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六章 云合 第五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3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1031年元月4号,帝国决策层在万众瞩目中召开御前会议,研究肃贪案的处理。御前大臣中,除了首相卢秀因避嫌请假未出席外,连上官元帅也抱病参加了。

皇帝主持会议,开场白很简短,直奔主题,“今天研究贪污案的问题。这个案子拖了很久了,该结案了。监察部先介绍案情,司法部在监察部之后讲出你们拟定的处理意见。开始吧。”

金山部长亲自向御前大臣们汇报肃贪案。这个案子分三期,建设部引发的二案和卢涌揭发的十二个工程为第一期,共核实案情十六起,拘捕疑犯和问题官员63人。第一期拘捕的疑犯在监察部、保安总局等机关的侦讯下带出行贿、受贿等相关案件34起,牵连人员112人。此为第二期。办案人员锁定重点方向和重点目标,案件继续深入,但牵连的官员级别越来越高,共核实案件九起,拘捕17人(自杀3人),此为第三期。标志为贪污案深入到军队采购部门,易问天中将的死为最后的休止符。肃贪案前后共拘捕189人,另有3人自杀。其中部州级官员26人,司局级官员44人。司局级以下官员119人。在192人中,军方4人,警方1人。和案件关联的不良商人将另案处理。

金山部长的汇报冗长乏味,加之他念稿子缺少音韵感,更让人听起来难受,但案子涉及的都是身边的人,御前会议的大臣们忍着金山语调的痛苦,享受着金山给他们带来的震惊。

三小时四十分钟,金山的汇报方才结束。期间休息二十分钟。等金山汇报结束,皇帝看看表,“吃饭吧,饭后继续。”御前大臣们为了避嫌,相跟着进入小餐厅集体用餐,其余列席会议的官员在另外的餐厅。十几个大臣沉默着各自吃饭,司马雪岭是东道主,张罗着给各人添菜加汤,看到龙行键早早放下筷子擦嘴休息了,“龙帅,你吃的也太少了,过去不是这样啊。”挨着龙行键坐的叶嘉鹏上将说,“怎么,你们过去很了解啊?”司马雪岭笑笑,“叶部长,龙帅和我是朱雀少年军校的同班,他可是我们那届的翘楚啊。”叶嘉鹏笑道,“真是这样啊,那可是一段佳话。我只知道周副部长是龙帅的同学,不知道司马总管你也是。”司马雪岭微笑着给叶嘉鹏递上一支烟,“我是小人物,叶部长当然不知道啦。”龙行键已经站起来,“你们慢用吧。”出去了。叶嘉鹏看出了龙行键跟司马雪岭的不对路,一边是威名赫赫的胜利元帅,一面是新帝宠臣,哪个也惹不起,叶嘉鹏立即转移了话题,将话题转到神殿山神庙的修缮上来,最近神职人员挨着个化缘,工作都做到军队去了,说什么军队打胜仗,全靠太阳神护佑。老叶笑着说,这些人也太不会说话,太阳神为啥不护佑1008年的帝国军呢?我有个弟弟就在当年最倒霉的十四集团军,自今生死不知,列入失踪名单了,估计死在战俘营了。这个话题不好,高天明哼了一声,叶嘉鹏便闭了嘴。

饭后没有休息,继续开会。由司法部提出处理意见。工作人员给每个大臣发了一份资料,上面是司法部拟定的处理意见。意见分为三大类,判刑并处罚款;撤职;留职查看并处罚款。192人按照级别,由低到高,司法部的姓傅的副部长念了一个半钟头才念完,他对一些案件进行了必要的解释。

“众卿,案件的事实都清楚了,当事人都供认不讳。对案件本身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对司法部提出的处理意见,大家说说看。”皇帝看着御前大臣们,这帮帝国最有权势的人物一个个沉着脸,没人打头开口。

或许是涉及自己家人亲戚,不好表态,如王致中议长,高天明兄弟,崔煜元帅,许期中副首相,或许是关系到若干豪门权贵,不敢轻易表态,如叶嘉鹏部长。刚才司法部的处理意见明显的有倾向性,即使如对帝都官场两眼一抹黑的叶嘉鹏,也听出对王家的明显偏袒。

“唔,怎么不说话?”皇帝笑笑,“司马,你先说,就从你开始,顺时针,每人都表一下态嘛。”

“我同意,没有意见。”司马雪岭说。挨过来是高天成,高天成沉吟片刻,站起来说道,“案件本身是清楚的,但司法部的量刑标准似乎不一致,一些案件需要斟酌,比如交通部这个叫赵永诚的处长,受贿1.2万金元,判刑七年,而和他同部的俞敦雨副司长,受贿3万金元,反而才落个撤职处分。这怎么解释?”

高天成是高氏三杰中最具政治头脑的,他举的这个例子很妙,赵永诚是个白身,没什么很强的背景,俞敦雨却是王家的远枝亲戚,拿出来比较正合适。

皇帝尚未针对高天成的质疑说话,坐在高天成旁边的龙行键站起来,“陛下,我要问司法部几个问题,可以吗?”皇帝点点头,他看出龙行键面色严峻,但今日不能不让龙行键说话,而且,也必须降服他,否则皇帝感到自己毫无威信。

“请问,司法部办案的标准是什么?是不是帝国颁布的法律?”龙行键将手里的资料摔在司法部副部长座前,“你给我讲讲,依照的那条法律?如何依法定罪?陛下日理万机,你们就是这样糊弄陛下的?”

