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杨万才平时看起来十分粗鲁,做事也大大咧咧,看中的女人非但没有弄到手,反倒弄得满城风雨,显得无能之极,智商极差。在一些生活小事上,他表现的也像是低能儿,很是叫人瞧不起,偏偏这个低能儿,在打仗上总有一套办法,所以前后两任队长在关键时刻都对他委以重任,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当他带着大队来到通往冀州的公路,面对光秃秃的路面和两边阡陌纵横的稻田地,手下几个中队长立刻叫苦连天。在这无遮无挡的平滑大道上,阻挡拥有现代化装备的鬼子快速部队,简直是羊入虎口,等着挨宰,生还的几率差不多为零。这里没有任何地形可以利用,也无法构筑工事。就算能找到些门板之类的东西,也无法阻挡鬼子的炮火。更要命的是,你不敢提前行动,因为怕惊动鬼子。那就是说,公路不能破坏,不能挖掩体,不能准备一些简单的石块。而二十几米宽的公路,能摆下多少兵力,兵放多了,不是等于喂鬼子的炮火?

“队长,这哪是打仗,简直是让我们来当鬼子的活靶子。”首先发话的是一中队长,他看见这个情景,脸都气白了。

“就是,这光秃秃的地面,事先又不能做一点准备,怎么阻击?鬼子一顿炮火,咱们就完了。”另一个中队长说。

“嚷什么?像他妈的老娘们,咱老杨什么时候打过退堂鼓?当过逃兵?你们跟咱老杨打仗,什么时候吃过大亏?”杨万才瞪大了眼睛,不耐烦的说。“活人还能叫尿憋死?”杨万才说完就不离他们了,顺着马路往前走去,心里在默默的数着数,然后顺着田埂往稻地里走,脚下已经风干的田埂上,不时的有青蛙在蹦来蹦去,在月光的映照下,彻底泛青的稻苗像海浪似的,层层叠叠的向前延伸,绿色的蚱蜢像是跳远运动员,展示着它们哪轻盈的身姿。几个中队长莫名其妙的跟在他的后面往前走,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在他们的记忆里,杨万才从来也没有玩过深沉,今天的做法实在是反常,可是并没有人敢去问。他的手下都知道这位队长要是不高兴,翻脸就是麻子,六亲不认。

也许是走够了,也许是想出了办法,杨万才那苦瓜脸上恢复了常态。“你们说,鬼子的快速部队有没有坦克,野战炮,装甲车?”

“装甲车也许有,坦克和野战炮不会有。”立刻有人回答。

杨万才满意的裂开了大嘴,“不管他有没有,咱们首先不能让他们靠近。鬼子的车轮子再快,也开不进稻田地吧?”

“队长,你的意思……”一中队长似乎看出了什么说。

“就是这个道理。咱们要想不让鬼子靠近,就要在稻地里设伏兵,只要鬼子他妈的离咱们远,他的炮就不会太准,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杨万才得意洋洋的说,脸上的笑不加掩饰了,用谭洁的话说:狗肚子装不了二两油。他的确是这样,心里有什么事,很难藏住,都在脸上表现出来。“咱们在两面稻地和中间马路都放部队,互相支援。鬼子的机械化战车进不了稻地,就不容易靠近我们,他只能从马路的正面进攻。一中队,你们负责稻地的阻击,至于怎么修筑工事,不用我教给你们吧?”

“不用。”看着一脸坏笑的杨万才,一中队长瓮声瓮气的说,因为他知道,如果说用,免不了又会挨训,办法也不一定有,何必找这个不自在。

杨万才笑了,他就是喜欢部下少说话,不提困难。“二中队,你们防守正面。现在首先要干的事,是准备一百麻袋麸子,二三十口箱子,要不货架子也行。”

“队长,要哪玩意干啥?再说了,这黑灯瞎火的,上哪找麸子和箱子。”二中队长不解的问。

“你长脑袋是吃干饭的?这遍地是稻子,村子里还能少了麸子?至于箱子,哪家没有?”杨万才开训了。

“队长,就算老百姓家里有,也不会给咱们用啊?咱们又没钱买。”二中队长真急了,他总不能去抢吧!“这里的老百姓咱又不熟,不会相信咱们,你就是借,人家也不会答应,你总不能让我犯纪律吧?”

