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七,二十三集团军在南京保卫战中(五)

何允中 收藏 8 2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是的,委员长说到做到。不仅国民政府迁都四川,而且还作了最坏的打算,派人到拉萨调查。万不得已的时候,如果日本人占领了四川,国民政府还要在拉萨树起最后的抵抗旗帜。 十一月二十四日,日本参谋本部颁发了日军《第二期作战计划大纲》,指示上海方面日军“利用上海周围的胜利果实,不失时机地果敢追击”。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是的,委员长说到做到。不仅国民政府迁都四川,而且还作了最坏的打算,派人到拉萨调查。万不得已的时候,如果日本人占领了四川,国民政府还要在拉萨树起最后的抵抗旗帜。


十一月二十四日,日本参谋本部颁发了日军《第二期作战计划大纲》,指示上海方面日军“利用上海周围的胜利果实,不失时机地果敢追击”。于是,日军分兵多路,开始全方位地向西追击。在金山卫登陆的第十军得到命令,以一一四师团向长兴、宜兴和溧阳方向攻击,然后攻击南京;以十八师团向芜杭大道上的泗安、广德攻击后再占领长江边上的芜湖,以预先截断我南京方面守军向西的退路;第六师团在后面进行预防霍乱接种疫苗,稍作停留,随后向十八师团跟进,攻占南京。


二十四日,我郭勋祺师和刘兆黎师相继进入太湖西岸阵地。

此时,沿京杭国道不断有从上海方面撤退下来的队伍经过,有的穿得整整齐齐,头号戴钢盔,脚登皮鞋,像是还没有打过仗;有的七零八落,疲惫不堪,显然刚经历了极大的伤亡。

一天正值午饭时间,阵地上的士兵开始蹲在地上开伙。突然,公路上涌来大量人群,郭勋祺举起望远镜一看,全是扶老携幼的逃难民众。少倾,这些呼儿唤母的人群已经来到阵地前,一些饿极了的儿童和面容憔悴、衣衫不整的老人瞪着眼睛围在士兵面前讨饭。目不忍睹的亡国惨状令郭勋祺泪如雨下,他跳上一块石头,喝令全体就餐官兵放下碗筷,让逃难人群就食。看见这些不等碗筷、一拥而上、拼命用手抓食的人群,郭勋祺又令各连再度生火造饭,供给难民。郭勋祺站在石头上声泪俱下地吼道:“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朝。在你们的胸章背面,印得有爱国家爱百姓。现在正是国家用你们于一朝的时候,也是你们爱国家爱百姓的时候。军人战死沙场,乃是幸事。望我各官兵,克尽军人天职,不畏艰难,杀敌致果,互相应援,固守阵地。如有擅失阵地者,不论职级大小,一律处以枪毙!”

郭勋祺等人巡视阵地时又发现,中央军有一个炮团从上海撤下来后,正在长兴县城郊外隐蔽地段午餐,准备饭后继续向宜兴方向撤走。该炮团配备一色的德国进口八十五毫米山炮,大炮被牵引在炮车后面,炮管在日光下闪烁发亮,令人砰然心动。恰好随郭勋祺师长一起巡视的一四四师四三二旅的参谋长胡秉璋认识这个炮团的团长胡克先,胡团长是四川温江人,同胡秉璋是同乡,两人都姓胡,又是同族,而且还都是黄浦六期同学,向来两人私交很厚。这时二人在这里意外相遇,真是又惊又喜,说不完的家乡话。在旁的郭勋祺一见,心中大喜,知道来了机会,立刻授意胡秉璋设法利用这种独有的个人关系把炮团留下来打一仗再走。

胡秉璋当即向胡团长说明这种意图,可是胡团长却感到十分为难。他说:“老兄,我奉命退保南京,责任重大,不敢稍事疏忽,否则必遭重谴呀”。恰好此时刘兆黎师长和他手下的两位旅长巡视阵地也来到这里。真是无独有偶,刘兆黎师的一位副旅长何炳文也是黄浦六期生,不但与胡团长是同学,还同胡团长手下的二营长范鳞是结拜的兄弟。有了这层关系,自然也加入到这场游说之中。于是大家一起再三要求,希望能暂时留下来共同御敌。胡团长一则实再难于推托,二则为自己的同乡这种舍生忘死的抗战热情所感动,最后终于答应:“我将范鳞的一个营留下来四天,该营全是新炮车,行动迅速。你们两师,可以各配两连使用。”郭、刘两师长如获至宝、皆大欢喜。

