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七节 疑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空袭又开始了。宁国城里时不时腾起一轮火球。

空袭已持续了三天。龟田已是第六次执行轰炸任务了。支那人在这个区域里没有作战飞机,也没有地面防空火力。日军可以说是想怎么炸就怎么炸。

龟田第一天执行轰炸任务时,是早晨,当时能见度很好,龟田飞临宁国上空时,惊讶地发现,宁国县城的城里城外,好像住扎有大量的支那军队。城头飘扬着众多的支那青天白日国旗。城里的房子上也有支那国旗。这些国旗迎风招展,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似乎在嘲笑着什么。

龟田在宁国城头盘旋了一会,向一个他认为重要的目标扑去,那是一个巨大的院落,里外好像都有士兵。机身一轻,龟田看到那个院落房倒屋塌,龟田满意地笑了。

小林君好像也看上了那个院落,也投下了炸弹。然后龟田和小林的两架飞机对那个院落进行了长时间的扫射。

趁胜而来,满意而归。龟田和小林在扫射的同时,宁国进行了侦察。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侦察性轰炸。秋山中队在宣城附近山区受到毁灭性打击,使得小野大队不敢离开宣城,对二十三军展开追击。而是在宣城进行了收缩防御,同时向小野龟甫旅团左路军指挥官加藤联队长汇报了战况。加藤联队长命令他就地展开防御,等待援军。同时加藤联队长向陆军航空队请求了作战指导,希望陆军航空队对宣城地区进行空中侦察。加藤联队长认为支那在宣城及周边地区可能设有伏兵,这支伏兵的存在,可能会对左路旅团的下一步行动产生重大影响。

在机枪子弹也射击一空之后,龟田与小林在宁国上空进行了盘旋侦察,在拐过弯再次进入宁国县城上空时,龟田战机突然受到一处防空火力的攻击。这是一个隐蔽得很好的防空阵地。接着小林战机也受到了攻击,是三个火力点的同时攻。小林感到机身一阵剧烈的震动,接着就失去了控制。龟田在将战机拉高的同时,看到了小林战机拉着长长的黑烟,盘旋着撞向宁国的城里。宁国县城腾起一团火光。小林机组是英雄的机组,临被击落也要勇敢地撞击敌阵。这是龟田的想法。

龟田回航后,作了如下报告:

一, 宁国驻有大量的支那军队,并发现多处出发阵地。

二, 宁国县城未发现支那平民。

三, 宁国有多处防空阵地,虽不强大,但隐蔽得很好。

龟田的报告证实了加藤的担心。加藤一面命令部队加速行军,并于当晚全部到达宣城,并展开防御,并请求陆军航空兵对宁国县城及出发阵地进行攻击,以迟滞支那军有可能的对宣城进行的攻击。并将战况向小野龟甫少将报告了战况,并请求指导。

加藤在电报中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如果左路军对支那二十三军展开全力追击,那宣城的留守兵力必然有限,宣城有可能受到支军伏兵由宁国发起的反击。小野龟甫少将对加藤的电报很重视。旅团参谋部迅速对加藤电报进行了推演。推演的结果令人惊讶。支那军114师在郎溪进行颇为坚决的抵抗,而支那二十三军却不放一枪一弹便放弃了宣城,退向芜湖,而宁国却设有大量军队。左路军如进攻芜湖,后路宣城就有被断,被支那军合围的危险。这是步兵第二十三旅团自出上海后未遇到的情况。小野龟甫少将命情报处对宁国宣城地区的情况进行确认。情报处在一小时后拿出报告。

情况处根据战前情报分析:宁国地区现应只存在支那一个暂编团,这个团的前身是宁国保安队,完全是一支地方部队,据情报人员侦察,该团团长名叫郑雄,是当地恶霸,与宣城保安队的孔学文是一个性质,其部队应该是不堪一击,就未浪费更多的时间与资源对这支保安队以获得更多的情报。而从对秋山中队的打击力度来看,这根本不可能是这个暂编团所为,而是支那军的主力精税所为。

那这支支那军的主力又是哪里来的呢?

刘理少校昨天就接到团部的通知,通知说:七十七师独立旅将组织一个独立旅成立誓师大会。地点在毛庄的山顶。时间是下午一点,午饭后。暂105团已升格成为七十七师独立旅。

刘理少校自前天开始心中很振奋,也很疑惑。振奋的是,自六日以来,两天时间,暂编团与日军小野龟甫旅团发生了两次激战。据团部对他的通报,第一次激战发生的时间是六日下午四时十分。地点是宣城西城郊。暂编105团三营七连七班对追击宣城暂编103团和宣城百姓的日军进行了攻击,并打死打伤日军十人以上。

关于这一点,刘理少校已从宣城退向宁国的百姓与暂编103团团长孔学文的口中得知。虽然孔学文除了证实了这一点之外,就是吹嘘他的103团在宣城与日军如何激战,如何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掩护宣城百姓撤退等等。刘理少校没等他说完,转头就走了。刘理少校不是军法官,刘理少校也从来没有喜欢过军法官,但此刻他希望自己是军法官。

孔学文现在已经死了,就不提他了。本就不值一提。昨天他和他103团的残部向后撤退的时候,被三十七旅就地枪决。103团的残部被驱回宁国,由暂105改编。

刘理少校由此就产生了一个疑惑,暂105团的一个班,一次短促的出击,就打死打伤日军十人以上。日军成纸的了?日军的战斗力刘理少校是清楚的,在上海刘理也没少跟日军交手。而小野龟甫旅团更是日军中的精锐。小野龟甫旅团原属日军第五师团的第九旅团为主力组成,而第五师团是日军最早的常备师团,战斗力极其强悍。

