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刃(暂名) 上部 第25章

hawk735 收藏 2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URL] [内容简介] 渣滓洞多了个女人,这叫那些平素只会杀人逛窑子的大小特务们,彻底乱了阵脚。该如何妥善安排解决这件事,徐百川也拿不定主意。为此,他特意请来了老部下杜孝先。 “这种事情虽说没有先例,但是六哥的面子也不好驳斥,所谓法理不外乎人情,估计老板他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反共大业才是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6.html


几天后,保密局内一些原戴雨农手下的中层官员接连消失。那些平素被人谈虎色变的高官显贵,如今已是人人自危,纷纷揣摩下一个能否会轮到自己。在钱溢飞看来,保密局这一高层人士的变动,与其说是防范共党,到不如说是借共党之名铲除异己。权力这东西,亘古以来就是放血的手术刀。

躲进中美合作所之前,钱溢飞决定回一趟“留香苑”,那里有宝儿和老卢的遗物。自己在世上最亲的人均已不在,于情于理,都不能再让他们的遗物流落风尘。不过宝儿原先的屋子在半个月前,被个叫“周云”的姑娘住了。她从哪里来,怎么来的,没有人知道,就连老鸨也支支吾吾不肯说。“难道她没有卖身契?呵呵!会这么巧?”一个并不显山露水的女人,彻底引起了他的好奇,于是,便毫不犹豫向老鸨点了这位姑娘。结果耐心等待近2个小时后,那个叫周云的姑娘这才抛投露面,姗姗来迟。

“留香苑的姑娘架子越来越大,今后想见你一面,是不是应该叫‘请’。”

周云一撩鹅黄旗袍的下摆,袅袅婷婷斜靠在竹椅上坐下,清澈明亮的凤目不嗔不怒,脉脉注视着钱溢飞,修长浑圆裹着玻璃丝袜的双腿,紧紧拢向一旁。

“你对留香苑的规矩似乎不太熟悉,‘开水煮王八’在这里并不适用,姑娘如此怠慢客人是要挨打的。”

“那你舍不舍得打我?”周云嗔笑道。

摇摇头,迟疑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

“回答我的话这么难么?”

“你怎问起我来了?呵呵!到底是你嫖我,还是我嫖你?”

“让我不满意的客人我有权不接,这是我和妈妈订的契约。”

“据我所知,留香苑的老鸨可没那么好说话,能让她接受条件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那么,你瞧我像是一般人么?”

“的确不一般,和其他姑娘比,你的脸皮比较厚,仅此而已。”

挥动粉拳,在钱溢飞肋下掖了掖,弄得钱溢飞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周云来了脾气,“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告诉你,我对你很失望。”

“你对钱失望么?”

“我接客是为了钱,可我不会因为钱去接客。”

“有性格,有脾气!”一挑大拇指,钱溢飞赞道,“凭此一点,想不对你高看都不行。周云,你是我见过的,最率性的风尘女子。”

“你是我在留香苑接的第一位客人,但愿也是最后一位。”浅浅一声低笑,随着高跟鞋在地板上 “喀喀” 愉悦的摩擦音,周云走到钱溢飞床前,就势倚在他身边。若非知晓她“姑娘”的身份,钱溢飞几乎怀疑这国色天香的女人,就是那未出阁的大家闺秀。

“我该如何称呼您?”

“叫我六哥。”

“六哥,我够上您的眼吗?”

“我觉得你好像在勾引我,如果不是没找到尾巴,我还真以为你是头小狐狸……”

“六哥……”周云的嗓音腻得发甜,波浪式的秀发搭在钱溢飞肩头,一股清香隐隐飘进他鼻子……


两个人在床上相拥而眠,周云将香汗淋漓的娇靥,轻轻枕在钱溢飞那满是伤疤的胸膛上。“一、二、三、四……”

“你数什么哪?”

“伤疤,看你究竟有多少道伤疤。”

“这有什么好看?不觉得吓人吗?”仰起头在周云耳畔轻轻一吻,不由自主掩掩胸前的被子。

“这些都是打小鬼子留下的?”周云葱管般的手指,在伤疤上划着圈儿。

“有些是,有些不是,但大部分都是鬼子留下的。不过……给我弄出伤疤的鬼子都吃了阎王饭。”

“那六哥岂不是抗日英雄?”

“英雄都没啥好下场,所以,你大可不必当我是英雄。”

“六哥真会说笑。我家里有不少人被小鬼子害了,六哥既然打过鬼子,那就是替我报过仇,算是我的恩人。”

“这么说,你是欠了我的人情喽?呵呵!六哥的债可是利滚利,当心这辈子还不清。”

“那我要是不还呢?”周云俏皮地仰起头,瞧向钱溢飞的横波中,浓情蜜意销魂蚀骨。

“当然,你不还……呵呵!我也不可能上法院告你。咦?不会吧?你这样子好像是看上了我。”

“错!”周云扬起小手,在钱溢飞胸膛轻轻一拍,“我这是在勾引你。”

“荣幸!荣幸之至,呵呵!”

“我觉得你的笑很古怪,说,心里想什么?”

“你呀!多心了不是?”钱溢飞忍不住将她紧紧搂在怀中,“我这是感慨。多年来,在我眼里的人不论男女,身上只有眼泪,就好像在中华民国,这眼泪永远都流不完似的。咦?你怎么不说话?”

“六哥……”微微合上星眸,周云呢喃着,燕语莺声,“我不管什么民国,只想着你对我的好……”

此地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六哥……”周云轻启朱唇,再次呢喃一声,“我心里有团火……”

“嘘……”钱溢飞竖起食指,悄悄贴在嘴边。

“六哥,你到底想干什么?和我在一起居然也能溜号?”