犹如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至于如何瓜分它,两位师各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刘兆黎说:“我在敌人坦克装甲车必经的狭隘要地,现都布置了陷井。敌人不来则己,如来则管教他陷入我天罗地网。最好把全营炮兵都由我使用,成果必好。”

这刘兆黎(字雨亭)是四川南部县人,一八八五年五月十五日午时生,又是家中的第五丁,故又名伍生。读过几年私塾,当过农民,作过郎中,后来从戎跟刘湘,从排长到师长,也是刘湘手下的一员战将,是刘湘手下最忠实的带兵官之一,打仗勇敢,又善于动脑筋。

郭勋祺则说:“我的防地正面宽,既要防御长兴北进之敌,又要防太湖水上之敌,不能没有炮兵。还是各分两连使用为好。”说来说去,最后还是按照郭师长的意见,两师各带两连炮兵。不过依情况还可时分时合。于是一声命令,调来两连士兵,帮助把八门山炮隐蔽进入阵地,调整好射击诸元,指示炮兵不要轻易发射,一定要关键时候才开炮。并布置周密警戒,严防敌特和汉奸发觉指示轰炸,这几门炮太珍贵,千万不能有失。


二十六日,敌人开始进攻,首先同敌人接火的是刘兆黎一四六师。敌十八师团在二十多架飞机和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向李家港、吕仙镇阵地发起猛烈的进攻。我官兵沉着应战,拼死抵抗。

与此同时,两连敌骑兵向新塘阵地冲击。经我阵地内的守军一阵射击,敌骑兵向后退却。敌骑兵刚一后退,三百余敌兵又向前冲来,在步兵的前面还有十多条军犬“汪、汪”叫着向我扑来。守兵一顿枪弹,军犬向后退开,敌步兵立即选择占领高地,掩护攻击队形展开。

又有千余敌人集中向一四六师左翼攻击,并向一四四师的阵地迂回。有一连敌骑竟绕过己被炸成一片瓦砾的长兴县城,从侧面绕到一四四师的前沿夹浦村阵地。守在这里的张定波团前卫营看见敌骑冲过,营长丁荣昌命令全营士兵立即跳出工事逼近敌人,端起步枪全体跪恣射击,射人先射马,日本人的高头大马侧面暴露在我军面前,成为极好的射击目标,“砰、砰、砰”一阵乱枪,专打马腹。刚才还挥动马刀跃武扬威的鬼子骑兵没有料到丁营长他们突然从钭里杀出来,刹那间,二十多敌骑被打翻,马背上的鬼子卜通卜通掉下来一片,余下的一看不好,纷纷向后退走。敌骑兵一退,敌步兵又分三路向一四四师的黄柏光旅进攻,双方一直打到黄昏,然后退去。

当天晚上师卫生队统计伤亡人数已在百人以上,敌人的伤亡却无确切数字。郭勋祺听了各部汇报,十分生气,指示各部:“打仗没有俘虏,不知敌人番号、主官姓名,是打混仗!”又说“打仗不只是打退敌人了事。硬要俘虏敌人,夺得武器,才能算数!”,“活捉日本兵,定有重赏!”。

显然,当天敌人的攻势未尽全力,是火力侦察。集团军总部根据这样的情况立即作出判断,第二天必有大激战爆发,严令各部特别提高警惕,连夜加固工事,准备第二天的战斗。


一四六师阵地位于一片浅丘之中,横挡在京杭国道前面,其后防有一块狭窄的地段,大约有三里长的国道从这狭窄的地段通过,是敌机械化部队的必经之路。这就是刘兆黎师长说的预设了陷井的地段,这里不仅早己挖了不少的陷井,而且刘兆黎还将一个旅埋伏在这段公路的两侧,作了周密的安排,专等鬼子进入这个死亡之谷。

二十七日刚一天明,十架敌机飞临阵地上空,轮番轰炸和猛烈炮击。然后以步兵同时向各山头阵地冲锋,今天的敌人一反昨日谨慎前进的姿态,攻势凶猛。刘兆黎师长胸有成竹,拿着望远镜登高仔细观察,只见前面步兵密集,步兵之后大路尘土飞扬,有坦克、炮车、装甲车数十辆,隐隐传来马达声,在陆续跟进。

看着时机己到,刘兆黎立即命令前沿守兵佯装溃败,向后且战且走,把敌人引入后面的预伏地段。敌人一看守军败退,不顾一切蜂拥追赶而来,哪里想到这不堪一击的草鞋兵还有埋伏?前面的步兵拼命追赶,后面的坦克和装甲车也加大马力沿公路向前开进,逐渐进入了这三里长的预伏地段。

