进行。这样的话,也使企业不会为了要买这些股票而把资金移出台湾,在这方面我们开放与松绑,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完全为了大陆,而是为了台湾经营环境更自由化、更国际化。

另外在技术方面,过去限制比较严,以后我们会照国际间已经有效的瓦圣纳协议(Wassenaar Arrangement)来作为审查的标准,将来也会相当程度的放宽。


问:虽然本专访将在墨西哥刊出,但听到总统这番理念,相信全世界都会眼睛为之一亮、非常感到兴趣。如何避免台湾产业大量外移、影响贵国国内经济?

总统:产业外移不一定对台湾经济不利,有时候反而有利。比如说,20-30年前台湾的劳力密集型产业,包括纺织、玩具、运动器材,通通都往大陆跑,因为大陆现在发展这些轻工业,而我们这边的生产成本,不论是劳力或是土地都在涨价,这些产业走了以后,这些产业的员工怎么办?这时我们推动产业升级,也就是从劳力密集提升到技术密集或资本密集产业。所以,30年前台湾出口第一名是纺织、成衣,现在出口第一名是电子、通讯及周边产业,这代表着旧产业走了以后,会使新产业起来,对台湾而言,一点都不是坏事。


问:总统曾提出“633”经济主张,经济年成长6%、年国民所得3万美元、2012年失业率3%以下,在目前全球化经济危机情况下,请问如何达到该目标?

总统:这问题问得非常好。目前我们上任三个月,看得出来世界经济情势,不管是现在或是未来半年、一年,大概都很难有足够的条件,让我们实现经济成长6%。我们今年经济成长,大概能够达到4.6%就已经不错,到目前为止失业率还未大量增加,大概还维持在3.8%,我们希望未来这几年内能降到3%以下。所以说我们这些政见都没有改变,但是它完成的时间可能稍微延后。

最后我们希望在2016年,如果我当两任总统,那是我最后一年,能够达到经济成长6%、国民所得3万美元与失业率降到3%以下的目标。

我们要推动12项爱台建设,总金额在8年会达到1,200亿美元,这样可以刺激我们的经济成长,同时增加就业的机会。另外一方面,继续我们的松绑与开放的政策,同时降低税率,让台湾的金融环境与亚洲主要的国家,例如韩国、香港、新加坡相较,具有竞争力,这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也把台湾变成一个亚太资产管理中心、创新中心,以及台商的营运总部、外商的区域营运总部。


问:请问执政党在立法院居多数的优势为何?

总统:我们现在在立法院113席当中,占有81席,超过三分之二,再加上无党籍几乎达到四分之三,可以说有绝对的优势,在法案制定、政策执行与预算审查方面,我们都有相当大的支配力量。在另外一方面,因为我们是多数的关系,我们内部有时候也会有不同的意见,所以还有许多问题还是要经过朝野的协商,然后变成政策、变成法律。国会议员数量原来是现在的两倍,目前减少了一半,所以还有一些新的情况要逐渐适应,因为人减少了一半,所以在审查各方面都还在适应当中,不过已经经过了一个会期,磨合的过程已经逐渐在改善当中。我相信在行政与立法部门都是由国民党掌控情况下,真正能够做到完全执政、完全负责。


问:请问全球能源危机对台湾的影响为何?如果台湾一方面发展绿能科技,另外一方面又增加核能,请问贵国能源政策的未来走向为何?

总统:全球能源危机对台湾的冲击非常大,因为我们98%的能源都是仰赖进口,所以我们任何的能源,无论是核能、水力、火力或是其他替代能源都要发展,尤其核能占整个能源供应还不到一成,比例稍微偏低,因此我们将来对于现有的三座核电厂与未来要完成的核四厂,都应该要充分的利用,并将机组更新,必要时给予扩大,这样我们对于进口的依赖才能够降低。否则的话,我们仰赖能源进口的未来情况是非常的紧张。

未来能源发展的政策,也就是像我刚才所说的,尽量利用低碳的能源,避免将来违反京都议定书所设的标准,台湾虽然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但是我们还是遵守它的规定,以免将来因为违反而受到制裁。

在节约能源方面,也有一些不错的成果,自从油价上涨以来,我们汽油的使用量减少了12%、柴油减少了22%,省电措施方面,用电量只要比去年同期少,就给予折扣优惠,这样的政策在过去几个月当中就省下一座发电厂所发的电量。


问:台湾人口成长率有显著的降低,到2016年将会成为负

成长,原因为何?要如何因应?

