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给我分配的那个师傅,是一个模样清秀,皮肤白皙,身体有些瘦弱的大男孩儿。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初次见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当主管把我带到我师父面前时,我一声“师傅”叫的,他竟然脸红了,为了掩饰尴尬,他用手一指旁边的电脑自控机床,低头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对我说:“就是这台机床,我们开始吧。”好像,我是师傅,他倒是徒弟似的。


不过,在后来的逐渐交往中,我才发觉,其实他就是那种腼腆的性格。可能正是由于他的这种性格,才引来了很多女同事MM的爱慕,自从我跟着他开始实习,来找他的MM,就没断过。那些MM来找他的理由嘛,也是五花八门。什么让他帮着看看图纸啦,什么让他帮忙测算一下精确度啦,还因为我师傅是组长,所以这个小组的产品合格率也必须由他把关,于是MM们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借口,就是找他看看这零件合格不。我就纳闷了,她们自己不会看那,图纸在那儿摆着滴,怎么一见我师傅,都变“白痴”啦。


我师傅是个“老好人”脾气,来者不拒,都会一一满足。本来我以为我这个师傅一辈子就这样了,不会看到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可是,我错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真正让我认识了我师傅的性格。


那是在我被分给我师傅当徒弟不久,从这个大公司的技校毕业班,又给我师傅分配了一个女徒弟。我这个师妹,是个内秀的女孩儿,平时话不多,可是听她的同学说,我师妹还在上学时,她写的诗歌、散文就会经常见报,人送外号“小诗人”。我师妹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也许是肚子里墨水多吧,她平时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有事说事,没事闭嘴。虽然她周围有很多追求者,可是她连正眼都不瞧一下人家。


可极富戏剧性的是,我师妹喜欢上我师傅了。这个结果,当时只知道玩儿,傻呼呼的我根本没看出来。那我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师傅,我师傅搬我这个救兵来了。那是一个初秋的下午,快下班了,我收拾停当,正准备跟我师傅说“北北”。却见他搓着两手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了解他的个性,我于是张口问道:“师傅,找我有事!?”我师傅脸白一阵(他本身皮肤白),红一阵(肯定不好意思),憋了半天才对我说道:“小龙,能不能麻烦你今天跟我到西山公园去一趟。”我好奇的问道:“可以啊,可是我们去干什么呢?!”我师父于是才告诉我,原来,我的那个性高气傲的师妹,给我师傅写了一封情书,表达完自己的心迹后,留言让我师傅今天晚上7:30,在西山公园的石榴园等她。如果到时候我师傅不去,她就再也不见我师傅了,自己消失云云。我师傅跟我说,他必须去跟我师妹当面解释清楚,他已经有自己心爱的人了,不能接受我师妹的心意。但我师傅他感觉自己一个人去,有些不妥,所以,让我一起去(顺便当个电灯泡)。


我岂有不答应之理(也不敢),于是,跟家里打了招呼,师傅又请我吃了顿“丰盛”的晚饭。7:30分,我们俩准时出现在了西山公园的石榴园。过了没两分钟,只见我师妹打扮的婷婷玉立的就来了。看见我也在那里,只是略微吃惊了一小下,便开门见山的对我师傅说道:“师傅,我喜欢你,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喜欢一个人,所以,请你跟我交往吧,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吗?!”我师妹的大胆表白,着实吓了我一跳。平时看不出来啊,以她平时的表现,我要不是亲耳听到,绝对不会相信这些话会出自我师妹的口。


只听我师傅对我师妹说道:“谢谢你的抬爱,也十分感谢你对我的这份心意。可是,我不能接受你做我的女朋友,因为,我已经有一个相爱多年的女友了。”我师妹听了我师傅的话,并不吃惊,反而镇静的说道:“我知道,你的女友不就是我们公司人人都知道的,那个腿有残疾的美女嘛。可她自己明明说已经跟你分手了,你为什么还用这样的理由搪塞我呢?!”一旁的我,听了这些话,只有把眼睛瞪的像铜铃的份儿,这些“绯闻”对我来说,不亚于在听一段劲爆的故事。我于是支起耳朵继续听。


