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11.html


看的出来廖医生并没有故意隐瞒什么,事情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李小锋和张瑶的反客为主,显然已经奏效,并且从一个侧面提供了很有力度的佐证。看来李小锋之前所谓的幸运与巧合,确实并非自然,而是人为制造而已。从这几日的暗中探访过程中,张瑶也渐渐的明白了一些有关李小锋真实身份的线索。

从回到滨海的那一刻起,两个人似乎都同时产生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说不出来,可确实存在。至今,关于人皮地图的下落却全然不知。而李小锋也试图通过其他的手段联系王凯,也并没有丝毫的进展。之前王凯所在的那个酒楼,如今已经找不到他的踪迹。

此时的张瑶明知李小锋心情烦闷,自然也愿意多做打搅,似乎两个人都应该静下心来好好的想想才是。事情的变化节奏已经完全超乎了两个人的控制范围,何况李小锋现在已经没有丝毫可能来证实自己的真实身份,这就意味着他无法取得更多的援助和认可。万一不小心,很有可能遭遇不测。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李小锋已然对张瑶产生了一种依赖,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样的依赖只能给她带来不必要的伤害与危险,其实之前就已经很想好好谈谈此时,只是始终也无法下定决定罢了。然而此时局面已经加剧恶化,李小锋也顾不了很多了。他睿智的眼神静静的打量着张瑶,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道:“现在恐怕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我不想你继续跟着我承担这样的风险,你知道吗?”

这样的心理准备,其实张瑶已经早有了打算。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两人效力的渠道存在诸多差别,至少在没有彼此公开之前确实如此。李小锋为人耿直,向来喜欢独自承担。不管两人之间的感情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他都不会轻易将任何人带到这个无法自拔的漩涡之中。

张瑶微笑道:“这算是逐客令吗?”

李小锋的眉宇之间渗透出来的确实一种让人难以琢磨的矛盾之情,摇摇头说:“我不想解释什么,只是想让你明白现在的局势,毕竟在整件事情之中你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局外人,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再受到什么样的危险,毕竟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

张瑶道:“你是想用这些话来还债吗?当然,我能够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也能够理解你所说的一起,但是有一点我希望你清楚,我之所以选择和你合作,并非是因为某种儿女私情而起,别忘了,我们都是在执行任务。”

看着张瑶认真的模样,李小锋试图再一次的逃避,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心里明白,很多事情必须当机立断,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张瑶的话,可是即使执行任务,也可以选择不同的方向和方式。现在敌人的矛头很明显,随时都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指向自己,而这样的转变很有可能就是致命的。

李小锋冷静的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安全的度过每一分钟。这里的事情越来越超出我们的控制,而我的存在更是在某种意义上对你造成了威胁。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而已,但是我最担心的就是如果有一天,这种看似离奇的猜测变成了现实,我真的不知该如何面对,你明白吗?”

张瑶道:“当然。”

这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原本以为接近成功的李小锋突然觉得一切似乎又在重新开始,而这个迷局之中的每个人都在接受重新的洗盘。然而,经历这一切之后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变得陌生,变得狰狞可怕。一种不详的预感,似乎正在时刻侵袭着他原本理智的大脑。看似简单的盗墓集团后面,却是另外一片天地,而这里所容纳的每一个现象的存在,都是对任务本身的冲击,算得上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李小锋最终还是选择了不辞而别,因为摆在他眼前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这样的离别,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李小锋再次来到了王凯曾经下榻的地方,经过诸多的打听才知道,他应该是在邮件收到之后才离开这里的。而一个酒楼的服务人员也证实了这一点,而恰恰碰巧的是那个神秘的邮件是由她亲自送上去的。

服务员道:“楼上的那位王先生,确实是最近刚刚离开的。在我们这里能够住这么久的人确实不多,刚刚查了一下电脑记录,所以我敢肯定。”

李小锋谢过之后,便匆忙离开了那里。不过此时确实有些像是无头的苍蝇,不知所措。然而,就在此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起初还以为是张瑶打来兴师问罪的,后来一下这个号码确是王凯的。李小锋激动的问道:“不知您现在在什么地方,东西有没有收到?”

王凯笑道:“你做的很好,东西我已经拿到,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小锋并没有怀疑什么,道:“我现在刚从您之前住过的地方出来,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呢?”

王凯道:“关于下一步的计划,我们必须当面研究研究。必要的时候,我会通知你见面的地方。”

李小锋终于松了口气道:“东西收到就好,我还以为落到了敌人的手中。不过隐藏在这个盗墓集团后面的牵连实在太多,我担心事情会到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步。所以必须找机会当面向您说明一下情况。”

王凯赞叹道:“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你,稍后我会通知你具体的见面地点,你先准备准备吧,我相信后面的行动会更加的艰难。”

李小锋道:“我会尽全力完全任何的,请您放心。”

电话挂断之后,王凯对这一面偌大的镜子笑道:“果然是一个完美的布局,在没有出现重大的疏漏之前,此人同样可以为我所用。”在他的眼里,盗取这些地图之类的东西,只不过是整个行动的一个重要环节罢了,离真正的成功还是相差很远。但是在一段时间内,也足以证明了李小锋这个年轻人潜在的实力得到了充分有效的施展。至于其他的一些事情,他越是不明白就越好。

刘宏志正好走了进来,见王凯一人在屋内发呆,便追问道:“老板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呀?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一直想知道。”

王凯回头瞥了一眼刘宏志道:“你说!”

“您是如何得到这张地图的,我可是在此之前已经派出了两个探险队,反倒是让你捷足先登了,想必是有什么诀窍不成?”

王凯笑道:“诀窍倒是真的有一个,那就是我用你被你遗弃之人。”

刘宏志愕然道:“被我遗弃之人,我倒是很不明白?”

王凯道:“一会儿等你见到他,自然一切都会明白。我相信此人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哈哈——”

追随刘宏志出生入死的兄弟更是不胜枚举,至于王凯所讲的被遗弃之人,倒还真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不过到现在他还是没有想到之前暗射埋伏,同样没有能够将李小锋和张瑶两人置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