“该犯也得犯,犯纪律也比掉脑袋好吧?你说挨批好受还是掉脑袋好受?”杨万才满不在乎的说。事实也是,这些年,他违反纪律的事的确没少干。

“哪个也不好受。”二中队长还是不愿意干。

“你是个猪脑子。”杨万才火了。“咱们是在帮李卫打仗,李卫是什么人?国民党。你不会告诉老百姓,你们是国军?这笔账本来也不是咱们欠的。”

“这么做妥当么?”二中队长有些活心了。

“妥当。你给老百姓打欠条,写上李卫的名。咱们帮他们打仗是玩命的,不能临死了,还欠一屁股债,这笔账不算在国民党身上,咱们不是亏大了?就这么写。”杨万才气呼呼的说,事儿就这么定了,各个中队开始分头去准备。这就是杨万才做事的风格,他认为是合理的,就去干,从来不计后果。第二早上,当李卫那边的枪声一响,杨万才这边就立马封锁了公路,筑起了工事。他的工事很奇特,不是用木头、石头,而是用麸子,在麸子的下边放着箱子。别看麸子软软的,子弹对它还真没办法,因为子弹这东西吃硬不吃软。到了这会,战士们才知道杨万才的用意。更有意思的是,杨万才还让他们准备了两麻袋黄豆,至于准备黄豆干什么,杨万才没说,别人也不知道。不过另杨万才不解的是,姚家铺子的枪声响得像炒豆,他这儿却安静的像坟墓,鬼子的影子也没有,难道鬼子还在昏睡?或者听说杨万才大将军在这打阻击不敢来了?应该不会吧?鬼子不至于那么胆小。那么高岛那儿发生了什么事?

酒井的惨败,给高岛带来的灾难是巨大的,如果不是冈村司令官的维护,他可能就步酒井的后尘了,自此他才像被人猛击一棒似的苏醒了,知道他的固执,短视和狭隘,差一点断送自己的前程,知道了权利并不是可以乱用的,更知道了当你用错庸人的时候,造成的恶果是巨大的。到了这会,他才认识到,小野在西河的重要性。然后他就以极大的耐性,等待小野为他扳回这输掉的一局。如果没有酒井这件事,他怎么会等待小野这么长时间?昨天小野来到了冀州,全面托出了他的计划,在他仔细审视之后,心中大喜过望,知道小野的计划是严密的,是可行的,如果按照这个计划实施,共产党在西河的力量会连根拔掉,去掉了共产党这个劲敌,不但他可以睡个安稳觉,还可以挽回所丢失的颜面,受到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的嘉许,这是他迫切需要的。因此,他毫不犹豫的批准了小野的计划。在小野的计划中,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利用快速部队的机动性,对西河的北部边境采取远距离的突袭,这样能达到突然性。然后快速部队从后面对运河支队进行包抄,使运河支队无路可逃。在这里,小野一再强调保密和突然。为了使高岛彻底明了这么做的必要性,小野全面的向高岛介绍了肖鹏的用兵之诡道。其实就算小野不说,酒井的失败也使高岛知道了肖鹏的不一般,因此他同意小野的办法。让快速部队人不知,鬼不觉的,从别的城市绕到西河,对运河支队采取突袭。此外,高岛还给小野增加了一个大队的皇军,使小野的这次扫荡兵力充足。至于时间,就按小野说的,定在明天旁晚。关于这一点,开始两人有分歧。高岛认为,共产党善于晚上作战,黑夜对皇军不利,他建议把时间放在白天,小野不同意。小野的理由是:白天作战固然使皇军的优势火力容易得到发挥,但是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很难保密。做不到保密,就很难达到战术的突然性。再说了,共产党在夜晚容易疏忽,因为他们一向认为晚上是他们的天下,说不定准备不足。高岛被小野的话说服了,同意了他的意见。到了这会,高岛才意识到,小野这人的确不一般,做事情思虑周详,视野独特,是难得的将才。高兴之下,谈完了正事,他破例的在工作时间,请小野到日本料理吃了一顿大餐。一来算是对小野怠慢的赔罪,二来是对小野这次扫荡成功的祝贺,三来也是为了联络两人之间的感情,因为高岛已经意识到,人才的重要。这顿酒饭两人吃的十分畅快,小野都几乎喝醉了,而高岛喝的是酩酊大醉,把快速部队的事给忘了,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才想起这件事,连忙给快速部队的指挥官下了命令。快速部队接到命令都快六点了,既然要绕那么大的一个圈子赶往西河,首先要把油料加足。就在李卫发起攻击的那一刻,他们正在开往油库加油,到了油库刚刚开始加油,就接到了高岛的命令。此时他们再急,也不能不把油加满,所以李卫那儿打得热火朝天,杨万才这里才鸦雀无声。