国军精锐的二十三军,144师,在小野龟甫旅团面前,连战连败。据师部刚转发过来的情报,虽然144师现在还在郎溪苦苦支撑,但也是强弩之末了。而二十三军已退芜湖。依刘少校看来,南京已有被合围的危险。

每每想到此处,刘理少校心中都是充满了无奈与悲哀。但他一个小小的少校,一个联络情报官在这几十万人参加的大会战中,又能如何呢? 刘理少校希望暂编105团的战报是真的,但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刘理少校还是向师部电报了自己所收到的暂105团的通报。果然如刘理所料,师部没有回应。

第二次战斗,刘理少校亲自去了三营,并随营指挥所行动,从山顶指挥所里用望远镜观察了最后歼灭战的全战过程。整个战斗节奏都在三营控制之中。三营的攻击有力,有章有法。火力组织合理。士兵勇敢而动作迅速。显示出强悍的战力。

如果不是炮兵火力有所欠缺,依刘理少校看,和国军主力相比,只强不弱。刘理少校亲自下到战场,对日军尸体进行了检查,只有极个别的日军是在最后的刺刀战中战死的,多数是被枪弹与手榴弹击中而毙命的,有数个日军士兵是一枪毙命,或被击中头部,或被击中心脏部位。刘理少校此时已不是惊讶而震惊了。刘理也清点了一下,战果如下:少尉二名,军曹、伍长六名。以下一百三十二名。共一百四十人。

至于此次歼灭战的详细战报,刘理少校同样是从暂105团的战情通报中获得的。刘理少校立即将其转发给师部。并在电报中注明,自已随三营参加了此次战斗,此战报完全属实。

下午七十七师就派来了杨参谋,一是为了证实战况,二是么说是有话要跟郑雄单独说。当晚杨参谋就回去了,并且带走了此次战斗的全部缴获。第二天杨参谋冒着日军可能的轰炸,运来了四车的军用物资。以及一张委任状。郑雄被任命为七十七师独立旅上校旅长,下辖两个乙种团,分别是暂105团与暂103团。刘理少校也升职为中校。刘理少校当时就询问了杨参谋,杨参谋和刘理少校很熟,是自己人,就告诉刘少校这其中的内情。

这里涉及到一个交易,当然是秘密交易。少尉等于八二式迫击炮两门,弹各二十发。军曹、伍长等于八二式迫击炮一门,弹十发,一名日军士兵等于一挺捷克式机枪,弹一百发。一门日式掷弹筒等于两门中式八二式迫击炮。一挺日式机枪等于二挺捷克式步枪。一支三八式步枪等于二支中正式步枪。子弹炮弹是一对五。等等。军衔白送。一个暂编团编制白送。

“老兄,你是沾了郑旅长的光了。当初来作联络参谋的怎么不是我呢?”

杨参谋说。刘少校的嘴早已张得快吞下一只鸭蛋了。

这郑雄是什么人?他为什么放着这些军功不要,却送给别人。听杨参谋说,一开始他连军衔都不要,只要编制,与枪支弹药。后来完全是杨参谋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了,才代替师长作了决定,将军衔白送的。这独立旅上校旅长的军衔有个屁用。而那个暂103团编制,更是惠而不费,本就是在处决了孔学文后,准备取消的编制。杨参谋说,这样的交易是还会有下文的。

郑雄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他难道不知道他已是一只弃子,他和他的士兵,只要两条路,要么战死,要么散入山中做逃兵做土匪?他要枪弹还说得过去,要编制干什么?成立独立王国?笑话!只能是笑话。只是为了打日本?好像也是笑话。

郑雄的这个三营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战力?他的三个营是不是都有这样强悍的战力?如果是那样的话,独立旅的战力又将是多恐怖!这样的部队他是怎么训练出来的?他一个前保安团为什么要训练这样的部队?真的如传说中的,保安团组建之初就是为了打日本,他的训练就是以日军为作战对像。那可是三年前就有的传说啊。难道三年前,日军还在东北华北闹的时候,郑雄就开始了现在的作战准备?如果这样的话,郑雄及现在的独立旅则可说是先知先觉的爱国者了。真的是这样吗?他们会不会是共产党呢?但这肯定不像,郑雄及独立旅的主要主官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多数源于宁国的大家族。不可能是共产党的。

为什么?

日军占据宣城后,宁国县城就全撤退了。听说郑县长是在听说六日的出击战后,大笑一声说:这才是我宁国儿郎,这才是我中华儿郎后,才同意进山的。但郑雄却将部队也撤进了山里。要不是前天和昨天那那两仗,刘理中校都要认为郑雄这是要做逃兵了。进山就进山吧,却要在县城、军营、和挖好的阻击阵地上插满旗帜。玩空城计?看来是三国戏听多了。没想到的是今晨日军飞机果然来轰炸了。炸了个空城不说,还被机枪连玩下一架来。嘿嘿,还真被他们蒙着了。三国戏有时看看还是不错的,里面有点弯弯绕。可这有什么意义呢?诱敌来攻?想和日军小野龟甫旅团正面交锋?不会是小胜之后得意忘形了吧。

刘理中校想找人问问。但自己能听到真话吗?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外来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