“她说已经跟我分手了,可是我不同意,所以,她还是我女朋友,不久的将来还会是我的妻子。”我师傅语气坚定的说道。这时,我师妹十分不解的加大音量说道:“她有什么好的,全公司的人谁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人,况且,她还是个残疾!我又有什么比不上她的,你为什么这么死心眼儿呢!”我师傅听了我师妹的话,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刚才脸上的笑意不见了,可他还是耐心的给我师妹解释道:“正因为你很优秀,所以我希望你找到适合你的男朋友,我并不适合你,我的心早已并且永远是我女朋友的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希望你去找寻自己的幸福吧,我真的不适合你。”


眼泪,顺着我师妹的脸颊流下,伤心,得不到的气急败坏使我的师妹一改平时的才女形象,她口不择言,也可以说是出言不逊的喊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我有哪里比不上那个生活作风败坏,又是瘸腿的女人,那个瘸子!”听到我师妹的话,我师傅,我那平时腼腆甚至有些羞涩的师傅,竟然抡起巴掌打了我师妹一耳光!!!“啪”的一声脆响过后,我们三个人都惊呆了。


我师妹捂着发烫的脸颊惊愕的看着我师傅,我师傅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自己刚才打人的那只手,我则呆若木鸡的盯着他们俩,半天回不过味儿来。此时此刻,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是我师傅,他颤抖着声音有些哽咽的对我师妹说到:“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会打你的。可是,我还是请求你把我的话听完,好吗?!”也不等我师妹回答,我师傅接着说:“你口中的那个瘸子女人,是因为我才瘸的,还有她的生活作风问题,那都是为了我才让大家误解的。事情是这样的。”


在我师傅那颤抖哽咽的语调中,我和我师妹都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我师傅家境并不好,家里兄弟姊妹多。他和他女友是高中同学,那时,他们就好上了。后来,我师傅考上了大学,他女友没考上。于是,他女友告诉我师傅说,让他安心读书,她自己会替我师傅照顾他的家里那些未成年的弟妹,还有身体不好的父母。我师傅的女友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我师傅的女友手很巧,自学了裁缝的手艺,她就是靠着自己这个手艺,开了个裁缝铺。用开裁缝铺挣得钱,资助我师傅上大学,资助我师傅的家里人。因为我师傅的女友手艺好,来找她做衣服的人很多,生意兴隆。


可是,就在我师傅大学毕业那年,他女友在去进布料的路上,出了车祸,命是保住了,但一条腿落下了终生残疾。我师傅大学毕业后,分回了这家大公司,知道了自己女友的义举,决定马上就跟自己的女友结婚。可是,因为自己残疾了,我师傅的女友坚决的跟我师傅分手了。并且在跟我师傅分手后不久,就关闭了裁缝铺,让我师傅有很长时间找不到她。再后来,渐渐传出我师傅女友生活作风的问题,其实,我师傅打听清楚了,她女友把自己自闭在一个地方,根本就不出门。来来回回送吃喝的,都是以前请我师傅女友做过衣服的人,当然,有男的,而且还不少。可那是因为人家钦佩我师傅女友的人品,自发帮助她的。但嚼舌根子的人也不少,于是,“莫须有”的生活作风问题,就传出去了。


听完了我师傅的解释,我师妹许久都没有说话。眼泪,再一次盈满了她的眼眶,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我师妹并不看我师傅,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说道:“师傅,请原谅我的无知和鲁莽,我今后会永远祝福你们。”说完,我师妹抹着眼泪走了。


看到这场景,我师傅赶忙跟我说:“小龙,快送送你师妹,这么晚了,路上不安全。”我心情复杂的看看师傅,扭头追师妹去了。一路上,我跟个间谍似的,远远的护送着我师妹。因为,我知道此刻她的心情,绝对不希望身边多一个“乌鸦嘴”。直到目送师妹走进家门,我才悻悻的一个人返回自己的宿舍。


不久,我轮岗实习到了总公司,暂时离开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师傅和师妹。再后来,大家渐渐失去了联系,不知现在我的师傅和他那至情至义的女友是否已经过上了幸福的婚姻生活,不过,我还是会一直祝福他们。还有我那敢作敢当的师妹,不知是否也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不能忘怀,那个秋夜,那个曾经在秋夜伤心哭泣的女孩儿,但愿你现在一切都好。。。



本文内容于 2008-9-8 2:38:06 被龙之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