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6/


周市这条日本人的走狗,终于还是如期的入了地狱。然而,雷英和王小草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却终于还是发生了。原本找到依附的燕子,显然时下已经成了一个孤家寡人,这种惯于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女人,自然适应不了这种没有男人的日子。日本人对于周市的死因,更是暗中调查。就在周市被杀的那一夜,确实这个善于演戏的女人,更是用自己精湛的伎俩骗过了所有人,她其实一直都是在佯装昏倒罢了。周市没有走完的路,却落在燕子的肩上,周家如此庞大的家业,要是背后没有人做主,恐怕也支撑不了几天。燕子是个自命不凡的女人,在暗中观察了日本人的动向之后,便偷偷的将前来调查的刘全约了出去。

周市折腾半身无非也就是为了将如此庞大的生意据为己有罢了,可现如今他这么一死,反倒将周家所有的东西拱手让给了一个外人,算计了一生,反倒是落了个这样的下场,实在是一种无言的嘲讽。她心里很清楚,刘全向来都是对自己垂涎三尺,现在又是亲自追查周市的死因,显然是对那些深夜到访的凶手很是关心。能够投靠刘全这样的男人,相对于日本人而言似乎安全了一些。周市的下场,无疑对燕子也是一种警告。

燕子从来都是风流成性,在刘全的眼里,这样的女人跟了谁都是这副德行。周市尸骨未寒,她现在就主动勾引起了自己,这里面的勾当谁都明白。燕子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身上的香粉味道更是让刘全有种说不出的舒坦。

燕子娇滴滴的嬉笑道:“刘长官终于肯到我这个小店来坐坐了,我还以为你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人家给忘啦。”说着,丰满的身子更是放肆的向刘全的身边靠了过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摄人心魂。

刘全只觉得浑身如同触电一般的瘙痒,不过他还是有所顾虑的问道:“我想周太太今天叫我过来不只是闻闻身上的香草味道这么简单吧?”

燕子游戏奇怪,刘全平日里那分淫欲此刻却全然无存,甚至对于自己更是不屑一顾。想想也是,如今城里气氛变化太快,或许是日本人此时的要求更加严格罢了。最重要的是人家既然能够杀掉周市,那么同样可以铲除诸如刘全这样的汉奸,必要的谨慎自然相当重要。燕子微笑道:“既然刘副官已经说到这里,那我也就不妨直说,是有关周市遇害的消息,不知道您是不是会感兴趣?”

(刘全暗自笑道:“这样的女人实在有些可怕,竟然拿自己男人的死因做起了交易,想必那个自认倒霉的周市在九泉之下也好过不到哪儿去。”)

既然现在是燕子当家,那么自然是要挑选最好的饭菜供刘全这个小野一郎身边的红人享用,甚至她同样做好了献身的准备。单从长相上看,刘全自然是要比周市俊朗的多,最重要的是他这个眼皮灵活,又在小野一郎的手下干了这么多年,虽说不能通天,但也算是城里没有几个人惹得起的角色。

刘全瞥了一眼这个风骚的女人道:“拿周老板的死因做交易,这多少有些不大妥当吧。不过我相信周太太要是想当上周家的掌柜,继续这些家业的话,后面没人撑腰恐怕也折腾不了几天。如果你提供的信息能够协助皇军的话,我想这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你说呢,周太太?”说着,刘全还是忍不住上去一把拽住了燕子那双柔嫩的小手。

燕子道:“我真的看见了当晚杀死周市的那三个凶手。”

一句话让刘全兴奋起来,激动的问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或许还真能够间接的替皇军办点事情,这岂不是两全齐美的事情。”

燕子哪里知道此时的刘全已然投靠了八路,更是没有人和保留的将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最后说道:“就是这些了,我想这三个应该就是八路,绝对没有问题。只是觉得这些消息可能对您的调查有些帮助,这才约您出来。”

刘全淫笑道:“周太太真是没有枉费当初我对你的一片苦心呀,我还以为你跟了周市之后,就彻底的把我给忘了。”

燕子更是装的有几分委屈的样子,说道:“这当然不会了,要不是周市的话,我恐怕早就跟了您,不知您现在是不是开始嫌弃我啦?”

刘全道:“哪能呢,我是疼还还不及,又怎么会嫌弃呢?”说着,两人半推半就在聚仙楼的客房之中开始了一场巫山云雨般的交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