杨万才也没想到鬼子会给他这么充足的时间,见鬼子没到,他就下了第二道命令:构筑第二道防线。二中队长凑了过来,拿过杨万才的烟荷包,一边卷烟一边说:“队长,鬼子挺客气,李卫他们打得冒烟了,咱们还在看风景。我看,八成鬼子听说咱们杨大队长来了,吓尿裤子了。”

“你小子,啥时候学会拍马屁了?你以为咱老杨是谁?张飞?长坂坡上一声吼,吓得鬼子屁滚尿流?扯淡。咱老杨有时是狂了点,不过看跟谁。你要说肖鹏在这,鬼子会哆嗦,我信,咱们肖队没得说,天底下最聪明的。”杨万才说,一脸都是羡慕的神色。

二中队长乐了。“队长,我要是没记错,肖队来的时候,你可没少骂他,私下也没少说他坏话。”

“废话,认识人不得有个过程。刚认识肖队,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就像小混混,你放心?比咱老杨还赖。你看咱们八路军的大干部,哪个不是一脸严肃,比那包公也不差。有像咱们肖队的,说三句话有两句是不正经的,谁知道这是他的外表呢?”杨万才发出感慨了,“不是他来,你说咱们能有今天?小野多邪乎?可是在咱们肖队身上硬是占不到便宜,这就是本事,你不服?”

“我?”二中队长张大了嘴,舌头差点缩不回去了。“你都服了,我还敢不服?”

“谅你小子也不敢。”杨万才得意的笑了,这时候的他,就是个天真的孩子,坦率和狡诈在他身上泾渭分明,真是个怪人。就说他和秋菊的事,当初他疯了似的喜欢她,可是当他发现秋菊爱的是李卫,他又能心甘情愿的退出,退出的理由再简单不过,就是他认为李卫比他强。可以想象,如果秋菊爱上个在他心目中不如他的男人,他什么事情都会干出来。而他评定男人比他强的标准又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就是看他会不会打仗。他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美女都喜欢战斗英雄,可他就要这么认为,这就是他杨万才。

“队长你看?”二中队长吃惊的喊了起来,把杨万才的目光引向不远处,杨万才也吃了一惊,随后笑了。

原来,不知道从哪里走来了一群老百姓,他们手中拿着工具,一声不响的帮着战士们修起工事来。自从冀州沦陷之后,他们还没有看见军队和鬼子打仗,今天不但看见了,而且是一个大队,在公路上,堂而皇之的和鬼子干,这让他们十分激动。当了六年的亡国奴,他们心底的压抑都快成火山了,早就盼望着有这么一天,盼望着自己的军队打鬼子,为他们撑腰,让他们堂堂正正的做个人。来的人中,男女老少都有,大伙一声不吭的,抡镐的抡镐,挥锹的挥锹,人人都在拼命的干活,似乎在发泄着心中的义愤,发泄着对侵略者的仇恨。

“看见没有,我们有这样的老百姓,小鬼子想灭亡中国,做他妈的清秋大梦。操他姥姥的,就冲着这些老百姓,咱们也不能当孬种。”杨万才气哼哼的说着,一脚踢去,一块石头划着弧线飞向远方。仿佛是在回应他,一阵激烈的枪声从远处传来,随着枪声是炮弹的爆炸声,杨万才知道,鬼子的快速部队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