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六节,我们在山中等着你

xy99991 收藏 25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杨浦回到七班的时候,班里他都已睡着了。杨浦也没叫醒谁,就将雨布铺在一蓬乱草上,打开背包和衣而睡。伤口有点疼,还真不是好受的。翻个身换个姿势,眼前一晃,好像是个陌生的脸。也不管了,睡吧。 天还没亮杨浦就被谁轻轻拍了一下,醒了。天还没亮呢?收铺打包。包打得紧紧的。去西边的小水沟里洗了个脸。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杨浦回到七班的时候,班里他都已睡着了。杨浦也没叫醒谁,就将雨布铺在一蓬乱草上,打开背包和衣而睡。伤口有点疼,还真不是好受的。翻个身换个姿势,眼前一晃,好像是个陌生的脸。也不管了,睡吧。

天还没亮杨浦就被谁轻轻拍了一下,醒了。天还没亮呢?收铺打包。包打得紧紧的。去西边的小水沟里洗了个脸。凉水一激完全醒了。五分钟后,全班结合好了,向排长汇报。排长向连长汇报。排长说了个地名乱坟岗,多好的名字,大家就出发了。天黑也不影响赶路,大家早习惯了,何况这些路也早走过好几回了。哪有个坑有块石的,差不多有些印像。山民嘛,这些不用记,走两回就成。到了乱坟岗了。连长向排长,布置任务,排长向杨浦他们布置任务。杨浦找到自己班的位置,开始挖散兵坑。连长说了,这次按散兵坑的要求挖。要能防炮的。杨浦和梁栋在属于自己的这个地块四下转着看。

“我看机枪就架设在这,把这个坟头住下平一点,再加固一下,这个位置虽然偏一点,但视野开阔一点,那边的灌木不能动,动了容易被人发现,两个步枪组不要置那么前,可以后一点,对,就这个位置,你看看行不行。射界挺清楚的吧。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昨天我发现李三这个家伙手很稳,小组射击有点可惜了,可以把他放在这,让他自由射击。”

“我们下去看看,你们在这挖坑。”

“这个位置好,我如果想要向上攻击的话,我就会在这架设机枪掩护。上面的手榴弹扔不到这,我看可以埋上一颗雷。对,踩不上到时我们再起出来。这块凹地可以藏人,但手榴弹能打到。那也是。对,这个攻击线路比较好,有山石掩护,这边也可以,但没有这里好。”

“小心脚印,我的去掉了,你的呢。好。”

“我们机枪阵地比下面那个好,对射的话,我们不吃亏,三个小组都可封锁东边的那条线,西边的那条只有两个组能够着,机枪够不着,到时我们多留时意,手榴弹多给两个。还好,李三这看西边的那条很清楚,李三你多留意一下那条线,对就是那里。”

李三的坑挖得不错,也比较大,活动比较方便。李三站在里面高度正好,还有蹬脚的地方,从前面看不出动过土的痕迹,几根小枝上插着些蒿草,人往里一钻,除非近了,甚至是踩上,是看不出来的。

天光已亮。时间来到了十二月七日凌晨。日军在吃早饭的时候,他的敌人暂编105团也在吃早饭。四个白面馒头,三块肉,一碗热汤。杨浦吃得一头油汗。出了散兵坑,又巡看了一下自已班的阵地,也看了一下左右别的班的阵地。左边是九班和九班长刘威说了几句,无非是射界与相互协调的事。又去右边,右边是一排三班,和一排三班长郑富贵也说了几乎同样的一些话。然后回到自已的坑里。杨浦自已是一个散兵坑,旁边是机枪手吴江和弹药手陈和。两个散兵坑靠得很近。大虎受伤了,吴江是刚补充过来的,原十三师的,在上海与日本人干过,撤退的时候与部队失散了,是安徽人,想回家,就走到了宁国,被编到七连,在十三师干过机枪手,就做了七连机枪手的后备人员。大虎受伤后,他又可以玩机枪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步枪手张国柱。听班副讲张国柱可是个读书读老了的人。常州人,逃难经过宁国时投的军。杨浦只和他认识了一下,没说上几句话。杨浦知道他的班来能人了。他分到赵全有组,替了郑重的位置。郑重运气太差了,也许是祖坟有问题,第一仗就完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合得来。

吴江正在跟陈和吹牛。大概人走南闯北多了,就喜欢吹牛了。吴江说:

“这枪我玩老了,轻重都玩得太熟了。在上海的时候,这重机枪我都打坏了三挺,更别说这轻机枪了。”

陈和到底是山里的娃子,只是听吴江讲,也不插话,偶尔听得嘿嘿笑一下。

“上海那一战,打得是昏天黑地,天上飞机、地上坦克大炮、海里江里军舰。那炸弹,飞机扔的,你知道多大吗?水缸差不多大。那军舰的炮弹有多大,你知道吗?比你人还粗。一下来就是一个大坑啊,比我们班现在的范围还要大。”

吴江忽然不说话了。眼睛红了起来。半晌没有说话。

“死了的活着的都是好样的。”

杨浦说。


枪声响了。远远的一阵模糊,一阵清晰。后来慢慢地近了。现在从杨浦这已看不到一个人。在原七连的阵地那忽然爆发出激烈的枪炮声。连里已传来命令,掩蔽好,不准说话,更不准抽烟。