总统:过去节制生育的政策太成功,所以现在出现很多家庭不要小孩或只要一个小孩,目前人口替代率已不到2位,因此家庭愈变愈小,现在家庭人数不到3人,因此几十年后人口方面将会有小小的危机。不过政府一方面采取一些鼓励生育的作法,帮助年轻人减少生育的负担;另一方面则是提高人口的素质,双管齐下。

去年我们的生育率只有千分之一点一,我们希望到2015年的时候能回升到千分之一点六,我们知道这是非常困难的。我有一次问一对年轻的夫妇,我说我们要鼓励你们生第三个小孩应该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他们说,你不要鼓励我们生第三个小孩,要先鼓励我们生第一个小孩。我再问,要如何鼓励你们生第一个小孩,他们回答,先送我们一栋房子再说。


问:台湾是个多元对立之岛,众多传统寺庙之间耸立着无数建筑前卫的商业大楼;请问此一传统兼现代的融合特征足以吸引观光吗?

总统:台湾有很多寺庙具有古迹的价值,所以我们都加以维护,但是外面是古老的景观,进去之后也有一些现代化的设备,有的寺庙把抽签与电脑作结合,所有的寺庙大概都有网站,因此可以透过现代化通讯与资讯的工具,来传播他的信仰,这两者之间似乎没有冲突。


问:台北101,世界第一大楼开幕;请问阁下看法?象征意义为何?

总统:它代表了在建筑工程上一种先进与突破,因为这是在我任内所完成的,也代表了我们观光上的一种重要吸引力,来台湾的外国观光客大概很少不去101大楼参观,并且搭乘全世界最快的电梯,同时这个大楼它所搭建的地点其实是在地震带,地震发生的时候,楼上也会晃得蛮厉害的,但是不会倒,因为它设计可以抵抗8 级的地震。


问:目前全球有23个国家承认台湾为独立国家,新政府拟与更多友邦建交?

总统:我们现在的政策是对于有邦交的国家全力来维护,还不急着去增加邦交国,因为我们希望与大陆达成一个外交休兵的共识,也就是说双方不再去争取对方邦交国的承认,这样的话,双方可以减少许多无谓的恶性竞争以及资源虚耗,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的邦交国就不会增加,但也不会减少,然后让我们与国外的交往恢复到正常而没有恶性竞争的状态。


问:事实上台湾在许多无邦交国均设立经济文化办事处,促进双边政治及贸易关系,是吗?

总统:目前全世界有195个国家,跟台湾有邦交关系的有23国,跟大陆有邦交的是171国,但是我们23个邦交国之外,我们在许多无邦交国家都有设立贸易办事处,我们总共在国外设馆,包括大使馆、代表处、贸易办事处以及领事馆,一共有120个,所以说我们的对外关系也不只限于邦交国,还有包括广泛的非邦交国。


问:请问台湾与墨西哥的双边关系现况?有无加强双边关系之计划?

总统:当然有,像我刚刚说的,我们与墨西哥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是应该加强我们双边的关系,我们在墨西哥有设处,因此关于贸易、投资还有文化都可以加强,这方面我们有非常强烈的意愿,因为墨西哥是北美大国,在世界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经济发展也很成功,现在又是北美自由贸易区的一员,因此我们能够跟墨西哥推动各方面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问:台湾目前不属于任何国际组织,尤其在医卫方面?请问其影响为何?

总统:台湾现在是大约十来个国际组织的成员,譬如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亚洲蔬菜中心、亚太经济合作会议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等,但是许多重要的组织我们都没有机会参与,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对台湾当然是有不利的影响。譬如我们不能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在5年前发生SARS的时候,就使得我们与世界卫生组织的联系发生困难,要派遣专家过来台湾也不方便,所以这方面不光是政治问题,也是人权问题。我们如果能够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话,台湾高水准的医疗设施也可以帮助这个组织,扩大它服务的范围。


问:入联公投与总统选举二合一结果失败,请问新政府是否重新思考入联的名称?

总统:对的。我们因为公投没有成功,所以申请重返联合国的努力,也受到国内法律的限制,今年我们在联合国大会所提出来的提案,就不是加入或重返联合国,而是有意义的参加联合国专门机构的活动,因此我们策略确实有改变。


问:请问贵国在不久的未来可能进入联合国吗?

总统:这非常困难,所以我们会先从联合国专门机构的活动开始,一步一步来努力,但是我们未来要想重返联合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问:总统对于每一个题目钜细靡遗的回答,要表达最高的敬意,接下来总统阁下对于太阳报集团平面媒体的读者或电子媒体的听众,您有没有还要再补充说明的?

总统:我非常希望有更多的墨西哥朋友来台湾访问,虽然我很愿意到墨西哥访问,不过现在我的身分可能没有办法入境,因此希望墨西哥朋友能够多多来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