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五节 马家边

xy99991 收藏 32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马家边是黄山山区边缘的峄山一个小山村。也就四五十户人家。多数是猎户。一个多月前,在宁国暂编105团当兵的几个本村的娃子回来了好几趟,现在是十室十空,大都投亲靠友,或随宁国转移的人流,投奔黄山深处的亲友去了。

三营的营部就设在马家边。同时也是九连的驻地。马家边杨浦来过多次。这两年在原保安团,现在的暂编105团当兵,杨浦随着保安团几乎是整年整月地生活在山里。不过这也没什么,杨浦和大多数保安团的士兵一样,本来就是山民,多数还是猎户。他们七班的大虎,还和他是一个村的。从小就跟着父亲在山中打猎。不过那时可是没有枪,土枪也没有,只是用刀,用药,用弓箭,用绳套,挖陷井。那是因为一则没钱,买不起枪,还有就是土枪打过的毛皮不值钱。全是铁沙眼,谁要?

保安团一月一块大洋的饷钱,对山里娃子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任你什么打猎高手,也不可能挣这么多的。要不是保安团招兵的条件苟刻,怕是全山区的猎手都成了保安团的团丁了。更何况干这保安团,除了进山训练,在山中就食以外,可以说是可以放开肚皮吃,还有新衣新鞋,按季发,哪里能有这样的好事。所谓训练也就是在山里跑,按着上面的指挥放枪。山里娃子生来就是在山里跑的,有啥?放枪一开始还有点抖忽,但放了几次就不尿它了,比弓箭容易多了。准星、缺口、后座力、风向、风速、目标移动方向,等等,会比弓箭难?笑话。而那些布雷陷阱,本来就是老本行。说实在的,这兵当得快活。就是打炮,开汽车这些太难了。学这样学那样,为这杨浦和大多数保安团士兵一样,头疼了了两年,最后才合格通过考试。至于说那些纪律,则更没啥了。不准这个不准那个,老爹老妈小时候就说过不老少,再则一个穷乡民,屁都不是的玩意,到哪不是听人幺喝使唤。再说回来了,人家幺喝使唤那也是看得起你,还得你有点真本事。是不?

哪次回村,村里的小伙子看自已一身崭新军装,哪个不是眼光发亮,家里的哥哥、三弟哪一次不是一脸的不愤。村里的姑娘、媳妇是找着理由过来答话。邻近几个村的媒婆都把老爹老妈给烦死了。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是个班长了,那还得了!每月二块大洋!!!但团里是有纪律的,纪律懂不懂,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到二十五岁,不到连长级,那可是不能娶老婆的。这是什么规矩?就这规矩。杨浦今年才二十一岁,还差好几年呢。还要混到个连长级,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也许之辈子没指望。你看团里的那些营连长,哪个不是读老了书的,那个说话,那个做派,那还得了!没人的时候,杨浦就学他们连长说话,这个那个的,人前可不敢,不被人家笑死。但说到老婆,杨浦心里也是痒痒的。唉,美中不足啊。

前不久,也算是最后一次回家,杨浦像营里多数人一样。去营财务那里将自己存的饷钱全部取出,除了这三年用去的一点,共四十一块大洋,带了回去交给父亲二十块,还有二十块给了大哥。哥该娶个媳妇了。这杨家的香烟看来只能靠他了。临走的时候,给父亲磕了九个响头,说:

“儿不孝了。”


“口令。”

“山鸡。回口令。”

“射。”

是九连的夏立明,狗日的认得我还问口令。不过要是换了自己也是会问的。这是规矩。

“怎么到营部来了?有事?听说你们那打起来了?”

杨浦有些自豪地一拱吊在胸前的胳膊。

“你受伤了。”

“小意思,老子一个班干了他七八个。”

“草鸡。”

“不跟你说了,带我去营部。我有军情向营长汇报呢,耽误了军情看你有几颗脑袋。”

这是个双岗,旁边还有一个暗哨。里面明还有明暗哨数道岗。这是条令上的规定。暂编103团的训练就是按战时条令执行的,杨浦早已习以为常。

进了村,在沙包搭起的工事间,往返行走,屁大的小山村,杨浦跟在夏立明后面走了十来分钟才到达营部。在杨浦眼里,这些工事没有一点新鲜之感。当兵三年以来,这样的工事他已看得多了,也修得多了。原来的保安团就有工兵排,现在每个连都有工兵班,营有工兵排,团里有工兵连。那些家伙杨浦是比不了。也是个个读老了书了,还会画什么图。杨浦可以跟他们比赛挖土,但是不能跟他们比赛画图。那玩意,杨浦一开始看了头都晕,现在好些了,有点懂,但不是全懂。他们连排一级的都看得懂,至少比他杨浦懂得多一些。杨浦去年没提上排长,连长说了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多学学。

“报告营长,”

“你慢点说。”

张营长和气地看着杨浦。杨浦虽然见过营长多次,但说话的机会并不多。营长是什么人?大学生,在上海上过大学的,那见识那读过的书老了去了。海了去了。杨浦一看到营长就心里发慌。听说连长、营长还有团长,他们都是结拜兄弟,跟关帝他们似的。听说他们结拜的血书就是当着关帝面烧的,说为了打败小日本,什么什么的。然后一个头磕在地上。连长杨浦熟,但见了营长还是口发干。杨浦把对连长说过的又说了一回。然后想不起什么了,就望着营长。

“你们没和鬼子拚刺刀?”

“没,鬼子没能冲到我们面前,我们也是按条令多射击,用子弹消灭鬼子的。”

杨浦有点担心自己没有命令擅自出击的事被营长知道了,心有些慌。

“鬼子射击精度很高?”

看看营长这水平,“精度”,杨浦刚才说的是准头。杨浦说:

“是。”

“鬼子作战经验看来也很丰富。”

“是。”

“鬼子二十人左右就敢在宣城保安团几百人后面追?”

“是。”

“依你来看,你们班如果和同等的鬼子在都有准备的情况下作战,哪个强些?”

“在山林里不好说。别的地方鬼子厉害。”

杨浦是有一说一。那种情况自己班里还阵亡一个,轻、重伤各一个。

“为什么呢?”

“不知道。”

杨浦是真不知道。

杨浦当然没去团部卫生院。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是一穿两眼,也早不怎么疼了。山里的娃子什么伤没受过,狼咬狗扑连带摔,也从没当个事。连长那是瞧得上咱,咱不能登鼻子上脸,说胖就喘。也不影响个行动的,有点疼忍忍就过去了。当天晚上就和八连、九连一起回到了七连。

刘连长已接到通信兵的传令,知道营部和八连九连就要到他这儿来。刘连长和副连长赵构在山口迎着张营长。先看到了杨浦到连部来报到,有些奇怪,说:

“杨浦你怎么又回来了?”

“回来了。”

“没去团卫生院?”

“这点伤没事的,就不去了。”

“那你回班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