鬼子会不会进入这个伏击圈,我们伏击的位置好不好,会不会被鬼子发现。杨浦嘴里咬着一根树枝。杨浦瞄了一眼吴江,吴江一脸放松,坐在坑里,他的坑最浅坐在里面,草绿色的头盔还看得见。吴江的嘴里在嘟哝着,不停地嘟哝着。后来杨浦想起了这事,问陈和,陈和说好像都是人名。

沟下面好像有动静了。远远的,杨浦略探出头就能看见。沟底是二排的,好像伤了几个,被扛在肩上,远了些,不知道是谁。队形有些松散,但掩护与撤退的节奏还是很好的。

杨浦轻声吼道:

“一班全体注意。”

其实也不用说,一班所有人员都将枪探了出来,手榴弹也开了盖。别的班想来也是如此。杨浦的呼吸声不知不觉又粗重了起来。杨浦深吸一口气,用力呼出,再用力吸气。要冷静,冷静,我的任务是观察指挥,不是射击。

二排的人已经通过杨浦的阵地。还是远了点,看不清谁是谁。好像伤了四个。三个是一个人扛的,一个是两个架着跑。后面时不时传来枪声。杨浦为二排的人担心,这些狗日的,枪法就是准,今天最好班里没有谁别给咬一下。

二排的人过去好一会,又传来了脚步声,很有节奏,很有力,很出现在杨浦视野里的,是沟那边半腰的一队鬼子。战斗队形很标准,跑动姿态也很好,随时能出枪。也看到这边半坡位置出现了一队鬼子。这边的可就近多了,离三连一线阵地也就七、八十米。这些狗日的不会来个斜线吧,那样一连的位置就要暴露了。

日军前锋经过杨浦阵地前的时候,杨浦好像听到了日军粗壮有力的呼吸声。事实上在这个距离上是不可能听到的,只是杨浦心中一闪而过的幻觉。杨浦时不时瞄一下天空。怎么还不发信号。怎么还不发信号。杨浦在心中默数数字,1,2,3,4,5,6------好长的时间啊,数到十八的时候,对面天空三颗信号弹飞上了天空,全是红色。鲜红鲜红的。杨浦用尽全力吼了一声。至于吼的是什么,他自己也没听清。

杨浦没有射击。他今天决定了,除非有必要,他绝不射击。在投出一颗手榴弹后,他先看了一下吴江的弹着点,再看一下赵全有组,今天赵全有组不错,排枪打得有声有色。再看一眼副班长梁栋组一如昨日,是从容不迫。杨浦再观察阵地前沿的鬼子。鬼子看来是被打矇了。一时还没能缓过气来。都伏在半坡上,但没有几个胡乱开枪的。

杨浦抽了个冷气。观察得越发仔细。

“吴江注意隐蔽。”

杨浦发觉吴江的射击姿势没有大虎的完美,身形略高了一点。杨浦喊:

“全有,左边那个洼子里打两颗手榴弹。”

一颗落在洼地里面,一颗过了,没动静。

“梁栋,右边洼地里打两颗手榴弹。”

两颗在洼地上空凌空炸了。白烟中窜出一个人,刚出来就被梁栋他们打倒了。

“好。”

杨浦一拳头砸在地上。

吴江在陈和的指引下,左一个点射右一个点射,打得下面石屑土块乱飞。杨浦注意到有两个日军跳了起来,蛇形飞跑,先是梁栋组射击拦阻。七、八枪没打到。一个日军先扑了出去,接着又一个日军扑了出去,看不见了。

“陈和,注意右下的小石堆。”

虽然已在那做了点手脚,但不知管不管用。防着点好。还是管用了。一声巨响,石堆里甩出一个好像残缺了的身体。

大概是因机枪手被灭了,小鬼子有点失去了信心,变得爆燥起来,纷纷探出头与枪,与上面对射。掷弹筒也架了起来。但还没来得及动作,杨浦听到侧后一声枪响,狗日的到现在才放了第二枪。二枪两命。两个鬼子,一前一后,从左边的那条路线行动了。

狗日的,选的路线真好。我只能两组打你。后面还跟着两个。好。

“陈和,梁栋,注意左边。”

两组一打,那两个日军,死了一个,一个缩回去了。

这些狗日的,真有耐心。又是两个窜出来,向右边窜去,才三四步,杨浦听到侧后一声枪响,前面的一个日军倒了。后面的一个,连忙伏在地上游。几个着弹点在他身边。好像是受了点伤,进了一个死角不动了。杨浦估计了一下,只有六十米左右,又是下坡,手榴弹可能能够到。

“全有,给那家伙两颗手榴弹。”

两颗几乎同时在那家伙的侧面上空两米左右响了。那家伙绝对完了。

天空升起两绿一红三颗信号弹。杨浦喊:

“梁栋,出击。”

“全有,陈和注意掩护。”

左右都是出击的人。对面山坡也出击了。出击了三十米左右,出击人员向可疑地点投出一轮手榴弹。几个冲出的日军受到上上下下火力的打击。

天空升起二红一绿三颗信号弹。杨浦喊:

“全有,陈和出击。”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