在这里守候了三天的炮营范鳞营长和副旅长何炳文亲自在炮镜中观察,看到鬼子数十辆战车己经进入口袋,敝足了劲的范营长一声令下,大喊一声“放!”,己经瞄准敌人后面几辆战车的四门山炮同时

开火,几次发射,这几辆战车便纷纷起火瘫痪,将后退道路堵塞。此时,我八门山炮和全师集中起来的八二五中迫击炮、小迫击炮、轻重机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开火,真是弹如雨下,震耳欲聋,敌人堆里腾起的烟雾连成一片,尘土蔽天,血肉横飞。在前面进攻的敌人约二千余,一听见后队有失,立即停止前进,回师救援。刘兆黎看得真切,当即下令吹响冲锋号,随着数十支军号“滴滴答答”遍山响起,埋伏在道路两侧的廖敬安旅的八七五团团长潘演九率部从左侧飞驰抄袭过来;埋伏在右侧的八七六团团长杨国安亦身先士卒,挥动手枪带领全团士兵由右横冲而来。敌人在怆惶后退中突遭两面夹击,欲退不能,欲进不得,立即抢占道路两侧高点,凭借优势火力压住我冲锋的士兵,拼命组织抵抗。我军士兵看见鬼子遭受到我措手不及的打击,己处于下风,又有大炮助阵,专打敌人机炮火力点,真是士气大振,不断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敌人发起攻击。双方激战了几个小时,反复冲杀,敌人渐渐不支,又遭遇到大炮的轰击,不知遇到什么样的有力部队,不敢恋战,派出飞机大炮掩护,始得拖起尸体向后狼狈退出战场。

敌人的战车遭受我炮击时,打毁了的装甲车和坦克堵塞了后退的道路,一些战车慌忙在道路上乱窜,有的躲藏在路边的岩石死角,有的在乱窜中发现有一条陡钭的小道可以向后撤退,于是纷纷加大马力,马达“突、突”冒起黑烟,吼叫着开上这条小道向后急驶逃跑。殊知这些顺着这条小道逃跑的战车跑了二、三里路时,又遇上一段陡坡,坡上堆满干草。这些夺路逃跑的日本鬼子哪知其中的奥妙,纷纷开上这条堆满干草的陡坡。原来这正是刘兆黎的高招,这些干草早就喷满了煤油,当鬼子的车辆一踏上这里时,两旁埋伏的轻重机枪和迫击炮一齐对准干草开火,燃烧弹引燃煤油,陡坡立刻燃起冲天大火,这些夺路逃跑的敌人坦克和炮车不顾一切地冲过这熊熊燃烧的火海逃命。只苦了那些橡胶轮子的装甲车,橡胶轮子一沾上燃烧的煤油,跟着就起火,随着轮胎“哔哔剥剥”一阵乱爆,几辆鬼子的装甲车被烧毁在这段陡坡上。

像刘兆黎这样的四川将领,无一不熟读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刘湘又把成都的武侯祠认作自己的家庙,他手下的将领更是对诸葛亮顶礼膜拜,对他当年火烧博望坡、火烧司马懿、火烧赤壁等战术津津乐道。这次刘兆黎古为今用,想到这条战术,以弱攻强,摆下火烧敌人战车阵,让日本人大吃苦头。

不过事情还没有完,到了黄昏,一伙掩护日军撤退的炮兵正准备向后退回营地,朦胧中突然又冒出一群草鞋兵,这些草鞋兵行动迅速敏捷,就像一群猫,无声无息就出现在眼前,突然一阵手榴弹、冲锋枪,子弹像飞蝗一样射来,数十颗手榴弹在敌群中炸开,直打得这群敌人“啊、啊”乱叫,乱成一团。鬼子兵不明虚实,顾不得大炮,撤下炮镜等装置,弃炮逃跑了。原来四三二团在白天就己经侦察好了敌人的这个炮位,挑选了三十多个精壮士兵,在三连中尉排长但启明(重庆市永川人)的带领下,携带冲锋枪和刘湘兵工厂生产的马尾手榴弹,乘敌人在黄昏撤回营地时,迂回接近炮位,一顿乱打,夺得敌人三门缺少零件的大炮。

二十七日的战斗,刘兆黎的一四六师大获全胜,俘敌官兵六名,击毁敌坦克三辆、炮车四辆、装甲九辆,缴获敌山炮三门、野炮一门,步枪八十九支、机枪两挺、大小军旗十七面,其它物品共三百余件。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