摇摇头,钱溢飞将目光投向树影斑驳的窗外,关闭台灯,轻轻的,将手指插入枕下……

“到底怎么啦?”周云随他目光望去,嘴里不由自主地哀怨,“你这人可真够古怪,连睡觉都要在枕下藏枪,就不怕伤着……啊!”花容骤然失色,她那惊恐的大眼,死死盯住顶在额头上的手枪……

“六哥……”周云的声音有些颤,就在这时,钱溢飞将她一把扳开,橘红的曳光从发间急速掠过……

火药的爆炸声震得周云浑身战栗,她瞪着惊怵大眼,死死捂住殷红的小嘴……目光所及之处,子弹穿透窗纸,血迹将窗棱喷得点点驳驳,一根从窗外伸进的迷烟竹管,翻滚着弹跳落地……“这世界还有对妓女采花的淫贼吗?不会都穷到这份儿上吧?”周云正在胡思乱想,钱溢飞擎着勃朗宁手枪掠至门前,枪口在青烟缭绕中迅速跳动,两名胸前涌动鲜血的黑衣壮汉,扑开木门直挺挺栽进香艳浓浓的卧室……

一声尖叫破空而起,凹凸有致的身躯剧烈抽动,周云再也忍耐不住,两行清泪如雨打芭蕉,尽情泼落在鸳鸯戏水的鸾枕上……

钱溢飞将目光从周云身上一掠而过,在她呜咽不止的啜泣中,划起尖锐破空音的子弹,穿屋过檩,随着“哗啦”的瓦片碎裂,一个手持炸药的汉子重重砸落在地。

“敢和老子玩邪的?”钱溢飞咬牙切齿,挥手又是两枪,将血泊中不停抽搐的汉子,打得血肉横飞。

“妈呀……”周云的脑子一片空白,从小到大素未谋面的母亲,不知不觉被她“请”了出来。她颤抖、惊怵、绝望、无助,恨不得将自己缩紧一团钻进地缝。

“你还行,”钱溢飞再次将她拥在怀中,低声慰抚道,“见到这场面居然没尿,说明你很有种。”

神志错乱的周云,张开青白翼动的嘴唇狠狠咬在他肩上……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不知为什么,在钱溢飞头脑中,突然产生一种不想放手的感觉。瞧瞧怀中如若惊兔的佳人,目光逐渐转移到一根由她挣脱下来的长发上……


呆呆望着钱溢飞,周云说不出心中是些什么滋味。这惊心动魄的一晚,好似峰回路转,有着久旱沐雨般的欢愉,也有生不如死的绝望和颤栗。“他们……他们还会来吗?”周云的呼吸有些粗重。

“这问题问得有水平,”钱溢飞促狭地笑道,“他们很快就会回答你。”

的确,很快便有人回答了这个问题。天亮后,打发掉纠缠一宿的无能警察,伺候着送走了钱溢飞,周云捏着手帕悻悻叹口气,随即一拧身径直穿屋过堂,面对后院中毕恭毕敬守候的茶壶,她熟视无睹,自己找张椅子一声不吭愤然坐下。

“小姐,我们……”

“我差点被干掉!”周云怒不可遏,扬手将茶杯狠狠摔落在地。碎瓷片刮破茶壶的额头,他不敢呼痛,也不敢擦拭滴落的血迹。

“哼哼!你们都长了能耐,看来我这里是装不下你们,个个都想奔高枝儿了!”

“小姐,冤枉啊!”

“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叫你们冒然行动?”

“我正想向您禀报这件事,昨晚的刺客,不是我们的人。”

“不是?你当我这眼睛揉沙子吗?”

“真的不是,”茶壶以头杵地,哀声说道,“不信您查查别动队,弟兄们可都一个不少。”

“哦?”

“这决不是咱们干的,我发誓,没听说有谁接到过行动命令,会不会……”

“你是说……共产党?”

“很有可能,”茶壶咽咽粘稠的唾液,提心吊胆地周旋,“恨他的人又不只咱们,现在这节骨眼儿,也犯不着为他和二处失和不是?再说了,就是调查‘鬼子六’也没必要节外生枝吧?”

“你起来说话,”周云面色一缓,示意茶壶给她续上水。

“谁知道这些赤色分子发什么疯?他们眼睛一红,什么事儿干不出?杀个不相干的人算什么?更何况一个婊……”瞥瞥周云那异常嗔怒的脸色,茶壶赶紧给自己来个嘴巴,“瞧我这张破嘴,该打!该打!”

“好啦!”周云不耐烦地皱皱眉,“你把力气省省,待会儿二处来人,可要小心应承。”

“放心吧小姐!咱和那群混蛋打交道又不是一天两天,准保叫他们不知爹妈姓啥!”

“我在和你说正经事,胡扯些什么?”周云将茶杯重重一礅,厉声喝道,“别小瞧那群混蛋,正事他们不干,麻烦肯定少不了。告诉你手下的弟兄,必要时能躲即躲,万不得已,千万别和二处发生正面冲突。”

“是……”

“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小姐,那个……呵呵!我是说,您真要接近那‘鬼子六’?难道……他对你的身份不产生怀疑?”

“恐怕……他已经怀疑了……”周云叹口气,事到如今,她只能把问题往最坏的地步去打算,“可这是我的工作,没有选择,哪怕刀架在脖子上,我也必须追上去和他周旋到底。”

“我明白。”

“关于钱老六,依我看,还是交由我对付比较妥当……咦?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我天生就是这笑脸模样,否则……呵呵!会被恩客骂的。”

“算你会狡辩,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轻举妄动,坏我好事儿,那么这辈子,就别打算再回机关。”

“啊?”

“就在这儿当一辈子妓院茶壶!”

“啊……”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