龙行键再次在御前会议上雷霆震怒,令御前会议的大臣再次大吃一惊,高天成伸手在龙行键后面拉拉他的衣襟,但龙行键浑然不觉。

“龙帅,你当着陛下的面摔东西,太过分了吧?”王致中喝道,他现在不怕龙行键,原来有轩辕台过分的呵护,现在没有了。

“我先说说你们王家,王平,是你家人吧?王致礼,是吧?王龚,也是吧?这些赃官为什么只是留职查看,罚款?嘿嘿,王致礼贪污三十余万,只是个留职查看,罚款一万金元!帝国的法律体系的建立何等不易,法者,天下致公也,没有了公平,还要法律干什么!司法部一帮乌龟王八,什么玩意儿,竟敢在御前会议上贪赃枉法!这样的意见也敢递交陛下,递交御前会议!说,你拿了王家多少好处!”龙行键越说越怒,劈手将水杯朝那位可怜的副部长砸过去,茶杯正中副部长额头,鲜血茶汁流满面,会场立即大乱。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见惯了死亡的无敌元帅雷霆震怒,十几位大臣,包括连皇帝一时间也被吓住了。

“陛下,此人必定收受了王家,崔家乃至高家等权门的好处,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这个处置结果传出去,让帝国的亿兆臣民如何看待皇帝,如何看待帝国!”

轩辕磐终于清醒过来,重重将桌子一拍,“龙行键,胆大妄为的是你!这是御前会议,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帝!”

龙行键深呼吸,拼命压制翻涌的怒气,“陛下,前段时间铁腕肃贪,臣民闻之为之振奋,除了那些无耻的贪官,无不感奋陛下的英明。但司法部拿出的处理意见,竟然不问犯罪事实,只看家族背景,无根无靠的皆获重罪,高门大族的子弟,却能避重就轻!这个结果传出去会使天下寒心的!这样处理,还不如不肃贪!我建议,立即彻查司法部,这帮人坏透了!靠他们执掌帝国司法,还不如没法。”

王致中再次站出来,“龙行键,你跟谁说话?你眼里还有皇帝吗?”

龙行键大怒,“王致中!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知廉耻的东西,卢相尚知避嫌不来开会,你家子弟如此多人被卷入贪污案中,你为什么不知避嫌退席?当年我在先帝麾下肃贪,你身为元老院议长,竟然上门为贪官求情!我来问你,在你眼里,还有没有帝国利益?难道你坐在这个位子上就是为了你王家捞钱方便?”

会场大乱,王致中哑口无言,脸涨的通红,手指着龙行键说不出话。元老院是帝国清贵之所,是安置元老重臣的地方,也是皇帝的咨询部门,还担负着名义上的制约皇权的使命,比如,皇帝任免首相,一定要元老院用印。帝国的重大政策,也要向元老院报告。元老院的议长是非常尊贵而超然的,像轩辕寂当皇帝时,对议长杨牧之称先生而不名。如今议长大人竟然被帝国元帅如此不留情面地训斥,偏偏却无言反驳,当然是帝都官场的头号奇闻。

高天成将暴怒的龙行键拉回座位,司马雪岭将流血不止的司法部副部长拉下去处理伤口,大臣们众口纷纭,乱成一团。

皇帝足足十分钟没有说话,大臣们注意到皇帝阴沉的脸色,逐渐安静下来,

皇帝在想龙行键这个人,清廉自守,带兵十几年,经手的军费数以亿计,从来没听说过一件经济上的问题。确实有资格批评贪官们。在帝都官场,有几个像他这样的呢?当然,龙行键不缺钱,他薪金高,年金高,婉儿还有一大份年金,那是父皇给他的独生女的照顾------龙行键不贪污,但他只有一个人,没有什么家族势力,连个兄弟姊妹都没有。王致中贪污,卢秀贪污,崔煜,高天明,没有几个干净的,但他们后面有一大群,他们的兄弟姊妹,他们的门生故吏,他们是帝国官僚机构的中坚。他们贪污,盘剥着帝国的财富,也等于变相从皇帝身上捞钱,但他们支持皇帝,维护皇帝的权威。龙行键不贪污,也有能力,但他藐视皇帝的权威。轩辕磐在他的专座上沉思着,他依法严惩的后果是什么,卢家,王家,甚至崔家都会记恨皇帝------靠龙行键一个人支撑这个帝国吗?龙行键会支撑这个帝国吗?

皇帝睁开眼,扫视着群臣,声音异乎寻常的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司法部的意见是我审过的,里面加进了我的意见。如果不符合法律,那么,”轩辕磐的目光落在正看着他的龙行键脸上,“帝国966年制定的宪法规定,皇帝有权赦免和减免一切罪责。没错吧?我使用这个权力!各位可以对具体的处置提出意见。”他看到龙行键站起来,“龙帅,你对帝国的忠心我是知道的,但你不懂为政之道!”担心皇帝和龙行键严重对抗的大臣将悬着的心落下来,看皇帝的态度,绝无追究龙行键君前失仪的意思。

“这样的为政之道我永远不会懂!”龙行键竟然笑了笑,“但陛下刚才的话语我听懂了,不过是让在座的各位对自己的亲属提出点宽恕意见来。那份名单里没有我任何亲属,而且,陛下是依法办事的,依照的帝国的母法,我就更没什么说的了。陛下,请允许我提前告退!”

龙行键不等皇帝说话已经离开了座椅,快步向会议室的门走去。由于走的快,他受伤的左腿明显残疾,厚重的橡木门被龙行键一把推开,然后重重关上,沉重的回响敲在每个人的心房,引起重重回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